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動手吧老狗?」古諺臉龐上的笑容逐漸的淡下來,黑眸冷冽的盯著殘陽,淡淡的道。

「小子,你找死!」

一名天雷閣長老勃然大怒,眼中殺意暴閃,下一刻,他身形已是暴掠而出,浩瀚靈力席捲間,聲勢驚人,蘊含著全力的兇狠一拳,直接是撕裂長空,狠狠的對著古諺爆轟而去。(未完待續。。)


… 一拳轟出,連地面都是被生生的撕裂出一道巨大的裂縫。

然而面對他的兇猛攻勢,古諺那盯著殘陽的眼睛,卻是連動都未曾動過一下。待得那天雷閣長老攻勢已臨身前時,他方才抬起手掌,輕輕探出。

嘭!

足以摧毀山嶽般的一拳,重重的轟在古諺手掌之上,可就在眾人等待著驚天衝擊波擴散而出時,卻是驚愕的發現,古諺的身影,卻是連顫都未曾顫動一下。他的手掌輕輕的包裹著那天雷閣長老的拳頭,看似修長的手掌,卻猶如一個無底黑洞般,直接是將他那狂暴無比的攻擊,生生的吞噬而去。

「啊?」

那天雷閣長老見到這一幕,面色也是一變,一股不安終於是湧上心頭,可就在他急忙要撤退間,古諺那漠然的目光,終於是轉移到了他的身上。

唰。

古諺腳步踏出半步,一隻修長手掌猶如穿透空間般,直接落在那天雷閣長老腦袋之上,而後黑眸中凶光一閃,掌心勁力噴吐,猛然一按。

砰!

那天雷閣長老的身體,在此時驟然膨脹起來,而後砰的一聲,便是直接爆成一團血霧,一道閃爍著黑芒的光芒掠過,然後一聲凄厲慘叫,剛欲逃竄,那修長手掌已是穿過黑霧,將其一把抓住。沒有絲毫留情的打算,手掌一握,直接是生生的將那道元神捏爆而去。

短短數個呼吸的時間,一名造化境的超級強者,便是被徹底的抹殺。那般狠辣以及乾脆利落的手段。比起之前慕盈。無疑是要勝了數個檔次。

「這……」

後方那些一直關注著前方交手的九傾閣的弟子們,皆是在此時瞪大了眼睛,那臉龐上滿是驚駭之色,盯著那道削瘦身影的目光,猶如見鬼一般,慕盈能夠達到那種程度,是因為接受了閣主的傳承,但這古諺。失蹤三年,回來之時,居然已經恐怖至此?

「古諺哥哥好強。」柳璃拉住一旁慕盈的嬌嫩玉臂,那俏麗的臉頰上,滿是激動之色。

慕盈眸子略顯複雜的望著那道談笑間抹殺一名造化境超級強者的背影,心中輕輕嘆了一聲,這麼多年了,他依舊屬於她心中真正的強者。

不過,想要在短短三年時間中達到這種地步,這個傢伙。這三年,究竟經歷了多麼艱難的苦修以及磨練?

慕盈似是微微笑了笑。那霎那間的笑容將一旁的柳璃都是看呆了去。


「還有人要來么?」

古諺笑著拍了拍手,然後望著天空上那些天雷閣長老,道:「天雷閣的那幾條老狗沒來?」

殘陽眼神陰沉的盯著古諺,那眼中的冷笑終是逐漸的消散而去,能夠如此狠辣的解決一名晉入造化境的超級強者,就連他都是頗難的做到,顯然,眼前的這人,再也不是當年那個被他天雷閣逼得走投無路的九天閣弟子。

「看來這三年你倒的確是變強了不少,不過,光憑這個,想要滅我天雷閣,只怕你還是天真了一些。」殘陽面色陰沉的道。

「我知道,你們這些畜生跟魔族搭上了些關係,不過沒關係,不論是天雷閣還是魔族,我都會好好的清理一下的。」古諺淡笑道。

「你知道魔族!」殘陽瞳孔一縮,道。

「你天雷閣實力暴漲,無非是魔族暗中相助,不然你們想要蕩平衍化大陸,做夢呢?」古諺譏諷的搖了搖頭,他盯著殘陽,道:「就連你,體內也是魔氣旺盛,看來受魔氣侵蝕也不是短時間的事了,你們天雷閣,倒還真是一群雜碎,竟然會與魔族攪到一塊去。」

「小子,留你不得!」

「大元天斬!」

殘陽眼中黑光閃爍,一股驚人的殺意瀰漫開來,滔天魔氣匯聚著靈力在其身後猶如大海般奔騰,旋即他的手掌劈出,滔天魔氣化為一道千丈刀芒,瘋狂的怒劈而下。

這殘陽一出手,便是顯露出遠超其他長老的驚人實力,後方的那些九傾閣弟子也是看得大驚,心情都是高懸了起來。

刀芒急落而下,空間都是被劈砍而開,然而古諺的面色依舊淡漠,待得那刀芒要落下來時,他的頭頂上空,突然有著巨大的黑洞憑空浮現。

嗤。

刀芒劈進黑洞之中,然後傳出一道細微的悶響,之後便是再無了聲息,黑洞旋轉間,又是憑空的散去,一切都是顯得那般的詭異。

「這?」殘陽也是因此微微一驚,旋即他目光緊緊的盯在古諺身上,聲音陰沉的道:「那是吞噬之力?你竟然身懷神玄碑?」

古諺淡漠一笑,他只是緩緩的伸出手掌,遙遙的對準了殘陽,然後猛然一握。

咻!

就在古諺掌心握下的霎那,殘陽面色也是一變,身形猛的化為道道殘影暴退而去,不過,其身形剛退,周遭空間便是扭曲起來,四道黑洞漩渦在其周身憑空成形,四顧吞噬之力爆發而出,可怕的撕扯力,直接是將那片被包裹的空間,扯得支離破碎!

黑洞狠狠的旋轉,那其中也是猛的有著一道悶哼聲傳出,不過旋即便是有著一股極端驚人的靈力爆發而開,那黑洞漩渦形成的囚牢也是被蠻橫的沖開,那殘陽略顯踉蹌的竄了出來,雖說古諺這一手從神玄至尊那裡學來的黑洞扭曲威力不弱,但這殘陽也不是省油的燈,雖說略有些吃虧,但卻並未如同被古諺一舉抹殺。

「你果然擁有神玄碑!」這個時候,這殘陽終於是確定,那股獨有的可怕吞噬之力,這世間別無他物能夠模仿。

古諺笑笑,倒也並未反駁,現在的他,已不用再如同當年那般,小心翼翼的隱藏著身懷神物的秘密,強橫的實力,足以讓得他擁有著自保之力。

「不過你有神玄碑又能如何?老夫便懼你不成!」

殘陽此時的面龐,也是顯得格外的扭曲,眼中黑芒愈發的濃郁,滿臉的暴戾邪-惡,旋即他猛的一步跨出,魔氣的滾滾,竟是在其身後,化為一道數千丈龐大的魔影。

「天元魔拳!」

低吼之聲,自殘陽喉嚨間傳盪而出,此時的他,顯然也是將力量催動到了極致,眼前的古諺,讓得他感覺到了濃濃的危險。

殘陽身形後退,直接是掠進那巨大魔影之影,而後那魔影模糊的臉龐上,便是射出兩道猩紅光芒,巨拳揮動,攜帶著一股毀天滅地般的恐怖力量,一拳對著下方的古諺怒轟而去。

砰砰!

攻勢尚未落地,那可怕的拳風,已是將空間震得扭曲下來,這片浮空島嶼,更是被生生的震得塌陷而去,急速的墜落,後方眾人看得皆是面色大驚。

古諺抬頭,眼瞳之中倒映著那急速而來巨大魔拳,旋即他右臂緩緩的伸出,只見得黑芒以及雷光閃爍起來,接著,他的一條右臂竟是逐漸的呈現液體化,黑芒以及雷弧,不斷的跳躍著,隱約間,能夠見到兩道古老的符文在那液體中沉浮不定。

以往的古諺,僅僅只能使用兩道神物之力液化手指,然而如今伴隨著實力的提升,整條手臂,都是變化成這般模樣,那殺傷力,自然是更上一層樓。

「與天雷閣的恩怨,就先從你這老狗身上開始討回來吧。」

砰!

古諺腳掌猛的一踏地面,身形直接是化為一道流光,他竟是正面對著那魔拳衝去,沒有絲毫閃避跡象,這番模樣,顯然是要與那殘陽正面相對!

那些九傾閣的弟子見到這般對碰,頓時驚得緊緊捂著嘴,就連柳璃臉頰上都是掠過一抹擔憂之色,唯有著一旁的慕盈還算平靜,只是那玉手也是忍不住的輕握了起來。

咻!

兩道驚天光芒掠過天際,下一刻,便是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轟然相撞!

這一刻,彷彿天地都是顫抖了起來。

咚!

無法形容的能量衝擊,猶如層層漣漪,飛快的自天空上擴散開來,而在那種衝擊下,這片空間都是呈現了一種強烈的扭曲之感。

無數道目光,緊緊的盯著那能量衝擊擴散的源頭,那些九傾閣的弟子,皆是緊握著手掌,手中滿是汗水。

慕盈眸子同樣是凝聚在那天空,片刻后,其眼神突然一凝,只見得在那能量擴散源頭,一道虹光,猛然暴沖而上,而那道巨大的魔拳,則是在那道虹光的衝擊下,盡數蹦碎!

咻!

那道虹光過處,魔拳崩裂,空間扭曲,而後直奔天空上那巨大魔影衝擊而去。

吼!

那魔影顯然也是察覺到那道掠來虹光的厲害,當即有著怒吼之聲響徹,只見得那滔滔魔氣在其前方凝聚,而後竟是化為一道巨大無比的魔氣光陣,光陣之中,瀰漫著滔天般的邪-惡魔氣。

然而,面對著這般強力防禦,那道虹光速度卻依舊是絲毫不減,下一霎,他已是出現在光陣前方,那化為黑雷液體般的手臂,猶如一柄凌厲得足以撕裂天地的利劍,猛的轟出,重重的轟擊在那魔氣光陣之上。

咚!

兩者相撞,低沉的聲音在那天空上傳盪開來,只見得無數道黑雷光芒,自古諺手臂之上傾瀉而出,瘋狂的轟擊在那魔氣光陣之上。

「古諺,你就只有這些本事么?這點能耐,還想找我天雷閣幾位閣主報仇?不自量力!」兩者僵持,那魔影仰天咆哮,殘陽那嘲諷的大笑聲滾滾的傳開。(未完待續。。)

… 「你高興得未免早了點。」

古諺眼神淡漠的望著那咆哮中的魔影,那液體般的手掌,猛然緊握,在其表面,兩道古老的符文緩緩的浮現。而後悄然的交織,頓時,璀璨的黑雷光芒,猛的自古諺手臂之上爆發開來。

嘭!

古諺手臂緩緩收回,下一霎,再度猛烈的轟出。最後重重的轟擊在那魔氣光陣之上。

咔嚓!

這一次,魔氣光陣那可怕的防禦卻是徹徹底底的失效,古諺那液體般的手臂,竟是徑直的將那光陣所穿透,而後手掌將其撕裂而開。

「你!」

防禦被摧毀,那殘陽終於是失聲驚道,那聲音中,有著一些震驚,他這般防禦,乃是傾力而為,但竟然依舊無法阻攔下古諺。

唰!

此時的古諺卻並沒有再給予他絲毫的喘息機會,身形一動,直接出現在魔影之前,一拳轟出,一道液體般的黑雷光束。猛的自其拳頭之上,暴射而出。

黑雷光束,猶如一道流星,掠過天空,重重的轟擊在那龐大的魔影之上,而後凄厲之聲猛的響徹而起。那道黑雷光束,竟直接是生生的將那道魔影洞穿而去。

鋪天蓋地的魔氣,瘋狂的從那魔影之中散逸開來,而後魔影迅速的淡化,那殘陽的身影再度出現在了所有人視線之中,只不過此時的他,胸膛之上,已是出現了一個深深的血洞,那原本陰沉的面色也是變得格外的蒼白,陰冷的眼中。布滿著濃濃的驚色。

「你……」

殘陽面色蒼白的盯著不遠處天空上露出身形的古諺。他怎麼都沒想到。他全力之下,竟然也是如此迅速的便是敗在了古諺手中。

「怎麼可能!」

殘陽喃喃道,他乃是觸及輪迴的強者,只要不是遇見那種輪迴境的巔峰強者,想要勝他極其困難,而眼下,戰鬥卻並非展開多久,他便是盡數的落敗。這如何能讓他接受得了。

「古諺哥哥贏了!」

後方的柳璃等人見到這一幕,卻是忍不住驚喜得叫出聲來,他們的眼中同樣是有著濃濃的驚色,先前那殘陽的實力他們已是親眼見識過,甚至連他們九傾閣的閣主都是敗於其中,沒想到,即便是連這等強者,都不是古諺的對手,看來今日他們九傾閣的危機,終於是可以被解開了。

一旁慕盈緊握的玉手。也是在此時悄悄的鬆開,掌心之間。略顯濕滑。

「大長老,沒事吧?」那天雷閣的陣營中,三道光影迅速掠至殘陽身旁,他們望著後者的傷勢,眼中也滿是震驚之色,急忙問道。

殘陽咬著牙搖了搖頭,旋即大手一揮,暴喝道:「所有天雷閣弟子聽令,給我將九傾閣血洗了!」

「你三人,隨我攔住這小子!」

殘陽又是看向身旁那僅剩的三位天雷閣長老,吃了先前的虧,他顯然也是不太敢一人對戰古諺。

「是!」

那天雷閣無數弟子聞言,也是齊齊暴喝,他們眼中邪-惡黑光涌動,而後再度爆發出濃濃殺氣,竟是再度如潮水般的湧向那些九傾閣的弟子。

慕盈見到天雷閣攻勢再度對著她們而來,臉頰上也是掠過一抹冰冷寒意,而就在她要出手時,那遠處天空上的古諺卻是淡淡一笑,旋即其手掌輕揮而下,淡漠的聲音在天空上緩緩的傳開。


「天雷閣之人,已被魔氣侵蝕,盡數的斬殺吧」

咻咻咻!

就在古諺聲音落下時,那遠處,猛的有著急促破風之聲響徹,而後數道光影陡然出現在九傾閣眾多弟子上空。

「一群敗類,竟然與魔族勾結,真是死有餘辜!」

那數道身影一出現,便是有著滔天般的氣息席捲而開,袖袍揮動間,浩瀚的靈力化為道道光幕,將九傾閣的弟子盡數的護在其中。

「好強大的氣息這些人,都是九天閣聯盟的強者嗎?」柳璃震驚的望著天空上突然出現的那些身影,喃喃道。她能夠感覺到,這些氣息,有好幾道,都不比他們閣主弱。

「其中一些人很陌生,應該不是衍化大陸上的強者,或許是古諺從外面帶回來的強者。」慕盈柳眉微蹙了一下,旋即微微搖頭,道。

「古諺哥哥帶回來的強者?」柳璃一驚,這些頂尖強者,不論放在哪裡都是大人物。古諺哥哥竟然能夠將他們也請來?

「唰唰!」

這出現的數人,自然便是跟隨著古諺而來的小九,九天重大長老等人。他們一現身,目光便是瞟了那些天雷閣弟子一眼,而後浩瀚靈力奔涌,一掌拍出,磅礴的攻勢便是將那些天雷閣弟子掀得人仰馬翻,再也進不得半步。

「這!」

那殘陽等人見到這一幕,面色也終於是劇變起來,他們目光望著古諺後方那些氣息驚人的強者,眼中掠過一抹濃濃的駭色。

「大長老,這古諺竟然帶來了這麼多強者。」一名天雷閣長老駭然道。從那些人身上,他感到了濃濃的危險味道。

「我們現在怎麼辦?」另外一位長老也是連忙問道,眼下這模樣,隨著古諺等人的出現,他們已是失去了所有的優勢。

殘陽眼神急速的變幻。旋即猛的一咬牙:「撤!」

「古諺,你們等著,待得我天雷閣幾位閣主出關,你們九天閣聯盟,必死無疑!」殘陽怒吼一聲,然後他直接轉身而退。那模樣,竟是連那些天雷閣弟子都是懶得再理會。

「既然來了,又何必再走?」古諺望著準備撤退的殘陽等人,卻是淡笑道。

殘陽卻是對此不聞不顧,轉身就走,異常的果斷。

不過,就在他們剛剛掠出不到千丈距離時,卻是突然感覺到天地間陡然變得冰冷下來,天空上雪花飄飄落下,瀰漫了天地。

「不好!」

殘陽見狀,面色卻是一變,目光急忙抬起,然後他們便是見到,在那不遠處的一座山峰上,一道纖細身影正慵懶的坐在一顆青松之上,一頭冰藍的長發垂落下來,一對冰藍色的美眸,卻是蘊含著比那雪花更為冷冽的寒氣。

「是九天閣聯盟的唐舞兒!」

殘陽等人畢竟是天雷閣的頂尖強者,在這一年中與九天閣的交鋒中,也是聽聞過九天閣聯盟這橫空出世的強悍人物,因此也是一眼將其辨認了出來。

青松上,唐舞兒美目瞟了他們一眼,旋即緩緩站起,凌空踏出,一朵朵的冰蓮在其足下成形,而後其修長玉指凌空一點。

「冰封之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