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呵呵。」周丹微微一笑道:「既然別人都是真身進去的,那我豈能元神進去?」 「不可!」周丹的決定遭受到風尊者與木尊者的極力反對。?

他們兩人深知九大神族的可怕,僅僅一個弟子,就足以和他們相媲美,周丹雖然實力不錯,可在他們看來,與這種級別的聖代,仍舊有很大的差距。

如果貿然真身進去,一旦生意外,將無法挽回。

「兩位前輩,你們是在懷疑我的實力嗎?」注視著兩人,周丹露出久違的笑容:「如果是這點,兩位前輩大可放心,我雖不敢保障可以拿下第一,可自保應該是沒問題的。」

兩人相視,風尊者只能無奈的搖頭,至於木尊者卻是忍不住說道:「你小子的口氣也太大了,竟然想要拿第一?」

周丹不語,他還未從與九大神族的天才弟子交手,能否拿下第一他也不確定,可有一點他自己可以肯定,那就是對自己實力的肯定。

以他現在的實力,絕對能夠與頂尖准帝強者一戰!

「你個臭小子,是不懂還是裝不懂?」木尊者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別真以為自己成為天神就可以無敵了。」

「據我了解,九大神族的每一個天才弟子,都擁有媲美頂尖准帝的戰力,你呢?」木尊者明顯感覺周丹是在逞強,他毫不猶豫的說道:「你若是可以在我手中走得過十招,我便允許你真身進入!」

「十招嗎?」周丹自語。

「怕了?」木尊者見周丹沉默了,以為給他造成了打擊,安慰道:「你也不用太急,畢竟你剛成為天神,假以時日,應該也能夠與他們相媲美了。」

「所以為了保守起見,你還是元神進入吧。」

「木前輩,如果二十招之內我無法打敗你,我便放棄真身進入。」周丹卻是在眾目睽睽的之下,平靜的說了出要求。

「不用二十招,就十……」木尊者以為周丹讓自己降低要求,可當他反映過來的時候,似乎全都錯了。

「你說什麼?你要在二十招之內打敗我?」木尊者瞪眼,以為自己耳朵出問題了。

「不然十五招!」周丹深吸了口氣,二十招之內本身就有極大的壓力,現在降低二十招,那壓力就更加龐大了。

「我草!」木尊者終於肯定自己沒有聽錯,當即忍不住破罵了起來。

「你,你……」木尊者怒火不斷的燃燒,如果不是生生將怒火給壓制下來,可能會直接出手。

可最終擠了半天,還是將怒火給化為怒喝。

「你小子太狂妄了!」木尊者臉色是異常的憤怒,這是他至今為止聽到最為狂妄的一句話。

十五招之內就想要打敗他?

在以前,即便是雷帝,也不敢說百分百可以在十五招之內致勝。

周丹不過是剛進入天神境的小傢伙,竟然揚言要十五招之內擊敗他?

所有人都懵了,就連風尊者都瞪著眼,努力的挖動自己的雙耳,一副活見鬼的樣子。

周丹居然公然說十五招之內要擊敗木尊者!

木尊者是何須人也?就算是雷帝都客客氣氣的將其奉為不可招惹的對象。

原因可不單單是因為他的煉丹技術,更為重要的是實力!

如果連實力都沒有,早就被人控制起來了,木尊者豈能活的如此逍遙快活。

「前輩。唯有真身進入,我才放心。」如今是關鍵期,聖代之戰的風聲畢竟很強盛,肯定早就傳到異族的耳中了,其肯定不可能眼睜睜讓聖代之戰順利的進行。

所以,僅僅只是元神進入精神世界,周丹不放心。

還有一點是,在精神世界中,若是真身進去,基本上可以揮出全部實力,若是僅僅元神進入,能夠揮出一般實力已經不錯了。

九大神族的天才弟子,既然被木尊者和風尊者如此看好,肯定與尋常的聖代有區別,不然以他們的眼光,像巫九這樣的聖代基本不會被他們放在心上。

而他們的實力本身就強悍,如果周丹僅僅只是元神進去,勝負就難說了。

「教訓他一下吧。」這時候,就連風尊者也看不下去了。

這小子怎麼就腦子轉動不過來呢,讓你元神進去是為了以防萬一。

而今看到周丹如此的狂妄,就連他心裡都涼了,特大的失望感湧上心頭。

他直接讓木尊者出手教訓周丹,讓他明白,這個世界中,比他強大的人還多著。

「好。」木尊者早就想要動手了,周丹所表現出來的態度,讓他心裡很窩火,僅僅突破成為天神,就如此自負了。

如果不給其一點教訓,他還真的以為天下無敵了。

面對木尊者與風尊者的怒火,周丹仍舊笑著面對。

他知道兩人肯定都誤會了他,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需要用實力告訴他們,我不比九大神族弟子弱。

「我可以先讓你三招,三招之後,你若是無法給我照成威脅,我便會動手。到時候希望你好自為之。」木尊者的實力,遠遠要強大與在場的每一個人,哪怕是風尊者都比不過。

如果不是風尊者在度方面很是擅長,根本沒有資格與木尊者平起平坐。

所謂的禮讓三招,便是來自強大實力的自信。

如果連一名剛剛成為天神的攻擊都接不下來,那麼這一戰就沒有任何懸念了。

「好。」周丹知道自己現在說什麼也沒有用,那倒不如直接乾脆幹上一架再說。

他調動體內的魂力,瘋狂的運轉了起來,四周的天地之氣徒的狂暴而起,可怕的威壓從周丹身上折射而出,射向四周。

「哼,這點小威壓,可對我們一點都沒用。」木尊者冷笑了一聲,任由那比尋常天神都要強大的威壓擠壓在身外,無比輕鬆的說道。

周丹不為所動,這當然不是他的攻擊手段。

「木前輩,小心了。」周丹直接幻化出三頭六臂,手中混沌神斧與紅芒神劍綻放出璀璨的色彩,渲染了整片天空。

木尊者臉色微微露出一絲凝重,畢竟混沌神斧和紅芒神劍都是高階神器中的頂尖層次,就算他實力強大,挨上一刀也不好受。

而他所讓周丹三招,就肯定不會主動出擊,但至少一個防禦還是可以的。

如果周丹連破開他防禦的實力都沒有,真身進去精神世界,只有一個死字。

嗖~~

就在眾人高度緊張的時候,周丹的身子徒的消失。

「消失了?」所有人都露出驚容之色,一時之間他們盡然無法找到周丹的蹤跡。

特別是風尊者,更是滿臉的震驚,他被周丹所展現出來的度給嚇到了。

沒錯,是被嚇到了。

饒是他眼裡過人,在風之一道更有了高深莫測的成就,可現在周丹的度卻讓他感覺到吃力。

連看都吃力,這達到了什麼樣的境界了?

木尊者更是瞳孔一縮,臉上第一次出現了凝重的神色,但是他仍舊沒有動,因為他已經答應周丹了,讓他三招。

「風之法則,第五層!」最終風尊者驚訝的叫出聲來:「木老頭,你可要小心了。」

「哼。」木尊者總算知道自己為什麼無法捕抓到周丹的身影了,原來是其已經將風之法則領悟到第五層了!

難怪周丹有如此自信,原來是將風之法則領悟到第五層階段了,這已經與風尊者一個境界了。

多少的准帝強者,有誰可以將風之法則領悟到第五層呢?

「嗯?」木尊者突然感覺到頭皮一陣麻,他二話不說,將所有的防禦之力都調動到天靈蓋上方。

一輪巨大的盾牌憑空出現,下一刻清脆的撞擊聲便傳盪四周。

轟~~

兩道極光穿破蒼穹,直接刺在這巨大的盾牌上。

可怕的餘波猶如氣浪,擴散到每一處,方圓百里內的空間更是承受不住,層層崩塌。

咔嚓~~

終於,盾牌破碎聲響起了,當兩道極光消散的時候,盾牌也應聲而破。

「這……」所有人都倒吸了口氣,這兩道攻擊未免也太可怕了吧?竟然就這麼破開木尊者的防禦了?

身為當事人,木尊者更是有著不小的吃驚,他之前可是全力防禦的,即便是雷帝,也只有全力以赴方有可能破開。

可現在仍舊被周丹給破開了,難道其實力已經比肩雷帝了?

很快這個想法便被木尊者給排除了,一個天神罷了,再怎麼妖孽如何比得上准帝榜第一人呢。

「你還有兩次機會!」不過不怎麼說,木尊者還是擋下來了。

三招,就剩下兩招了,如果周丹無法在這三招內打敗木尊者,那他也沒有必要和木尊者在交手了。

連對方的防禦都破不開,還怎麼和別人戰鬥?

「那你可小心了。」其實第一次攻擊,只不過是周丹試水罷了。

他很想要知道,風系法則進入第五層后,擁有什麼樣的度。

在他看來,只怕已經上百倍光了,與風尊者處於同個等級。

而此次的突破,周丹的實力至少提升了數十倍,這並非是沒有任何依據的。

隨著十八顆天神果誕生出來,他對道的領悟就變得無比敏感了,三**則之王:劍道法則、心力法則與風系法則。

當他達到天神境,凝聚出十八顆天神果后,盡數達到了第五層次!

所以周丹有自信的資格,而並非是自大。

這一次,周丹將全力以赴,如果三大世界都無法打敗木尊者,那麼他也只能動用最後的手段了。

「前輩,多加小心。」不過在動手之前周丹還是刻意提醒了,畢竟不是生死搏鬥,用不著以命相搏。

「放馬過來吧。」木尊者很不耐煩的說道:「如果你僅僅以度上佔據優勢,就自認為可以無敵,那可就錯了。」

周丹不語,他選擇了直接動手。

轟~~轟~~轟~~

三大世界直接降臨,瞬間將毫無準備的木尊者給籠罩其中,三股可怕的毀滅氣息也緊隨而起,而這令身在其中的木尊者,臉色大變。 三大世界的降臨,令四周的空間法則都遭受到嚴重的干擾,即便相隔甚遠的風尊者等人都神色凝重。

相隔甚遠,竟然給他們一股極為濃郁的危險氣息。

「心力世界!」周丹低沉一吼。

轟~~

木尊者只感覺腦子一陣眩暈,當他清醒過來的時候,他眼前的一幕都變了,在他前面是一名上山求道的少年,少年身著白布紗衣,很是破爛。

天空時不時下起鵝毛般的大雪,將少年給凍得臉色發青。

可少年仍舊咬緊牙關,苦苦的支撐著,待到他登上山頂時,卻發現眼前什麼都沒有,上山求道的希望也徹底落空。

少年跪地,久久沒有起身,他在祈求著老天,那淚痕順著眼角落下,觸碰到外界的冰冷溫度,化為一塊塊小冰。

「爹娘,孩兒沒用,無法為你們報仇。」不知道過了多久,少年起身,他一步一步朝著不遠處的懸崖走去。

而後縱身一躍,跳入懸崖之中。

「不!」木尊者深處雙手,表情無比的複雜。

嗖~~

而就在這關鍵的時候,一名老者出現了,而他手中已然多了一名少年,赫然是之前跳懸崖的少年。

「師傅!」當老者出現的時候,木尊者的雙眼瞬間赤紅了起來。

外界,早已死寂一片,而周丹則已經停在不遠處,他沒有再繼續動手,因為木尊者已經中了他的幻術了,若是他繼續催動劍中世界與風之世界,隨時都可以取走木尊者的性命。

心力法則,第五層,果然可怕!

哪怕是木尊者這種頂級的存在,也一樣中招了。

一場幻境,讓木尊者毫無反抗之力。

「唉。」風尊者揮手一招,徹底破開了周丹的心力世界,來到木尊者面前。

眼前的所有畫面盡數破碎,木尊者卻發現自己早兩眼朦朧。

他深深看了眼周丹,沒有任何言語,靜靜的落地。

「前輩。」周丹也不知道如何,畢竟這一次他是第一次動用幻術,他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幻術竟然已經強大到這種地步了。

「你的幻術很強,而我的道心一直有缺陷,所以你有了機會。」良久過後,木尊者終於開口了。

「如果是一些心力法則達到第四層的,你想要迷惑住他們,也頗為有難度。像我才心力第三層,中招也在情理之中。」木尊者似乎已經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並且他沒有任何的不適應。

「我確實輸了。」最後木尊者承認了周丹的實力,而他的話也激情了千層浪。

沒有人會認為木尊者在放水,本身木尊者與風尊者就極力的反對這件事,木尊者更不可能因此會讓周丹。

三招之約,不過是木尊者給周丹一個台階下吧了,本身他就不認為自己接不下周丹的三招。

可現在,情況似乎和他想象的完全相反。根本不需要三招,僅僅兩招就夠了。

三招之約,未曾完成,木尊者便敗了。

而他敗的也心服口服。輸的無話可說。

試想,一名僅是天神境就將三**則之王修鍊到第五層,那得有多麼恐怖的實力?

就在剛才他陷入幻境的時候,如果周丹要取他性命,他也不知道要死多少回了。

所以這一次輸了,木尊者完全心服口服,並且無話可說。

「你的實力的確超乎了我們的預料,在這裡恭喜你了。」木尊者已經沒有將周丹當成小輩來看了,憑其現在的實力,足以碾壓在場的所有人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