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哇!珂麗絲大姐你從哪找來的幫手這麼厲害啊。」勤勇候抱著幽幽轉醒的珂麗絲興奮地問,書獃子愛追根究底的毛病又犯了,把自己還身處險境之中的事都拋諸腦後。

珂麗絲沒好氣地朝他翻翻白眼不吭聲,勤勇候訕訕將她扶起來乾笑兩聲。

眼見對方強援陸續趕至,本方不斷損兵折將,躍刀門為首兩名公級高手漸生逃遁之心,不再試圖攻擊朱兒設下的火圈反而向後退卻。

「你看你,這些傢伙都被你給毒死了,不懂得留個活著的啊。」朱兒見對方被彤彤毒霧噴倒的都沒了呼吸,埋怨道。「急啥,這裡不是還有兩個嗎?」彤彤不服氣地指向意圖逃跑的兩人。「我們一人一個攔不住的啦,只能抓一個,你說抓哪個?」「嗯,不知道啊,要不我們猜拳?」「這個樣子不方便啦,點兵兵賊賊吧。」「我先來,點指……」聽到兩個天上這兩個傢伙居然拿自己兩位堂堂公級高手蘿蔔不當菜一般戲弄,躍刀門兩位高手氣炸了肺。

士可殺不可辱,不過嘛,躍刀門這兩位可不是名士。雖然兩個小傢伙刻意刺激他們想拖延時間等候東至與百里瀟湘趕至,可他們強行壓制住怒火,只當沒聽到丫頭們的嘲諷戲弄之言,審時度勢兵分兩路拔腿就撤。

「哎呀呀!」空中兩個小丫頭亂了方寸,你往東我往西,極其沒有默契地不知道到底該聯手追哪個。

躍刀門兩人各自亡命狂奔,偷偷回頭瞧見對方紛亂自擾沒有追來,心中長出一口氣,「嚓,大爺我好歹在江湖上混了這麼些年,還會中你們兩個幼稚的激將計不成。」

可惜的是世事豈會皆如人意,朝東跑這位就不幸的很,還沒等他緩過氣來便與策馬趕至的百里瀟湘、東至兩人碰個正著。

東至與百里瀟湘同時升起銀色護體靈光,一上一下藉助馬勢飛身躍起朝他攻來。躍刀門這位倒霉的低階刀公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強閃開少族長漫天花雨射來的鋒利暗器,東至的鐵拳迎面打來。他躲過百里瀟湘的攻擊舊勁剛退新勁未生,無可奈何之下只有橫刀硬接東至重拳一擊。

「鏘!」他虎口迸裂,單刀脫手斜斜飛上半空。東至拳勢未竭,順勢左移,打中他右肩。「咔嚓。」清脆的骨裂聲音,連遠處觀戰的勤勇候都聽得一清二楚,臉上肌肉皺起,為這位刀公生受的這一擊心顫。

對手被東至打飛出去摔倒在路邊,百里瀟湘緊接著射出幾枚暗器穿過他腿部,徹底廢掉其脫身之力。東至上前一把抓住俘虜,隨即卸下他的下巴,以防他服毒自盡,當日圍殲章闖一役便是因此沒有落下活口,東至可不會再犯相同的錯誤。百里瀟湘牽過馬來,東至把俘虜扎紮實實地捆好放上馬背,兩人走向扶著珂麗絲的勤勇候。 四大俊王之一的虎恩主動約戰一星級武班的一名的消息就像是狂風一般,席捲了整個武院。整個武院也是再一次的轟動了。

而凡星神祕天才的身份也是徹底的被暴露了出來,才短短進學兩天的時間,凡星的名氣就是一下子在虎羅武院中的直線上升,不僅是受到了諸多武院中強者與導師們的注意,更是成爲了虎羅武院中的開學一大焦點。

三個月後,結果如何?整個武院之中的所有人,無不期待。

不過,由於之前夢心與凡星在食堂中的驚動一幕,又是產生了許多流言蜚語,四處都可聽到那議論之聲。

而凡星本人,也是成爲了一星級武班中最爲出衆的人物,更是成爲了許多低年級般的偶像與高年級的佩服。不管在三個月後的勝負是如何,就是凡星接受虎恩的挑戰就是難能可貴的膽識。

但這時候的凡星,卻是被氣急的夢心給拉到了無人經過的角落之中。

“凡星!你是不是瘋了!四皇子的實力有多強你知道嗎?況且人家有着深厚的勢力,若是你因此而得罪了他,你以後的日子會好過嗎?就算是我父親在,這會也是幫不了你!”夢心指着手便衝着凡星氣呼呼的叫道。

而凡星卻是一臉無所謂般的樣子,淡淡的笑道:“小夢,你就放心吧,我沒事的。”

“哼!誰知道到時會不會有事!”夢心還是擺着那生氣的樣子,又道:“我看這一定是虎明那傢伙搞得鬼,我去說一聲吧,讓這場挑戰給取消了。”

“不,不要!”凡星一口就回絕了夢心的話。

“那你還想怎樣?真的要去挑戰嗎?”夢心一急,險些就是要衝着凡星大罵了。

凡星淡淡的笑了笑,便冷傲起了神色,即道:“我雖然不覺得這次挑戰我會贏,但對於這次難得可交流的一次武技較量我是不會放棄的,你就放心吧,三個月後,我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唉~”夢心無奈的嘆息了一聲,搖頭道:“看來你是心意已決了,不過我相信你,不許讓我失望,否則以後都不理你了。”

“恩,好好。”凡星不由暗生冷汗。

“那我先回去了,明天見。”夢心終於露出了一道調皮般的笑容,便離開了。

凡星微微搖頭一笑,便揹負着沉重的黑劍,特意尋得較爲少人經過的地方而走,畢竟消息已經是傳遍了整個武院,凡星可不想被認識的人發現,要不可就有得煩了。

待凡星迴到了住舍之後,傲痕卻是極爲崇拜的衝到了凡星的面前。

“哇!原來你就是那轟動整個武院神龍不見尾的天才新生啊!兄弟我能與你住在同一個寢室,實在是太光榮了!”傲痕激動的呼道。

“那些都是些謠言而已。”凡星淡淡的回道,不知爲何,覺得異常疲累,便放下了黑劍,坐到在了自己的牀邊。

這時,黑英卻是剛好回來,一見凡星,神色怪異的望了眼凡星,便往自己的牀位上而去。

而傲痕可就激動的扯住了黑英,當即問道:“黑英兄弟!你有沒聽到外面傳來的消息,我們住舍中可有個大人物呢。”

“哦,我累了,讓我休息下可以不?”黑英冷淡的迴應了一聲。

傲痕一愣,尷尬的笑了笑:“那就不打擾你了。”

隨即,傲痕又是難以置信的緊望着凡星,又是一大咕嚕的問個不停,幾乎是什麼八卦的事情都問到了。

凡星感到納悶,乾脆便直接累倒在牀上休息了。但傲痕卻是一直依然不甘心,還是在自言自語的問個不停。

直至,休息到了夜晚,那就是感悟吸收星靈力的最佳時刻。

在虎羅武院之中,不管是在住舍中還是在院外各處地方,都是有着坐立靜修中的人。

毫不例外,就是在凡星所在的住舍之中,之前還吵鬧着的傲痕因爲聽到了凡星實力強大的消息,似乎是受到了不小的打擊,也是在打坐靜修着。

不過,凡星卻是沒有靜修,黑英也是躺倒在牀沒有出去修煉。

凡星的心,總是覺得有些煩躁不安,或許是因爲三個月的挑戰而感到心煩,或者說凡星還不夠自信。

靜靜的,凡星翻身下了牀,不由望了眼黑英,隨即便往住舍外走去。

走到住舍外,隨時都有可能撞見到在靜修中的人,所以凡星也是極爲小心的憑着靈覺往武院後山林中走去。


月色寂靜,如同浣紗銀衣,輕輕的披在了樹梢之上。

藉着月色,凡星獨自一人,悄悄的來到了昨晚與黑英交斗的地方。

這時,凡星再次拿出了那漆黑如碳的黑劍,靜靜的閉着雙眼,仰望着夜空。

現在,凡星的心很亂,若是想好好修煉的話,必須得先摒棄心中的雜亂的思緒。

不知何時,凡星已經是在原地不知道靜站了有多久,身外已經是隱隱結上了一層淡淡的銀光,似乎是與天上的繁星光輝融爲了一體。腦海之中,凡星重複着迴響着與武天戰鬥之下的招式。

雷靈力作爲強大的一種屬性力量,雖然不知是爲何原因,凡星丹田中本是凝結破裂的靈丹,現在竟是詭異的凝結爲了雷靈丹,雷電之力已經是完全的成爲了凡星的主導力量,竟是已經將雷電之力作爲了主導力量,所以凡星才大膽嘗試將青龍劍術加以融合改進,威力大增。

冥思已久,凡星緊握着的黑劍已經是開始隨着雷靈力的流動開始興奮的顫抖着,腦海中不斷的浮現着青龍劍術的施用。

突然,凡星的雙眼猛的一睜,手中的黑劍猛的抖動了一下,清晰可見一道奪目的血色電龍纏繞着凡星的身子咆哮衝上。

頓時間,凡星的身子竟似乎與那血色電龍融爲了一體般,如同火箭升空般的,凡星直起巨劍,配合着血色電龍的動作而緊隨着。

吼的一聲,凡星的身子竟是跟着那血色電龍不斷的在天空中游動着,周圍的氣流徒然增強,血色電龍旋轉的速度是越來越快,但就是在凡星的控制之中,血色電龍無法從凡星的身上掙扎出來。在以前的時候,凡星可以一定的將青龍招式與雷靈力融爲一體,而現在凡星已經是可以盡情的將兩者之間融合了。

轟然,凡星的身子就像是與那血色電龍融爲了一體,咆哮着直衝向地。

砰的一聲,山林之中,迴響起了一道響聲打破了黑夜的寧靜。

而就在凡星所站在的地面之中,卻是已經被留下了一個深刻的大坑,凡星那孤傲的身影,如同雕像一般,持劍佇立。

啪!啪!

兩道拍掌之響,握着利劍的黑英突然從黑暗的林中緩緩的走了出來,看其那醜陋的面孔,感覺就像是鬼一般的恐怖。

“黑英?”凡星愣了下。

黑英淡淡一笑,即道:“不是說好一起修煉的嗎?怎麼把我給落下了?”

凡星尷尬一笑:“剛纔我看你在休息,所以就••••••”

黑英不由望了眼凡星手中的那把黑劍與地面中所留下的一個巨坑,便道:“你的劍不錯,還有你的劍法又是強大了許多。”頓了頓,黑英又是不解的問道:“不過你剛纔使用的是何劍術?威力竟是如此之強,之前我可沒看過你有過此劍術。”

凡星便沉思了會兒,因爲是剛領悟到的新劍術,凡星想了許久纔回道:“這是我剛所領悟到的雷龍劍技!”

“剛領悟的劍技!?”黑英驚愕住了,即嘆道:“唉,看來我與你的差距是越來越遠了。”

“呵呵,過獎了,我覺得自己還差得太遠了。”凡星謙虛般的笑了笑。

“不,能在你這種年齡修煉到如此境界,確實是很不錯了,以後的路還遠着,但我相信你的路會比常人走得更遠。”黑英神色怪異的凝望了凡星,頓了頓,又道:“對了,聽說你要和虎恩決鬥是嗎?”


“是的,我覺得我很需要去不斷的接受挑戰,纔會讓我不斷的變強。”凡星雙眼堅定的回道。

“變強?那你渴望變強是爲了什麼?”黑英滿臉認真的問道。

凡星不由握緊了拳頭,冷酷的回道:“是爲了仇恨!”

“仇恨?!”黑英驚了下,似乎是有所共鳴一般,便道:“仇恨確實是一種可以激發人的強大力量,也是可以讓人踏入迷失的陷阱。我想,仇恨是得有,但你的人生不能只是僅僅爲了仇恨爲目標。”

凡星一愣,雙眼對視着黑英的雙眼,不由問道:“你到底是誰?”

“呵呵,跟你一樣,揹負着仇恨的人。”黑英冷冷的一笑。

凡星驚了下,嘴角勾起了一抹怪異的笑意,握緊了長劍,興奮的叫道:“那我們就一起爲了我們的仇恨而努力吧!”

“雖然自知不是你的對手,但我想我也是可以超越過你的!”黑英也是緊緊的握住了長劍,滿臉充斥着興奮的戰意。

忽的一下,黑夜之中,兩道鬼魅的身影,奇妙的劍法,兩人已經是盡情的纏鬥在了一起。

從這一晚,有着同樣境況的凡星與黑英,便就真正的成爲了朋友。

而在高高樹梢之中,那神祕的白髮老者又是提着酒壺子神不知鬼不覺的現出了身形,樂呼呼的自笑道:“呵呵,這兩個小娃可是越來越有趣了,不過那小娃的劍怎麼如此古怪,有機會的話,得好好拿來參透參透••••••” 「這回可真是要多謝東大哥與少族長你們兩位及時趕來援手。」扶著乏力的珂麗絲,勤勇候武運明感激地對走來他身邊的兩人道。

「勤勇候不必介意,我與珂大姐本屬好友,幫助她乃義不容辭之事。」百里瀟湘道,東至正待說兩句場面話謙遜一下,「什麼!你這個笨蛋候爺,是誰先趕來幫助你們的?哼!」硃紅色的身影從天空落下,朱兒嘴唇上翹,對武運明居然沒有先對她的及時幫忙表示感謝大為不滿。

「對對!瞧我這人。」小侯爺顯然有不輸於東至的下位者意識,急忙大點其頭作揖對朱兒與彤彤表示感謝,「在下武運明多謝兩位小姐的救命之恩。」

「哼!這還差不多。」朱兒對悄悄走過來站在百里瀟湘身邊的彤彤努努嘴,意思怎麼樣,還是本小姐有面子吧。彤彤眨眨眼睛,朝朱兒伸舌頭,兩個小丫頭相視而笑。

「哎!」朱兒突然拍拍腦袋,拉著彤彤往後跑。彤彤一頭霧水地看她,「看什麼,去打掃戰場啊。」朱兒理所當然道,開始老練地在躺倒一地的對方屍身口袋暗兜里翻找一切她認為可以賣錢的東西,彤彤有樣學樣蹲下來翻弄屍體。

「……」勤勇候假作沒看見剛剛發生的這一幕,把珂麗絲小心地背上他那輛馬車,車夫早已犧牲,武侯爺坐上車夫的位置。百里瀟湘略帶不滿地向東至使眼色,心道你們家朱兒這個樣你都不管管,可別把我家彤彤帶壞了。

東至一臉無辜地聳聳肩膀,朝百里瀟湘攤開雙手,搖頭作無奈狀,朱兒的這種屬性可不是他刻意培養的啊。(尼瑪還敢抱怨!作者要為朱兒說兩句,這個年齡就有如此積極的理財觀念多難能可貴啊!你不知道傳說中有位郭某某,一代大俠,大半輩子靠岳父的多年積蓄和老婆四處拋頭露面過日子,臨了連在國外弄個藍卡啥的都木有,沒法子跑路,他當臨時工負責保衛的城池城破之時連老婆帶兒子一起掛的妥妥的。大女兒嫁了給外國人從此杳無音信,小女兒沒有繼承到半毛錢遺產,四十多歲沒把自己給嫁出去,看破紅塵出了家;她一生暗戀的那個男人跟她老爸一個德行,連自己的房子都木有,跟著老婆住在某處荒涼的古墓,靠老婆養點蜜蜂為生;同比還有某個未知世界中有兩位號稱屬於天生戰鬥種族的哥們,都牛的什麼跟什麼似得,實際上一個無論身前死後都靠老婆養,除了不時四處破壞沒給過一分錢家用;另一個更是無恥的當小白臉被某國首富家的獨生大小姐包養好多年,唯一的兒子都不跟他姓,說起來滿滿都是淚啊……哎,你們噴我幹什麼!作者被無數口水淹沒中,看來短時間內不大可能出來搶戲了。)

朱兒正與彤彤兩個在瓜分戰利品之時,歸倉國都的捕快衙役們默契地在事件結束后及時出現了。為首的官吏急忙向幾位他國涉入此次惡性暴力事件的貴賓表示慰問關心,信誓旦旦發言勢要嚴懲兇手。他們麻利地清理起案發現場,某個不開眼的衙役妄圖向朱兒索取她手上的罪犯遺留可疑物證,挨了朱兒兩腳后見自己的上司一臉諂媚地正巴結對方几位青年男女,便老老實實地去搬運屍體。

百里瀟湘知道此事干係甚大,有武運明勤勇候多位護衛喪生,官府決計不敢敷衍了事。她示意東至稍等,等王室內的幾位供奉聞訊趕至后武候爺與少族長向他們交代了事件經過,把被兩人俘虜的那位移交給對方,這才護送珂麗絲與勤勇候兩人安然返回國賓館。

珂麗絲體力幾乎耗盡,回到居所內百里瀟湘便吩咐國賓館內給她弄點清補的食物服食,在房內護持她休息恢復。東至負責保護失去大半隨身侍衛的武候爺,直到歸倉國主安排下來的護衛人員全部到位這才帶著朱兒告辭。百里瀟湘要留在館內陪伴珂麗絲,依依不捨地出來與東至告別。兩人之間剛剛捅破那層窗戶紙,正想找時間多相處卻只能無奈暫時分別。好在如今武候爺對東至十分信任,臨走時懇請東至能夠在這幾天多過來走動走動。在他向古來國內要求增派的高手到來之前有東至與百里瀟湘兩位公級高手坐鎮,對目前戰鬥力一時無法恢復的珂麗絲安全要有保證的多。相比歸倉派來的高手,勤勇候當然更為信賴東至、百里瀟湘兩人。他本身的安危不提,作為古來王室至寶,珂麗絲可不能出任何閃失。

東至、朱兒回到「大來」客棧,李家姐妹與泊桐眾人已經聽說古來勤勇候遇襲,東至與百里瀟湘仗義相救之事,此時見他與朱兒返回,諸人一擁而上將他們圍在中間七嘴八舌問個不休。

朱兒眉飛色舞地將自己勇救勤勇候跟他身邊那個「老女人」的光輝事迹發表一番,彤彤在朱兒描述的版本里幾乎變成她的小跟班似得,只是負責打打下手。東至與百里瀟湘兩個是在最後才趕到抓住了個逃跑的敵人,功勞最大的毫無疑問是英明神武的朱兒大小姐。「呵呵,那個候爺哥哥可感謝我了,拱著手跟我道謝來著,走的時候還一個勁請我和東哥哥這兩天多去看看他呢。」朱兒驕傲地說,享受著四周眾人欽佩的眼神。

「哇!朱兒妹妹好厲害。」李梓巧被小丫頭自我表功蒙的一愣一愣,把她抱起來親上兩口。李梓兮多少覺得朱兒所講似乎有點不太靠譜,悄悄把東至喊到一旁仔細詢問事件始末。


東至除去把自己跟少族長那點小曖昧的事情隱瞞不報,將整件事情從頭到尾說給師姐知曉。「敢在大庭廣眾下對古來王室成員動手,還差點連趕去的珂麗絲都一同殺死,是什麼人這麼大膽?」李梓兮雖然因為走得早沒在郡主那見著珂麗絲,但也知道她對古來王室的重要性絕對不會亞於朱兒對紫觀敖家。「師姐你不要多想了,我們不是還抓到個活口,想來歸倉國主手下能人眾多,應該可以問出點東西來。」東至道。「嗯,師弟你說的是。不過你最近還是要小心點,雖然對方這次是對勤勇候動手,但他們的高手不少,聽你說有一個漏網逃遁,我們這兩天也需要提高警惕些。」李梓兮考慮周到,她的話確實不無道理,東至頻頻點頭稱是。

歷來與歸倉交好的古來國國主第三子勤勇候武運明在歸倉國都遭遇截殺幾乎喪命,這件事令得歸倉國主龍顏大怒,除去派出福德親王代表其前往國賓館慰問武運明與珂麗絲,還嚴令刑部及大內供奉徹查此事。可憐躍刀門那位公級高手從精神到肉體被各種酷刑輪了幾遍,實在支撐不住把自己知道的東西都抖落出來,只求能儘早超生。躍刀門部署在歸倉境內的大小據點除去一小部分及時得到逃脫那位公級高手發出的警報撤離,其它在各路人馬犁庭掃穴之下被清剿一空,辛前敵門主多年心血一夜之間付諸東流。

雅竹郡主選婿之事並沒有因此而受到影響,國主之意歸倉身為辰天六大強國之一不能因為發生一兩件惡xingshi件就驚慌失措,該辦的事還是照辦,只是苦了向來享受慣的一班大小衙差禁軍,整日介在國都內外加強巡邏探查以防再次發生不測,連帶城中大小酒肆與青樓生意都清淡不少。

珂麗絲經過兩日的休養調息復原得七七八八,大姐頭的精神又上來。她為了表示對朱兒與彤彤這次出手相助的謝意,主動做東帶著兩個小丫頭前去歸倉鬧市逛街購物。百里瀟湘自然樂得有人帶著兩隻小小的油瓶出去玩,好有時間與東至兩人單獨相處。東至也相當狡猾地派遣埃蘭妮陪同朱兒與她們一起購物遊玩,配合地打發走身邊兩塊貼身膏藥,以探望勤勇候的名義溜號陪著百里瀟湘出去國都城外遊山玩水,你儂我儂。其實事發之後第二天古來國主便派來多位高手隨身保護武運明,哪裡需要這死小子去幫忙。

三天後郡主選婿的第二輪甄選即將開始,聽聞是分文武兩方面進行考核。正當無數通過首輪心懷郡馬夢的青年正埋頭苦讀的苦讀,練武的練武,連勤勇候都迫於珂麗絲威脅在國賓館內揮汗如雨習武之際,東至這個沒有一點節操的傢伙正屁顛顛地陪著百里瀟湘在國都城外的青山綠水間遊玩。一貫以嚴謹態度示人的百里瀟湘少族長不知道是不是近墨者黑,受到某些人的影響,向自己好友雅竹郡主撒謊說有點俗務要處理,其實是破天荒換上一身俏麗的當下流行女裝出城跟東至約會,晃得死小子目眩神迷分不清東南西北。

百里瀟湘到底不愧是白族巾幗,既然挑明了與東至兩人的親密關係,上山之時大大方方地挽著東至的胳膊小鳥依人般依偎在他身旁,淡淡的女兒香縈繞東至鼻端,令人心曠神怡。 三個月的時間,不長也不短,凡星也是漸漸的適應了武院裏的生活。

白天,在上午的時候,即使是不知道重複着聽了有多少遍的理論課,凡星也是會耐心的聽着,反覆的琢磨着,似乎想要從中得到有所領悟;在下午的時候,凡星認真的參加實戰課,但爲了不傷害到他人,凡星特地爲自己換了把木劍,在與同學間的交流打鬥之時,凡星完全是與劍技比拼。

雖然凡星的力量已經是更強了,所領悟的雷龍劍技也是越加的純熟,已經可以將青龍劍術的第二招完全的掌握好,但對於第三式,那龍的真正威勢還是無法完全的發揮出來。

不過,這種程度的招式雖然很強,但體內力量並不是達到非常強厚的時候,持續使用的話,消耗極大,所以凡星便每日修習一些身法劍術,鞏固強化了力量。雖是雷靈丹沒有爆破的跡象,但凡星體內的雷靈力卻是比靈王初期者還要更加的強厚。

甚至,現在就是凡星要與武天決鬥的話,武天也是不敢有任何的大意。

而到了夜晚的時候,那就是凡星的修煉關鍵,依然還是偷偷的與黑英跑到後院山林之中,互相之間,進行着頻繁的打鬥。

不得不說,若是出雷龍劍技之外,黑英的劍法招式要比凡星華麗而繁雜了許多,而凡星也是在一邊與黑英的對打之中,不斷的去領悟着新的劍法,每每都是讓黑英震驚不已,總覺得看待凡星的眼光就像是在看着怪物一般。

因爲,凡星的領悟力實在是太可怕了。


這段時間以來,夢心知道凡星要與虎恩決鬥,見到凡星如此勤奮的修習,夢心也是很少再去打擾凡星了。

而夢心心中想到了自己與凡星的差距,以後總歸還是要被分配到不同的武班。想到結果會是這樣,不甘心與不捨的夢心便也是加勁修習,實力也是循環漸進的進步着,只是進步的波動不大而已。

不過,雖然在武院中的一切似乎都是安靜了下來,依然都是按常遵循着武院中的規則。

但是,一星級武班的新生凡星與五星級武班的四大俊王之一的虎恩四皇子的決鬥也是完全沒有被淡忘,更是演變的越加的激烈,幾乎這個話題都是要成爲課餘茶飯之後所討論的問題了。

虎恩雖然是四大俊王中實力最差的,但五星級武班的實力也是不是虛的,最起碼虎恩也是具有着降至突破靈王后期的實力。雖然曾聽說凡星可以一拳打敗靈師境者,但靈師期與靈王級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點,所以許多人並不認爲僅僅只是一星級武班的新生凡星可以勝得過虎恩,只不過大家都是在驚佩着凡星的膽識而已。

••••••

終於,等到了這一天,讓人期待而激動的一天來臨了。

因爲三個月的約戰期限,已經是剛好到了。虎恩與凡星即將決戰聖武場的消息也是頃刻間傳遍了整個武院,霎時間,潮水般的人羣,就是紛紛匯聚到了聖武場。甚至是武院的導師,都是對這場決鬥備受關注,更是特地爲這場比鬥擔任主持。

可以說,這是武院中轟動熱鬧的一天,兩位天才的決鬥,作爲天才新星,到底能不能與虎恩對抗?

住舍中,臉色平靜的凡星正橫握着手上被獸皮所包裹住的黑劍:“我們又要一起去戰鬥了,但這一次的對手可不同一般,你怕嗎?”

那黑劍似乎是聽到了凡星的話,竟是微微的顫動了起來,似乎是在與凡星的心聲產生着共鳴。

而未離去的臉色平淡的黑英與滿臉激動的傲痕正是站到了凡星的旁邊。


黑英淡淡的朝着凡星說道:“凡星,時間已經差不多了。”

“是啊!凡星,快點去聖武場吧,兄弟我可等一天等的好難受呢,那些什麼狗屁四大俊王實在是太囂張了,老早就是看不順他們,你可要爲大夥爭點氣啊!”傲痕也是極爲誇張的順着大笑了一聲。

凡星淡淡一笑,並沒有說什麼,而是將目光移到了黑英的眼中,微微點了點頭。

隨即,凡星便就揹着那依然還是被獸皮所包裹着的黑劍走出了住舍。

而一出住舍不遠之處,便可見一道熟悉的矯影亭亭玉立着,迎着陽光照射,別有一番之景。

凡星一見那嬌影,身子便停住了,神色複雜的望着夢心。

黑英與傲痕直接走了出來,見到夢心的到來也是驚愣了下,而傲痕更是激動的叫道:“哇!是小夢美女啊!你這小子的魅力可真夠大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