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半路殺出個程咬金!」古峰都感到莫大的吃驚,好奇地望著韓飛,他感覺此人雖然面生,但是那氣息似乎在哪裡見過。

「孽障啊!」


「屍紅,屍遠,上!」

夏衍,王千一眼見本門連續兩名破碎境強者被擊殺,心中憤恨不已,當即催動背後神屍,向著韓飛進攻。

他們對那些強大神屍都有特定稱謂,紅色那具叫屍紅,而王千一那具叫屍遠。

嚎……

一具破碎二重的紅色神屍,還有王千一自己的神屍,同時向著韓飛邁步過去。

其中,這一具紅色神屍韓飛當然有印象,當初大鬧煉屍谷的時候,他曾經操控了這具紅色神屍,給屍神教造成不小的恐慌。

「破碎二重的神屍,足以展現出破碎三重武者的實力,我大意不得!」

韓飛清楚自己的實力,面對破碎二重巔峰以下的武者,他很有信心,但是,一旦碰到破碎三重的強者,那就沒有必勝的把握。

屍紅,屍遠張開嘴巴,露出獠牙,張牙舞爪向著韓飛狂掠過去,不過,迎接他們的,是氣勢逼人的拳罡!

「泰岳神拳,給我碎開!」

韓飛連續數拳打出,毫無保留的轟擊在屍遠堅硬如鋼鐵的身軀上,那力量如山河茫茫,一瀉千里。

面對強大的壓迫力,屍遠出於本能抵禦,企圖化解韓飛的攻勢。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第353章身份暴露

不過,一道道拳頭如巨山轟擊過來,整片大地都跟著一陣搖晃,屍遠頓時被打飛出去,狠狠地撞擊在一座小山當中,半個身子都陷進了山體裡面。

「泰岳神拳?紫陽殿的功法!我早該看出來,這人便是紫陽殿的韓飛,他居然潛入了屍神教!可是,可是他為什麼沒有死?被捲入屍魂陣的武者,怎麼可能還能活著出來!」

看到屍遠被一拳轟飛,王千一臉色慘白,氣息都變得不順暢,一口鬱悶之氣糾結在胸口,顯然是憤恨到了極點。

「玄黃戰旗!我知道他是誰了!」

古峰忽然低喝一聲,眼神變得陰翳起來,猶如兩道實質化的閃電一般。

「怎麼還有比那小子更瘋狂的人?不對!是他!」

冰採薇不覺捂住了嘴巴,因為她注意到韓飛手裡面居然已經出現了玄黃戰旗,那一桿威震天宇,誅殺過無數域外強者的絕世殺器。

夏衍向前一步,站在眾人前方,怒喝道:「小子,我跟你無冤無仇,為何你要來破壞我們的煉製神屍?給你一個呼吸的時間,立刻消失,否則,殺無赦!」

此刻,在他心中,沒有任何事情,比煉製這具古屍更為重要,這個關係到屍神教的未來。

所以,他寧可暫時放下成見,一切等神屍煉製成功后,再跟紫陽殿算賬。

「冰大人,這樣似乎不妥吧,我們好心邀請你來參加大典,你們的繼任掌教卻來破壞我們的計劃……」王千一向著冰採薇質問道。

很明顯,他很自然地把冰採薇當做跟韓飛是一夥的。

不僅是他,其他仙門的武者也認為二人是串通好的,所以現在冰採薇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該死的韓飛,有什麼行動也不提前告訴我一聲,真是被你害死了……」

冰採薇在心中暗罵,卻有口難辨,不管她現在怎麼解釋,也沒有人會相信她事先不知情,更何況,她本身對屍神教煉製古屍的行為就比較厭惡,倒不如順水推舟。

「王長老,我們並沒有破壞你們計劃的意思,只是受到棺槨中那少女那聖潔氣息的影響,實在不忍褻瀆,還請各位不要再繼續煉製了,不知道羽化山,太一門,靈虛門的一桿主事,是什麼想法?」

「什麼?你讓我們停下來?哈哈……哈哈,簡直天方夜譚!」

王千一怒極而笑,他覺得這想法實在有些幼稚,隨即又轉頭向著其他仙門徵詢:「古峰,張中浮,還有靈虛門的各位長老,你們肯定不會跟冰大人想法一樣吧?」

眾人面面相覷,態度有些曖昧。

「哼!我屍神教內部事務,什麼時候輪到其他仙門插手了!」夏衍冷哼一聲,不悅地道。

古峰乾笑兩聲,聲音低沉地道:「這個么,其實屍神教突然有這麼大的動作,著實有些讓人意外了,雖說我們是聯盟,但是考慮到北洲各派的和睦,奉勸各位還是考慮一下採薇的意見吧。」

隨即,靈虛門,羽化山的人也都笑嘻嘻的附和起來。

「我也覺得那小女孩看著太可憐了,如果煉製成神屍實在可惜。」

「慢慢來,慢慢來,不要那麼著急,反正你們屍神教有的是神屍,又不缺這一個。」

他們當中雖然有些人跟屍神教關係不錯,但是也不希望看著它突然崛起,凌駕於其他仙門之上,一旦北洲力量平衡被打破,他們的地盤,附庸勢力都將重新洗牌,面臨利益重新分配。

祭壇之上,韓飛哈哈大笑,臉上滿是嘲弄的表情:「我說你們屍神教能不能少做點傷天害理的事情?人家是怕你們老毛病又犯了,去挖人家祖師爺的墳墓,所以才這麼說的。」

身份被識破之後,他直接撕掉了面具,不再掩飾自己。

「殺!」

屍神教武者當中,又是一名破碎境強者殺出,一出手就是殺招,召喚出十幾具神屍,從不同方向攻擊,同時各種詭異形狀的陰氣,凝結成一個殺陣,氣勢滔天,那強大力量幾乎可以打穿高天。

「絕殺暗屍之氣!」

各種至陰之氣當空凝聚,交織出一張恐怖的大網,可以把一切生物都籠罩其中,無法逃遁。

韓飛玄黃戰旗一動,大片炎日之光凝聚在戰旗之上,瞬間在陰暗的空中,出現一片璀璨的光華,聖潔而神聖,各種純陽之力都被他引動,降臨下來,驅逐一切至陰之氣!

「這種邪惡的功法對我不起作用!」

一般破碎一重過得武者根本就無法撼動韓飛,在玄黃戰旗渲染之下,一重重光暈當空橫掃,光芒照耀天地。

哧啦!

戰旗一個橫掃,猶如一座洪荒巨山在空中舞動,勢沉力猛。

砰!

各種陰氣凝結的殺陣瞬間被撕裂,立刻消散,連同那十幾具神屍也在頃刻間支離破碎,化作一團團碎肉從空中掉落。

這名破碎境的武者連連後退,口中噴出鮮血,面對這一擊,他第一次生出恐懼感。

「想走?沒那麼容易!」

韓飛並沒有打算給對方機會,腳步在空中連連虛點,玄黃戰旗不斷揮動,純陽之力驅散屍氣,消除一切阻擋。

他眉宇之間充滿殺伐之氣,出手毫不留情,攜帶無盡的威壓,僅僅是一個閃爍就出現在那名破碎境武者面前,熾烈的炎日之光照耀的讓人睜不開眼睛。

噗!

一聲利器撕裂血肉的聲音自空中傳來,那名強者當場被玄黃戰旗刺穿了,血染長空。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韓飛一出手,幾乎是一招就殺死一名破碎境強者,這已經是第三個了,他們在韓飛手底下都完全沒有抵抗力,一身修為根本派不上用場。

這是什麼概念?

連破碎境強者都無法阻擋韓飛前進的腳步,難道他早就已經是破碎境強者?

北洲可沒有出現過如此強悍的武者!

冰採薇,古峰,張中浮等人瞠目結舌,喉嚨不斷吞咽著口水。

最為驚訝的自然是屍神教的武者,他們最清楚自己長老們的實力,這幾人都是修為強大之人,但在韓飛手裡根本就不堪一擊。

呼!……呼……呼……

這樣的戰鬥,對韓飛來說最為舒暢,因為每一名破碎境強者的死亡,都會有大量精元散發出來,吞天神通可以盡情吸納其中精純的力量,壯大他天珠當中的積累。

他已經不動聲色地吸收了三名破碎境強者的力量,自從他修為進入通靈三重以來,天珠當中也在發生變化。

一個黑色的旋渦居然出現,唯有極為強大的力量要吞噬時,這個旋渦就會起作用,所以吞天神通吸收精元的能力,比過去又強大了很多,而且,似乎正在發生著某種蛻變。

不過此時他根本無暇顧及,而是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棺槨中的少女身上,韓飛決心帶著她離開,甚至不惜跟屍神教所有強者經歷血戰。

就在現場火藥味十足的時候,黑色水晶棺槨再次發生變化,一束束光芒從天空落下,周圍濃郁的天地靈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凝聚。

幾秒鐘后,天地之間像是開啟了一個聚靈大陣,操控著周圍靈氣快速流入棺槨當中,很快,整片山脈都被籠罩起來。

幾乎所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有些猝不及防。

「棺槨發生變故!」

「是神屍煉成還是失敗?」

「但願不要是壞事!」

各大勢力的武者沒有任何遲疑,都不約而同地看向祭壇上面的棺槨。

他們吃驚地發現,棺槨當中的少女全身散發著一股神玉般的光芒,聚集天地之間的精華,折射出九天神女一般的氣質。

這股神聖而純潔的氣息,讓人根本不可能把她跟神屍結合在一起。

更為奇怪的是,那少女像是被某種力量禁錮了,不斷晃動,似乎想要掙脫著出來。

「到底是不是神屍?」夏衍眼中都在放出光芒,興奮起來。

冰採薇此刻跟韓飛站在一起,她們做了簡單的交流,如果神屍真的煉成,就立刻逃離。

「大家全力守護神屍,絕對不能有任何閃失!」

王千一大吼一聲,居然催動祭壇下方一個詭異的法陣,向給棺槨中的少女灌輸一些至陰之力。

但是,人們注意到,除了那些純潔的天地靈氣之外,其他邪異的力量都不被少女所接納。

「借招魂塔一用!」

一股強勢的力量,從少女體內衝出,頓時,韓飛感覺身軀一震,空間戒指當中的招魂塔立刻飛出。

轟隆隆!

黑漆漆的招魂塔,飛臨到少女上方,一縷縷魂力灌輸進去。

在看到招魂塔的那一刻,在場的所有人無一不是目瞪口呆,尤其是屍神教的武者,更是驚駭無比。


一些長老都狂吼起來。

「什麼,屍神教重寶居然重見天日!」

「招魂塔為何會在那小子手裡!」

「失落的寶物再次出現,難道天佑我屍神教?」

古峰臉色凝重,凝視著韓飛:「難道他掌控了屍神教重寶招魂塔?這消失無數歲月的寶物,重現北洲,將會引起多大的波瀾?」

「又是這小子!」夏衍呼吸粗重,臉上滿是憤怒。

人們驚奇地發現,招魂塔當中,有一縷魂力在湧入少女體內,在種種驚變之下,每一個人都萬分緊張。

本文來自看書蛧小說 第354章膽戰心驚

漸漸地,少女身體上的光芒越來越刺眼,似乎已經完成某種蛻變一般。

越是臨近知曉答案,人們就越是緊張,有的怕最終結果不是自己希望看到的,也有的人是害怕面對失敗。

一場可能發生的慘烈大戰也似乎即將來臨,很多人不約而同地握緊手中兵器。

但,不管是誰,都全神貫注地看著少女進行蛻變,這過程雖然時間不長,但是卻非常煎熬。

五分鐘過去了……

十分鐘過去了……

十五分鐘過去了……

終於,空中毫無徵兆地出現一道粗大的閃電,將漆黑的夜空照耀得宛如白晝。

轟隆隆!

即第一道閃電之後,又連續出現五道同樣耀眼的閃電,都絲毫不差地落在少女的身體上。

幾乎在同時,人們似乎聽到金鐵交擊之聲,像是枷鎖斷裂開來一般。

正是緊要關頭,所有屍神教武者的心被揪住了,每一個人的神識都鎖定在棺槨之上。

他們希望神屍可以煉製成功。

忽然,棺槨碎裂,那名少女睜開眼眸,天地之間陷入一片神聖氣息的籠罩之中。

「啦啦啦……啦啦啦……」

少女的聲音猶如天籟,雖然有些稚嫩,卻比世界上任何聲音都要純真,無暇,可以凈化人們心中的暴戾之氣,拋棄雜念。

「生命氣息!她居然有生命氣息!」

夏衍如被重鎚敲打,眼睛突然瞪大,向後猛退了幾步,一口熱血淤積在胸口。

王千一更是皺起眉頭,滿臉沮喪:「不對,這不對啊,為何她會有生命氣息,難不成我們之前所有的努力,只是幫她解開了枷鎖……難道只是因為她吸收了招魂塔當中大量魂力嗎?」



他們意識到,眼前這名少女來歷不簡單,屍神教給她灌輸的大量靈材,天地靈氣都被用來解開禁錮的枷鎖。

「不對,她現在修為似乎沒有那麼強大,一定是某個封印沒有解開,如果能夠趁她還沒有強大起來,直接殺死,再煉製成神屍,一定可以彌補!」

一名長老似乎感應到了其中的古怪,立刻大吼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