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前輩….」

「你不用多說,我是不會幫你的。」姜羽怎麼可能幫助賈真,如果是那就是一個笑話。

墨小婉本來還想幫賈真求求情,可是看到賈真一路上的表現,墨小婉並沒有開口。

反正斷臂重生也不是什麼大事,最多讓賈真傾家蕩產,多年積累毀於一旦,不會傷到對方的性命,這樣也算給其一個教訓。

不管賈真怎麼喊,怎麼叫,都已經沒有了迴音。

「哼,不就是虛明境修者嗎?總有一天我也可以進入虛明境。」賈真暗中詛咒。

「賈隊長,前輩應該已經走,你不用浪費力氣。」墨小婉走過來。

墨小婉說完進入雲舟,很快雲舟重新發動,賈真帶著僅存的墨家破障境修者跟在雲州周圍,防止可能存在的其他妖獸。

雲舟內。

姜羽雙目緊閉,盤坐在地上,氣息綿延悠長。

「高地半人馬走了?」感知到墨小婉的靠近,姜羽這才睜開雙目。

墨小婉一愣,她本來以為姜羽陷入深層次修鍊狀態,並不知道外界發生了什麼。

「這麼大動靜,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姜羽一笑。

「墨小姐不會是怪我沒有出手吧?」


墨小婉一笑。「姜公子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肯定不是因為這個原因。」

「我當然不是普通人,你我都不是普通人,都是修者。」姜羽哈哈一笑,隨即雙目一閉,沒有繼續和墨小婉交談。

墨小婉進入雲舟另一處空間,也陷入修鍊狀態。修者的生活就是這麼枯燥,總是在不停的修鍊,根本沒有普通人想得那麼美好,輕鬆自由,無拘無束,這些都是說修鍊有成的修者。

接下里的三天,雲舟再也沒有遇到什麼強大妖獸,修為最高的一頭也只是彼岸境巔峰,被墨家破障境修者輕鬆擊殺。

三天後,雲舟衝出荒古平原,地面上不再是一望無際的連綿枯草,而是青青綠草。

很是奇怪的一種現象,一出荒古平原就是青草,連一點緩衝的地帶都沒有,好像有一股很特別的力量籠罩在荒古平原外,將荒古平原與這個東域分開,形成另一個類似半個小空間的存在。

離開荒古平原后,雲舟速度呈直線飆升,繼續飛行四五天後在一座城池前降落。

… 城池高聳入雲,幾乎就是一座大山,上面雕刻著很多符文,還有很多中高等品階的界兵,上下巡邏的修者。

這些修者都是彼岸境修為,每五人一組,為首之人是一位破障初期修者,手中長戈是一件高等品階靈兵。

墨小婉的家族『墨家』,就在眼前這座城池『寒歲城』內,墨家在寒歲城享有赫赫威名,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大勢力,其實寒歲城就是墨家的私有財產。

在城池的歸屬方面,東域和南域的情況差不多,城池的主人一般不是宗門勢力,就是某個家族,當然也有建立龐大王朝,帝國的那種情況。

「終於到了!」墨小婉從雲舟內走出,踩在虛空上。

姜羽也從雲舟內走出,跟在墨小婉身後,看著面前的龐大城池,心中不免有些驚訝,並且表現在臉上。

「鄉巴佬。」賈真對姜羽的表現很是不屑。

墨小婉眉頭一皺。 漫漫婚路 賈隊長,姜公子是客人,注意你說話的語氣。」

「客人?」賈真一時間沒反應過來,眸光凝聚看向姜羽。「小子, 糧滿天下 ,你是不是打算不走了?」

姜羽根本懶得去理賈真,自然不會去回答對方的問題。

「姜公子只是要住一晚,明日就走。」墨小婉只能如實說出,不然賈真還真有可能不依不饒。

賈真這才滿意點頭。「貪生怕死的東西,血魔馬和高地半人馬出現時,竟然連走出雲舟都不敢?」

「要不是有一位我們人族虛明境前輩經過,恐怕你現在已經死了。」

「哦?」姜羽故作疑惑出聲。「賈隊長果然勇武,怪不得連雙臂都被斬掉。」

「小子,你是在找死嗎?」賈真面色難看,面上流露殺意。

「就憑你?」姜羽冷笑。

靈魂力從體內延伸出去,賈真臉色瞬間慘白起來,再次體會到姜羽的恐怕。

賈真心中突然蹦出來一個想法,對方估計一個念頭就能擊殺自己。

「怎麼會這麼強?」賈真心中苦澀,根本搞不明白,為什麼和一樣都是破障境巔峰的姜羽會比自己強這麼多。

「好了,天色已晚,我們還是抓緊進城吧!」墨小婉站出來打圓場。

收起雲舟,墨小婉帶著眾人向寒歲城內走去,寒歲城的守衛都是墨家修者,一眼就認出是墨小婉回來。

墨小婉是墨家二小姐,深得墨家家主喜愛,地位很高,雖然現在天色已晚,按道理來說已經不允許出入,可是守衛還是沒有阻攔。

進入寒歲城后,姜羽才發現寒歲城並沒有自己想象中那麼巨大,和南域一些中型城池差不多,與從外面看的高聳入雲完全是兩個表現。

「姜公子是不是在好奇為什麼寒歲城內部和外部差距很大?」走到前頭的墨小婉回頭看向姜羽。

「難道是為了增強防禦力?」姜羽不確定回道。


墨小婉一驚,顯然姜羽說得並沒有錯。 重生軍婚之甜寵俏嬌妻 姜公子果然厲害,就是為了防禦而考慮的。」

「寒歲城是距離荒古平原最近的幾座城池之一,總是有一些妖獸過來,所以外面自然要建設好,用來防禦強大妖獸的攻擊。」

「以寒歲城的建築規模,估計就是虛明境妖獸前來,一時間都攻不下來。」姜羽點頭。

「那是當然,寒歲城的防禦力是經過考驗得,能夠承受虛明境妖獸瘋狂攻擊一個時辰不崩潰。」墨小婉頗為驕傲道,畢竟寒歲城是他們墨家建造的。

但是墨小婉的神情也隨之一暗。「不過美中不足的是,能夠建造出現在這個規模已經是極限,如果想擴大內部空間,就只能擴大外部,這樣防禦力就會下降,但保持防禦力不變,所需資源也會大增,根本承受不起。」

姜羽非常明白,建造寒歲城這樣的防禦建築需要何等海量的資源,更何況寒歲城上還有很多符文,這些都必須要請魂師親自動手刻畫,代價更是高昂。

在墨小婉帶領下,很快來到墨家府邸所在地,墨家府邸規模並不算大,門口站著兩名彼岸境巔峰修者。

「見過二小姐!」兩名彼岸境巔峰修者看到墨小婉回來,連忙行禮。

至於姜羽的存在,直接被兩人忽略。

「我姐姐回來了沒有?」墨小婉問道。

「回稟二小姐,大小姐已經回來好幾天了,聽說二小姐獨自一人出去採藥,差點也要跟出去。」兩名彼岸境巔峰修者同時道。

墨小婉很高興的點頭。「算一算,我已經很久沒見過姐姐了。」

「你還知道有我這個姐姐?」一道清脆鳴叫傳來,很動聽,沒有任何煙火氣。

光聽聲音,姜羽就知道這是一位強者,修為最低都在破障境巔峰。

「姐姐」墨小婉沖向走出的女子。

女子相貌和墨小婉有六成相似,不過墨小婉年齡偏小,身上有一股凝而不散的青春氣息;而女子很成熟,一雙眸光似乎已經看遍世間一切,直穿事物本質。

「半步虛明境!」姜羽目光放到女子身上。

立刻引來女子的注意,女子看向墨小婉。「妹妹,這位是?」

「這位是姜羽姜公子,姜公子因為重傷困在荒古平原,我正好在附近,所以便帶姜公子出來。」墨小婉笑道。

「姜公子,這位是我的姐姐,墨倩倩。」


「見過墨大小姐。」姜羽微微拱手。

「姜公子,我姐姐可是一流勢力聖魂教的弟子,一身實力深不可測,比我不知道強多少倍。」墨小婉笑著說道。

「聖魂教!」姜羽眸光一凝,死死盯住墨倩倩。


離開南域前,枯玄曾隱晦指出,第四塊聖者圖卷可能就在聖魂教,就算不在,那也和聖魂教有關。

「看來我要想個法子混進聖魂教,眼前這個女子是一個很好的突破口。」姜羽想到。

墨倩倩本來並沒有將姜羽放在心上,只認識是一個受傷的修者,可是剛剛姜羽身上卻冒出一股極強氣息,似乎是因為自己身為聖魂教弟子的原因。


「姜公子聽說過聖魂教?」墨倩倩問道。

姜羽苦笑一聲。「聽過一點,聖魂教內存在魂師,是我可望而不可即的大宗門。」

… 墨倩倩總感覺姜羽有問題,給她的感覺好像不是東域的修者,但當著墨小婉面前也沒有繼續問下去。

墨小婉找了一名墨家修者送姜羽去住的地方,賈真怨恨的看了姜羽一眼,也離開。

在這名墨家彼岸境修者帶領下,姜羽來到住所,是一間靜室,這名墨家修者對姜羽還算客氣,和賈真的態度不一樣。

進入住所,姜羽立刻盤坐下來,一道道符文從體內飛出,盤旋屋內,符文閃耀著金色光芒。

手指點動虛空,無窮力量凝聚一線,金色光芒越來越強烈,同時有複雜多變的符文出現,是一道複雜到極點的符籙。

「諸神光輝」

姜羽大吼一聲,識海空間靈魂力全部出動,全力刻畫符籙。

這是姜羽成為破障境魂師后得到的新符籙,不是攻擊符籙,也不是防禦符籙,而是一種結界符籙。

根本姜羽從聖者圖卷內得到的信息,結界符籙能夠斷絕虛明境,洞玄境修者的窺視,迷惑一切,對低階修者甚至有迷幻的效果。

現在住在墨家,姜羽自然要小心一些,結界符籙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凝!」

無數複雜紋絡出現在姜羽面前,將姜羽的額頭照亮,有神明虛影從三個方向走出。

三個方向也就是三道神明虛影,過去,現在,未來,三道神明虛影對視一看,融為一體。

蓋世神王走出,神威驚天,光是散開的氣息就已經能夠比擬虛明境修者的攻擊威力。

蓋世神王身影炸開,化為一道道朦朧身影,這些身影如同一尊尊高坐在天堂上的諸神,而姜羽就是諸神之王,因為這些身影正在不停跪拜。

「結界」

又是一指點出,諸神虛影散掉,姜羽所在房間被蒙蒙金光籠罩,阻止其他修者的窺視。

『諸神光輝』符籙刻畫完畢,姜羽的身影慢慢虛淡下去,很快消失不見,只有一塊古樸畫卷墜落下來。

虛空小界內。

天眼雙目睜開。「你現在在哪?大域壁壘還是東域?」

「當然是東域,如果是在大域壁壘,我也沒有功夫進來。」

虛空小界雖然堅固,但也不是大域壁壘內空間力量波動的對手,幾個衝擊就會破碎。

「情況怎麼樣?」天眼問道。

「還好,從大域壁壘出來后出現在荒古平原上,還好….」姜羽話還沒說完,就被天眼打斷。

「什麼?荒古平原!」天眼直接跳起來。

「你怎麼會出現在荒古平原,那裡不是已經和南域分開了嗎?」

「這個我也不清楚。」姜羽搖頭。「還有附近有一個人類修者隊伍,不然我肯定會迷失在平原上。」

「荒古平原內存在一尊禁忌存在,剛剛進入上三境的修者都不一定能夠活下來。」天眼頗為忌憚道。

姜羽聽后心中感慨起來,其他人只知道荒古平原是中三境修者的墓地,進入必死,但只有真正的強者才會明白這些更為隱秘的事。

「總之你能出來就行,那尊禁忌存在大部分時間都在沉睡,就算醒來也有聖地的人去處理,你不用操心。」天眼說道。

「你身上的氣息?」

之前被荒古平原驚住,直到現在天眼才發現姜羽的氣息變化,其他人只認為姜羽是破障境巔峰,但天眼卻能看出姜羽已經半個身子擠進虛明境,隨時都能完成突破。

「看來你是想再次衝擊虛明境了?」天眼立刻明白姜羽進入虛空小界的意思。

「恩!」姜羽點頭。「我現在在東域一個家族內,衝擊虛明境是一件大事,必須謹慎。」

「我幫你護法。」天眼一步邁出,直接離開虛空小界。

姜羽身影也從虛空小界內退出,出現在外界。

「虛明境是中三境的第一個境界,很是重要,具體怎麼做只能靠你自己,我幫不了你。」天眼說道,然後就趴在姜羽身邊,一動不動。

這幾日,天眼身上氣息也有很大變化,估計現在全力出手可以瞬間擊殺虛明境修者。

對於天眼說的話,姜羽自然清楚,感悟是別人的,就算知道也沒什麼用處;只有自己理解到的東西才是自己的。

「突破」

姜羽心中暗道,周身氣息開始攀升,不管是靈魂還是肉體都在急速增加中,半步虛明境修為展開,震動『諸神光輝』結界。

感知到一切的天眼立刻抬手布下另一道界兵,穩定住這方時空,防止氣息泄露出去。

「虛明境,虛明境,明白修者之道真意,明白修者存在意義,明白天地真諦…..」姜羽嘴唇動彈,念念有詞。

「明白哪會那麼容易,明白一半就能被稱之為大聖,明白一分也就是『虛明』。」

「虛明者,半懂半知,這才是虛明境這個境界的終極奧秘。」

運轉聖者圖卷中記載的無名聖法,姜羽突然明白一切,世界事情那麼多,就算是大聖都不可能全部明白,了解,無所不知,無所不能其實也有一個界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