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原來如此,這麼說元洲這裡的競爭激烈,那麼祖洲那邊的太上護法就有很大可能礙手了?」

那位師兄點頭讚許道:「不錯。師弟你想的很透徹,不過就算太上護法那邊機會很大,但是我們稍後也一定要盡全力出手,如果兩邊都能取得成功的話,老宗主和宗主高興之下,肯定會賜予我們很大的獎勵,甚至直接賞賜下一點不死神葯也都有可能」。說完那師兄還一臉希翼的樣子。畢竟不死神葯對於他們這些修成天仙得了長生的人來說,也是一位極為珍貴神妙的神葯。拋去最主要的長生效果不說,其他的諸如不死之身。補益神魂之力等等,都是世間難求的仙丹靈藥,最難得的是不死草和五色芝這兩種神葯還都沒有任何的副作用。一個天仙修士如果能夠服得二者其中之一,那麼就有五成的機會,能夠進軍那無上金仙業位!

這對於修成天仙者萬中也無一人能得證金仙的比率來說,已經是極大的幾率了!

「真的瑚那師兄你一定多加指點,到時候你我完成了老宗主的任務,便一起得享不死神葯」。

那位師兄聽完連連點頭。這兩人自以為在禁制之中無人能夠探查到裡面情況,便沒有顧忌的暢所欲言起來,卻不知已經有人把他們兩個,的話一清二楚去的聽了去。

江元峰在禁制之中的一方礁石上,聽完了那兩個天仙修士的對話,從中得到了不尖有用的消息。不由大感滿意的一笑,見到對方說的不再有什麼需要關注的話題,便悄然而退,有原路返回去到禁制之外。

出了禁制之後,江元峰毫不停留的直接朝著元洲本島之上而去

既然知道了那些金仙存在現在都在元洲之外某處聚集,時刻關注著聖地之中的動靜。那麼江元峰便不再有所顧忌,加快了速度趕赴目的地去了。因為以他的隱身潛行之法的神妙,再加上信仰神光妙用的配合。只要不是在金仙周圍百丈之內活動,那麼便完全不虞被發現行蹤。

許多年過去,元洲之上地形仍舊沒有太大的改變。說來也是,像十洲三島這般聖地神山,每一寸土地山石都比人間所在要靈秀凝聚非常。普通人中,即便是體能強大的特種兵在這裡,給他一把鐵鍬,一個,小時的工夫,也不可能把此地最柔軟的土地挖出一般鐵鍋那麼大的坑。由此可見這裡的土石的堅固程度。

所以除非是多名金仙境界的高手將這裡當作他們的練習場,屢次在這裡不留力量的交手,才可能把這十洲之地形徹底改變。但是像這種天材地寶遍地,靈秀非常的仙家聖地,但凡修行中人都不忍心在此造成破壞,所以歷年來,除非極個別的情況,就算有金仙高手要進行生死之戰,那也都是選擇到那無人高空或者海底水下,免得毀了這世間唯一性的十洲聖地景緻。

壓下了心中的感嘆之情,江元峰一路順暢的來到了出產玄澗與五色芝的先天靈脈所在之前。

望著眼前傳來的法則之力波動,江元峰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沒想到他會被當初自己所設下的禁制給擋住,想要在自家後花園中取用一些不死神葯也是這樣的艱難。

不過如果沒有這些禁制,來限制這些修士妖獸,裡面的不死神葯這些年來恐怕早就被他們刮地三尺的取的斷根了,甚至其中的先天靈脈也耍隨之退化消失,到時候就是神尊聖人來了,也無法在恢復這裡的不死神葯,可以說這世界唯一份的至珍寶物就要就此滅絕了。

其中利弊從長遠角度來考慮,就算明知道日後自己的轉世之身會被阻於禁制之前。三想必少昊也會選擇設下這些法則禁制,儘力維護這難以再生的天地奇珍持續存在下去。

半個時辰過去了,禁制只剩下兩刻多的工夫就要開啟,所有有能力趕來的修士妖族都已經聚集到了禁制之前。只不過他們大多都不敢靠近禁制十里之內,因為上空中有幾大金仙境界的存在在暗中震懾群修,令他們不敢妄動。

只有分數幾大勢力門下的天仙高手能夠聚集在禁制之前,佔據有利



不出意外的話,待會兒禁制開放后,裡面的不死神葯就都會被他們所瓜分。而其他外圍的修士,只能等待這些大勢力的人都離開之後。再去撿人家留下的殘莫剩飯,運氣好的話,或許還能得到一點殘次的神葯。

而之前外面進入聖地的那些凡人之流,此時最快者也才將將走完一半的路程,有不少被阻於天險之地和喪命在兇猛妖獸口中。想要到達這裡。那麼非得要小半個時辰不可。屆時這聖地之中早就人去樓空了,還談什麼取得不死神葯?

這也是眾多修行之士會放任那些凡人先一步而行的原因,歷年來能夠在聖地之中取得不死神葯的凡人。數量稀少到個位數,那還是修士之間互相爭鬥,意外的讓凡人得利。或者是有高人有意為之。

大多數得到不死神葯的凡人,多是與他們有關係的高人為其謀取到的。畢竟以凡人之身,要想在眾多修士妖獸的包圍中取得神葯,那簡直是難於登天。

這靈脈里的禁制厲害非常,進入者只能摘取已經成熟的神葯,而且還有嚴苛的數量限。如若不遵守其中規矩,貪心的妄取其他未成熟或禁制不准許的神葯,那麼便會觸動法則禁制,天仙一般的人物也會被毀滅當場。尤其是金仙境界的存在。平時隱藏的穩妥還好,但是如果妄自觸動了這裡的禁制,那麼立刻就會被法則之力發現而禁錮起來瞬間驅逐出去,然後受到整個世界的法則轟擊,直到神魂俱滅為止!

那般結果是何等的凄慘,而且死後一身真元**與潰散的神魂力量還會被法則之力抽取出來,去修補擴充這山海世界的空間,已經沒有一絲再入輪迴的可能。所以這些金仙級的存在才會對與此地法則禁制噤若寒蟬,不敢有所妄動,只能派出天仙級的小輩在其中爭奪,而他們只能在背後壓陣,不敢親自以身犯險。

如此便正好給了江元峰成功取寶的機會。

時間一點一滴的漫漫過去,禁制之外烏壓壓圍著成千上萬的修士妖獸。從煉精化氣的底層境界,到鍊氣化神、煉神返虛的中高層境界,各階修士都身在其中,一個個神色或緊張或擔憂或忌憚的不時望一眼禁制所在與前方上空那幾個高大的身影。

不要說外圍的修士了,即便是涵養最深的金仙修士,心裡也不免會受到緊張氣氛的影響而有些焦躁之意起來。

終於前方的山地之中一陣仙音天簌響起,原本普通的山地之上情景一變,無數飄渺的光焰隨著仙音一點點的散去,朦朧中現出了禁地之中的仙家景象。弈旬書曬加凹姍不一樣的體蛤

9?9?9???O?M,sj.9?9?9???o?m,。9?9?9???o?m ?「開啟了!開啟了

隨著眼前的景象變化,外圍的人群喧鬧起來。

看到這般情景,上空的五個身影之中其中一個面目威嚴的黑袍老者不由向下方人群瞪了一眼,從鼻腔中發出一聲冷哼。

這一哼聲對於下發人群來說,如同炸雷入耳,許多修為淺薄的都是雙耳流出血水抱著腦袋哀嚎,就算是返虛、真仙境界的也是面色一變蒼白了起來。只有少數幾個天仙實力的因為對方發作的範圍廣闊,不是針對自己,所以沒有受到太多影響,但是這時也不敢做出什麼舉動,以免惹禍上身。

正當那上空的黑衣老者感到滿意的收回目光,準備宣布下面的幾家的小輩可以出手了的時候。所有人都能聽到耳邊傳來聲嘲笑。

接著就是一個囂張而挑釁的聲音。

「老不死的傢伙仗著多活了幾年,只會對這些修為低的出手,真是好威風,好煞氣,有本事的到禁的裡面去練練」

黑袍老者聞言大怒,吼道:「是誰?」

「是哪個藏頭露尾的傢伙,快給老夫滾出來」

這聲音來的突兄,而且很有一種讓人聽了就好像自己最討厭的人當著面前露出我很囂張的表情,讓人心裡感激痒痒,想要將他暴打一頓才解氣的痛快。

只不過看到黑袍老者出醜,那些受了威嚇的修士們和禁制前的幾家晚輩都不敢表露出來,只在心裡偷笑而已。不過與黑袍老者並列的幾位金仙存在可就不會那麼顧忌,紛紛大笑起來。

「哈哈!竟然有人罵他程老鬼老不死的,真是膽子很大啊!」

另一個看起來與黑袍老者之間有嫌隙的紅衣青年則是大笑道:「罵的好!罵得好!一向自詡清高的程老鬼讓人看來噁心,就應該這樣罵罵他才痛快!」

那樣子彷彿是有別人罵那黑衣老者,比他自己去罵還要痛快一般。

不過紅衣青年說完,話音網落,那聲音就又補了一句說道:

「幾個。膽小如鼠、縮頭入殼之輩,都是一丘之格,狼狽為奸,天生寶物有緣有德者得之,豈是你們幾個老東西就能夠分配的?」

「呃!」還待要開口損那黑衣老者幾句的紅衣青年不由把後面的話都咽在了喉嚨里。而與他不對付的黑袍老者見了更是冷笑起來。雖然對方沒有說什麼,卻越發的讓紅衣青年有些惱羞成怒起來。

那聲音將五大金仙一口氣都罵在了其中,這下子不光是黑袍人,連其他幾位也都不由心中被勾起了怒火,雙目神光大放,周身衣衫簌簌作響。顯然是在全力發動自身神念。去撥索那個神秘聲音者的藏身所在。

但是足足一盞茶的時間過去,五大金仙級高人聯手將禁地方圓百里所在都用強大如實質的神念犁了一遍,卻完全沒有什麼發現。

就這一會兒工夫的耽擱。那禁地之中的情況卻出現了意外。

在幾乎所有的外圍修士都想要看那些金仙出醜,或是想要見一見那個敢辱罵金仙高人的膽大包天之輩的樣子,只有幾個少數沒有關心上方金仙動作的修士,眼睛一眨不眨的緊緊盯著禁地裡面的不死神葯不放同時間一旁的玄澗之中的水流突然逆向而起,流向了不知名的虛無所在。

這幾個修士揉了揉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尖叫起來。

下方的驚呼把幾個怒氣正盛的金仙之輩的注意力拉回了禁地中來。再打眼一看,發現原本成熟的幾隻五色芝已經被人摘去,只留下光禿的根系,留待許多年後再生。而且玄澗泉水之中也重新閃現了禁制的光霞,顯然已經被收取完了此次開禁的定量。

「啊…」

「吼

有五大金仙壓陣,十數名天仙高手在此,卻被人幾句話挑逗的怒火中燒,以至於連不死神葯也被人家捷足先登。這對於他們來說,實乃是無法洗刷的恥辱。

在幾個金仙大怒的在尋找那名挑釁他們威嚴和盜取了不死神葯的傢伙之時,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已經帶著寶物來到了兩千多里之外的一處不起眼的谷地所在。

這是在兩道山脈之間所夾雜的一處谷地,位於元洲的北部,想比起南部和中央禁地靈脈之處來說,那便是顯得有些貧著了。就連周圍的草木之類。靈氣也要差著之前經過的地方許多。

如果不是親自由那兩個人記憶之中取得的消息,那麼誰也不會相信先天靈寶那般寶物出世的地方竟會是在毫不起眼的這裡。

此時已經圓滿完成這趟山海界之行任務,還順便調戲了一下那幾個山海界中金仙的江元峰,便是站在這被一層淡淡的薄霧所籠罩的山谷之前。

因為從那天祿大城主兩個山海界無間道修士記憶中得知,這片薄霧看似簡單,在許多山間早晨時都能常見,但一旦你踏足到了霧氣籠罩的區域之中,那麼便會發現好似進入了另一個空間一般。

根據那兩個倒霉傢伙記憶中的情節來參考,江元峰一時也不好判斷對方當時是遇到了什麼樣的威脅,畢竟他們兩個連敵人的面都沒有遇到。便險些遭了毒手,遂趕緊溜之大吉。先離開那裡再想辦法。

所以江元峰能作出幾種推測已經很了不起了。

想罷,深吸了一口氣,江元峰心中冷靜的邁進了那薄霧所在區域。

一進到這裡面,江元峰便發現自己果然好似來到了另外一個空間之內。一步之間。周圍的情景天翻地覆,他已經來到了一個空曠而荒涼的地方。

這裡面的情景十分的真實。但以江元峰的見識和神人血脈帶來的靈目,以及神力的加持等多種效果之下,他還是發覺了這裡卻是一座幾乎廣大無邊的幻境。

說是幻境卻也不那麼準確,因為從他進入薄霧所在之後,確實是踏足到了另外一個空間之中。

這裡空間的高明之處,就是已經將真實的空間與幻境結合在了一起。如果你認為這裡的一切都是真實的,那麼遭到了攻擊便會毫不停息的應戰,殊不知所經受的一切都是幻覺而已,直到自身真元耗盡,便無力反抗的任憑空間主人擺布了。而」一爾把眾里的攻擊當作是幻境那麼顯然是要吃大虧※

據江元峰記憶中所知,能夠做出這樣幻境的存在,只有屈指可數的幾種可能。但是如此不著痕迹的就形成了另一個幻境空間,除了人為的無上陣法之類的手段,那麼就只有一種強大的上古存在才能做到了。

那便是作為真龍之種的上古蜃龍。一般許多真龍亞種雖然都流傳著真龍血脈,但是它們的能力都會大幅度的退化。可是也有著幾種真龍與其它上古神獸所生的異種神獸。繼承了兩類神獸的血脈天賦,實力比真龍更加強大。而蜃龍卻是不同。

神獸真龍一族共有黃龍即土龍、水龍即白龍、寒龍即黑龍、赤龍即火龍、青龍即蒼龍這五色龍,與應龍、蜃龍、鰲龍又稱龍鰲和旭龍即毒龍等九種真龍。都為祖龍所生真龍。

其他的愛龍、等便是真龍與龍族之外的神獸所生的異種。

龍性天生好淫,發情時期多與其他妖獸之類交合,所生的後代自然也就千奇百怪,龍生九子之說便是如此而來。餘下的甥龍、虯龍、蛟龍等雖也實力不俗,但卻都屬真龍亞種。因為龍與大蟒、水族之類交合的最多,所以蛟龍、甥龍之類龍蛇之形的亞種便數量最多。九種真龍之中,最常見的便是五色龍,乃應合地水風火四種宇宙本源而生,而黃龍的分支金龍則是由土生金,又組合成了五行循環。至於其他四種真龍,比五色龍要罕見的多。而且實力也普遍要更強悍。

這上古蜃龍便是神龍遺種之一,也只有在這山海界中才能這樣輕易的發現一頭。就連諸天上界那樣的所在,想要在野外發現一條上古真龍,那都是萬分的不容易。

有這一隻上古集龍存在,怪不的那天祿大城主二人無法越雷池一步。進入到這空間里探尋。

不過有些奇怪的是以蜃龍的習性並不會去主動攻擊別的存在,即便來者靠近了自己的居住地。也只會放出蜃氣去迷惑對方離開而已。

可是他們二人到達這裡時卻感受到了裡面的靈寶氣息和某兩種強大存在相互戰鬥的波動,這卻是一點可疑之處。難道這裡面還有另外一隻強大的存在為了爭奪先天靈寶而在和蜃龍爭鬥嗎?

這倒是十分可能發生的情況。畢竟山海界中收攏了不少上古神獸及其後代,這麼多年過去繁衍生息,就算神獸大多都以生育能力低下而著稱。也足以發展出很多的族群了。

據他所知,那八大勢力之中的海神國、金翅門、鳳鸞嶺、真龍洞這四家便都是由神獸族群發展起來的強大勢力。

想到這裡,江元峰謹慎的向前發行去,讓他有些意外的是一路上並沒有遇到什麼幻境形成的攻擊,自然真實的危險也沒有出現。

大約朝前行了百十里,前方遠處霧氣迷濛的已經能夠模糊的看到一座高山峻岭隱匿在其中。

冉進五白里,便到以看到那山脈深處青光如柱,因為霧氣的遮擋,而出現了一片美輪美奐的光霞景象,青霞之中隱約有精光一閃而過,江元峰只憑那精光的氣息就能夠判斷,那精光正是他所要尋找的先天靈寶本體所在。

於是便更加賣力,同時仍舊小心的超前方趕去。

半個小時之後,江元峰有驚無險的來到了那山脈之下,周圍已經是籠罩在一幢幢的青煙白氣之中了。這便是那蜃龍所吐的能夠致人以幻覺的蜃氣了。

不過這些蜃氣對於江元峰來說。卻並沒有產生多大的威力,在他以神光籠罩身體,封閉了呼吸以及全身毛孔的辦法下,蜃氣完全無法被他吸進體內,直接在腦海中產生幻覺。而蜃氣之中對於視覺的致幻效果。對於江元峰來說更完全是媚眼拋給了瞎子,頂多是他看向遠方的時候視線會比較模糊不清罷了。

這也是他事先警覺,知道了自己要對付的是蜃龍,不然江元峰自覺自己中招的可能性也是十分的大呢!

沿著那青色光柱摸去,那是兩山之間的一片大湖,山瀾流水全部匯入其中。之前那到青色光柱便是由此而發的。

遠遠看去那光柱只是比較龐大而以,可是一到了近前,就會發現那青嚨,簡直通天徹地一般巨大,其中一道清冷的精光在裡面時隱時現的彷彿是在嬉戲。

青光之中得到機會一瞥,江元峰看清了那抹精光的樣子,不由為之一愣,口中獃獃的自言自語道:「是它,竟然是它」

方才那抹精光不是別的,此物形如白兔,渾身由精光組成,正是上古星辰之寶,太陰之精的先天靈寶,名之為太陰元北,據說這件至寶不是一直掌握在遠古天後羲和手豐嗎?怎麼會流落到了此處?

就算是遠古妖族天庭崩潰,那妖皇帝俊和天後羲和也都不曾隕落,那麼這件寶物是如何流落出來的?

莫非是靈智大成,然後耐不住寂賓自行跑了出來?

不過這件先天靈寶到底是怎麼跑出來的,江元峰也不去太在意過多。現在需要解決的是怎麼把這靈寶由蜃龍手中成功取得!

誤上王榻:邪王請輕寵 太陰元北本就是上古太陰星之靈化形,被天後羲和煉成了一件寶物太陰元北幡,在先天靈寶之中也算是上乘貨色,已經不輸於昔日洪荒無聊人士所編排的三十六上品先天靈寶了。

此物到手,有其鎮壓太陰星位。他那周夭星辰大陣的威力更能提高一籌,接近原版八成的威力,已經可以初步開天闢地鎮再地水風火世界本源了。

所以這件靈寶他是志在必得。即便要他硬抗上古蜃龍這樣的存在,江元峰也是在所不惜。

三百回上古凶獸

隱起身形,極度謹慎的江元峰緩緩朝著那山脈青光所在慢慢摸去。

到了近前,他才發現事情恐怕與自己之前所認為的有些不一樣。

眼前的存在確實與上古真龍之一的蜃龍有這很大關導,但在此處的卻並非是蜃龍。

而是一隻具有蜃龍血脈的上古異種神獸青蜃。

此物乃是蜃龍與上古巨蚌所生的異種,體外有殼,能噴吐蜃氣,幻術的能力比它父族的蜃龍還要強大,只是本體稍顯脆弱了一點,基本上沒有什麼攻擊能力。但是有著傳承於母族的那比真龍鱗甲、龍鰲背甲防禦還耍猛八溝蜃殼存在,它們的安全也有了保「小…

看到眼前這隻青蜃那大足有十丈方圓的巨大蜃殼,江元峰知道這傢伙恐怕並非是初生或者網成年的蜃獸,而是一隻活了至少有幾萬年的萬年青蜃。

而之前所見青色光柱便是萬年青蜃在吐納元氣修鍊時所產生的異象。那方先天靈寶太陰元北的本體此時就在萬年青蜃的蜃殼之中,在青光之中嬉戲的正是太陰元北這件靈寶的元靈所化玉兔。原來這處獨立空間是萬年青蜃用自身蜃氣結合太陰元北幡這件先天靈寶的威能所生成的空間。想來正是這個空間供萬年青蜃由外界吸取靈氣修鍊而能夠多年不被外人發現。

估計是那太陰元北幡偶然間被萬年青蜃發現。取得之後便藏納於蜃殼之中,準備拿來祭煉自己的本命寶珠。萬年青蜃傳承於母族的習性。也如那蚌貝之類,喜歡蘊養寶珠,見到靈氣充沛的好東西就想取入蜃殼之中。

就如凡間珠蚌之類,一顆小沙粒落入殼中之後,經多年的蘊養,就會形成一顆大珍珠。而這萬年青蜃活了這許多年,體內肯定不止有一顆寶珠。隨便那一顆都是極品的奇珍異寶。即使以江元峰身家之後都會忍不住心動,因為這般寶珠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難得之物。

「事情有些不好辦了啊!」

見到這隻萬年青蜃,江元峰有些頭痛的想著。他想要取的先天靈寶就在萬年青蜃的蜃殼之中,萬年青蜃為了保護自己脆弱的本體,除了出來透氣、修鍊吐納的時候,基本上是緊緊關閉著的,從來不輕易張開自己的蜃殼。而且一旦在修鍊的過程之中發現有什麼風吹草動,它便立刻會謹慎或者也可以說是膽小的收回蜃殼合閉起來。

要知道這萬年青蜃的蜃殼可是比龍鰲的背甲還要堅固的存在,如果法力元氣充足的情況下,堅硬程度都不輸於一些不以防禦著稱的先天靈寶。

如此他到底要怎麼奪取那先天靈寶,便成了一大難題。因為一旦出手慢了。讓這隻萬年青蜃將蜃殼一閉。對外面的情況不理不睬,去做那縮頭烏龜,以他現在的能力,還真沒有辦法去打破那堅硬的外殼收取到寶物。

所以江元峰便想到了一個吸引萬年青蜃注意,然後趁機進入蜃殼體內奪取到太陰元北幡本體的計利。

不濺亡在他的計戈還沒有實施的時候,就聽得遠處傳來一聲震天般的大吼。

其吼聲似狗,卻又雄厚如虎咆。萬年青蜃一聞聽到這聲大吼,立刻便收起了青色光柱,連同在外嬉戲的太陰元北之靈所化玉兔,蜃殼合攏到只留有巴掌寬的縫隙,兩扇蜃殼一張一合的,好似膽小的頑童通過門縫中去觀察外界的情況。

江元峰也一時收起了想要出手奪取太陰元北幡本體的念頭,小心的暫避到一旁背風的山坳下面。看來他之前推測的有兩隻上古神獸級別的存在在這空間中爭鬥,是一語成讖了。

這說不上是好事還是壞事,如果操作的好的話,壞事也可能轉變成好事,趁著兩隻神獸的爭鬥,先天靈寶被他一手取得,甚至兩隻神獸兩敗俱傷,將所有東西包括他們的身軀都奉獻自己也有可能!

所以江元峰目中閃著精光小心翼翼的朝著大吼傳來的方向望去。

只見天邊烏雲滾滾,一團似龍如虎的雲團朝著萬年青蜃所在山脈這邊翻滾奔來。

不多時,雲團就來到了萬年青蜃所在山間湖泊之前,雲開霧散,現出來者的樣子。

江元峰只看了一眼就不由呆住了。

「這是,,窮奇啊!」

上古凶獸窮奇,上古四大凶獸之一。大小如牛,其狀似虎,有翼能飛。便剿食人,知人言語,聞人斗輒食直者,聞人忠信輒食其鼻,聞人惡逆不善輒殺獸往饋之,名曰窮奇。

即便是在當年少昊在位天帝的時候,這般凶獸也是極為少見。要知道這般凶獸都是秉承天地之間的凶戾惡煞之氣而生的存在,存世數量有著定數。所以十分的稀少罕見。前世的少昊多年來也只見過這窮奇一次,倒是因為手下一位神人機緣收服了一隻同為四大凶獸之一的椿撫為坐騎,所以他對於時常能見到的後者比較了解。

看到這上古凶獸窮奇的出現。明白人都能想象出事情的由來了。肯定是這凶獸和萬年青蜃是對頭,或者偶然發現了萬年青蜃的手中有著太陰元北幡,從而貪圖這件靈寶。想要奪取的時候,卻不想陷入到了這由靈寶太陰元北幡和萬年青蜃合力所生成的空間之中,從此不得脫困。

不過萬年青蜃困住了凶獸窮奇,卻也沒有手段滅殺這上古凶獸,而這隻窮奇也拿小心謹慎,總是躲在身殼裡的萬年青蜃毫無辦法。每回只能賭氣般的朝著蜃殼攻擊,發泄一番心中鬱氣。

所以兩個神獸與凶獸每隔一段時間就爭鬥一回,當然這一段時間是只得這兩個神獸凶獸來說的,也許是幾天,也許是百年,或者千年。畢竟有的時候,蜃這般上古神獸壽命極長,幾乎無窮無盡,打一個盹就是眨眼間百年時間過去了。

上一次爭鬥的時候估計是打出了真火,不小心傳出了一點法力波動。所以才被天祿大城主那兩個倒霉傢伙發現,進而引來了江元峰這位第三者。

畫面再回到場中,湖邊停止了修鍊的萬年青蜃發現窮奇這凶獸來到自己對面之後,立馬就合閉了兩片蜃殼。看樣子很有打死也不出來的架勢。

而那凶獸窮奇也發現了這一點。那張兇猛的獸臉上竟然露出有些無奈又氣憤的表情,連連怒吼著,朝著閉關不出的萬年青蜃發出各種攻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