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呼!娘的!」距離神瑞洞萬丈之外,呂涼深吐一口氣,渾身氣息盡斂,修為恢復到至尊期大圓滿,但氣息明顯有些不穩。

一想到自己剛才的險惡之境,呂涼就對夜龍神祖恨得牙根痒痒,直接再次摸出害人不淺的爛紙條,就準備一撕了事!

可剛拿到手中,還沒來及撕,令他錯愕的事情再度發生,因為其手中,根本就是如假包換的金色小符!

「這、這怎麼可能?!我看到了,你們也看到了,他們更是看到了,那分明就是一張破紙條!!!」呂涼傻了,之前的怒氣瞬間消散,只剩下無盡的疑問。

「小子,這就是差距啊!夜龍老匹夫這是貨真價實的試探啊!而且,一點小辮子都不給你留!」老白玩味的聲音響起,「沒有證據吧?那你就乖乖繼續夾著尾巴吧,顯然那邊只是試探,並不是發現什麼而撕破臉!」

呂涼心驚的同時,情緒也很快穩定了下來。是啊,這信物仍在,自己找誰也沒地方說理去啊!當時的情況,除了自己拿錯了,似乎也找不到別的解釋了!

何況,現在自己動用過聖痕,原則上起碼五日內的戰力都會受到一些影響,還是先找個安全的地方休養好了!

「莫非,這次的試探,是為了測試我的實力?」冷靜下來的呂涼,在老白的幫助下,很快就分析出了一些眉目。

「有可能,反正我是想不出什麼別的解釋了!而且,這應該是第一步,誰知道他還有幾步給你準備著呢!」老白的聲音有些無奈,但隨即也提點道,「當務之急,先找個靠譜兒的地方休整著,一旦戰力完全恢復,再找個借口先離開天盟分部,找小婧那丫頭分析下,她的腦筋比我可靈光多了。」

老白所說正和呂涼的意,當下他點點頭,隨即目露精光道:「既然如此,我也先別找夜龍神祖去復命了!還有什麼地方,比紫鳳仙子的洞府區域更安全呢?至於那條完成任務前哪兒都不能去的禁令……反正夜龍神祖當時可沒和我說!」

……

同一時刻,盤古天盟分部大殿深處,夜龍神祖依舊背手而立,這回,不用咳嗽,黃杉女子早已出現在其身後。

「怎麼樣?」夜龍神祖不回頭,輕輕問著。

「最有價值的,是妖夜那組,了解的還算多。反正只靠三人,絕對攔不住他,如果不是這小子鐵了心逃,那一組三人恐怕今天就徹底交待了!」黃杉女子這回倒是話多了起來,還隱隱透著興奮之意,「別說,這麼一來,都不用我繼續動員哪個小隊去對付他,見獵心喜,下面那些好戰的傢伙,應該都躍躍欲試的主動請纓了吧!」

「我可沒說需要繼續對付他!既然這次他逃出來了,那就此打住吧,沒有我的命令,你們的人絕對不能隨意暴露出來!」夜龍神祖難得的嚴厲起來。

「抱歉,可能是好久沒有這麼像樣的對手了,我都有些激動了。明白,我會約束好所有人的。」女子微微一笑,倒是很快就調整好了情緒。

和校花荒島求生的日子 「嗯,那你就按你們的標準評估下吧。」夜龍神祖扭過頭,似乎對這個答案很感興趣。

「評估……很抱歉,那是對實力不如我們的傢伙設定的標準。如果一定要評,我想,他和我,應該差不多是一個等級的吧。按小隊來說,我們下面一隊五個人,恐怕他一個人頂住一支半隊伍是不成問題的。」女子沉思片刻,抬頭回復道,「在中級界面,絕對是最頂端戰力的存在了!」

夜龍神祖聞言,輕輕點頭道:「下面,把神瑞洞的警戒級別升到最高。我會讓人散播一些傳言,如果再有什麼人進去……不管什麼人,格殺勿論!」

「呵呵,明白!」女子微微一笑,「不過,我們的期望似乎不大一樣,就看看誰的運氣更好一些吧。」

夜龍神祖不再說話,揮了揮手,女子會意,直接原地消散不見。

「呵,下一步,你應該會想辦法離開這裡,去找文小婧商議後續的對策吧?」夜龍神祖微微一笑,隨即又輕嘆道,「無所謂了,任你們怎麼商量,也不會觸及到我計劃根本的!只是希望,你小子不要做出什麼讓我失望的舉動啊!我不介意你有幾個女人,也不介意你有多少心機,只希望……你不要站在我計劃的對立面就好!」 「嗯?你……」當紫鳳仙子洞府區外的侍衛看到呂涼時,都是一愣,雖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呂涼是誰,但這並不妨礙所有人都認識其手中那條代表特殊含義的錦緞。

「你怎麼這時候來了?任務完成了?令符交回去了?」小容基本是瞬間出現,一臉不解的樣子。

「任務完成了,不過出了點意外,我受傷了,怕路上出意外,故想來這裡暫避兩天。」呂涼苦笑一聲,同時也輕語道,「當然,如果一定不讓我進去,那我也會即刻回分部大殿復命的……」

「滑頭!」小容輕聲嘀咕了一句。

「你受傷了?!誰幹的!誰敢在天盟的地盤對高階客卿下手!」這邊所有人還琢磨該怎麼辦時,紫鳳仙子驚怒交加的聲音已經傳出,「小容! 蜜制新妻 請他進來!」

「哦!」聞聽此言,所有侍衛立馬就心知肚明了!

「請」,簡單一個字,但你得看是從誰嘴裡說出來的!這可是紫鳳大小姐啊!即便是她找夜龍神祖,都沒說過一次「請」,可這位呂涼一來……得嘞,巴結著吧,弄不好,這以後就是未來的天盟領袖了!

「多謝紫鳳小姐!不過……好像有條規矩,我的巡視任務完成,但未回去復命時,是不能……」呂涼故意有些為難道。

「你不是完成了嗎?只是爹的那個破符沒交回去而已吧。小容,幫他處理了吧。」紫鳳仙子顯然知道是怎麼回事,直接就把這事兒攬了。

「是,小姐。」小容無奈應答,隨即恨恨地從呂涼手裡拿過小符。

「多謝小容姐幫忙,他日找機會,必報此恩!」呂涼嘿嘿一樂,笑眯眯地傳著音。

「找我報個屁!真想報,就對小姐好點!關鍵是,真心點!」小容丟下一句話,交待了身後應該是侍衛統領的一人,便直接往分部大殿飛去了。

「真心點……唉!」呂涼的心中閃過一絲迷惘,但還是笑著拜謝了迎上來的侍衛統領,隨其一同往洞府區飛去。

……

盤古甜天盟分部大殿,小容將靈符交還夜龍神祖后,也不多說一句,直接告辭而去。

「哦?什麼時候回來的?結果怎樣?」片刻后,刀疤青年的身影浮現而出,平靜的臉上看不出一絲波瀾。

「我去晚了,這是最後的戰鬥還原記錄,只能錄下這麼多,其他的氣息都被萬妖谷的傢伙們抹滅了。」刀疤青年聳聳肩,隨後丟出一個青色光球。

夜龍神祖一言不發,只是盯著看了片刻,又將光球扔回,才輕聲道:「就這樣吧。另外,你不在期間,我安排紫月和呂涼有了一次短兵相接的機會。她對那小子的評價很高,具體的你可以找她再了解下。」

「哦?殺了他?」刀疤男子眉頭一挑。

「不用,只要他的行為不出圈,就不要動他。如果可能,我也不希望和他處在對立面。祝煜的事情也先不用管了,還不到和萬妖谷開戰的時候。」夜龍神祖的表情古井無波,淡淡說完后,揮了揮手。

刀疤男子點點頭,隨即消失不見。

夜龍神祖此時才輕嘆一口氣,隨即雙目閉合,渾身散出一片淡淡的金光,隨即凝聚為一縷魂氣,消散於虛空之中。

與此同時,紫鳳仙子洞府地下的神秘空間中,金色魂氣浮現而出,漸漸化為夜龍神祖的虛影。

「你現在過來……看來,祝煜沒死。呂涼的動向就不用說了,這個傢伙可比你說得聰明多了,直接就跑到最佳避風港來了。」元素人輕笑一聲。

「我看了戰鬥影像,是萬妖谷的人及時出現,將祝煜救下。暗之翼的上百號人,連同幽芒,全軍覆沒了。」夜龍神祖的眉頭微皺。

「哦?幽芒也死了?雖然他實力一般,但若想逃命,應該不是很難把?難道萬妖谷有祖級高階強者出動,為了一個祝煜,可能嗎?」元素人顯然也是一愣。

「不好說,萬妖谷歷來低調神秘,只是近幾年因為你們的勢力開始侵入到他們的地盤兒,才漸漸顯露而出。」夜龍神祖搖搖頭,「如果我看到的影像是假的……應該不會,普天之下,精神力強大到這種地步的,應該不超過兩個人,但都絕不可能出現於此。」

「算了,無關的事情就到此為止吧。只是祝煜這個不安定因素還活著,實在不是件令人開心的事情。畢竟,他的戰力,八千年前就已經不可小窺,現在應該更棘手了吧。」元素人的語氣有些低沉。

「放心吧,即便他現在沒死,我也不會讓他有機會接近這裡的!暗之翼雖然沒了,但那不過是我麾下四隻秘密部隊中最弱的!是時候,該展露一些我剩下的底蘊了!」夜龍神祖微微一笑,似乎並不擔心。

「……你搞出這麼大動靜,上面不會有什麼反應吧。如果我的情報沒錯,可是有人早就開始關注你了!」元素人提醒道。

「放心吧,關注歸關注,但我可沒做任何觸犯條例的事情。哼,等他們真的發現什麼時,也早就一切都晚了!何況,上面還有能罩著我的關鍵人物呢!」夜龍神祖自信一笑,隨即身形模糊道,「這縷魂氣的時間到了,有什麼新的消息,我會再來溝通。」言罷,便徹底消失不見。

元素人目送夜龍神祖消失,先是冷哼一聲,隨即雙手一撮,一束灰黃之色的小火苗凝聚而出:「朧月,帶著你的人過來吧,潛在周圍就行。」

「明白!」一道低沉的女聲傳來,火苗隨即消散。

「信人不如信己!」元素人的雙拳握了握,沉聲道,「紫鳳,你的命運,我不會交由任何他人之手,即便那是你的親生父親!」

……

六日後,呂涼逃也似的從紫鳳仙子洞府內出來,直接就朝著天盟分部區域之外疾飛而去。

這幾日的時間內,雖然他自打一進去就擺出一副閉關恢復的架勢,但還是架不住紫鳳仙子恨不得一天十幾次的各種探問。

一會兒是送水果的,一會兒是送丹藥的,一會兒又是問需不需要什麼的……甚至這位大小姐還親自過來探問過幾次。

呂涼倒是第一時間就說明,自己這身傷純屬自找,完全是摸錯了信物所致,可紫鳳仙子還是一副疑惑的樣子,時不時就過來探問幾句,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根本就是沒話找話過來粘著自己的心上人了……

所以恢復后的第一件事,呂涼先好好拜謝了一番,隨即也不顧紫鳳仙子幽怨的眼神兒,直接提出暫別數日。至於理由,是文小婧有事找她。

不過,即便是這麼蹩腳的借口,紫鳳仙子除了不舍外,竟然沒有絲毫阻攔的意思,弄得呂涼驚訝之餘,心中竟然第一次產生了一種愧疚之感……

「小姐,就這麼讓他走啦?他可是去會自己的……」小容皺著眉,看著臉上漸露愁容的自家小姐,明顯有些不解。

「你沒發現嗎?這次道別的時候,他的態度……嘻嘻,不說了,反正我自己知道就行了!」紫鳳仙子扭過頭,說了一半,突然掩面一笑,隨即邊往外跑邊氣呼呼地喊道,「走,隨我去找爹!太過分了!就算呂涼摸錯信物,也不應該經歷這種死境啊!得讓爹好好管束一下手下了!」

……

「就是這麼回事,幫我分析下吧……你、你們幹嘛這麼看著我?」呂涼心虛地看著面前兩女,弱弱問道。

此時他的對面,文小婧一臉玩味的笑意,林千骨則是冰艷的微微冷笑。

「你想讓我分析的,是夜龍神祖對你的考驗呢……」文小婧一頓,隨即狡黠一笑道,「還是紫鳳仙子對你的感情呢?」

「我暈,文大小姐!都什麼時候了,就求您開恩幫我分析正事吧……」呂涼差點就拜下去了。

「好吧,不逗你了,不過我也有言在先,剛才我說的,不完全是開玩笑,這兩面都有值得分析的地方,而且,都和你後續的應對策略有直接關係!」文小婧也收起笑容,鄭重點出一根手指道,「我先幫你分析下這次的遇襲吧。」

「洗耳恭聽!」呂涼一看進入正題了,也坐直身子,一副認真的樣子。

「憑你的描述,應該是中了夜龍神祖下在信物上的一種秘術。這種秘術,是特意選在你進入神瑞洞后激發的。那麼現在,就有兩種可能。」文小婧點點頭,隨即眉頭微皺道,「要麼,他是為了單純試探你的戰力。要麼,就是在試探戰力的基礎上,讓你知難而退,不要去探查神瑞洞的底細!」

「神瑞洞,除了經歷了一個空間大陣組合,還有那些實力超強的頂階戰力守衛,我沒有探到其他任何有價值的情報。」呂涼托著腮,隨即目光一亮道,「莫非,那名天災姦細就藏在那裡?是了,論環境,論守護之力……足夠了!看來,得找機會再去一次了!」

「那你想過沒有,萬一這是夜龍給你下得第二個套兒怎麼辦?其實那裡就是障眼法,利用你這種心理誘你進入,以此來確認你最真實的意圖。」文小婧搖搖頭,隨即沉聲道,「他試幾次都無所謂,但你可輸不起,輸一次,就再也沒有繼續探查的可能了!」

「我明白,但放著這麼個地方不管……」呂涼也現出掙扎之色。

「既然你這麼為難,那這個任務就交給我吧。不動生息的刺探,原本就是我的拿手好戲。」林千骨此時淡淡說道,語氣里透著不容置疑的決絕。

「啊?這……太危險了吧?要不……」呂涼一愣,撓撓頭,他還真不想拖累這位大小姐。

「你怎麼這麼婆婆媽媽的!我說行就行!你只要想辦法讓我進了天盟分部區域,再把神瑞洞的位置告訴我,其他就不用管了!」林千骨不耐煩地打斷,隨即轉身便走,「我先去準備一下,你走時叫我。」

「這……」呂涼無奈地看向文小婧。

「千骨確實是個合適的人選,畢竟她有一種很奇妙的障眼法可以掩護自己不露真顏。悄悄告訴你,她曾經是一名令人膽寒的暗夜殺手,論隱匿之技,基本無人能出其右。不過我警告你,不許在她面前提這段,要不你身上的窟窿比上次還得多幾倍!」文小婧小聲說著,「你只要做好對她的接應防護就好了,即便她暴露,只要刺探出有價值的東西,就足夠了!」

「……我明白了!」呂涼重重點頭,心中同時下定決心,絕對不能讓林千骨為此受到一點傷害。

「下面,就是另一個重要的問題了。」文小婧突然以前所未有的鄭重聲音道,「從你查出天災姦細的那一刻開始,其實就是徹底準備和夜龍撕破臉的時刻了!到時,一定要留下足夠的證據,以此上稟天盟總部,靠上面的力量,配合本地你自己的力量讓其永世不能翻身!只有攘內的事情定了,才能進行後續與天災軍團的最終決戰!」

「好!沒問題!」呂涼聽得是熱血沸騰,豁然起身,緊握雙拳道,「等這一刻,已經太久了!」

「你先別這麼激動,這中間有個坎兒,不知道你打算怎麼邁過去。」文小婧一拉呂涼,臉上的神色複雜道,「紫鳳仙子,你打算怎麼對待?如果到時候有人要殺她,你到底是攔,還是不攔?」 呂涼聞聽文小婧的發問,先是一愣,隨後臉上現出掙扎之色,但最後還是堅定一咬牙道:「沒有什麼事情,比剷除夜龍神祖這顆毒瘤更重要了!至於紫鳳,只要不攔著我,我自不會為難她!祝兄和她的恩怨,我也不會插手!」

「唉,難為你了,有些事情,說起來容易,做起來……算了,還是先好好準備配合千骨探察神瑞洞的事情吧。一會兒她出來,你和她好好說下你進去這次見到和感受到的一切,盡量詳盡,不要有遺漏。」文小婧輕嘆一聲,隨即倒也換了個眼前的緊要話題。

「希望你別說廢話,撿重點就可以,剩下的我進去自己會看。」冷不丁,呂涼背後突然冒出了一個陌生的嘶啞聲音!

「誰!」呂涼的汗毛當即倒豎而起,如果不是文小婧及時拉了他一把,其渾身死氣及噬靈蟲就要直接激發而出了!

豪門盛寵:蝕骨嬌妻,別跑! 「是千骨!」一同伴隨而來的,是文小婧諧謔的聲音。

「千、千骨?!你是千骨?」呂涼看著背後之人,使勁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地盯著,又用小天的神通探查,也只能看到模糊的一片混沌。

眼前之人,是一襲夜行衣的瘦小女子,臉上唯一露出的雙眼,也是細長的死魚眼,無論身形還好是樣貌,哪裡還有一絲絲千骨的樣子!

最關鍵的是,呂涼長期以來遊走生死邊緣的經歷,也使其無論身居何地,都不忘保持著警惕。雖然這次稍微放鬆了一下,但竟然被林千骨貼近到這種地步都無所察覺……這要是敵人的暗襲,那自己絕對就離徹底交待不遠了!

「血繼限界的化骨秘術和我獨有的隱匿之術,大驚小怪的土包子!」別說,樣貌雖然不一樣,但這性格和語氣,絕對是原版的霸王花,「趕緊說正事,一會兒入夜我就行動了。」

「好厲害!」呂涼心悅誠服地豎起大拇指,一臉的仰慕。

乖乖,怪不得文小婧那麼自信呢,這比自己的隱匿之術不知道高明多少啊!

隨後,呂涼也不墨跡,開始詳細地講解起自己初探神瑞洞時的經過。尤其是其內複雜的空間陣法和那些實力異常強大的守衛者。

「你說有化獅大漢,八卦老者,還有……那名半臉面具女子叫『妖夜』?!」林千骨聽著聽著,突然跨前一大步,差點就和呂涼貼上,同時語氣竟然激動起來。

「啊?啊,是、是啊,怎麼了?」呂涼一愣,隨即目光一亮道,「莫非,你認識他們?」

「……你繼續說吧,我知道了。」可隨後,林千骨突然後撤一步,點點頭,瞬間恢復了之前清冷的語氣,也不再提這個話題,但其眼中閃耀的亮芒卻是逃不過在場兩人眼睛的。

呂涼這邊感受到文小婧處傳來的隱晦示意,倒也不糾結這個問題了,又用了三炷香的時間,才將整個情況詳盡地述說完畢。

「明白了,帶我進天盟分部,就沒你的事情了。「林千骨聽完,再無一絲遲疑,直接就準備出發,隨即又扭頭對文小婧道,「我不在身邊,你一定要做好隨時逃走的準備。萬一我們那邊行蹤暴露,即便沐海英不為難你,也難保沐家裡沒人向外報信。」

「放心吧,退路我已找好,倒是你,一定要小心,他們……應該是不會念舊情的。」文小婧緊緊握著林千骨的手,輕聲道,「凡事別逞強,以不出事、不暴露為最優先條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不要忽視呂涼的存在,關鍵時刻,他會是值得信賴的助力。」

這次,林千骨雖然斜眼瞥了一眼呂涼,卻難得的沒有出言諷刺,顯然對於這點,還算認同。

呂涼的隨身洞府在之前和覺羅一戰中毀了,但沐易在離別之前,特意把自己的隨身洞府留了下來,雖然不及原來那個級別高,但藏幾個人倒是綽綽有餘了。

諸事準備完畢,兩人不再耽誤,趁著朦朧夜色初降,林千骨進入隨身洞府,呂涼則直接飛離沐家,再奔天盟分部而去。

文小婧目送二人離去,輕嘆一聲,喃喃自語道:「千骨,造化弄人,沒想到你還有和他們相遇的一日,只希望,一切順利……」

此時,一陣熟悉的「吧唧」之聲傳來,小胖魁梧的身形浮現而出,先是傻笑一聲,接著低聲道:「俺們那邊都已準備妥當,就等這邊一聲令下了!」

「辛苦你和大家了。」文小婧盈盈一拜。

「哎,嫂子!我可受不起你這一拜!老大的事情,自然是我們的事情!」小胖趕緊擺擺手,身形再度模糊道,「那我還是先隱了,就在附近,嫂子輕咳一聲我就知道了!」

……

呂涼進入天盟分部的過程,依舊是異常順利,他和紫鳳仙子之間的小曖昧,雖然沒有被擺到明面上,但在天盟這邊的軍士群體內,即便是最下等的士兵,也早都明白的不能再明白了。

「一定小心!我會的隱匿之技雖不如你,但也會在周邊伺機接應。」分別前,呂涼最後叮囑著,「任務成功與否,都不及你安全的萬分之一重要!如果……我是說如果,你真的發現了什麼,一定不要獨自行動!」

「我自有分寸。」林千骨淡淡說完,身形一晃消失不見,再也感覺不到一絲氣息。

呂涼無奈搖搖頭,隨即身形也一陣模糊,徹底消失不見。

……

當林千骨按照呂涼指定的路線來到神瑞洞附近時,看著那漆黑的漩渦,目光一凝,眼中閃過緬懷之色,下一刻再度消失不見。與此同時,漆黑漩渦前似有一縷清風吹過,只引起了漩渦邊緣一絲不易察覺的律動……

「八極連環陣……似乎和以前比,多了一環的衍化,不過,難不倒我!」林千骨隱匿於黑暗之中,微微一笑。

之後的半個時辰里,她猶如一條滑溜的泥鰍,宛若閑逛自家後花園一樣,毫無聲息地遊走於各個空間之中。最後直至一團和周邊有著明顯不協調感覺的灰霧結界前,才穩住身形。

這次,林千骨沒有再往前踏進,而是若有所思地盯著面前的灰霧,似乎在下定著某種決心。

「我要是你,就不會再回到這裡……」一聲輕柔的女子嘆息聲自後面傳來。

林千骨先是一愣,隨即眼中閃過激動之光,飄渺的身影漸漸化實,轉身對著虛空中輕輕一拜:「我雖已脫離組織,但永遠也不會忘記大家對我的養育之恩!沒有你們,也就沒有千骨!姨娘,當年,是為什麼……」

「呵呵,你這丫頭……我們現在,應該算是敵人吧,你就這麼暴露了?是呂涼那個小子讓你來的?你們什麼關係?」說話間,戴著猙獰鬼臉面具的女子浮現而出。

「姨娘不是會把這種事情說出去的人,一是不屑,二是不舍,對嗎?另外,這個面具太難看了!姨娘那麼漂亮,幹嘛要藏著掖著啊!」林千骨的語氣也很柔和,似乎在和一位相別已久的親人敘話。

「死丫頭!」鬼面女子溫柔一笑,語氣里透著說不出的歡快,與在夜龍神祖那裡簡直判若兩人。

「如果我所料不差,我想要找的人,並不在這裡。」林千骨微微一笑,隨即手上光華一閃,雪白骨矛握於手中,「不過,姨娘既然出現於此,應該暫時不會讓我離開了吧?我沒想到,以你的地位,也會出現在這裡……如果只是獅王和柳絮爺爺,應該都不會發現我的存在。對不起,雖然很想念大家,但現在,我還不能留在這裡……」

「早在你下界,我就知道大名鼎鼎聖域三金花之一,霸王花,就是當年我們家小千骨。現在的你,才是我真心希望得見的……」鬼面女子嫣然一笑,並沒有任何出手的意思,只是搖頭笑笑道,「所以,現在這幕,我就知道遲早會發生。」言罷,渾身一身黑光波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