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卧槽尼瑪……」

黃凱戰鬥間,不停的說著卧槽尼瑪。好長一段時間后,一些少年內心就崩潰了。

你說你打架就打架,你一直卧槽尼瑪個什麼勁啊?

我去,這個被校長看重的少年,品行不行啊!

於是,一些人慢慢靠近在一起,小心議論起來——

「誒你們說,這個叫黃凱的是傻逼吧!戰鬥就戰鬥,一直卧槽尼瑪個什麼勁啊?」

「我也是醉了,校長大人怎麼會看重這樣的人。尼瑪,我就是想想一個人整天爆粗口,我就受不了。」

「不過他確實很厲害呢!一般人的話,斗帥八級的時候,完全不能和斗君一級的戰鬥。而且,看這樣子,佔上風的還是他。」

「關鍵他一直卧槽尼瑪個什麼勁?我就不理解了,打架就打架,至於一直卧槽尼瑪么?」

「他這樣容易得罪人呀!和他戰鬥的那個人怎麼不生氣啊!」

「咦,說到這我就好奇了,他貌似是想通過戰鬥提升實力和境界。但是,這裡這麼多凶獸不打,偏偏找個人打卵啊!」

「……」

因為是後來的,所以有些事情,他們根本不知道。

所以,這些人一臉的莫名其妙。

如果他們知道,同學都被黃凱控制了,不知道還敢不敢這樣鄙夷黃凱。


當然,暫時他們是不會知道這些的。

「呼呼……」

黃凱不停的戰鬥著,實力,緩慢的增長著。

此刻,黃凱的目標是斗帥九級。

斗帥九級之後,他就能免費晉陞一級。到時候,他就能直接晉陞到斗君級別。

不過,想到待會兒能免費升一級的話,黃凱又糾結了。

他有點小強迫症,之前,該煉化的部位都是金黃色。那這次,經脈他也強化成金黃色的。

但是,越是以前的都強化成了金色,黃凱就越知道,強化成金色有多麼的困難。這次,他還能強化成金色的嗎?

如果大家知道黃凱是這樣的想法,一定會鬱悶生氣的想要掐死黃凱。

尼瑪,簡直就是氣人啊!

我擦,你他么的將身體的各個部位強化成金色還困難?你是在說笑嗎?你知道我們強化的時候,有多困難,浪費的多少時間嗎?

當然,大家是不會知道黃凱這矯情想法的。

「系統。」糾結半天後,黃凱和系統開始交流了:「之前通過考驗貌似有通關獎勵哦!」

黃凱話落,強者系統便冷冰冰答道:「是的,宿主,通關獎勵是免費升一級。」

「那現在呢?」聽系統這麼說,黃凱心思立刻活躍了,他眼睛放亮的問道:「之後會有獎勵嗎?」

「有。」和之前一樣,系統冷冰冰的回答道:「通關獎勵為,替宿主的經脈免費淬鍊成金色。請宿主努力通關。」

歐耶!

系統這話之後,黃凱就差跳起來了。

這個時候,黃凱真心是非常激動啊!

心頭大患就跟解決了一樣,黃凱出拳的動作都輕鬆了幾分似的。

「嘭嘭嘭……」

戰鬥!不停的戰鬥!

實力,緩緩攀升!

為了變強,為了保護爺爺,黃凱不敢有任何懈怠。

這邊,諸位少年議論了好一會兒的黃凱,但是依舊莫名其妙。於是,他們對視一眼說道:「既然我們猜不出來,那我們去問問別人吧!」說完,他們就朝被系統控制的那些人身邊走去。

「誒話說,你們來這早,知道那個叫黃凱的底細不?」

「誒,說話,你知道黃凱的底細嗎?」

「李兄,你們來這多長時間了?知道黃凱的底細不?為毛校長大人會重視他?」

「……」

這些少年尋找熟人,開始扯淡。


不過,他們都是被系統控制的,怎麼可能說話。

於是,這群新來的鬱悶了。

奶奶的,這什麼情況?

難道也被那些人傳染上了?

說黃凱壞話,就不理人?

一群人鬱悶的話了好幾個問話的,發現他們都不說話。於是,他們鬱悶的將目光移到劉達奇他們這群新生身上。

越是不說,就越好奇。此刻,他們就是這種情況。

之前,如果有人稍稍講解一下黃凱歷史的話,他們估計也沒有這麼好奇。然而,他們沒有。

於是,大家都更加好奇的想知道,黃凱究竟是何方神聖了。

一個少年慢吞吞的走到劉達奇身邊,然後呵呵討好的憨笑兩聲,接著問道:「話說小兄弟,你是今年報考的新生么?」

畢竟不是熟人,所以不可能一見面就問有關黃凱的事情。於是,這個少年機智的先瞎扯淡,拉關係。 硬生生的吃了盧俊豪的一拳后,周恩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

這也印證了周恩的猜想,盧俊豪揮拳的力量沒有達到一拳就把人打暈的地步。

甚至連周恩的鼻血都沒有打出來,是一個徹徹底底的新人。


而現在,周恩趁著盧俊豪揮拳的空檔,期身逼上。

「日字連環沖拳。」

拳頭猶如是暴雨一般連綿不斷的落在盧俊豪的小腹上。

盧俊豪的一張臉頓時變得痛不欲生,此刻他終於明白周恩能夠打敗李輝的三十多個小弟是有原因的。

鮮血從盧俊豪的口鼻中不斷的冒出,顯得異常凄慘。

眾人獃獃的看著這一幕,剛剛還在說周恩不可能贏的話猶如是根魚刺一般卡在了喉嚨里,難受之極。

特別是尷尬那些說著周恩會被盧俊豪打敗的人,眼前這一幕簡直就是啪啪啪的打臉啊。

張麗也是有些尷尬,剛剛還在說這是俱樂部出現的一匹新的黑馬,和轉眼間自己口中的黑馬就被打的吐血連連。

「看來大家都看走眼了,周恩同學依舊是如此的兇猛。」

張麗不愧是最優秀的畢業生之一,迅速的就令眾人的注意力會到了比賽之中。

原本周恩只是想教訓一下這盧俊豪的,可萬萬沒有想到這傢伙居然這麼囂張。

所以周恩仍然沒有停止攻擊的打算,仍是一拳又一拳的打在盧俊豪的小腹上。

擂台上,負責周恩與盧俊豪比賽的教練不由得皺了皺眉,按理說只要是盧俊豪沒有躺在地上自己就不能叫停

可現在的情況是盧俊豪每次想要躺在地下的時候,周恩的拳頭都會給他一個向上的力,使得盧俊豪身體停在空中連連吐血。

眼看盧俊豪雙眼已經泛起了魚肚白,教練知道在讓周恩這樣打下去說不定會出人命的。

教練頗有些無奈,他知道雖說裁判有權利在一些特殊情況下吹口哨,但也不是想整么吹都行的。

下來之後還要做筆錄的,暗叫自己倒霉,裁判不得已只能是吹響口哨。

沒辦法,要是自己不吹的話面前的盧俊豪說不定會被活生生的打死,那時候首當其衝有責任的就是自己了。

「周恩贏。周恩加一分。」

在裁判吹響口哨的時候,全場陷入了短暫的寂靜。隨後爆發出如潮水般的竊竊私語之聲。

「周恩居然贏了,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就是啊,沒想到周鍔居然能贏。」

「你們懂什麼,來這種比斗都不能贏得話又怎會稱之為黑馬。」

「哈,你這傢伙不是說周恩不可能硬的嗎?」

「那是之前。」

看到裁判宣布周恩獲勝的消息后,眾人感覺自己的臉是被打的啪啪啪的響,連忙說幾句好聽的話以此來做掩飾。

可其他人又不是傻子,立馬就揭穿了掩飾的話。

令那些看不起周恩的人頓時覺得臉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找個地洞轉下去。

解說員張麗也是有些尷尬,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飽滿的胸腹上下起伏了一下。

這個不經意的動作讓的正在關注這邊的人暗暗吞了一口口水。

「恭喜周恩同學拿下第一輪的首勝。」

周恩伸手向觀眾席揮了揮手,這讓眾人就是用複雜的眼神看著擂台上的周恩。

他們又不是傻子,周鍔即使表現在優秀,都是不可能成為正式隊員的。

因為李輝可不是那些板凳學員能夠比擬的,同樣的弱點,盧俊豪一拳打上去只能是讓周恩受點輕傷。


但要是換成了李輝的話,一拳就可以令周恩躺在地上。

看到擂台上目光之中透露出堅定的周恩,劉玉的芳心不由得有些複雜。

對於這種情況,劉玉是了解最深的, 情深入骨:邪惡總裁請快點 ,要不是自己貪吃。

周恩的絕招也不會暴露,也不會出現眼下這種情況了。

在各種目光複雜的目光中,周恩走下了擂台。

接下來的比賽,並沒有像盧俊豪那樣暗中隱藏著絕招,所以周恩對付這些小羅羅自然是不費吹灰之力。

一場場戰鬥下來,周恩居然五無一敗績,這讓眾人大跌眼鏡的同時也不得不感慨周恩強大的實力。

周恩在自己比賽的時候也注意了一下小胖子,發現小胖子明顯的輸多贏少,這也是在情理之中。

畢竟小胖子才剛剛加入俱樂部三個月而已,又如何能夠與俱樂部多年訓練的老生相比。

周恩也清楚自己之所以有這樣的實力,功勞都得歸根於上次在學校的觸點事故。

雖說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周恩清楚的明白在自己身體對訓練的刺激反應非常之大。

自己訓練一天的效果往往能夠抵得上對方訓練三天的效果。

這也是周恩的底氣所在。

只不過不解決日字連環沖拳的弱點,自己就沒有辦法成為正式隊員了。

「下一場,周恩對陣蘇林。」

就在周恩走神之際,裁判的一聲宣讀將周恩徹底的驚醒了。

與遠處的蘇林對視一眼,微微點點頭,示意對方不要手下留情,自己會全力出手的。

邁開腳步,不疾不徐的走上了擂台。

「劉玉教練,請問你怎麼看這場比賽呢?」主席台上,張麗溫和的聲音通過廣播器傳遍操場上的每一個角落。

劉玉柳眉微蹙,說道:『這場,周恩必勝。』


「哦,劉玉總教練怎麼有信心,難道知道了雙方二人的實力。」張麗為了挑動觀眾們的情緒,故意說道。

「自然,蘇林雖說學的是詠春拳,而周恩只會詠春拳中的一招,按理說周恩無論如何都無法贏得。」

「可是見過周恩訓練過得人都知道周恩的力量,爆發力,有多麼恐怖。」

「技巧只能是在雙方實力差不多的情況下才會有用。」

聽完劉玉做出的解釋后,張麗微微點頭。

「看來劉玉教練已經對場中的蘇林宣判了死刑,那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場中,蘇林嘴角浮現出一抹詭異的笑容。對著大量自己的周恩供了供手。

「周恩,兄弟一場還沒有正兒八經的交過手了,甚是遺憾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