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只能我也進入天剎盟中了。」林楓心中暗道,瞬間有了決斷,遮天在火焰神殿手中,那邊雖也在行動,但想要從天炎城讓火焰神殿交人幾乎是不可能的,除非用他自己去交換,所以,只有拿下穹煜。

他不能以林楓的身份進入天剎盟,但是,卻可以換一個身份去。

「我自成世界,想要困住穹煜不難,難的是如何擒了穹煜之後安全離開天剎盟。」林楓心中想著,隨即看向敖滄海以及天若劍道:「前輩,我打算換身份進入天剎盟中找到機會擒拿穹煜。」

「這樣太危險,很難,搞不好你自己的命都要賠進去,穹煜本身的戰鬥力,可也非常厲害,你一人,太難了。」敖滄海傳音回應道,林楓的想法太大膽了。

「對,不能如此冒險。」天若劍也否定了林楓的想法。

歐月知道三人在通過神念交流,只是平靜的站在那,也不說話。

林楓看著敖滄海兩人,繼續傳音道:「我一定要試試,沒有其它選擇。」

敖滄海和天若劍感覺到林楓的語氣,目光盯著他,隨即相互凝望了一眼。

「你既然有如此魄力,我也不攔你,我繼續坐鎮這蒂血盟,若是有事情你立即通知我,我儘力去問火焰神殿要人。」敖滄海道:「但是,一定不能暴露你是林楓的身份,否則火焰神殿不可能交人。」

「我在天剎盟外,隨時準備接應你。」天若劍也沒有多勸林楓,他們尊重林楓的決斷,雖然很冒險,但林楓的魄力,他們是認可的,這是走向強者路的必要魄力。

「好,就這麼決定了。」林楓傳音道,隨即看向了歐月,又道:「還請給我一份血帝城以及天剎盟的神念地圖。」

「可以。」歐月點了點頭,隨即一縷縷神念朝著林楓眉心之處射去。


「謝了。」林楓站起身來,天若劍也和他一起,隨即兩人朝著大殿外走去,只有敖滄海留下了,對著歐月道:「別看,我還要在這裡待一段時日。」

林楓和天若劍在路途中就分手了,如今,林楓又完全換了一張面孔,依舊是青年容貌,不過面色卻帶著不健康的蒼白,有幾分妖異之氣,長發披在一邊,更添了幾分妖之氣質。

此時,他便來到了天剎盟外,天剎盟在血帝城中存在了無數年,乃是最為古老強大的勢力之一,比蒂血盟更為壯觀,林楓來到這裡的時候,便見到一座座巨殿橫亘在那,好幾人身影出現在了林楓的面前,在林楓身後,有一拱形巨門,上面刻著天剎盟三個字跡,林楓,已經踏入了天剎盟的大門。

「來者何事?」那阻擋在前面的幾人竟都是帝境的強者,神色冷漠,盯著林楓,林楓身上,沒什麼氣息,看不出修為。

「我要加入天剎盟。」林楓開口道。

「你若是能走過九扇天剎之門,便能入天剎盟。」對方開口說道,林楓看了前方一眼,隨即漫步而出,一股股強橫的氣息朝著林楓身上撲來,然而只見林楓手掌揮動,頓時那幾人陷入幻境之中,面色不由得凝在了那裡,周圍,什麼都沒有。

「好厲害的幻境,手掌一揮便成了。」裡面的人神色難看,等到他們的幻境消失,回過頭,看到林楓已經連續走過了五扇天剎之門了! 九扇天剎之門,鎮守之人越來越強,然而林楓輕易突破了六扇天剎之門,直到第七扇天剎止門,鎮守之人已經是半步聖人了,兩名老者目光中透著血色,冷漠的掃視林楓,身體騰空而起,手掌揮動,頓時可怕的血色大掌印朝著林楓抓來。


林楓瞳孔漆黑,如同一深不見底的漩渦般,無比可怕。

「進去。」林楓吐出一道聲音,豁然間,兩人進入黑暗的漩渦之中,彷彿永不見天日,唯有死亡籠罩著他們。

「好強的環境。」兩名老者神色難看,沒想到這來人的幻術這麼厲害,對付他們都能夠如此。



「轟咔!」一道可怕的巨掌朝著他們拍了過去,幻術破碎,兩人瘋狂抵禦,然而等他們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林楓已經走過了第八扇天剎們。

「厲害!」兩名老人看著步入第九扇天剎門的林楓,一口氣突破了八扇天剎之門,實力確實非常厲害。

「看來又會有一位厲害的人物進入天剎門了,希望這次踏入神墓之中能有好運,遇到遺迹。」另一人笑了下,林楓已經在和鎮守第九扇天剎門的強者交鋒,把手第九扇天剎門的只有一人,不過非常厲害,雖也是半步聖人,但戰鬥力很強,攻擊力非常厲害,但面對林楓,依舊顯得捉襟見肘,很快便落敗,林楓輕易的闖入了九扇天剎門。

「不錯,我天剎盟又得一位聖境強者,你叫什麼名字。」只見那第九扇天剎門的鎮守之人對著林楓朗聲笑道。

「木風。」林楓開口說道。

「木風兄,你的實力很厲害,想必也是為了進入神墓,才來到我天剎盟吧。」那人笑著道,天剎盟的成立以及他的存在意義,一直是為了禁地神墓。

「正是,諸位打算何時踏入神墓,這次有多少強者?」林楓開口問道。

「神墓和其它禁地一樣,進去容易,想要活著出來卻難,所以必須要做好萬全準備,此次和以往一樣,天剎盟依舊準備組建一直厲害的聖境盟軍,另外再帶上天剎盟對神墓的資料,踏入神墓裡面,至於踏入裡面的強者,絕不會讓你失望就是。」

「能否為我引薦下。」林楓開口問道。

「不急,我們先入天剎盟為你安排好休息之地,有機會的話,我會引薦一些人於你認識。」那人開口說道,隨即身形閃爍,林楓的身體跟上,兩人步入天剎盟中,他為林楓安排好了一處住地,隨後介紹了一些事情便獨自離開。

林楓盤膝坐在院落之中,隨即只見一縷縷神念之光從他眉心之處瀰漫而出,朝著虛空滾滾而去,強橫的神念力量很快來到了天穹之上,彷彿交織成一連綿的宮闕般,下空天剎盟中的一切,盡收眼底。

許多人抬起頭朝著上空望去,不由得笑了下,以神念單獨窺視人是不怎麼友好的行為,然而這傢伙倒是直接,神念騰空,觀望整個天剎盟,天剎盟內,一縷縷神念也朝著虛空撲去,順著天穹之上的神念力量,反過來窺視林楓。

不過林楓對此並不怎麼在意,很快,他的目光鎖定了在某個院落之中,在那裡,有一行人盤膝而坐,非常悠閑,這一行人的氣息都很可怕,身上披著火焰長袍,很可能就是火焰神殿之人。

「誰這麼大的膽子?」此時,只聽一人低語一聲,抬頭望向虛空。

「滾!」只聽一人吐出一道冷音,這恐怖的音浪彷彿隨著虛空而動,直接顫響在了林楓的耳膜之中。

只見此時林楓睜開眼眸,神念收回,目光中閃過一道銳利之色,這些人必是火焰神殿之人了,那麼穹煜,也在其中,他想到了其中一比較年輕的人,氣息平靜,一直很安靜的坐在那,很可能是穹煜。

火焰神殿人群所在的地方,一人開口問道:「什麼人?」

「不知道,是一邪異青年,修為很神秘,以前沒有見到過,應該是新入天剎盟的人。」一人回應說道。

「這人膽子倒是很大,剛入天剎門就敢以神念窺視。」這些人不在意的笑著,並沒有太過在意林楓。

林楓並沒有行動,即便穹煜真在其中,然而那麼多厲害的人物在,他想要拿下穹煜,根本不存在這種可能,他現在需要等一個時機。

接下來的一段時日,林楓每日都有將神念擴散於天穹之上,彷彿是在沐浴陽光,讓很多人心中暗罵林楓,不過林楓也不會去窺視隱秘的地方,打攪人的修行,便也無人真的針對林楓,只是有些不爽,那傢伙竟然還有了癮,天天如此,莫非是在修行不成?

時間緩緩的過去,天炎城中,如今也是格外的熱鬧,有很多強者降臨,命運神殿的強者、古界族的強者,都來了,當然,林楓的身外化身也在,他的兩尊身外化身一直都在命運神殿之中,修行、觀各類卷宗、陪伴夢情一起修鍊,不過如今遮天被火焰神殿擒拿,夢情心急如焚,林楓的一尊身外化身都來到了天炎城中,至少,只要他不全力出手戰鬥,就能夠迷惑火焰神殿的眼睛,讓他們認為林楓到了天炎城。

兩邊,同時行動。

天炎城的一座行宮之中,預言者和林楓在一起,對著林楓問道:「那邊的情形如何?」

「還在天剎盟中,目前沒有進入神墓的打算。」

「好,你繼續在那等我,我就快到了,若是他們要踏入神墓,一定想辦法拖住他們。」預言者繼續說道,林楓點了點頭,林楓已經知道,預言者,其實也是一具身外化身,如今,林楓的本尊在天剎盟,身外化身在這裡,而預言者,他的身外化身也在這裡,本尊,正在趕往天剎盟的路上。

林楓一直不知道預言者的本尊在做什麼,如今,他的本尊入世,意味著魔天出世。

「我們這裡,要怎麼做?」林楓點了點頭,他每日以神念窺視著天剎盟的動靜,就是擔心穹煜他們踏入神墓,同時尋找下手機會,如若能夠等到預言者感到,那當然最好。

「我已經告知了火焰神殿,在明日進行一次會面,他們同意了,而那時候,我應該能趕到血帝城了。」預言者淡淡的說道,使得林楓目光中閃過一道鋒銳之色,就剩下最後一天不到了。

這一日,林楓未免,清晨的陽光升入蒼穹之上,只見外面有一道聲音傳來:「木風兄,出來了。」

林楓聽到聲音后睜開眼眸,隨即身形閃爍,瞬息到達外面,來人乃是昔日那鎮守第九扇天剎門之人,只見他笑道:「木風兄,走了,今日進行一個會面,相互認識下,隨即,我們便準備前往神墓。」

「今天就去?」林楓神色微微凝了下,時間好緊迫,預言者,還有半日不到,就能趕到血帝城了。

「是的,我們走吧。」那人笑了下,在前面帶路,林楓只好跟上,即便他不去,也阻止不了其他人不入神墓。

不多時,他們來到了一處廣場,有幾十人匯聚在這裡,一個個氣息恐怖,他們看到林楓之後神色凝了下,只見有人笑道:「就是這傢伙,每日以神念入虛空,不知道想做什麼。」

「新入天剎盟不懂規矩,各位勿怪。」林楓嘴角勾勒起一抹邪笑,打量了諸人一眼,火焰神殿的人群,都在,在他們中間,一青年出現在那,正是穹煜,林楓經過神念觀察,已經能夠確定,他就是穹煜。

林楓不動聲色,然而雙手卻微微握住,現在,諸強者都在,根本就沒有一絲機會,希望能夠再拖延一點時間,等到預言者到,那時候和天若劍一起動手。 天炎城,陽光灑落在城池之中,整座城都彷彿瀰漫著幾分熾熱之意,遙望天穹之上,那裡有著一座天宮,高高在上,如同一團火焰般飄渺,那裡,正是火焰神殿所在之地,高高在上,遙不可及。

一座浩瀚的廣場,有不少人群匯聚,其中一方之人,全部都身披火焰長袍,皆都氣息非凡,擁有強大的實力,唯獨在他們中間有一位青年,氣息顯得弱了許多,赫然乃是遮天。

「父親!」遮天目光看向對面遠處的林楓身影,面色不大好看,傳音道:「父親,我沒事,你不必管我,他們這次準備充分,根本沒用的。」

林楓沒有說話,目光掃向火焰神殿諸人,隨即眼眸落在了穹林身上:「矗立於九霄巔峰的神殿,以一位少年來做人質,何等的恥辱。」

「你不必激我,我說過,不會傷害他分毫,你過來,我立即放人。」穹林淡漠的說了聲,神色極為的平靜。

「火焰神殿,這已經不止是一次了,你們若是再不放人,我命運神殿,真的沒耐心了。」只聽預言者淡淡的說道,語氣中透著幾分冷意。

「沒耐心了,又打算如何?」穹林冷笑,隨即,他只見預言者眼睛閉上,沒有人再開口,突兀間,這片空間彷彿徹底的沉默了下來,兩邊的人,都沒有人說話,在等待,似乎在看誰,耐不住這種沉默。

天剎盟中,所有人相互介紹了下,在介紹到火焰神殿諸人之時,尤其鄭重。

「這次,我們當中有火焰神殿之人,所以,我們進入神墓中,會選擇火之墓入口,看看誰能夠有運氣,得到神靈的眷顧。」此時,有一人開口說道,他的神色微有些鄭重:「九神靈之墓,裡面可是真正的戰場,我們同入火之墓,一定要相互照顧,這樣才能走的更遠。」

「恩。」人群紛紛點頭,表示明白。

「大家都清楚了,我們就出發吧。」只見那天剎盟的高層再度開口道,準備,前往七大禁地之一,神墓。

「等等。」就在這時候,林楓突然開口說了聲,使得人群的目光都看向了他。


「什麼事?」剛才說話之人目光看向林楓,問道。

「我還有一位朋友要來,他的實力很強,大家不如稍等。」林楓看向對方,開口說道,只見那人神色閃了下,問道:「實力多強?」

「聖境大成,而且絕對是巔峰的那種大成聖王人物,戰鬥力很可怕,說是我朋友,其實是我一位長輩,一直教導我,他有些耽擱了時間,因此晚了點。」林楓對著諸人道,使得剛才那人目光凝了下,大成的聖王,而且是戰鬥力非常強的那種,這樣的人物,的確值得等了。

「既然這樣,我們稍等片刻了。」那人說了聲,諸人倒也沒有什麼意見,林楓內心波動著,快了,希望能趕上。

然而,半個時辰后,不少人皺著眉頭,問道:「還沒到?」

「再等等,應該不久了。」林楓回應一聲。

「應該,哼,看來你自己都不知道準確時間,算了,我們還是趕路吧。」那人開口說了聲。

「沒錯,多一個又能如何,還不知道他的話是真是假,我們先前往神墓,若是他能追上來再說。」又有人說道。

「走吧。」火焰神殿的人開口說了聲,顯然,他們也沒什麼耐心在這裡等其他人。

林楓神色凝了下,看到人群已經漫步而出,顯然,他根本沒有足夠的分量能讓人群因為他的話而停留,目光閃了下,他跟隨著人群而去,同時為身外化身為預言者指引方向,希望他能夠追上。

神墓之地,有九大入口,因為在遠古的時代,只有九座神殿,九大神靈執掌大陸,而隨著歲月變遷,有神殿淹沒於歷史長河之中,也有神殿崛起,但這古老的神墓,卻依舊只有九大入口,每一入口,似乎都象徵了一位神靈的指引。

這九大入口,他們都在血帝城中,此刻人群所在的位置,乃是火之墓入口,前方,血海翻滾,卻唯獨有一片火光極為熾盛,彷彿是一座墓地般,那裡,便是火之墓的入口,傳聞,裡面有火焰神靈的遺迹。

林楓在命運神殿的無盡卷宗之中,閱覽過七大禁地的一些信息,他知道神墓中的大概情況,不過,此刻的他卻並沒有心思卻想神墓,看著停下來的人群,預言者就快要到了,但是,只需要一步,這些人就能踏入神墓一面。

這些天,穹煜一直和火焰神殿的諸強者在一起,他根本找不到機會下手,而一旦踏入神墓之中,且不說神墓裡面本就極為危險,穹煜以及火焰神殿的人,他也不可能應付得了。

「走吧!」只聽一人開口道。

「再等等。」林楓突然間吼了一聲,只見他身形閃爍,來到那火焰入口的前面,背對著入口,看著諸人道:「各位,再稍等片刻,就要到了。」

不少人皺著眉頭,有些不耐的看著林楓。

「我們已經等了許久,可是他自己沒有來,不可能再因為你的話而耽擱時間了,讓開吧。」只聽一人淡漠的說道。

「木風,不要鬧。」那引林楓進入天剎盟的人也開口道。

「再等一炷香時間就夠了。」林楓看著人群道。

「讓開。」只見一人厲喝一聲,很是不悅:「他若是來了,直接進入神墓中,再聯絡你不遲。」

「你放肆了。」一股股威壓朝著林楓撲去,使得林楓神色凝了下,道:「諸位,此次事關重大,我必須要阻止你們進去,否則,我怕沒有人能夠承擔的起這後果。」

「嗯?」人群眉頭皺得更厲害了,不少人腳步朝前,冷冷說道:「恐嚇我們?」

「我倒要看看,什麼事情事關重大。」

「諸位還請留步。」就在此刻,天穹之上,風雲變幻,只見一道聲音,突兀的響徹於天地之間,震動在上空之地,使得人群神色凝了下,神魂傳言而來。

「閣下何人?」有人對著虛空問道。

「神殿行事,諸位留步便是。」聲音再度瀰漫而來,人群疑惑重重,神殿之人?

「神殿行事?」火焰神殿的人頗為不屑,隨即他們漫步上前,道:「諸位,不必理會,我倒要看看哪個神殿,敢拿我們如何。」

「放肆,火焰神殿,很囂張么!」虛空之中,聲音無比霸道強勢,使得火焰神殿諸人朝著後方遠處望去,神色冰冷:「你才放肆!」

「你們若敢留下來,便知道是誰在放肆了。」虛空中聲音再度傳出,使得火焰神殿的諸強者面色難看,竟然有人,威脅他們。

「我也想看看,誰如此放肆。」那些人開口說道,他們站在那,都沒有離開,而在這時候,遠處,一道身影漫步過來,看了人群一眼,道:「不是我,我只是準備進入神墓的。」

說罷,他朝著人群後方走去,隱隱,站在了神墓入口必經之地,此人,乃是天若劍,不過雖然知道他名號的人不少,但見過他本人的,卻極少,九霄太大,一個人的名聲容易傳出去,但要見到一個人,卻極難,即便那人很有名。

人群都駐足,沒有進入神墓,他們也想知道,誰敢說出如此狂妄的話語,要讓火焰神殿的人好看。

遠方,風雲咆哮,可怕的氣息瀰漫而來,很快, 豪門鎖愛:我的男寵太放肆 ,終於,他們看到了一尊黑影,長袍獵獵,目光冰冷。

「來了!」林楓瞳孔收縮了下,這次來的,是魔天。

神殿的人皺了皺眉,此人,似乎有些眼熟,彷彿在哪裡見到過般。

「是魔天!」突兀間,有一人開口說道,頓時火焰神殿的人瞳孔收縮,的確,是魔天,他太久沒有出現過了,一直是以預言者的身份出現在世人面前,以至於人群忘記了曾經的魔天。

「穹煜,你們先入神墓。」火焰神殿的人似乎意識到了不同尋常,讓穹煜他們,先進入神墓裡面,大成的聖王留下來,看看魔天要做什麼。

然而就在這時候,一股滔天的劍威瀰漫於天地之間,可怕到了極致,人群的心頭微微顫了下,看向了林楓前面,守在火之墓入口的天若劍,沒想到此人,也這麼強,而且,是一起的。

「虛妄!」只見魔天冷喝一聲,天地場景變幻,彷彿這片虛空,化作虛幻之場景。

「魔天,你這是何意?」只見一火焰神殿的強者呵斥道。

「我說了,我對火焰神殿的耐心,到了!」魔天冷冷說道,隨即一掌朝著下空劈去,同時,天若劍的劍威,籠罩了整片虛空,而林楓,他的手掌之上,出現了一柄劍,璀璨奪目的劍,終於趕到了,這次,一定要拿下穹煜! 「魔天,曾經的煞神,如今命運神殿的魔天,他竟然來了。」其他人看到這一幕有些無言,命運神殿和火焰神殿,直接對上了,而且一來就開戰,這麼說來,木風,恐怕一直在拖延時間,等魔天到來,為的就是在踏入神墓之前對付火焰神殿的人。

「你真敢如此放肆。」恐怖的爆破之音傳出,魔天和火焰神殿的強者碰撞,只聽一道冰冷的聲音從火焰神殿的強者嘴中吐出,魔天,身上全是滔天殺意,竟然真的是來殺人的,難道,魔天不擔心激怒火焰神殿,引發兩大神殿的戰爭么。

「我說過,對火焰神殿,我已經沒有耐心了。」魔天冰冷說道,眼眸朝著穹煜射去,使得穹煜目光一僵。

「穹煜,快踏入神墓之中,他的目的可能是你。」一強者開口道,穹煜和另外兩位強者點頭,朝著火之墓的入口衝去。

「嗡!」一股絕世之劍威將穹煜的身體鎖定住,一劍好似天外來,穹煜生出一股錯覺,無論他怎麼樣,都躲不開這一劍,這是必殺之劍,他想要抬起腳步躲開,但是卻發現,自己的每一個動作,都是如此的慢。

「迦葉劍法,他是天若劍。」穹煜旁邊兩人神色微變,他們沒有見過天若劍,但感受到這劍法的意境,他們猜測出來了對方的身份,他們在神殿之中曾有機會體悟迦葉劍法的意境,雖然只是在特定的場合,但依舊難忘,這是迦葉老人的劍法。

「爆!」只見一人怒喝一聲,恐怖的空間氣流瘋狂的涌動起來,隨即化作可怕的流火,給人一種空間爆裂之錯覺,讓歲月的意境都要毀滅掉,而另外一人踏步而出,只見他一指指出,可怕的指光彷彿穿透了虛空,朝著天若劍殺過去。

「走!」兩人堵在了穹煜身前,對著穹煜大喝道,而其它強者,截住了魔天,既然魔天的目標是穹煜,他們,便讓穹煜走,進入神墓之中,那入口是火之墓,裡面還有他火焰神殿的強者。

有兩人援助,穹煜頓覺輕鬆,朝著旁邊閃爍而行,直撲火之墓入口之地,然而這時候,他卻看到林楓站在那,手握劍柄,一股無形的蕭殺之意瘋狂的瀰漫在虛空之中,人未動、虛空卻好似要凝結般,這一劍若出,恐怕必是威力驚人。

穹煜腳步不停,身上,滔天的火焰瘋狂的釋放著,只見他的速度遽然間暴增,怒喝道:「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