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咻!」指尖的破風聲刺耳,裹挾巨力,彷彿可穿金斷石!

江裴勇趕緊側閃!靈活無比,碩大的紅袍冽冽發響,雖然不明白下方隱藏著何物,但戰鬥時至少擁有不錯的掩護作用。

許昊跟著轉向,徑直貼過去,彷彿狗皮膏藥一般,絕不給對手任何喘息的機會。

「哼。」江裴勇冷哼,比自己低兩個境界的傢伙,居然還敢主動攻擊?

想到這,他不閃不避,乾脆同樣朝許昊撞去!紅色身影若巨石橫移,同時雙手前伸,似虎爪探出,裹挾千斤巨力而來!

嗚的破風聲刺耳,如悶棍橫掃,刺穿耳膜,如此力道幾欲能扭斷精鋼。若是被抓住,許昊的手臂必然被制,甚至直接廢掉也不稀奇。

這裡的動靜,立即讓屋裡的許誠、曾柔二人也跑了出來。他們瞪大眼睛看著許昊居然正和一頭厲鬼般的傢伙拚鬥,身形不停變幻,皆神情驚駭。

「唰!」

面對敵人的厲爪,許昊手臂轉動,身體一扭,騰空而起!以極其刁鑽的姿勢避開了攻擊,卻也失去了有利位置。

江裴勇單腿點地,隨之而起!身軀轉動,雙腿向上猶如剪刀,連環腿驀然踏出。

「啪啪啪!」源氣釋放,讓攻擊力道再次增長,每一擊都有千斤之力!空氣出現陣陣塵圈,向外擴散。

許昊凌空無從躲避,乾脆硬撼,雙拳向下轟擊!對手連環攻擊,力道無法完全發揮,且自己雙手合力佔據了些許優勢。

「嘭嘭嘭……!」

「嗚!」許昊發出悶喝聲,儘管敵人強悍可他還是抗下了攻擊。只是從那緊閉的雙唇以及憋紅的臉龐能夠看出,敵人仍舊對其造成了不小的打擊,有沒有受傷自外表難以判斷。

江裴勇連擊踢完,向後躍起,而許昊則連續倒翻。

二人幾乎同時落地,卻並未停身,許昊猶如獵豹,著地后立即躬身前沖,幾乎貼著地面划來!

敵人強,便要搶佔主動,尋找巧門攻擊下盤薄弱之處。

然而這種動作,落在江裴勇的眼神中卻露出得意之色,彷彿奸計得逞一般。

只見其大紅袍子驀然掀起!猶如孔雀開屏,下方腿上居然綁著一條條青竹筒!筒蓋開啟,露出道道沒有任何情感的冰冷目光。

那居然是密密麻麻的毒蛇!個頭不大,猶如筷子,卻散發出陣陣腥風,看的人後脊發涼,全身毛孔綻放!

「嘶嘶嘶——」

眼見獵物,它們皆發出兇悍嘶鳴,得到指令后,毫不遲疑,朝許昊箭矢般飆射而出!

「小心——」許誠、鄭樊以及曾柔都被嚇傻了眼。急聲驚呼,幾人何曾看過如此戰鬥的陣勢?今天算是徹底漲了眼界!

然而話音已晚,這些毒蛇數量龐大且速度飛快,訇然席捲而上!轉瞬間已經布滿了許昊的周身,在他的身軀上掛了一件黑色的新衣,嚴絲合縫,腥臭氣息四溢。 這幅樣子,哪怕看上一眼便覺頭皮發麻。

「哥——!」

「老大!」

許誠、鄭樊以及曾柔都沖了上來,怒火洶湧,敵人徑直找上門來行兇,還使用如此惡毒的手段!

即便明知實力不濟,他們也不能再坐視不管。

「呼——」江裴勇倏然單手揮動,頓時狂風掠過!勁力懾人,似江河大浪,席捲而來,三人若無根小樹,向後猛退了七八步!

「你們不要靠近!」許昊向後倒退,嗡聲喝道,任憑毒蛇撕咬。他語氣凝重,敵人的實力極高,許誠幾人雖已經是武者,可他們的修為差距太大,同時缺乏實戰經驗。

若與眼前之人對弈,差距太大,必死無疑!

「怎麼回事?」江裴勇驚呼,看著全身被毒蛇包裹的許昊竟然還能中氣十足的說話,終於露出驚駭之色。

「我的『黑金』無往不利,你全身被咬,怎麼可能……?」他吶吶自語,眼前的景象從未遇過,對手將自己的絕技抵擋完全出乎意料。

以至於本來冰冷少言的他禁不住張口。

「用毒蛇攻擊?」許昊玩味的看著他,滿意點頭,儘管毒蛇遍身,卻雙手環抱道:「這些小傢伙已經咬了我,他們都得死。嘖嘖,居然豢養毒物用做武器。不錯、不錯!你沒有那幫迂腐的傢伙招人厭,只可惜太初級了……」

說話的同時周身的毒蛇居然不用扯拽,自己開始脫落!噼里啪啦掉在地上,動也不動!儼然中毒的不是被咬的人類,反而是毒蛇本身!

許昊像長輩審視晚輩一樣,不管對方修為年齡高過自己,說話老氣橫秋。

在旁人看來,這是純純粹粹的裝逼!可他眼神卻無比的認真。很顯然,剛剛的話皆是由心而發。結合墜落的毒蛇,他確實也有資格如此說話!

「呵……」江裴勇先是愣住,隨即被氣樂了!饒是一名殺手心思沉穩,可依舊忍不住笑出聲來。

自己每次殺人,獵物不是全身顫慄,就是跪地求饒,甚至尿褲子失禁也很常見。這還是他第一次見識居然有獵物敢邊肯定邊教訓自己的!

能夠抵禦毒蛇又怎樣?自己的修為實力可比這小子高很多,就算硬拼,誰勝誰負答案也很明顯!

江裴勇怒火洶湧,再不試探,驀然邁步揮掌猛攻!中指與無名指收起,似佛掌手印。

掌力倏然凝聚,源氣洶湧,覆蓋掌心,泰山壓頂般的力量朝許昊面門猛的襲來!

恐怖的氣息掀起狂風巨浪,席捲八方!還未擊中便引的轟隆爆響,塵囂呼嘯!那等巨力驚世駭俗,根本不是常人能夠承受。

然而許昊居然不退反進,弓步聚力,雙手同樣猛的前推,竟然要與之硬撼!這個動作將許誠等人嚇了一大跳,惶急吶喊:「別——!」

可惜,再如何著急,也無法阻止。

兩者力量差距明顯,一旦碰撞將會是摧枯拉朽般的結局,非死即傷。

戰場瞬息萬變,經驗再豐富,頭腦一熱也很可能判斷失策。然而就在江裴勇的掌風剛要與許昊碰撞之際,卻驀然一怔,瞳孔放大!彷彿後勁不繼般,勁力驟減!

「嘭!」

悶響懾人,兩人同時向後退了數步,卻是半斤八兩,誰也沒能佔到任何便宜!

這個結局出乎所有人的預料,臉上寫滿了不敢置信,鄭樊、許誠以及曾柔原以為必輸無疑,卻萬萬沒想到局勢瞬間轉變。

「老、老大居然扛住了——?」

「嗯?」江裴勇訝然,張大嘴巴,如墜雲夢,隨後他猛的低頭!伸出自己的雙手,哆哆嗦嗦不敢置信的呢喃道:「怎麼回事?我的修為……」

武者當然最看重自己的修為實力,一旦出現異常對心態影響極大。

許昊看著他,露出玩味笑容。

「掉了整整兩個境界對么?呵呵呵……」

「是你搞的——?」江裴勇猛的抬頭,盯向許昊,驚詫與憤怒的神色躍然臉上! 棄婦要休夫:將軍請接招 對方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怎麼自己絲毫沒有察覺?這種詭異的情況自己從未遇過,敵人的能力完全出乎了自己的預料!

然而真正詭異的還不止於此,此刻,許昊身體四周自腳底逐漸冒起陣陣白霧。

「沒錯,你很幸運,真的相當幸運,加入南天竹的醉骨散剛剛才調配好。」他淡淡搖頭,真心在為對手的運氣可惜。

招法「無形中」可以將毒藥釋放於無形,而只有南天竹的混合才能將醉骨散的功效發揮至最大。

眼下的樣子,獵人和獵物彷彿瞬間調了個!

許昊雙手驀然抬起,緩緩平推,勁氣之中霧氣隨之舞動,沒有味道,卻讓江裴勇立即屏住呼吸:「你、你居然用毒!什麼時候……?」

暴君,臣妾做不到! 他來不及震驚,如此恐怖的毒功還是第一次見,戰鬥的同時立即用真氣封閉五官,防止進一步中招。

雖然能夠有效卻也平增了出手的困難,猶如左右互搏,會分出一部分心神。

「你剛剛不也用毒?」許昊無奈,這傢伙明明沒臉沒皮的朝自己用毒蛇,現在居然反過來鄙視自己!

透視小房東 殺手平日行動不會有太多廢話,這是種素養,可江裴勇在與許昊對決時卻連續打破規矩,因為對手帶來的衝擊過大,持續不斷的出人意料,讓江裴勇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持續飆升。

事態出乎了自己的預料,甚至有了控制不住的感覺,即便對方是武者,可如此年輕也絕不該是自己的對手。

青霄國武者不少,各路強者也很多,但毒這一環節,除了自己很少有人會用。

這屬於歪門邪道,傳統觀念來看與控屍術相比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眼前的小子居然比自己還不要臉!不但用毒影響自己的修為,而且用毒攻擊,簡直可以說爐火純青!自己與之相比簡直就是孫輩!

鄙視的目光自江裴勇眼中射出。

「作為殺手,別的不說你這臉皮可是真夠厚的。」許昊無奈,這等傢伙周身帶了數百條毒蛇,還敢鄙視別人,心態矛盾而迂腐。

與這種人多言無益,他身形轉動,飛腿橫掃,似神龍擺尾,猛烈勁風橫掃敵人雙腿! 「哼!」江裴勇躍然而起,避開攻擊,眼中射出炯炯凶光,徹底重視起來。眼前的敵人雖然年紀小,可手段千變萬化詭詐至極。

萬一失誤,自己便是老太婆倒綳孩,一世聲名到此截止。

念此他手心倏然一翻!緊接著,魍魎般倏然而動!空氣中留下道道殘影,步法奇詭。伴隨鐵掌飛舞,劃出漫天漣漪。

滾滾勁風四下舞動,力拔千鈞,封鎖八方,沒有半點縫隙。

「嗖!」江裴勇瞬間近身!凜冽勁風剛剛抵近便將許昊吹的面頰生疼,連院內的窗戶也冽冽抖動,幾欲崩潰。

許昊不敢遲疑,雙臂交叉,遮擋面門與胸口,同時腳尖輕點身旁牆壁,朝側面飆飛,想要拉開距離。

「轟!」驀然間,江裴勇的攻擊落空,前方牆壁也隨著他的攻擊而崩塌。

許昊落在地面,低頭看去,自己的雙臂倏然出現數道血痕……!

他卻並未憤怒,而是眉頭微揚的同時嘲諷道:「這身法倒有幾分樣子了,和你剛剛使用的不同。」

詞語里有著表揚的成分,可實際卻是極盡諷刺。

「住口!」江裴勇憤怒咆哮,儼然對自己的身法相當自豪,聽到敵人如此評價,心中的逆鱗立時被狠狠撥弄。

「這乃是上古法門!幾乎堪比無上宗門的絕學!就連三大商團的家主都不會,豈容你侮辱?」

許昊笑了,眸中寒光一閃!他腳底同樣點動,瞬間前沖!卻並未走直線,而是腳踏七星,化為道道殘影。

轉瞬之間,猛扎入江裴勇的爪影中!於綿密攻擊中似幽靈般閃爍,精巧的避開敵人所有殺招!

「嗯?」江裴勇一怔,驀然張大嘴巴,驚訝道:「怎麼回事,你的身法……?」

風波漫漫 平日里若毒蛇無效,自己憑藉身法擊殺敵人也從來都是無往不利,哪怕對手拚命退避都沒什麼用處。

要知道,這身法珍貴至極,王家家主重金求購自己都未妥協,此乃安身立命之本,遇到何種強敵都可以佔據優勢,何況對手比自己修為年紀都小?

轉瞬之間,二人居然拚鬥起了步法!然而江裴勇卻越打越吃驚,越打越沒底氣,甚至竟慢慢有了吃力的現象!

此種情況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敵人的身法品質還高過自己!

他心中驀然一動,然而瞬間便又被其否決,強烈的驕傲讓其不願承認,二人你來我往,連續換招。

「唰唰唰——」

破風聲刺耳,許誠等人根本沒有機會參與,只能縮在角落觀戰,看的眼花繚亂,心頭狂跳,時而高喝一聲為許昊提醒。

兩人身影布滿了整座院子,塵囂漫天,勁風凜冽。

「破!」江裴勇凌空躍起,怒吼咆哮!驀然間,他身上紅袍猛的碎裂,似彈片一樣飈射而開,狠狠刺入附近的磚牆裡!

「小心!」許誠等人驚呼,心臟狂跳,趕緊倚靠屋牆遮蔽。

許昊同樣向後猛翻!本來射向自己胸口的碎片,被其堪堪躲過。

江裴勇紅袍下穿著套黑色勁裝,手臂、鞋底,都掛著牛皮囊。

「哼。」他冷哼一聲,毫不停留,猶如炮彈般逼近!瞬息便再次貼上,招法驟然改變。原本大開大合,可如今卻快似閃電,攻擊刁鑽狠毒,每次攻擊都朝著敵人彆扭的角度下手。

作為殺手,他絕對有自傲的資格,手段可謂千變萬化!

「小子,自大就要承擔自大的代價!」江裴勇狠聲咆哮,眼睛幾乎快要瞪出來。

能讓如此冷靜的殺手情緒波動至此,非常罕見,甚至可以說絕無僅有。

許昊步伐躍動,避開敵人刁鑽的攻擊,然而他心中卻驀然間感到了陣陣威脅,這種情緒越來越重,直至達到巔峰。

「唰!」

許昊本能向後倒翻!只感覺一道細微的冷風順著面門掠過,再晚片刻便會迎頭撞上。

「叮!」

緊接著,身後一道脆響出現,那居然是枚鋼針!

歹毒的暗器,尤其是針類,是近距離最難躲避的暗器之一。

「嗖嗖嗖!」

不等許昊有所調整,連續不斷地鋼針已經狂掠而來!似暴雨梨花,所謂趁你病要你命,江裴勇的狠毒,遠遠超過一般武者。

許昊眉頭緊蹙,腳底一點騰空而起,左腳踩右腳,再次躥升。

瞬息之間飛到房頂上,鋼針居然再次落空!

「手段不錯。可惜,都是老子當年的敵人玩剩下的。」許昊冷哼,說的江裴勇滿臉愕然!這年輕人歲數不大,語氣卻總是老氣橫秋。然而此刻已經來不及其多思慮,驀然間,許昊居然鄭重的取下手掌上的手套,露出漆黑手掌。

若不仔細看,完全發現不了!因為這東西非常纖薄,幾乎與肌膚同色。

緊接著,綠霧彌散,天空一道旋風疾轉而下!

「嘭——」

猶如綠色的骷髏,自天空而落,橫掃八荒,狠狠砸在江裴勇的身上!聲音不大,卻彷彿時間停滯一般。

骷髏擴散,綻放滾滾浪潮,如同綻放的蓮花,四散而開,轉瞬消散……

江裴勇倏然一震!瞪大眼眸,露出滿臉的茫然,身軀先是僵硬,動也不動,緊跟著,開始緩緩顫抖起來。

那副樣子,猶如羊癲瘋發作般,持續不停!

許誠、鄭樊、曾柔等等均瞪大眼眸,這一招,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慢慢的,江裴勇咕咚跪地!身體隨著這種抖動猶如碎木一樣,逐漸消融,直至化為膿水消失不見!

「嘶嘶嘶……」

陣陣白煙自地面冒起,刺鼻的氣息盤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