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吱吱!」

小白卻怪叫幾聲,然後眼中射出兩道綠光沒入山體。結果沒過多久,蕭浪肩膀上的壓力頓時消失了,他詫異的望了小白一眼。這才想起似乎無痕說過小白得到凡心大神的傳承?眼中的綠光可以破解很多禁制?

「牛!」

朝小白豎起大拇指,蕭浪快速朝上面走去,小白得意的站在蕭浪肩膀上叫個不停。

上了傾城山,果然迷神宮內一個人沒有,那些侍女下人之類的早就逃之夭夭了。蕭浪沒有停留,徑直去了後面半台之上,跳了下去。

這次蕭浪沒有昏迷過去,很清楚的感應道身子在半空就被一道光芒包裹了,然後他身子就出現在一個大殿的前方。

「唔…」

望著大殿上面的「天宇殿」三個大字,蕭浪明白肯定是天宇大神知道他來了。內心的疑惑又起來了,為何這裡面的字體是小篆?天宇大神到底和地球有沒有關係?

他取出一塊令牌灌注能量,大門立即打開了。他帶著小白一路長驅直入,很快就抵達了天宇大神所在的宮殿。

再次看到那個偉岸的身影,蕭浪內心的壓迫沒有這麼大了,不過大神之威還是讓他有些透不過氣來。

他彎身拱手恭敬行禮道:「大人,蕭浪如約而來。」

「半神巔峰?這才過去一年多吧?還感悟了情滅?很不錯!」

一道冷酷的聲音響起,天宇大神並沒有出現殘魂只是傳話出來。蕭浪默然,沒有自謙,等待天宇大神的指示。

天宇大神的聲音很快就響起了:「不過你修鍊的功法其實不是正道,有些類似魔域的功法,境界提升的如此之快,想然是吞噬了別人的能量吧?」

「嗯,我前不久去了天魔域面一趟,吞噬了十多億天魔,情滅也是在天魔域面內感悟的!」

蕭浪沒有隱瞞,老實的回答道,然後有些奇怪的問道:「大人,您說的魔域是哪裡?是指天魔域面嗎?對了…我這樣修鍊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天魔魔域?哼!」

霸道總裁小甜妻 :「天魔域面只是二等域面,在混沌世界內不過是滄海一栗。我說的魔域是終極域面,混沌世界中心有三大域面,一是神域,人類強者為主,每個低級域面的巔峰強者最終也是去了那裡。一是妖域,各種獸妖,草木精靈,天地奇物修鍊化形,最後都會去妖域。至於魔域則混亂多了,什麼種族生物都有,那裡也無比混亂,修鍊功法都以吞噬別人身體能量為主!你修鍊的功法類似魔域的,大問題倒是沒有就是根基不穩,當然你穩固幾年倒是也沒大問題。」

「神域?妖域?魔域?」

蕭浪暗暗記下了,看來外面的世界真的很快浩瀚。各大域面的巔峰武者都會去三大終極域面,那三大終極域面的強者肯定如雲,遍地都是殺機啊。在聽到吞噬這麼多能量沒有太大問題,蕭浪也就安心了,他此刻靈魂都帶了一絲天魔氣息了,最擔心身體出問題。

天宇大神沉寂了一下,又開口了:「其實我們五人不是天州人,我們來自神域!錯了…其實我們是被人追殺來天州的!那時候我們五人都重傷了,那人也被我們聯手擊傷。怕我們魚死破,所以就把天州給封印了。最後,他成功把我們五人困死在天州。」


「原來如此!」

蕭浪心中的疑惑解開了,卻想到了什麼,有些驚疑的問道:「大人,你們為何不從天魔域面走?天魔域面沒有被封印啊,你們可以從那邊去神域啊。」

天宇大神微微一嘆道:「我們在神域是屬於軒轅天尊的手下,而軒轅天尊和天魔天尊卻是生死仇敵,如果我們敢去天魔域面,怕是會被天魔域面的天魔神撕裂成碎片…」

「天尊?」蕭浪喃喃了一句,卻並沒有多問。

「年輕人!」

天宇大神的語氣突然變得凝重起來,沉聲說道:「我想麻煩你去一趟神域,去找軒轅天尊,告訴他我們五人已經死了,讓他幫我們復仇!你能幫我們這個忙嗎?」

「唔…」

蕭浪有些震驚了!

天宇大神曾經說過,他們是軒轅天尊的手下?現在卻又讓他去找軒轅天尊?意思過了幾萬年了,那個什麼鳥天尊還活著?難道突破大神境之後,可以長生不死?

他沉默一陣,苦笑說道:「大人,現在去天魔域面的通道已經毀了!天州沒有混沌靈氣,您認為憑藉我能破解的了上空的封印?」

天宇大神五人都破不開的封印,蕭浪沒可能突破大神境,怎麼可能破開?再說了…你們五人只是軒轅天尊的手下而已,死了就死了吧,那個天尊會在意嗎?這傳訊不傳也罷啊?

大唐紈褲小侯爺 ,才說道:「封印我們幫你破開,我們五人的殘魂所有魂力燃燒應該可以破開!當年我們都身受重傷,也怕那個仇家就在附近蹲守,所以沒有破開封印!不過你要想去神域,這實力太弱了一點,怕是都沒有機會抵達軒轅山就會被殺…」

天宇大神沉寂起來,最後開口道:「你先回去吧,爭取把情道第五境情殺感悟了,另外第六根柱子內有一本三等神技,你拿回去修鍊下!當然…如果你不能突破情道第五境,那本神技也感悟不了的話,你就不用來了。」

「情殺?是情字最殺人的意思嗎?」

蕭浪問了一聲,天宇大神卻沒有解釋。他只好訕訕的走道第六根柱子內,按了一下那浮雕上荒獸的眼睛,果然又出現一個暗格,上面有一本暗金色的秘籍,秘籍上有三個大字「般若掌」。

蕭浪一看這三個字,居然又是小篆字體?內心的疑惑又起來了,他鼓氣勇氣問道:「大人,您這字體是不是…來自地球啊?」

「什麼?」

天宇大神發出一聲驚疑聲,隨便解釋起來:「什麼地球,天球的?這字體是神域通用字體,比較難認,你用心感悟吧。」

「嗯,好!大人我先告辭了!」蕭浪恭敬行禮退出大殿之外,內心卻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忘川鎮 ,這字體是神域通用字體?而這種字體秦朝就有人用了?如此古怪的字體不可能那麼碰巧,剛好一樣。

難道…中國古代有人去過神域? 中國古代是否有人去過神域,蕭浪不知道,不過他倒是不怎麼在意了。他的生活已經完全融入這個世界,地球只能算是他的故鄉。如果地球是在混沌世界之內,有機會的話他倒是會回去看看,怎麼說他的靈魂來自地球,對於那個文明古國,他還是有很深的感情的。


他一路回到蕭帝城,一路都在思索,這情殺敢怎麼感悟?天宇大神也沒有半點提示,至於那般若掌蕭浪倒是不在意,就算是神技也只是類似戰技而已,應該不會太難修鍊吧?

回到蕭帝城,一屋子的人都在忙碌,準備給沐小妖一個隆重的婚禮。沐小妖一直以來都被紅豆她們所喜歡,為了蕭浪竟然一人去了天魔域面,更是讓所有人感動。在得知兩人已經確定關係了,紅豆自然開始張羅。

蕭浪也不去理會,找小刀茶木無痕去閑聊了,卻發現蕭魔神又去了火星府那邊,在那活火山內修鍊去了。

蕭浪明白蕭魔神心高氣傲,看到眾人實力暴漲,連小白都和他齊平了,自然想突破一番,也不去管他。

到了夜晚,幾個妻子居然都擠到了蕭浪房間內,只有沐小妖害羞不敢過來。並不是紅豆她們ji渴,只是三人迫不及待的想要一個孩子了。禾術和東方白逆水流都急得頭髮掉光了。因為蘇哲肚子已經大起來了,茶木也生了一個兒子,蕭浪妻子有三個卻沒有一人肚子有動靜…

蕭浪不在的日子,三人太苦了,要是有一個孩子,心靈有寄託不會那麼苦。而且魔青青和她們說了外面的世界,她們都擔憂有一天蕭浪會去闖蕩那浩瀚的世界,所以要孩子的內心更加迫切了。

蕭浪休息的三個月,三人幾乎夜夜索求,要不是蕭浪**強大怕是被榨乾了。蕭浪憐惜三位妻子思念之苦,也有求必應。

但…三人就是沒動靜。

這事蕭浪也重視起來,他身體沒問題啊,每次都能幹上半個時辰,紅豆三人更是沒有問題。但為何就是不受孕?達到蕭浪這種實力的人,自然沒有半點傷病,也不用請藥師之類的看。

他不知道問題出在那裡,不過對於紅豆三人更是愧疚了,夜夜陪伴著三人,極盡恩愛纏綿。

天州無事,蕭浪又陪伴了紅豆她們幾個月,沐小妖也過門了。大床之上又多了一具絕美的酮體,蕭浪享盡艷福之後,也感覺生活有些無聊了。

他開始準備修鍊般若掌了,至於情殺卻是毫無頭緒。他也清楚天道感悟並不是想感悟就能感悟的。

讓紅豆幾人自己去玩,蕭浪取出那本《般若掌》仔細看了起來。他能認識小篆字體,自然能看懂秘籍內大部分字體,在聯想一下基本都能讀懂全部字體的意思。

看了整整一個下午,蕭浪卻是傻眼了!


他想起天宇大神說般若掌和情殺感悟不了,那就不用去找他了。現在才恍然大悟,感情這神技並不是隨意就能修鍊成功的啊。

般若掌有三重,每修鍊成功一重,本身的戰力都能增幅一倍,修鍊道大圓滿的地步,更是增幅能達到四重。如果蕭浪修鍊到大圓滿之境,怕是隨便打出一掌,都能摧毀傾城山,威力可見一斑。

他本身的戰力就很強,增幅四倍是什麼概念?這本秘籍據說還是三等神技?那意思上面還以二等和一等,或者還有終極戰技?

蕭浪深深的感覺到三大終極域面的可怕,不過他倒是沒時間去管那些。去不去神域他還不確定吶,他本身是不想去的,只是…他承諾過魔青青和天魔大帝,又加上天宇大神救過他一命,這才讓他糾結無比。

他搖了搖頭不去想那麼遠的事情,將手中的秘籍隨便一丟,苦惱起來。

這般若掌太難修鍊了,要想修鍊般若掌,首先必須用金針刺全身一千零八個穴位,刺激人體潛能,疼痛倒是無所謂蕭浪能受苦。問題是這金針上必須侵泡最毒之物,毒素越強效果越好…

這還是第一步,而且每天必須扎一次,持續九十九天。第二步那需要將身體內的能量壓縮,全部壓縮在穴道內。穴道很小,他身體內如此多能量,能壓縮的進去嗎?一個不好怕是穴道要爆了。

第三步,也是最艱難的一步,他必須將那些壓縮的能量同一時間在穴道內流轉!這可不是簡單的流轉,而是要分成一百零八股能量,按照一定的順利規律流轉。這裡面的原理蕭浪能大概理解,那就是把身體變得一個大陣,讓那些能量按照不同的順序規律流轉,達到振幅的功效。

問題是——

一個人怎麼能同時控制一百零八股能量?這除非要把靈魂分割成一百零八份,這根本就是不可能修鍊成功的功法。

如果不是這功法是天宇大神交給他的,要不是神技,蕭浪絕對會一把火給燒了。他沒有茫然的動手讓人準備金針毒藥之類的,而是在想第三步怎麼達成?怎麼把靈魂分成一百零八份同時控制那一百零八股能量?不想通這問題,他也就不用練了。

「啪!」

想了片刻,蕭浪一拍腦袋!

他忘記了一件事件,他擁有一種很神奇的狀態,他靈魂能出竅!而且天宇大神似乎也知道這種狀態?這才把這本神技給他的?

他思考了一陣,閉關了。

他靈魂出竅了,宛如一個旁觀者般控制著自己的身體,他控制潛伏在全身的天魔能量分出兩股,同時在筋脈內遊走。結果由於這種狀態下,一切都變慢了,他竟然能輕鬆同時控制。

既然能控制兩股能量,那就能控制三股,四股…

蕭浪內心有些激動起來,不斷嘗試最終發現能同時控制十八股能量在身體內流轉,再多的話就不能控制了,能量會絮亂。

他收回靈魂,嘴角露出笑意,既然能控制十八股,這說明他有機會控制二十股,三十,四十股!只要靈魂能繼續變得強大,那應該沒什麼問題。

他沉思了很久,最終去找茶木了,找到茶木開門見山的問道:「你那有多少玄石?」

茶木愕然,蕭浪殺了滅魂青木石他們,須彌戒內全部丟給了他,他最近事多還沒來得整理。當下立即找到無痕小刀他們,一起清理起來。

結果核算了一下,卻驚人的發現幾位半神大佬身上的玄石加起來超過了五十億。

蕭浪內心大定,下令道:「立即發出通告,全天州給我尋找靈魂大補之物!另外幫我去找天州最毒之物,我要修鍊!」

要想讓靈魂同時控制一百零白股能量,那必須讓靈魂變得再強大幾倍,甚至幾十倍。只要靈魂足夠強大,這般若掌就能練成了。

「增幅四倍?」

蕭浪暗暗想到,修鍊大成之後他的實力能達到何種地步?能不能力抗大神? 金針好找,還是找到最好的一副,靈魂大補之物難找,反正有玄石蕭浪也不在意了。最毒之物有,不過沒人敢去抓…

天州十大生命禁區有一個叫毒谷,裡面有一條毒龍。別說一般武者,就算至尊天帝進去都是死路一條。曾經夜飛揚想進去問毒龍要點毒血,最後差點被毒龍殺了…

這也是唯一一隻不聽獸神調動的獸皇,因為它即將達到獸神的地步,而且它的毒液據說…連望月閣主都顧忌。

蕭浪倒是不畏懼那條毒龍,只是考慮到這毒液自己能不能承受的了?萬一被毒死了就自擺烏龍了。他琢磨了很久,想到般若掌上面所說,毒液越毒效果越好,裡面還有詳細關於毒液煉製的辦法。他想到天州只是四等域面,這神技是神域武者修鍊的,那邊的毒液肯定比天州要毒上幾百倍,既然那邊的人都毒不死,這毒龍這點毒液算什麼?

蕭浪招呼無痕小刀小白一聲,全部出動朝夜帝府傳送而去,毒谷就在夜帝府旁邊的毒府內。

蕭浪一出現在夜帝府,夜飛揚第一時間出現了,臉色有些尷尬。蕭浪也沒說什麼,點了點頭帶人傳送去毒府。

「參見大帝!」

毒府一群人看到蕭浪幾人立即認出了他們的身份,一片片人下跪,遠處城主府內快速飛出一群人,正是毒府的府主。雖然原先雲紫衫把所有府域都撤銷了,不過只是稱呼不一樣而已,毒府還是毒府。


「毒城城主季厲參見大帝,參見諸位大人。」

毒府府主行禮之後,蕭浪擺了擺手,冷漠說道:「其餘人散了,季厲帶路去毒谷!」

「啊?」季厲錯愕不已,有些擔憂的說道:「大帝,那條毒龍的毒可是非常強的,當年夜帝…」

蕭浪眼睛一冷,有些不滿的說道:「我做事還需要你教嗎?帶路!」

季厲身子一顫不敢多說了,立即朝西北方飛去,城內的人不敢跟隨而去,無比畏懼的望著這幾人。感嘆現在的年輕人都生猛如虎啊,他們這麼大的時候還在父輩的護佑下四處調戲小姑娘,別人卻已經一統天州了…

毒谷佔據了整整毒府西北部,並不是毒谷太大了。而是因為那條毒龍,附近的凶獸都帶著毒性,所以毒谷附近方圓千里都沒有人膽敢居住。當然也有不怕死的武者,去獵殺毒獸賣玄石。

眾人的速度很快,都是小刀和無痕帶著飛的。只是抵達毒谷最外圍,就遠遠看到一片叢林內都是暗黑的氣團,顯然都有劇毒。

「行了,你回去吧!」

望著眼皮直跳的毒城城主,蕭浪揮了揮了,他讓小白站在無痕肩膀上,身上湧出黑色氣流,小刀和無痕也釋放了護罩,避免被毒氣侵襲。

「咔哧,咔哧!」

幾人從叢林內飛行而過,下方一條巨大的大蟲從樹林內露出腦袋,張嘴就吐出一團毒液將幾人包隴進去。

蕭浪沒有動手只是查探了一下,發現那些毒液居然在緩緩腐蝕三人外面的護罩,頓時暗暗戒備,小刀身上氣勢傾瀉而出,對著那頭大蟲怒目而視,沉喝一聲:「滾!」

那是一隻八十萬年的凶獸,小刀如此強大的氣息,頓時嚇得它慌忙逃逸,樹木都撞到不少。幾人沒有停留一路快速飛行,小刀一直釋放了氣勢,附近的低級凶獸不敢靠近了。

很快眾人抵達了毒谷之上,看著下方黑霧籠罩都眉頭一皺。這毒谷果然名副其實,四處都是毒霧,估計一般人都見不到那條毒龍就掛了…

三人實力強大倒是無所顧忌,直接朝下方飛去。三人視力很強,但可視度卻不到千米,而且一沾那黑色毒霧,外面的護罩立即被緩慢腐蝕,這要是一般的天帝進來根本抵擋不了。

一路朝下方飛,毒霧逐漸的減少了。眾人目光四處掃視,發現上面洞口不大,但下方卻寬敞的很,山崖上都有藍色的小草,泛著淡淡的藍光,讓山谷內很是夢幻美麗。

「嗷!」

一聲驚天爆吼,蕭浪的目光立即朝下方掃去,輕鬆鎖定一隻龐然巨獸。而等無痕幾人一掃卻驚異起來,因為這條毒龍不僅沒有想象中的醜陋,還無比漂亮。渾身是藍色的,閃耀著晶瑩的光,此刻發怒之下身體表面的鱗片也都綻放出藍光,很是漂亮。

蕭浪一擺手讓無痕停在半空,他面色沉寂的望著毒龍,看到它沒有冒然攻擊,知道這毒龍也感覺到他們不好惹了。他沉聲開口道:「毒龍,我們進來沒有惡意,只是想取你的一些毒液而已。」

這毒龍顯然即將化形了,智慧很高,蕭浪的話語它能聽懂,但它的眸子內卻是都是暴怒。一般實力強大的武者都有傲氣,更別說這條不知道修鍊了多少年的毒龍了,它盯著蕭浪居然幽幽傳音起來:「人類,滾出我的地盤,否則格殺勿論!」

「果然即將化形了!」

蕭浪暗暗感嘆起來,連傳音都會了,他沒有半點要走的意思,反而笑了起來說道:「毒龍,你覺得你的實力和望月閣主比起來怎麼樣?前段時間你們的獸神可是被我宰了,別給臉不要臉,我只要一些毒液。」

毒龍巨大的眼眸一縮,卻不屑的傳音道:「本尊即將化形,毒液是本尊的本源,你說給就給?最後問你們一句,滾!否則本尊讓你們都變成毒寵!」

「呀哈?不識抬舉!」

蕭浪臉色沉了下來,朝無痕擺了擺手道:「給他一點教訓,讓這畜生知道什麼叫識時務者為俊傑。」

蕭浪一隻手抓住小刀,讓小白也跳到小白的肩膀上,小刀帶著他飛到旁邊觀戰。無痕身上氣勢狂瀉而出,手中一桿長槍出現,對著下方猛然刺下。

「嗤!」

長槍一刺出頓時消失了,下一秒卻出現在毒龍的腦袋上方,這是大神神兵自帶的神通能穿透空間,無比神奇的是,無痕本身還站在半空上,似乎這長槍刺破了空間一般。

毒龍的眸子內陡然光芒大盛,張嘴吐出一股黑色毒液,那毒液竟然像是一塊盾牌般在它頭頂的旋轉,長槍宛如陷入泥潭般只是刺入了半米,再也刺不進去了。

「果然有兩把刷子!」

蕭浪淡淡點了點頭,天魔戰技運轉,身子如同火箭般飛射而下,轉頭和無痕交代一聲:「無痕停手吧,看我馴化這畜生。」 並不是無痕不能對付這頭毒龍,只是蕭浪想試試這條毒龍的毒素倒是猛到什麼地步,也想看看憑藉草藤神奇的治療能力是否能壓制這毒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