全球高武

「哈哈,賈大哥不會怪你。」賈宗道哈哈一笑說道:「不過,其餘三位,你可要小心了。」

「多謝賈大哥提醒,只是這鐵飛雲不知為何,處處針對我,我也沒有得罪過他啊。」冷沐風故意問道。

「還不是嫉妒,你飛龍山這麼快崛起,自然會有人眼紅。」賈宗道解釋道。

「我們與他飛雲幫相距這麼遠,他嫉妒什麼,還真是…,以後還請賈大哥多多照顧。」

「這個賢弟放心,我一定會罩著你的。」

賈宗道說罷也告辭離去,冷沐風鬆了一口氣,雖然他們幾個老狐狸心中一定還有懷疑,但這件事總算解釋了過去,他們也不好明面上追究自己。而自己,也算是結結實實發了一筆橫財。

想到這裡,冷沐風心情激動不已,將一切拋到腦後,流著口水前去準備了。

三天後,從應天城釋放的奴隸率先來到岩石城,共十萬餘人,其中男奴隸六萬多,女奴隸四萬多名,浩浩蕩蕩進入岩石城。

冷沐風早有準備,帶上數百名武王,護送他們進入飛龍山。此時,柳飛絮還沒有將先前那批奴隸安置好,一下子又來了十多萬人,將他忙得是焦頭爛額。

冷沐風找來桑天恩和師師,讓她們去安置那四萬多名美女,自己去幫柳飛絮安置這六萬多名精壯的男奴隸。

現在飛龍山峽谷中,已經聚集了二十三萬多名男奴隸,剛剛擴建的軍營,瞬間又擁擠起來。冷沐風、柳飛絮足足忙碌了半個月,才將他們安置下來。

冷沐風已是武尊的修為,還是有些心力交瘁,將最後的一些收尾工作交給柳飛絮,自己逃跑似的離開了軍營。

剛來到飛龍廳,就看到桑天恩、師師正站在外面等著自己,冷沐風猜出了她們的來意,有些心虛的問道:「你們怎麼來了,是物資不夠嗎,我這就派人去買。」

「多謝大當家,我們的生活物資足夠,老張頭都已經提前為我們準備好了。」桑天恩說道。

「哦,那就請進,有什麼事進來說。」冷沐風知道躲不過,帶著她們進入飛龍廳。

「多謝大當家!」桑天恩和師師一起行了一禮,跟著走了進來。

冷沐風剛剛坐下,桑天恩和師師突然跪倒在地,桑天恩說道:「天恩和師師謝過大當家,感謝您將眾多姐妹從水深火熱中解救出來。」

冷沐風急忙將她們扶起:「快起來,不用行如此大禮。」

不料兩人一左一右,抱住冷沐風的胳膊,跪在地上卻是沒有起來,師師美目含霧,哀怨的看著冷沐風:「可是,我們還有數萬姐妹沒有救出來,大當家一定要救救她們。」

師師說就說了,還不住的搖晃冷沐風的胳膊,他的右手不時在師師的雙峰上劃過,彈性十足,讓血氣方剛的冷沐風一時間臉紅耳赤。

桑天恩發現了冷沐風窘態,不但沒有放過他,反而一把將他的左手也拉進自己懷中:「大當家不答應將她們救出來,我們就不起來了。」 「我答應你,我不是早答應你們了嗎,快起來。」冷沐風感覺再不起來,自己的小帳篷就要支起了,為了避免尷尬,趕緊答應她們,哄著她們坐下。

師師美目一瞟,似乎找到對方冷沐風的法門,說道:「大當家你說,什麼時候將那三個城池的姐妹救出來,不給個時間,我和天恩姐就一直纏著你。」

「好,好,」冷沐風趕緊說道,自己堂堂一個土匪頭子,竟然被兩個美女給要挾,說出去,只怕將土匪的臉都給丟盡了。

「事情出現點變故,紫華府、潛龍和飛雲幫突然變卦,不願意將你們那些姐妹交給我們。」冷沐風說道。

「那怎麼辦?」桑天恩急得一下子站了起來:「大當家一定要想辦法救她們。」

「對,他們要多少銀子我們都給。」師師也起身說道,說到這裡才意識到她們身無分文,又說道:「就算我們借您的,我們後面一定會還給大當家。」

冷沐風搖搖手:「不是銀子的問題,如果銀子能解決,我早將她們贖回來了。」

桑天恩和師師的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起來,師師哭泣著問道:「那是為什麼,他們要怎樣才能放人?」

冷沐風撓撓頭,有些尷尬的說道:「這件事情都怪我,我一時大意,說出了她們招待過三大帝國高層的秘密。結果,他們都反悔了,不願意放人。」

「你…」師師急得看了冷沐風一眼,卻不敢對他發火,急得直跺腳道:「這可怎麼辦?」

冷沐風連忙安慰她道:「你放心,我正在想辦法,就算是搶,我也一定將她們救出來。」

「那你要快點動手!」師師催促道。

「是,是,等他們問出三大帝國來這玩了的高官都是誰的時候,我再花重金將她們贖回來,那時他們就會放人了。」冷沐風連忙說道,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般。

這時,桑天恩眼中突然閃過一絲決然,對冷沐風說道:「暫時不要救她們了!」

「什麼?」冷沐風懷疑自己聽錯了,不敢相信的看著桑天恩。

一旁的師師俏臉雪白,身體微微有些顫抖的說道:「天恩姐,求你了,不要,將她們救出來吧。」

「你還想不想報仇?」桑天恩突然嚴厲的盯著師師。

「剛開始想,但現在不想了,將她們救出來,我們過安穩的日子不好嗎?」師師怯生生的說道。

冷沐風奇怪的看著她倆,直覺告訴他,她們一定還有秘密,站在一旁沒有說話。

「難道你就這樣放過那些畜生,你想想那些被折磨死的姐妹,怎麼過安穩的日子。」桑天恩因為激動,面目有些猙獰起來。

師師雙目一紅,低頭說道:「可,但憑我們,怎麼復仇?」

「以前我們憑自己的本事,都能殺死一兩個狗官,現在有大當家幫忙,我們復仇不更容易了嗎。」桑天恩說著,雙目充滿希望的盯著冷沐風:「您願意為我們,與三大帝國為敵嗎?」

冷沐風看著桑天恩因為仇恨,而充滿希望的目光,心中不禁凜然,她們到底經歷了什麼,讓一個柔弱的女子變成這樣。

「我可以答應你們,將殘害過你們的人,全部殺死,不管他在三大帝國是什麼身份。」冷沐風說道。

「好,那我們也不瞞大當家,當初我們為了自救,一幫有骨氣的姐妹成立了一個組織,設法對付那些極其變態的高官,也救下了不少姐妹。」桑天恩說道。

冷沐風驚訝的看著她,想不到這些弱女子,在這種情況下竟然還能組織起來,抱團自救,欽佩之心油然而起。

冷沐風肅容問道:「敢問這個組織叫什麼名字?」

「紅隱女,一共有一千多姐妹,現在沒救回來的還有三百多人。」桑天恩說道。

「好,你將三大帝國高官的名單給我,我來對付他們,另外那些姐妹,我一定會救回來的。」冷沐風說道,他改變了對桑天恩等人的看法,這些柔弱的女子,不是委曲求全,苟且的活著,最底層的她們,也在發出吶喊。

「名單我們會給你,但人暫時不要救了,我要想辦法與她們聯繫上,讓她們配合大當家徹底搗毀混亂之地。」桑天恩一臉決然的說道。

性格柔弱的師師不知該如何是好,一會看看桑天恩,一會看看冷沐風,一副想說話但又不敢說的模樣。

「你們已經受夠了苦難,我怎麼會再讓你們出去,你放心,我會徹底搗毀混亂之地的,而且那些傷害過你們的人,一個也不會放過。」

「大當家,可是我們想親自復仇!」桑天恩一臉決然的看著冷沐風:「為了那些慘死在我們面前的姐妹!」

師師聽到這裡,柔弱的她突然變得有些瘋狂起來:「對,我們要親自復仇,我們要親手撕碎了那些畜生!」

看著瘋狂的兩人,冷沐風不禁有些心疼,自己是絕不能再讓她們受第二次苦了,將她們擁進懷中,輕聲說道:「告訴我你們之間的聯繫方式。」

桑天恩突然被冷沐風摟進懷中,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此時聽到,脫口問道:「大當家要派人與她們聯繫?」

冷沐風點點頭:「我們的密探遍布整個混亂之地,他們會有辦法與她們聯繫上的。」

桑天恩大喜,一把從冷沐風懷中掙脫,看了一眼,紅著臉,躺在冷沐風懷中的師師,一把將她也拉了過來:「我們這就去整理名單和聯繫方式。」說完拉著師師跑了出去。

冷沐風看著兩人跑走的背影,突然想到了好久未見的火靈兒,自妖獸森林一別之後,她就杳無音信,也不知現在怎麼樣了。

胡連、曹雄還在飛龍山上待著,聽著外面嘈雜的聲音,曹雄好奇的問道:「飛龍山這是來了多少人,怎麼聽腳步聲不全像修鍊者。」

胡連已經習慣了,說道:「我也記不清這是第幾次了,每隔一段時間,飛龍山都會來一批人,有男有女,應該是應天府抓的那些奴隸。」

作者愛吃蘋果的猴子說:為感謝大家的支持,今晚加更,大概在八點左右。 「冷沐風要這麼多奴隸幹嘛?」曹雄不由問道。

胡連搖搖頭:「不知道,不過很快這些奴隸就會消失,應該都被送進山谷中了。」

曹雄一下子站了起來:「難道冷沐風在訓練士兵?」

見曹雄猜了出來,胡連說道:「這樣不很好嗎,待他成了氣候,北出桃山郡,看周家如何應對。」

曹雄心思電轉,問道:「閣主知道這件事了嗎?」

「我向他提起過,閣主的意思是靜觀其變,必要的時候,幫一下他。」

「還要幫他?現在飛龍山發展的速度太驚人了。」曹雄說道。

「閣主自有安排,我們就無需操心了。」胡連隨意說道,看他說話的語氣,好像他才是曹雄的主人。

這時外面傳來腳步聲,接著便是一名守衛的聲音傳來:「見過大當家。」

「胡先生在嗎?」

「胡先生在房間。」

胡連聽到這裡,急忙起身迎了出來:「見過大當家。」

「胡先生客氣。」冷沐風說著走進房間,見曹雄也在,笑道:「原來曹大哥也在,也省得讓胡先生轉告了。」

「怎麼,有好消息了,賈宗道他們準備讓出哪座城池?」曹雄一下子來了興趣。

冷沐風看了他一眼,又看看胡連,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這次有負兩位的重託,神殺和紫華府都不同意將城池交給你們,私下已經與應天府議和了。」

曹雄和胡連臉上忍不住露出詭異的神色,互相看了一眼,曹雄說道:「原來是這樣,賈宗道、公孫耀當真可惡。」

「是啊,寧肯和杜天虎議和,也不願意神機閣分一杯羹,當真是可惡。其實我都看好了磐石城,本以為他們會將那裡讓出來。」冷沐風說道。

曹雄說道:「這件事看來也急不得,杜天虎既然願意議和,暫時也不會再找周家,混亂之地總算可以安穩一段時間了。」

冷沐風卻從陳琳傳來的情報中,得知周家有人正藏在應天城杜天虎的府邸,說道:「周聖元不會這麼輕易罷手,不過短時間之內,應該沒有借口插手進來。冷沐風在此,多謝兩位的鼎力相助。」

「殿下客氣。」曹雄說道:「既然如此,我暫且回去向閣主復命,胡連就留下配合殿下,您有什麼事情,可通過他與我們聯繫。」

「好,多謝曹大哥。」冷沐風、胡連親自送曹雄下了飛龍山。

此時的飛龍山,人員眾多,一車車的物資被拉上來,一片蒸蒸日上的景象。曹雄、胡連看在眼中,各有思索。

武陽縣,毛五六正在全力籌集銀兩購買培元丹和靈石,田有雨已經向趙宏下了最後通牒,要求三日之內準備好十萬兩白銀、五萬培元丹和三萬塊靈石。

為了讓田有雨繼續保護武堡,毛五六通過一家商會,將籌集到的物資陸續運到武陽縣,再運往青龍關。

這一天,距離田有雨的要求還剩最後一天,風塵僕僕的癩子,帶領雲飛揚、歐陽千尋回到武陽縣。

三人直接來到御甲商會,癩子問道:「毛爺在嗎?」

「咦?是癩子哥?癩子哥回來了!」一名夥計認出了他,激動的朝著後院喊道。

正在後院忙碌的毛五六激動的跑了出來,癩子是去尋找雲飛揚,他回來了,是不是已經找到了雲飛揚?

毛五六「蹬,蹬」跑到店鋪中,癩子身後站著一個頭髮灰白,身軀挺拔的老頭,不是雲飛揚還是誰。在他的旁邊,還站著一個雍容華貴的貴婦人,典雅端莊,一看年輕時就是一位絕世美人。

「雲前輩!您終於回來了!」毛五六激動得衝進雲飛揚懷裡,一把摟住他,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大哭起來。

雲飛揚嚇了一跳,有些扭捏的看了歐陽千尋一眼,拉開毛五六道:「你哭什麼,老子還沒死呢。」

「嗚,到處都在傳言說您死了,我們這段時間可被周家欺負慘了。」毛五六提心弔膽了這麼多天,這下終於完全放鬆下來。

癩子急忙將店鋪的大門關上,幾名夥計反應過來,拉著毛五六來到後院。

「成何體統,冷沐風和圖魯呢?」雲飛揚問道。

「兩位爺被周坤、周勝逼進混亂之地,前段時間有消息傳來,說他們也被周家殺死在那裡了。」

「什麼!」雲飛揚一下子跳了起來,渾身氣勢飆升到極點,駭人至極。

痛哭中的毛五六,被這股氣勢嚇得一個激靈反應過來,知道自己亂說,惹出了麻煩。

一旁的宋孝生急忙上前解釋道:「這是周家散布的謠言,就像他們前段時間,散布前輩也被殺的謠言一樣。」

雲飛揚這才冷靜下來,緩緩將氣勢散去:「給我說清楚,這段時間到底都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毛五六不敢再發泄情緒,一五一十將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講了一遍。

雲飛揚本來已經知道癩子是專門去尋找自己的,待聽到毛五六講完后,才知道他癩子竟然花了那麼長的時間去找他。

想到剛見到癩子時,他那副模樣,雲飛揚扭頭問他道:「吃了不少苦吧!」

「不辛苦前輩。」癩子急忙搖頭道。

「想不想跟在我身邊?」

癩子聞聽,幸福的幾乎昏厥過去,雲飛揚是誰,這可是古武大陸新晉的武神啊,跟在他身邊,今後誰還敢看不起自己。

癩子福至心靈,「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癩子願意,癩子今後定鞍前馬後,全心全意伺候老爺!」

「不用你伺候我,拿去好好修鍊吧,今後冷沐風和圖魯,就是你的大師兄和二師兄。你是我們逍遙宗第三名弟子。哦,不對,你還有個師姐,是蒼龍帝國的公主,你是老四。」不靠譜的雲飛揚說著,隨手扔給了癩子兩本法訣,正是《天雷業火》和《移形換影》。

周圍的人都看傻了,毛五六怔怔的看著癩子,這小子走了什麼狗屎運,一下子變成了老大的四師弟。

本來幸福到昏厥的癩子,卻一下子傻眼了,獃獃的看著手中的兩本法訣,不知如何是好。他都這個年紀了,還怎麼修鍊? 歐陽千尋看著雲飛揚,不由搖搖頭,嗔怪道:「你呀,還是這個樣子。」

說著取出一粒丹藥遞給癩子:「這顆丹藥可以去除你體內的雜質,讓你的身體強健起來,至於修鍊,就順其自然吧,不要強求。」

「多謝師娘!」癩子一把接過丹藥,利索的喊了一句。

他從小混跡三教九流,最會察言觀色,這一路上,雲飛揚和歐陽千尋扭扭捏捏,癩子如何看出了歐陽千尋的心意,只差這一層窗戶紙沒人捅破。

「師娘?」毛五六看向歐陽千尋,見她雙頰微紅,有些忸怩不安,卻並沒有怪罪癩子,顯然已經默認,想不到雲飛揚受傷藏了一段時間,竟還討個老婆回來。

雲飛揚伸手朝癩子打去:「沒大沒小。」瞥了一眼歐陽千尋,也沒有否認。

幾人如何還看不出,毛五六急忙將兩人請進客廳,將他們並排安排在上首,問道:「前輩,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你們不是已經派人去混亂之地了嗎,有冷沐風的消息嗎?」雲飛揚問道。

「還沒有,派去的人,到現在音信全無。」

雲飛揚有些遲疑,他放心不下冷沐風和圖魯,但若去混亂之地,又擔心武堡會出事,畢竟周勝還在妖獸森林中轉悠。

「你去吧,武堡有我呢,你不用擔心。」歐陽千尋這時說道。

毛五六、宋孝生,甚至癩子都看向歐陽千尋,他們還不知道她的修為如何。

「怎麼,你們不相信我,至少周勝還不敢跟我動手。」歐陽千尋說道。

「嗯,她是煉藥界的一代宗師,周家的人還不敢得罪她。」雲飛揚解釋道。

宋孝生聽得心中一動,說道:「若是因為這個,前輩還是不要暴露身份的好,否則周家一定會不擇手段對付武堡。」

歐陽千尋看了宋孝生一眼,點點頭說道:「言之有理,飛揚就去混亂之地一趟,速去速回,我暫且坐鎮武堡,現在的情況,應該還可以瞞周勝一段時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