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卧槽卧槽卧槽!!!」而龍王此時的雙眼能夠微微睜開,聽到銘刀和顧凌的話之後連連睜大他的小眼睛,滿臉怒火!

「顧凌,原來是你這個臭小子!!你妹啊,勞資為了你,全家都死了!兄弟死了一大堆!你他媽還砍我雙腿!

你他媽是人嗎?啊!!」

顧凌一邊殺戮吸收,一邊冰冷的冷聲道,「你再敢罵一句,我現在就把你殺了!」

龍王聞言一個激靈,渾身哆嗦一下,嘴角卻吧唧吧唧,雙眼微紅的心中怒罵不已!

沒良心的臭小子!!他媽的哪有你這樣的啊!嗚嗚嗚!

一時間,血光衝天,荒蕪崩裂!

銘刀的眾人全都死絕!

而顧凌的荒蕪已經差不多破虛圓滿!整個湧泉空間上躍高峰,下躍山河!

竟然和原來的天**宗相差無幾!!

所有人都恐懼和驚駭的盯著這一切!

這就是聖體啊!這就是聖荒啊!!

可為什麼,他是一個魔修?

如果讓他成長下去,這個世界必定血流成河!

恐怕數萬年都難以重見光明!!

林薇和丁宇揚心中連連為這個世界的未來和這個時代充滿了擔憂!

哪怕是嚴家的那位,在他面前恐怕都一文不值!!

而林薇的眼神充滿了絕望和死寂! 秦紫韻此刻心如刀割,身體上的痛苦遠遠不及內心的失落和難受!

哪怕是有了她弟弟強大的妖族血脈,也根本與這個男人相提並論!

而剛才的一幕也足夠讓她看清楚,顧凌根本不會為了她弟弟怎麼樣!

更不可能理會她半分!

全場的銘刀一干人等,全都收割完畢,顧凌的修為並沒有增長多少。

最終他的目光看向了丁宇揚和林薇,整個身體一晃而動!

「前輩!!鄙人有話要說!」丁宇揚立刻滿頭大汗恐慌的急聲道,「您聽我說完,再殺我也不遲啊!!」

轟的一聲!丁宇揚只感覺自己身前一陣強風吹過,讓他渾身感覺無比的刺痛!

那種恐怖的氣血威壓,還有那種死亡的味道,令人難以呼吸!

「說吧。」顧凌淡然道。

「前輩,」丁宇揚咽了咽口水,緊張的咬牙道,「剛才天陰老祖死的時候,我看到他的須彌袋掉下來了!

裡面應該有不少靈石和好東西!」

「須彌袋?」顧凌眉頭一挑,望著丁宇揚指著的地方,眼前不禁一亮,隨後冷笑起來,「你以為就這個東西就能讓我不殺你?」

「當然不是……」丁宇揚渾身微微一抖,俯首畏懼道,「鄙人偶然得到兩本天魔之術!

其中一本是種魔大法!在生靈體內種下心魔,就可以操控他的生死!

哪怕是萬里之遙,另外一個時空,只要您一個念頭,控制之人必定會被九幽之火焚燒而亡!

而且被操控者不能做出任何違背主人意願的事情!否則就會被心魔吞噬,變成一具行屍走肉的魔屍!!」

顧凌聞言眉頭微微一動,笑道,「你的意思,是讓我操控你,留你一命?」

丁宇揚見狀二話不說跪地行禮,敬畏道,「主人!懇請主人饒小人一命!

小人願意誓死追隨主人!!」

「把東西呈上來再說!」顧凌淡淡的點了點頭,不經意間將遠處一個灰色的小袋子猛然的一吸!

當他拿在手上的時候,突然就有一個一般房間大小的空間呈現在他的腦海里!

這是最普通的須彌袋,也沒有禁制和認主的符咒!

不過裡頭的東西確實不少!

顧凌雖然沒有見過靈石,但是在書中有了解過!

低級靈石一般都是灰白色的,有很多雜質,也夠通脈境以下的修士使用!

而中級靈石是純白色的,濃度是低級的十倍,同等質量的,可以換取一百枚低級靈石!

一般都是湧泉到通幽使用的!

而後就是高級靈石,是乳白色的!濃度在中級的十到二十倍不等!

也分上等高級靈石,和極品高級靈石!顏色沒什麼變化,但是其濃度差異極大!

這種靈石一般都買不到,更兌換不了!

而這一種高級靈石就可以釋放強大的高級陣法,也可以恢復凝神境以上所需要的靈氣!

在煉器和煉丹中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當然在往上還有更高等級的靈石,但那都是奪天地之造化的存在!

一枚甚至可以自由的快速吸收四周的靈氣,加快修士的修鍊速度。

不過天陰老祖須彌袋中的靈石大部分都是低級的,足足兩百多枚,而中級靈石只有寥寥三枚。

加上一些小法寶,還有一點衣物以外,也就只剩下一本黑色的小冊子。

他的靈識一閃而過,卻露出一絲訝色!

這裡頭竟然是一本記載殘忍的搜魂之術!

他寥寥的看了幾眼之後,就被丁宇揚的聲音拉回現實。

「主人,那兩本天魔之術都在我的記憶中,我這就一一闡述給您!」丁宇揚低頭述說著,神情無比的恭敬!

在這一時間,龍元的人根本不敢亂動!

來自仙界的男人 他們個個都在祈求這個魔頭能顧及這幾年他們的慘狀而手下留情!

但看到龍王的樣子,心裡卻個個絕望不已!

他們冰涼的,顫抖的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而龍王此時努力的恢復靈氣,渴望恢復傷勢,先抱住自己的命再說!

因為腿斷了,他就無法通過運行線路使用一些術法,所以連基本的飛身也辦不到!

時間過得很短,但所有人都覺得無比的漫長!

等到顧凌沉吟之後,丁宇揚的雙眼露出一絲渴望和畏懼!

「就這些嗎?沒有別的隱瞞?」顧凌是似笑非笑的盯著他,嘴角裂開,冷意盎然!

丁宇揚聞言渾身一震,冷汗瞬間直冒,但他不急不躁的顫抖道,「主人,小人並沒有半點隱瞞!」

「有沒有隱瞞,試過才知道!」顧凌淡笑一聲,突然朝他走去!

丁宇揚見狀根本不敢動彈,心中一顫一顫,冰涼不已!

但他知道掙扎並沒有任何用處!

對方要殺他自己也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而自己真心真意或許還能換回一條命!

剎那間,顧凌運轉靈氣,猛然的朝著丁宇揚的頭頂轟然的一吸!

「啊啊!!」丁宇揚瞬間慘叫一聲,整個面貌無比的猙獰!

他只感覺自己的腦髓都被吸出來了一樣!抽筋拔髓般無比的痛苦!

那種空蕩的感覺讓他雙眼一黑,好像整個靈魂都被拔出來了一樣!!

「呼呼呼呼!!」沒過多久,丁宇揚劇烈的喘息,滿頭大汗的仍然單膝跪地!

顧凌臉色冰冷道,「我可以留你一命!你先退下吧!」

「主人……」丁宇揚聞言臉上一喜,隨後又跪地俯首道,「懇求主人,也將我師妹也收在麾下!她在雲嵐宗的前途也不可限量!

日後或許也能幫上主人!」

聞言,顧凌的目光看向了一旁臉色慘白一臉虛弱顫抖的林薇,勾笑道,「你的東西和你的誠意只能換取你一個人的命!

而且,我不需要那麼多人!」

丁宇揚心中一緊,臉色艱難的吐字道,「主人……我,我願意用我的命換她的命!」

「師兄!!」林薇花容失色,雙眼通紅的搖頭,「你不要做傻事啊,你要是死了,日後你們丁家就要面臨滅頂之災啊!!」

三國之召喚時代 「可你要是死了,我活著也沒有什麼意義!」丁宇揚低著頭雙眼緊閉,臉色極其的掙扎和痛苦,「求主人成全!」

顧凌冷笑一聲,突然揮出兩刀!將丁宇揚的雙手盡數斬斷!

但這會丁宇揚隱忍著痛苦,咬牙的一聲都沒有喊出來!

「師兄!!」林薇見狀連忙強忍著痛苦的強勢飛身而來,滿臉哭腔的喊道,「要死就讓我死吧!」

「好!那我就成全你!」顧凌邪笑一聲,猛然揮刀!

「不!!」丁宇揚忍痛大驚失色! 「啊!!」林薇一聲凄厲的慘叫,捂著自己的手臂痛苦不已!

但她沒有半點後悔之色,而是一臉決然的盯著顧凌,劇烈的喘息道,「你殺了我吧!」

「有情有義,嘖嘖……」顧凌冷笑不已,目光一收,「三條手臂,換一條命!

但要不是你的誠意,你們倆此時就是一對魂下鴛鴦!好好療傷吧,回頭我會對你們進行種魔大法!」

「謝謝主人不殺之恩!!」丁宇揚掛著驚魂未定的淚水,連忙跪地謝恩!

雖然眼前這個人比他小几十歲,可他的修為足夠殺他一百回了!

所以他並沒有覺得彆扭,或者不自在!

反而內心充滿了敬畏!

更是覺得自己能跟隨這樣的人,感到無比榮耀!!

這可是荒古的聖荒聖體啊!未來有可能成為大帝的存在啊!光現在的通脈境巔峰就可以吊打道宗!

那未來在至尊魔氣的吞天噬地之下,突飛猛進之後呢?!

就算證道不成,在這個時代又有誰能制服得了他?

而且,橫豎都是死,還不如跟隨他!

也幸好他因為一次機遇獲得過這兩本天魔之術!

因為這是邪術,而且他沒有魔氣也修鍊不了!所以他當場就毀了!

但他卻記憶深刻,全都在腦子裡面!

絕地英雄王者歸來 如今看到滿臉決然和淚水,不知所措的林薇,心中無比的欣慰和充滿了暖意,並暖聲道,「傻女人,你還哭什麼啊。」

「師兄……」這不說不要緊,一說出來哭得更厲害,「嗚嗚嗚,你怎麼這麼傻,你怎麼能為了我不要命了啊!

我死了無足輕重,也沒有任何人受損!

可你死了,你們丁家就沒有了頂樑柱了啊!」

沒有雙臂的丁宇揚艱難的轉過去,忍著痛,笑道,「你在我心裡,就是最重要的人!」

遠處的龍王聽到之後,渾身一個激靈,嘴角酸溜的嘀咕道,「卧槽!真肉麻!」

「該你們了!」

但顧凌的話又讓他渾身一抖,雙眼無比的幽怨的盯著顧凌,「兄弟……哦不,大哥,老大……

說真的,我忒么這麼慘了,你就不能行行好,放過我?」

「我什麼時候說不放過你了?」顧凌恥笑一聲,「龍王之名,給你算命的還真准啊!」

「卧槽!」龍王聞言,整個人幾經爆起,就是站不起來,氣道,「那你還砍我雙腿?!」

「我想殺誰!誰也攔不了!」顧凌冷眼盯著他,「不管你是誰!

下次,就不是兩條腿的事情了!!」

這話一出,秦紫韻頓時打了一個寒顫!

龍王嘀嘀咕咕,心中極其的委屈,但卻硬是堵上了罵街的衝動,小聲翼翼的說道,「老大,那就這樣算了吧?

你看,我們龍元從幾百人到現在就剩下不到二十個了!

慘得不能再慘了!而且,而且……」

而且,他不敢說!

這個男人可不是當初那個讓他無視和稱之為小弟的少年了!

而是一個可怕的魔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