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向它靠攏,保持原先的三十八萬公里數值。」

事情似乎一步一步向好的方向發展。

駕駛室內所有成員都很開心。

「隊長,磁場恢復成功了!」

「南極位置確定,北極位置偏差十五度。」

「繼續微調入軌。」

班儂伸展開手腳,鬆了口氣。

一顆行星若是重新建立了自己的磁場,那麼就代錶行星獲得了防護鎧甲套裝。

在宇宙中恆星的電磁核爆輻射是最致命的。

太陽風吹過那些沒有磁場的行星,行星就會跟沒穿衣服的女人一般,不會產生蘊藉的美,也不會產生血肉飽滿的美。

那種luo星,就跟乾屍一樣,最終只能成為宇宙隕石、碎片、塵埃。

「隊長,錨星似乎正在自我啟動,好像已經離開了原先的位置。」

「這怎麼可能?」

班儂道。

「月球沒有能量核心,它是我們的伴生星。」

「即便我們離開了一段時間,它也沒有理由自我啟動啊!」

班儂詫異壞了。

「難道月球已被人劫持了?」

愛妻請入局 班儂嘀咕道。

「凱撒,你去看看,月球到底是怎麼回事?」

「好的,隊長!」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吧!」

「圖拉姆星不能再損失手手了。」

夏洛奇本能的覺得這件事蘊含著一種深深的危機。

「隊長,月球向我們發射了粒子攻擊武器!」

「我們是否對它進行摧毀?」

奶爸的肆意人生 凱撒打開虛擬深空屏幕。

眾人看見一道濃密的粒子射線筆直的對準圖拉姆星射來。 被自己的錨星攻擊,的確讓人氣憤。

其中包含著一種遭遇背叛后的憤怒。

月球,對於圖拉姆星人來說,賦予了很多美好的寓意。

家園、和平、安寧、愛情、童話……

現在,這一輪明月居然公然射擊自己曾永恆環繞的母星。

就如同一個兒子毆打自己的父母,如同自己的愛人一刀戳向丈夫的胸口,如同自己的朋友突然變臉拒絕出售晶元。

反正就是接受不了。

巨人族接受不了,夏洛奇接受不了,人類也接受不了。

可現實卻是無法迴避的。

這不是假象,這真的是極端科技的超光速粒子高能攻擊武器。

被這樣的粒子武器擊中圖拉姆星地核,將會引起星核爆炸。

岩漿供能停止,運行不再穩定。

剛剛恢復的磁場隨時都會產生變動,甚至重新消失。

「升起光盾!」

班儂下達了第一道防禦令。

翠綠的圖拉姆星面對錨星月球升起了二代文明的終端防禦武器——超能光盾。

豪門獨寵:寶貝別再逃 這是巨人族的科技文明底蘊。

這種超能光盾是利用圖拉姆星的岩漿熱能進行提純凝鍊后拋光聚合而成的粒子盾牌。

有點像夏洛奇的精神力徽章盾牌,夏洛奇的盾牌是純粹的精神力,超能光盾則是純粹的光能與熱能。

更多的傾向於夏洛奇曾十分熟稔的光明能量。

這一束粒子攻擊被光盾擋住了。

「隊長,我們是否要還擊?」

「我們只想知道,拋棄錨星的感覺是不是很好?」

「這是你們應得的,月球戰艦蕭白留言!」

正在探討是否要還擊的時候,主控室的虛擬屏幕上隨即閃現出月球戰艦蕭白的留言。

「請問您是?」

班儂開口詢問道。

「別以為回來了我們就會和好。」

「第一,我不確定圖拉姆星是否是原來的圖拉姆星?」

「第二,我不確定現在掌控圖拉姆星的人是否對月球有惡意?」

「我通過與圖拉姆星的信息共享捕捉到了你們要攻擊月球的談話。」

「廢話,是你們先攻擊我們的,好不好?」

班儂十分憤怒。

「這是月球設定的自動程序。」

「在你們倉促離開后,月球就自動設定了攻擊程序。」

「只要進入三十八萬公里範圍的任何飛船、星球、隕石都將遭到月球戰艦的最強烈的攻擊。」

「我們不想被別的星球捕獲,我們也不想被攻擊。」

「沒有了母星,月球是脆弱的,你們能明白嗎?」

蕭白感情真摯的在虛擬屏幕上沉痛的表達。

「請問你們是誰?」

班儂沉默了半晌回復道。

「我們是圖拉姆星文明的守護者——塔陀貝亞宇宙紅矮星國王奧爾特手下的一支艦隊。」

「原來是你們。」

「請問貴星球的國王奧爾特還好么?」

班儂問道。

到現在為止,班儂與錨星月球達成了初步溝通。

因為班儂對塔陀貝亞宇宙紅矮星國王奧爾特是有所耳聞的。

紅矮星曾經闖入過太陽系,對太陽系內的行星文明產生過一定的影響。

班儂只是沒想到月球上竟然潛藏了這麼一隻艦隊。

巨人族曾無數次的去過月球,但始終沒有發現有何異樣。

現在忽然冒出來蕭白與塔陀貝亞宇宙以及奧爾特等等的信息讓班儂還是有些警惕。

「既然如此,我們能否登月確認一下彼此的身份呢?」

班儂十分小心的詢問。

「十分歡迎。」

蕭白望了一眼身旁的副將若兒根,點頭同意圖拉姆星派人登月。

這意味著行星聯盟的建立。

蕭白自然是願意的。

月球戰艦無法駛離太陽系,即便消耗掉全部月球的能量,也無法進行關係穿越,去尋找自己的國王奧爾特。

紅矮星流亡母艦早已失去了與蕭白等人的聯絡。

當年與尼奧機甲一族的鏖戰,奧爾特的母艦遭受了重創,被一陣隕石風暴給裹挾進入了黑洞。

失去了聯絡。

儘管蕭白知道奧爾特的能耐,區區一個黑洞應該奈何不了紅矮星母艦。

但黑洞內在的空間十分不穩定。

這種穿越極其任意。

會抵達什麼星域,會抵達什麼層級的文明都不好說。

一般看運氣。

紅矮星國王奧爾特有著極其豐富的星際流亡經驗。

所以,當年與尼奧機甲族鏖戰時佔據的月球基地的蕭白前鋒一直認為自己的國王還活著。

而作為護衛艦的使命就是要尋找到自己的母艦,完成自己還未能完成的護衛重任。

蕭白一直認為當年自己與奧爾特國王的母艦距離有些遠,當然佔領月球基地自然是奧爾特下達的命令。

作為二級文明的紅矮星國王奧爾特,很清楚的知道月球的母星圖拉姆星有著什麼樣的價值。

因此,彼此隔離無數紀元,蕭白一直努力積蓄飛船能量,若兒根曾經建議挖掘圖拉姆星的礦脈資源被蕭白阻止。

現在與圖拉姆星聯盟,那麼自己所需進行關係空間穿越的資源應該不會成為問題。

「我與凱撒去一趟吧,班儂隊長。」

夏洛奇主動請纓。

「好吧,速去速回。」

「圖拉姆星這裡還有大量的軌道調整工作要做。」

班儂一點也沒有放鬆警惕。

這次逆轉程序有驚無險的完成,讓班儂還是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

「管他呢,做到最好即可,其他交給那隻手吧。」

班儂對無意識的行星調控能量十分敬畏,也相信那隻手的微調對圖拉姆星沒有絲毫惡意。

「蕭白將軍,你好。」

「我是圖拉姆星戰艦的代表夏洛奇,這是凱撒。」

「你們好。」

蕭白長著一張長方形臉,腮幫子十分有成就感。

闊口濃眉,鼻樑懸直。

膀大腰圓,孔武有力。

一看就是那種精力十分旺盛的人。

胳膊根處有一對尖角,單體作戰時,這對尖角的威力一定十分厲害。

夏洛奇凝神細看了一下面前的這位蕭白將軍。

「俄,這是我的副手若兒根。」

若爾根臉狹長,眉宇陡立,氣勢有些偏狹。

個字很高,臀部拖著一根巨尾。

應該是變異龍族,或者是遠古蜥蜴類爬行族的後裔。

單體作戰時防禦力肯定十分驚人。

「走吧,到我們的飛船上去參觀一下吧。」

「以表達我們奧爾特艦隊的誠意。」

「我們可是守護了圖拉姆星很多年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