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哈哈哈,老夫怎麼會責怪你呢?你可是老夫的頭號大功臣!」也不知道奧內斯特接沒接收到陳濤發出的訊號,因為奧內斯特自始至終都是彷彿一副什麼也沒發生過的神情。

「對了,」奧內斯特這時神色忽然一動,好奇的對陳濤問道,「這次來找老夫是有什麼事嗎?」

陳濤對奧內斯特的冷血程度有了一種新的認識,因為直到現在他也沒派人去救治趴在地上的以藏三人,不過陳濤很快就不再在意,這三個人的死活和他有關係嗎?

「這是我的屬下希爾,我準備試著讓她去您的寶庫中選擇一件合適的帝具。」陳濤直接開口道,「我還要向大臣閣下推薦一位人才,極獄的典獄長馬西,他一直十分敬仰您,想要投入您的麾下,我覺得您可以試著見上一面。」

「哦?這個小姑娘就是你勘定的人選?」奧內斯特對陳濤的話心領神會,好奇的朝希爾認真的望去,不過並沒有發現什麼值得他特別關注的地方,簡單的提了一嘴后,便又繼續道,「極獄啊……帝國最大的監獄嗎?」

帝國最大監獄的監獄長!也許在其他人看來或許已經是了不得的人物,不過在他的眼裡,只是一隻小蝦米罷了,如果不是陳濤提起的,這種級別的人想要見他?簡直比登天還難!

「如果能讓他更加歸心的話,見一見倒也無妨。」

只見奧內斯特轉了轉眼球,滿嘴答應道:「哈哈哈,沒問題,我會儘快派人安排。咱們現在先去挑選帝具?你看怎麼樣?」

陳濤見奧內斯特全都答應下來,心裡暗道自己也算是完成了馬西的條件,那件『五視萬能』自然也拿的心安理得起來,默默的點了點頭,便示意希爾跟著他一起走,至於畢格,則暫時留在原地等待。

陳濤領著希爾同奧內斯特一齊離開,直到三人徹底消失在這間屋子裡時,席拉才喊來幾個下人,將以藏三人抬了出去……

(本章完) 奧內斯特的藏寶室內,陳濤與奧內斯特站在一旁隨意的聊著天,看上去似乎是在溝通感情,一個想要倚仗對方的力量,另一個想要藉助對方的權勢,兩人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所以場面看上去很是和諧,而希爾則獨自待在單獨擺放帝具的區域里,認真拿起一件件不同的帝具,彷彿在感知著什麼。

陳濤在決定今天帶希爾來這裡挑選帝具前,已經專門給她科普過帝具的作用和來歷,甚至還找出了一本帝具圖鑑,因此希爾此時並沒有手忙腳亂,只是心裡充滿了無盡的感激。

「我一定會努力成為龐波先生需要的人的。」

希爾暗暗告訴自己,下定決心,她一次又一次的感受到了這種從未品嘗過的重視和關懷,這種被需要的滋味,簡直令她不知該如何去報答。

「唔,」希爾微微皺著眉輕吟一聲,手裡正拿著一件假牙似的帝具,上面兩顆犬牙尖銳無比,末端還有一個黑色好似針眼大小的小孔,望著下面篆刻的標記與簡介,自語道:「『血液收集【極速收取】』?牙之帝具,可以通過吸取血液提升實力和恢復傷勢?」

嘀咕過後,只見希爾將這件帝具隨手安裝在口腔里,凹陷處立即緊扣住自己的牙齒,還沒等她接下來有所動作,突然感覺到全身的血液猛地開始加速流動起來,一股股燥熱的感覺剎那間縈繞在胸口,心臟撲通撲通劇烈的跳動,彷彿下一秒就要順著喉嚨蹦出!

希爾的雙眼閃過一縷紅芒,一直都是波瀾不驚的心湖彷彿被某種情緒一下子打翻!忽然間有一種想要發狂的衝動!

「嗬…嗬…我、我這是怎麼了?」剛剛的情緒只是一瞬,希爾的眼神迅速恢復清明,「我從未有過這樣的……」

希爾的臉色十分難看,她的性格終歸是善良的,除非是在為了某人時,才會違背自己的原則,可是就在剛剛,她突然想要拔出腰間的匕首去拚命的戰鬥,通俗點說,就是她剛剛突然無比的渴望殺人,渴望鮮血在身體澆灌!

「這就是帝具嗎?彷彿擁有生命與魔力的神物?」

希爾怔怔的想道,在來這之前,她只知道帝具是始皇帝召集全世界最頂級的工匠們,使用無數珍惜材料與秘術精心打造的武器,代表著號稱頂點的力量!擁有各種各樣的種類和外型,每一件都有特殊的超出常人想象的能力。

其中最稀少和特殊的叫做生物類帝具,少部分帝具還擁有各自的秘技和隱藏能力,不過這些秘技和隱藏能力往往也代表著巨大的消耗!甚至是用之必死!

「我剛剛難道就是受到了這件帝具的影響?或者說這件帝具沒有選擇我……」

希爾有些失望的從自己的嘴裡取出這件帝具,然後小心的放回原處,她自然也知道帝具是會擇主的,不是帝具認可之人,強行使用只會傷害宿主自身。

「試試下一件吧。」希爾很快又高興起來,因為擺在她面前的帝具還有很多種,她天生就是一個樂觀開朗的姑娘,一時的挫折可打擊不到她,否則她以前被那麼多人嘲笑,早就堅持不住尋短見了。

「這柄斧子看著可真大啊,我恐怕都拎不起來,」希爾食指按著自己的嘴唇,露出思索的表情,望著手邊的『兩柄大斧【貝爾瓦克】』,直接將其略過,這件帝具一看就是力大無窮的壯漢用的,怎麼可能會適合?

「咦?笛子?」希爾指尖拂過『軍樂夢想【尖嘯】』,嘴角慢慢露出一絲輕笑,她小時候有個夢想,那就是成為一名音樂家,正回憶著兒時的趣事,希爾的表情不一會突然垮了下來,耷拉著眼皮沮喪道,「可惜,我根本不會吹笛子。」

戀戀不捨的放下這件笛子帝具,希爾繼續轉向下一個目標。

大地鳴動【重壓力】、快投亂麻【大投手】、神之御手【完美者】、萬里飛翔【莫斯提馬】……

一件又一件迥然不同的帝具依依試過,希爾還是沒有找到那種與自己相性相合的,直到眼前只剩下一柄彎刀和一枚黑色的戒指。

陳濤此時雖說一直在與奧內斯特『聯絡』感情,但餘光其實一直都注意著希爾的動作,自然也看到她不斷失敗。

「難道以希爾的能力真的只適合那件大剪刀?」帝具與它的宿主並不是絕對的,一件帝具的主人也絕不僅僅是單純的指某一個,好比娜潔希坦,以前是『浪漫炮台【南瓜】』的帝具使,但是後來娜潔希坦將『浪漫炮台【南瓜】』送給了瑪茵,自己又成了『電光火石【須佐之男】』的帝具使。

所以說,帝具的相性這種東西,誰也說不準,這也是陳濤執意讓希爾嘗試其他種類帝具的原因。

不怪陳濤看不起『一刀兩斷【銷魂】』,實在是這件帝具太渣了,不然憑藉希爾的才能,絕對不只是原劇情表現出的實力!

這可是天生的刺客種子,簡直就是為殺戮而生的存在!一個沒有經受過任何訓練的普通女子,可是卻能夠憑藉一把牛角刀毫髮無傷的刺死五個壯漢!

這可是畢格親口對他說的!當時饒是陳濤也驚嘆不已,認為希爾要是生在《火影》那種世界,也許就是第二個木葉白牙!

「那柄彎刀是『月光麗舞【風刃劍】』,黑色戒指是『水龍憑依【黑馬林】』!」

陳濤此時也沒心情再與奧內斯特閑扯了,全部注意力都投放在希爾還沒試過的那兩件最後的帝具之上,其中那件『月光麗舞【風刃劍】』給他的印象較為深刻。

「我記得這件帝具好像是炎心的,『水龍憑依【黑馬林】』未來是艾斯德斯麾下三獸士之首的,算了,管它應該是誰的,只要希爾能夠使用,那就是希爾的!」

陳濤嚴格貫徹著自己『寶物有德者居之』的精神和理念暗暗的想道,給希爾悄悄打氣。

只見這時希爾的手已經慢慢拂過彎刀,比劃兩下后搖了搖頭失落的放下,望向最後剩下的那枚唯一的黑色戒指……

(本章完) 「戒指類帝具:『水龍憑依【黑馬林】』。

能力:可以自由操縱接觸到的東西中的液體,擁有秘技:血刀殺!

血刀殺:以自身鮮血為武器,一瞬間爆發出極致的威能!

材質:奧哈利剛,超級危險種『黑馬林』的魚珠……

產地:《斬!赤紅之瞳》世界專屬。

持有者限制:唯一。

玩家契合度:61%,無法使用。」

「叮!玩家可花費一千點成就點提升1%契合度,契合度達到80%,玩家可以自由使用。」

……

半個時辰后,陳濤帶著希爾與畢格離開大臣的府邸,掌心安靜的躺著一枚黑色的戒指。

「幸好最後這件帝具『選擇』了希爾,否則還真的只能想辦法看能不能搞到那把大剪刀……」

陳濤有些僥倖的唏噓起來,將這枚黑色的戒指還給希爾,希爾無比珍視的將其戴在了自己右手的食指之上。

希爾之所以如此看重,並不是因為這件帝具如何寶貴,僅僅只是因為這件帝具是陳濤送給她的寶物。

畢格在一旁羨慕的朝希爾望了一眼,不過他也清楚這種情況是自己羨慕不來的,先不說希爾的天賦在他看來簡直就是百年難遇,單單是關係,誰特么知道這個眼鏡娘與龐波老師是什麼關係!

他雖然是老師的愛徒,但還是要靠邊站。

「能擁有一件臣具,我也該滿足了。」畢格告訴自己道。

陳濤還不知道自己再一次被人腹誹了一次,而是認真思考著『水龍憑依【黑馬林】』的能力。

自由操縱觸碰到的東西中的液體!

這是冰之帝具【惡魔之粹】與雷之帝具【亞得米勒】這樣元素類帝具的弱化版?

只有觸碰到才能夠操縱,也就是說並不能像前兩者一樣無中生有,也意味著具有一定的限制,但是如果是在水域充足的地域之中,則這種限制可以說是完全解除,持有這件帝具的人也將是最強的狀態,除了被艾斯德斯的冰之帝具克制外,應該可以算是無敵!更何況這件帝具還擁有秘技,以自身鮮血為媒介施展的『血刀殺』!

陳濤雖然不知道『血刀殺』的威力有多強,但是參考劇情裡布萊德就是死在『血刀殺』的情況的話,威力絕對不弱!

無論從哪方面來看,『水龍憑依【黑馬林】』也要比大剪刀強上不知道多少倍,因為這世界上完全沒有水的地方太少了,而且希爾完全可以在身上多攜帶幾個水囊,用來作戰,兵器的話,如果希爾還是覺得剪刀趁手,也可以找工匠以奧哈利剛為材料打造出一把,大不了沒有特殊能力。

反正照陳濤看來,『萬物兩斷【銷魂】』也幾乎可稱得上沒有特殊能力了……

「回基地。」

陳濤帶著希爾坐回馬車內,對車廂外安坐在駕車位置上的畢格淡淡的吩咐道。

「是,龐波老師。」

畢格在陳濤看不到的地方恭敬的點點頭,然後揮舞起手上的馬鞭,拉車的駿馬長嘶,車輪頓時咕嚕嚕轉動起來。

……

……

「首領,帝都傳來的緊急密報。」

一名穿著灰色長衫、面色有些蠟黃的大漢,手裡抓著一支不斷撲騰著翅膀的白色信鴿,從上面解下一個拇指長短的信筒,望著信筒外部畫著的三條紅線,開口對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說道,然後從信筒內取出一卷字條,快速遞了過去。

「帝都傳來的緊急密報?」

站在大漢面前的男人眉頭微微一皺,將字條連忙接過,然後立刻打開認真查看起來,不一會臉上慢慢爬滿驚駭,最後變為一陣狂喜。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布德失蹤,奧內斯特全面掌權,大肆捕殺不依附他的帝國官員!這樣一來,帝國將會比我想象中更快陷入混亂!」

男人高興的喊道,他身旁的黃臉大漢神色一動,不一會也驚駭起來,脫口道:「什麼!?布德失蹤?奧內斯特全面掌權!難道是……」

男人連連點頭,認同道:「沒錯,布德的失蹤絕對與奧內斯特有關,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布德恐怕已經凶多吉少了!死的好,帝國失去了這樣一個強者,我們成事的幾率至少增添了一成!帝國守護神?奧內斯特為了自己的權勢簡直是在自掘墳墓。」

「首領,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大漢似是想到了什麼,快速問道。

「本來我準備再過幾年等帝國更加混亂時再開始最後的行動,不過現在看來,離這樣的機會已經不遠了,需要提前布置,去召喚娜潔希坦閣下來。」

「是,首領。」

大漢領命而下,過了一會,一個有著灰白色短髮的英武女人跟著這名大漢歸來。

只見她穿著一身黑色的女式緊身西裝,披著一件白色的大氅,行動間大氅翻飛,隱隱透出一股銳利逼人的氣勢!右臂被一條墨綠色的機械手臂所取代,渾身上下彷彿浸染著血與火,步伐堅挺,好似一名威武的將領!

事實上,她以前也確實是一名將軍,而且還曾與艾斯德斯齊名,兩人一智一勇,是帝國少有的女將。

「首領!」娜潔希坦朝男人快速敬了個禮。

「娜潔希坦閣下,最近休息的怎麼樣了?這支機械手臂使用的還習慣吧?」男人溫和的笑著開口。

「承蒙關照!沒想到革命軍里還有如此優秀的人體改造專家,這條手臂感覺以前還要好用。」娜潔希坦一本正經的說道,為了她的理念,她背叛了帝國,付出了一條手臂為代價,但是她從未後悔過!腐朽的帝國是無法使百姓幸福的,她認為能扭轉這一切的,唯有革命軍了!所以她義無反顧的來到了這裡。

「那就好,」男人笑著點了點頭,隨後也變得嚴肅起來,穆然道:「娜潔希坦閣下,我命令你籌備的那支秘密特殊小隊準備的如何了?是否可以啟動?」

娜潔希坦神色一凜,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竟然讓革命軍首領過問她所籌備的秘密小隊,不過還是快速回答道:「基本準備就緒,隨時可以投入行動!」

(本章完) 「很好,」男人滿意的笑了起來,將手裡的字條朝娜潔希坦遞去,娜潔希坦連忙接了過來,猜測這上面的信息應該就是剛剛那番問話的原因了,不禁低頭仔細的看了起來。

「什麼!?」過了一會,只見娜潔希坦同樣滿臉驚駭,僵硬的抬起頭,不可思議的低吟道,「布德大將軍…失蹤……怎麼會?」

眼裡的驚駭久久不能逝去,娜潔希坦剛剛確實被嚇到了,莫非她看到的是假消息?縱然她心裡帝國最強的存在一直是那個使用『冰之力』的女人,但是布德大將軍可是帝國的守護神啊!怎麼可能失蹤?誰有能力讓其失蹤?!

「難道是大臣奧內斯特?」大家都是明白人,娜潔希坦也是如此猜測道,殊不知在奧內斯特嘴裡,讓布德『失蹤』的正是他們革命軍……

「怪不得首領會詢問那支秘密小隊,原來是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了嗎?」娜潔希坦喃喃自語道,哪怕她早已遠離帝都很久,但也能想象到目前那裡正經歷著怎樣的風暴與混亂,而這正好也是革命軍一直等待的機會!

「我明白該怎麼做了,首領!我會立即率領『夜襲』小隊所有成員潛入帝都,必將使其變得更加混亂!趁著艾斯德斯還困守於北方異族戰場,我會嘗試刺殺奧內斯特!到時候帝國沒有布德大將軍鎮壓,又沒有奧內斯特統管全局,帝國必將陷入崩潰!」娜潔希坦激動的說道,她一直所盼望的時代,也許很快就能夠實現了。

「那一切就拜託給你了,娜潔希坦閣下!」

「是!」

……

收拾好自己的行裝,事不宜遲,娜潔希坦帶著自己精心搜羅到的幾名成員,踏上了前往帝都的征途,其中一名面容精緻,擁有一頭赤發、赤瞳的嬌小女子,赫然在列!

「會見面嗎?黑瞳?」赤瞳抱著自己新得到的武器眺望向遠方,有些失神的想道。

……

……

陳濤此時還不知道自己幹掉布德大將軍的變化已經開始顯現,先不提北方戰場,單是娜潔希坦,也將帶著她的『夜襲』正式粉墨登場,比起原劇情的時間線至少加快了幾年!

布德大將軍在原劇情中雖然看上去好像是個很快領了盒飯的龍套,但是在《斬赤》世界的地位絕對不低!這可是與大臣奧內斯特相抗衡的存在,他的死,帶給帝國以及帝國周邊勢力的影響是深遠的!

帝國守護神,兩大帝國『最強』之人,帝國世代傳家的大將軍,每一個都說明了他的地位!

如果不是布德如此重要,陳濤也不會得到那麼多的成就點和世界探索度了。

在帶著希爾離開奧內斯特府邸后,陳濤在自己的大本營老實的待了幾天,外面現在還是很亂,秩序未定,而且還貌似撈不到什麼好處,所以陳濤決定還不如消停的研究一下才到手的『五視萬能【觀察者】』,91%的契合度,代表著他絕對可以自由使用。

希爾與畢格也在離開奧內斯特府邸的當晚,便去暗殺掉了內閣副大臣西內特斯,儘管他已經在布德大將軍失蹤后選擇了致仕,但是依然為陳濤奉獻了1000點成就點和3%的世界探索度。

此時陳濤正站在一座小型的訓練場之內,只有大概兩個籃球場大小,只見他額頭上彷彿鑲嵌著一顆綠色的巨大玉眼,最中心的黑色瞳仁胡亂晃動著。

「龐波老師,如果你想讓我配合你實驗帝具的話請您快點,我的時間很寶貴的。」黑瞳還是那副好像初中生似的模樣,面無表情的站在陳濤對面淡淡的開口道。

「很快很快,你放心。」陳濤隨口敷衍道,心底腹誹著「我怎麼沒發現你的時間寶貴……」

「龐波老師,」黑瞳見陳濤忙著研究著額頭上玉眼狀的奇怪帝具,突然又開口。

「哎?」

「為什麼會選擇我來幫您實驗帝具?如果是因為帝具使身份的話,那個新來的希爾好像也成為了帝具使吧?還有她不是您的女人嗎?您不是應該找她幫忙嗎?我想她一定會高興的不得了。」黑瞳奇怪的說道,雖然她心裡有著種種不解,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當聽到眼前這個男人來找她幫忙時,她有種莫名的高興。

「什麼我的女人?你在說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陳濤望了一眼眼前這個小不點,初中生一樣的小傢伙懂個屁,希爾什麼時候成為了他的女人?他們兩個的關係無比純潔好嗎?

「是嗎?」黑瞳不屑的撇撇嘴。

「廢話!」陳濤快速確認道,這個鍋他不背,他明明還是個純情小處男呢,什麼時候有女人了?

「那您能解釋一下剛才的問題嗎?為什麼會找我?」

陳濤猶豫了一瞬,不知道說希爾現在很忙,需要訓練沒時間,只有你最閑的話會不會挨打,不過想了一會還是嚅嚅嘴沒有說出口。

黑瞳見陳濤沉默再一次撇了撇嘴,但是沒有繼續問下去,過了一會,黑瞳忽然又催促道:「龐波老師,請您快一點!我的零食在呼喚著我。」

陳濤此時終於將『五視萬能【觀察者】』調整完畢,猛地聽到黑瞳聲音后不禁一陣無語,鬧半天你「時間珍貴」的理由是著急吃零食?這理由還真是好強大……

「好了,開始吧。」

陳濤迅速吩咐一聲,然後開啟帝具。

「先來試試『遠視眼』。」

伴著陳濤心裡一聲低音,額頭上鑲嵌的玉眼中心『十字星』標記轉動一圈,黑色瞳孔微微收縮一下,遠處的景象在陳濤眼裡秋毫必現,明明是幾十米外的細小物體,也彷彿近在眼前,陳濤此刻甚至能看清黑瞳皮膚上的細小毛孔,以及遠處牆壁的紋路。

「這?有意思,在遠視能力上貌似比我的萬花筒寫輪眼還要強大,不知道我開啟萬花筒之後,兩者之間的遠視能力是否能夠疊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