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其實,我確實不能拿這一塊鼎章。」

雲千幽的話讓所有人嘩然,難道她因為之前的事情生氣了,所以連鼎章都不要了?

不過也是,她受到那麼深的質疑,誰能夠心平氣和呢?

而且,這樣的天才也有資格不爽啊!

宋景恆和江弦的笑容也一愣,「這……」

「我現在是中級術士了嗎?我應該換鼎章了吧。」

雲千幽的話讓眾人再次一愣。

是啊,她現在已經是中級術士了,是應該換鼎章了呢!

宋景恆回過神來,哈哈大笑,「對了,你是應該換鼎章了,你現在可不是初級術士,你是中級術士了!」

他強調的話讓周圍那麼多人忍不住嘆息搖頭,也讓龐斌和柯順如同死了親人一樣表情難看。

「不過,換鼎章這種事情,需要宣告天下嗎?」雲千幽又問。

「這當然不用。」

「哦~我還以為要的呢!」她一臉疑惑,「不然的話,到時候我又被人懷疑不是方士了,那可怎麼辦?」

她的諷刺讓龐斌和柯順的眼神中多了幾分陰霾。

她這是對他們的諷刺!赤果果的諷刺!

但他們能如何?

這個時候,說什麼都只會更丟臉!

「這沒關係,咱們那麼多人都看到了,你以後不用再擔心這個問題,沒有哪個人不長眼的。」

宋景恆同樣暗含諷刺的話彷彿一記響亮的耳光,狠狠地落在了龐斌和柯順的臉上。

「那就好,我可不想每次都要用這種方式來證明自己的實力。這樣的話,多浪費時間啊!本小姐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

雲千幽下巴微抬,眼神傲然,但沒有半點讓人生厭,只會讓人覺得,她就該是這樣的!

「行了,我能去換鼎章了嗎?」

「當然可以……哦,我忘了,鼎章好像是由柯中修負責的,是吧,柯中修?」

宋景恆一副如夢初醒的模樣,轉頭看向柯順,「柯中修,不知道你現在是否有時間呢?」

柯順僵硬地扯扯嘴角,「當、當然。」

「那行,麻煩你快一點,本小姐還是事要忙呢。」

雲千幽的笑容看在柯順的眼中,就好像惡魔一樣,讓人心裡發抖。

柯順甩甩腦袋將這種感覺甩出去,憤怒重燃。

不就是一個小丫頭片子嗎,就算再厲害又如何?誰知道她能不能一直走下去?

要知道,中途隕落的高手可是不少呢!

他心裡這麼惡毒地想著,原本沉重的腳步也終於輕快了一些。

一群人跟在他們的身後到了另一個房間。

雖然他們已經見證了最年輕的方士的誕生,但他們卻沒有就這麼離開。

笑話!難得見到一個那麼妖孽的小姑娘,他們怎麼可能就這麼離開呢?

於是,柯順在眾人的炯炯目光中給雲千幽換了一個鼎章,表情難看得都快要哭出來了。

有和柯順不合的人滿心暢快。

柯順的實力不錯,但為人實在是不討喜,而且特別偏執,一般人拿他沒辦法。

今天難得見他丟了那麼大個臉,真是太爽了!

至於龐斌,大家都忽略他了。

他只不過是個術士,就算是高級術士,在這裡又算得了什麼?

能夠在這裡常駐的,最弱都是初級修士。

他一個高級術士沒什麼特別的。

要不是因為這件事情,大家還真沒空關注他呢!

發現大家的目光都在雲千幽身上,龐斌真不知道自己該哭還是該笑。

但是他可以確定一件事情——雲千幽絕對是他的剋星!

雲千幽可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也沒空關心他。

在拿到鼎章之後,她對錶情僵硬至極的柯順笑了笑,「謝了,下次見。」

從房間里出來,在眾人的探究的眼神中,她問江弦和宋景恆,「現在能夠拿材料嗎?」

「當然可以!」江弦立刻點頭,「我帶你去!」

「江叔,真是謝謝你。」

「別客氣,這是你自己的本事得來的。」

「這位就是你的師兄吧?」

「對對對,之前沒來得及給你們介紹。這是我的師兄,宋景恆,你叫他恆叔就行了。師兄,這是千幽。」

雲千幽和宋景恆對視一眼,都微微一笑,對對方釋放善意。

真正認識之後,幾人便帶雲千幽去領福利了。 材料領取處的人今天受到了非常強烈的驚嚇!

他們跟平時一樣工作,等著方士們來領取自己的福利。

前面的工作都很正常,與平時無異,波瀾不驚。

就算有方士過來,也沒能引起他們的什麼反應。

但突然,這裡就來了好大一群人!

一共三十來人的隊伍,把他們都嚇壞了!

方士一般都是獨自行動的,當然,他們也有朋友,但最多就三兩個人一同前來。

可這次竟然有那麼多人一起過來,那陣勢太過驚人,讓他們都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了。

而在隊伍的前端,是一個很年輕的小姑娘。

小姑娘應該剛夠得上「少女」的年齡線,最多就十二三歲。

這樣的小姑娘,在方士工會裡頭,連當學徒都還不夠資格呢!

但是,她卻走在前頭,其他人跟在後面,成簇擁之勢,隱隱以她為尊的感覺。

不過,這怎麼可能呢?

一個小姑娘,哪裡有這樣的本事讓別人以她為首?

就算是會長的千金,也沒這樣的待遇吧?

會長的千金身份尊貴,但也不是所有方士都會低下自己高傲的頭顱的。

他們心裡胡亂想著,直到她走到他們面前。

「你好,我來領取我的每月材料。」

少女的話讓他們愣了一下,差點破口大罵。

——開什麼玩笑!

這麼小的小姑娘來拿什麼材料!這裡是方士工會!

就算她的父親是方士,也不能代領啊!

這些東西只能每個人親自過來領。如果不來的話,就一直積攢到下個月。

就算同為方士,都無法代同伴領取這些材料,更別說一個普通的小姑娘了

咦?不對啊!

她說的是拿自己的材料?!

幾個工作人員好一會才反應過來,他們沒聽錯吧?

這個小姑娘是方士嗎?

什麼時候工會裡頭出現了這麼稚嫩的方士了?

開玩笑呢這是!

他們即將出口的怒罵被雲千幽遞到眼皮底下的鼎章給堵了回去。

這這這……

看到上頭清晰的白色兩足爐鼎,幾人都失聲了。

他們看錯了嗎?

這是中級術士的鼎章吧?!

這個十來歲的小姑娘,竟然是中技術士?!

他們很想罵人,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這樣的妖孽存在!

可是,在看到雲千幽後面的那一群人的時候,他們都啞了。

如果她真的是騙人的話,也不敢在那麼多人面前騙人啊!

而且看這些人的那火熱的眼神,就知道這件事情肯定是真的!

——她真的是中技術士!

天!

幾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氣,整個人都懵了。

「你好,我能拿東西了嗎?」

雲千幽微微一笑,在桌子上輕敲了一下,將他們從震驚狀態中喚醒。

「哦……哦哦!可以!您稍等!」

幾人立刻點頭,然後統一轉身。

「啊!」

一聲慘叫,幾個人因為太過震驚,沒反應過來,方向重合了,直接和其他人撞到了一起,發出慘烈的痛呼聲。

他們的糗態讓雲千幽忍不住輕笑一聲。

後面跟著的方士也笑了,沒想到這些人竟然那麼不淡定。

——他們好像已經忘了自己剛才的反應也是同樣的慌亂了。

材料到手后,雲千幽有點吃驚,這些東西可都不便宜啊!

這些都是煉製丹藥或靈器的基本材料,雖然不多,最多就是一次的量——沒考慮失敗率的情況,可價值也不低啊!

看著手上的這些東西,她大概算了一下,應該要差不多一萬兩銀子。

果然,方士工會太財大氣粗了!

她淡淡地掃了一眼眾人,然後手一動,這些東西憑空消失。

大家倒抽一口氣,雙目瞪大,被狠狠嚇了一跳。

等大家反應過來她身上有儲物戒的時候,心頭劇震!

對他們來說,擁有儲物戒不是多難的事情,尤其對器方士來說,只要他們願意,而且有足夠的材料,就能夠煉製出一個儲物戒。

不過,實力不夠的器方士煉製出來的儲物戒容量不會很大。

他們雖然不知道雲千幽手上的這個儲物戒是多大的,但是,想來應該不會小到哪裡去。

而儲物戒後面代表的意義可就大了去了。

一般來說,儲物戒只有修士才會煉製。

倒不是說術士煉製不了,只不過術士的本事不夠大,能夠熟練掌握的材料也不多,最後煉製出來的儲物戒容量會很小。

浪費了那麼多力氣,浪費了那麼多材料,最後就煉製出一個不到半立方米的儲物戒,何必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