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兩萬積分。」

價格頓時朝著上面增加,不少修士,多在競購這一塊稀有金屬。

帝天頓時驚呆住了,兵神殿裡面的稀有金屬,完全猶如繁星,數量完全數不過來。如果此時拿出來拍賣的話,那麼會得到多少積分。這是帝天不敢想象的,帝天頓時溝通了兵老,希望能夠拿出了極快稀有金屬,來換取一些積分,

但是兵老直接破斥了帝天的要求,讓其趕快尋找兵神殿的重要零配件,不給開任何後門。

最終風月仙子的那塊金屬,則是以兩萬六千積分,被一位修士給換走了。

眾人隨即開始了經行交易,不過卻沒有一樣,乃是帝天想要的,因為那些東西,多吸引不了帝天,或者就是對帝天來說,完全是雞肋一樣的東西。

這場友誼會,過的很快,足足一天的時間,不少修士,多心滿意足的離開了這裡。但是眾人也感覺到了壓迫,前二十名的其中一位,就已經讓人感覺到了無力,不要說是其他的修士了。

「不知道仙子,在前二十名,究竟排在了第幾。」臨走前一位修士,則是好奇一般的詢問了一下,想要看看仙子的排名,究竟如何。

「小女子不才,只是第十九名。」風月仙子淡淡的說道,沒有絲毫的介意,這個排名在前二十名,則是倒數第二。

………….

帝天與洪狀等人,則是離開了天武會堂,但是卻沒有見到,另外一位前二十名弟子,多少有點遺憾。但是見到了風月仙子的風采,也是比較的滿足了。

因為帝天進入天武書院的排名靠前,還沒有等到比賽,只需要安心的等待就可以了。但是帝天還是選擇了,獨自一個人開始了閉關。

這一次帝天依然動用了神氣母源,鎮壓住了時間的流逝。這一次帝天,取出了兩塊木塊。這兩塊木塊,不知道用什麼材料做成,上面雕刻著一個朦朧的人物,擺出了一個奇特的姿勢。

這兩塊木塊,好像是一套的。第一塊乃是帝天當初撿漏而來的,而第二塊則是在殺戮戰場,那個海鱉身上得到的。而且帝天好好的琢磨了幾次,也發現了一絲竅門。

這兩塊墓碑,好像乃是要用神識,才能窺探裡面的秘密。而帝天也猜到了,這兩塊木塊,應該是記錄了一門強大的攻擊性步法神通。當初那位海鱉,則是施展了詭異的步法,殺傷力極其的強大。

帝天頓時額頭放光,神魂演化出了一道道的神識,開始接觸那兩塊木塊。

轟!

就在帝天神識,接觸到了,兩塊木塊的時候,頓時神魂好像炸裂了開來一樣,一道極其龐大的消息,湧入了帝天的神魂之中。

帝天猛然發現,自己竟然出現在了星空之中,同時在遙遠的星空之中,一道人影在急速的走來。那人身影十分的模糊,每一步落下,星辰則是化為了灰燼,虛空多炸裂了開來,完全是縮地成寸,一步踏出,便就出現了很遠的地方,足足幾步而已,變就來到了帝天的面前。

「七步一殺,無上喋血。七步落下,神明難逃。一步殺體。」

頓時一道宛若驚雷一般的聲音,響徹在了星空之上,震的帝天耳朵發麻。


只見那道身影頓時全身真元急速涌動,在四周泛起了道道漣漪,直接撕裂開空間,眨眼來到了帝天的身前。那道身影,則是猛的一腳踏出,那一腳而出,天地變色,充斥著狂暴的氣息,足以崩滅一切。

那人一腳,頓時踏在了帝天的胸口那裡。砰的一道轟鳴響起,帝天的身軀開始片片碎裂了開來,漸漸的化成了漫天光芒,最後消失在了原地。

不過隨即那些光點,再次匯聚了起來,變成了帝天。帝天驚恐的摸了摸自己的身體,剛才自己好像死亡了一樣,但是隨即又復活了過來,十分的嚇人。

帝天無數次,面臨了死亡。但是剛才那死亡的感覺,太過真實了,全身的氣息萎靡,直覺也漸漸的消失萎靡,最終化為了虛無。

「吾的傳承,七步一殺,好好的領悟。」此時那道朦朧的身影,再次吐露著轟鳴之聲。同時一道隱晦的心法,則是傳遞進了帝天的神魂之中。

帝天足足沉寂了半刻,隨即身軀微微一晃,一步踏出,則是出現在了十米開外。帝天開始了在星空之中行走,但是每一步踏出,漸漸的有十米,開始朝著二十米發展,最後來到了百米。

「這門心法裡面,竟然蘊含著縮地成寸。好像是縮地成寸的攻擊版,有著強大的攻擊力。」帝天頓時大喜,這種攻擊之法太強大了。

「一步殺體。」帝天猛的爆喝,同時雙腳上面,則是閃爍著恐怖的氣息。帝天全身的真元,則是在雙腳匯聚,並且裡面夾著雷真元,還有火真元,加上風真元,三種真元,彼此交合,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反應堆,最後在敵手的身上爆炸開來。

同時那道朦朧的身影,也是身姿一躍,來到了帝天的前面,同樣施展出了一步殺體。

「轟!」

兩人的大腿則是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爆發出了萬丈光芒。帝天看見了,自己的腿,在一瞬間則是化成了灰燼,漸漸的全身也消失了。

不過片刻之後,帝天再次凝聚恢復了過來,對於七步一殺,則是更加的深刻了。

隨即帝天接下來的時間,則是與那道朦朧的身影,在不停的鍛煉著腿法。

「二步殺元。」那道朦朧的身影,好像感覺到了帝天,已經將一步殺體,修鍊到了一定的火候。則是施展了第二式,二步殺元。因為帝天有兩塊木塊,自然引發了第二塊木塊的反應。

帝天剛才所學的一步殺體,乃是海鱉那裡得到的一塊木塊。而現在的二步殺元,乃是帝天得到的那塊木塊。 只見那道朦朧的身影,頓時輕飄飄的起來,巧妙的避開了帝天的一腿,則是腳尖輕輕,在帝天的身軀上面一點。頓時帝天感覺到了,體內的真元,頓時在一剎那,則是停止住了,而且變得極其混亂,開始漸漸的消磨殆盡。

帝天的身軀開始漸漸的黯淡,看著自己的真元,在急速的消失,但是卻無能為力。最終帝天變成了透明之人,然後消失在了原地。不過短短片刻之後,帝天便就再次復活了過來。

這是一處奇妙的歷練,帝天能夠無限的復活,並且從死亡之中,得到了大量的寶貴經驗。

同時帝天接收到了,一股玄妙的訊息,乃是二步殺元的修鍊之法,還有需要注意的事項。帝天頓時感悟了起來,二步殺元需要極其明銳的洞察之力,因為修士每次施展武學,一定要運轉全身的真元,只要將修士真元行走的路線,給看穿看透,找出其中的中心一點,然後直接擊潰那中心一點,導致對方真元一下子潰散開來,然後給其致命一擊。

不管是一步殺體,還是二步殺元,對於修士有著極高的要求。一步殺體,需要修士會雷元素,風元素,火元素,三者元素結合,加上自己的真元,足以將其引爆開來,形成強大的衝擊,將一位修士身軀給洞穿,乃是一步殺體。

而二步殺元,則是需要明銳的洞察力,對於修士的要求很高。

不過這兩個條件,對於帝天來說,則是並不算難。帝天修鍊了七種元素,而且有著神秘的右眼,足以看穿修士身上真元運轉的情況。

當初海鱉則是沒有將一步殺體,能夠完美的修鍊出來。如果當時能夠完美修鍊出來,帝天等人,身軀會被炸裂開來,直接隕落而亡。

帝天則是沉浸,在了二步殺元的修鍊之中,這門神通十分的強大,雖然只是前兩式,但是依然感覺到了不凡。而且這麼攻擊,乃是一門神通步法,可以出其不意。

時間如梭而過,帝天則是閉關了,足足兩年之多,才將七步一殺的前兩步,給修鍊的八九不離十了,各個要點也是銘記在了心中。

帝天這一次,則是選擇了出關,因為林婉兒則是通過了網路,傳來了消息。邀請帝天,則是前往林家遊玩。

帝天頓時焦急了起來,林婉兒乃是帝天,年幼時心中的那一抹青澀,是血姬還有葉傾城,所無法替代的。

「主公,第一次去女孩家裡,應該備上一份禮物。禮物不能貴重,也不能太輕,但是要有心意才行。」此時血姬幫助帝天,整理了一下衣服,對著帝天緩緩的說道。

「血姬,你說我應該準備一些什麼禮物,還需要注意一些什麼。」帝天啞然一笑,一隻大手,則是在血姬的腰部,不停的撫摸著,弄的血姬,則是不斷躲避。

「主公,畢竟你們沒有確定關係,或許說句難聽的,成與不成或許還很難說。所以只要當成朋友,前去遊玩即可,當然一些最基本的禮數,還是需要的。至於所送的禮物,確實需要好好的想想。」血姬想了想,對著帝天說道,開始為其出謀劃策。

林家背後有著無上老祖,而且還是天武書院的大股東,在人族高層有著一定話語權,財富也是極其的龐大。面對這樣一個大家族,確實一時間,不知道要送什麼禮物。

這一下子,不僅難倒了帝天,也是難倒了血姬。因為送禮太難了,而且還不知道要送什麼。

不過很快,血姬則是在帝天耳邊,輕聲的述說了起來,很快帝天嘴角帶著一絲笑意。

「這個主意,明天才要去赴會,那麼現在自然要好好的放鬆一下。」帝天嘴角掠起了一絲邪意,則是大手環抱住了血姬,三下五除二的將其剝光了,丟到了床上,直接撲了上去。

兩人頓時陰陽交合了起來,不止是舒服,而且是在修鍊,完全是兩不誤。

一夜時間很快過去, 爾虞我嫁 ,朝著林府而去。林府真正的所在地,並不在天聖星域之中。天聖星域裡面,一個巨大的城池,乃是林府的家產,乃是林府在天聖星域的核心地方,用來進行經商的總部而已。

真正的林府,則是在天聖星域,不遠處的一顆行星之中。那是一顆長方體的行星,橫卧在了星空之中,通體呈現七彩顏色,閃爍著微微的七彩光芒。這顆行星,面積極大,在行星之中,足以算是體型巨大的一顆了。這顆行星乃是七彩行星,裡面多是林家的族人,居住在了裡面。

然而這顆行星的星空環境極為的特殊,行星的星空四周,有著不少道的隕石,懸浮在了四周,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隕石防護圈。每一顆隕石,多有小山那麼龐大,而且閃爍著光芒,好似在保護著七彩行星。

「這個林家老祖不簡單,以星空為盤,隕石為旗子,布置了一個強大的陣法,牢牢的保護住了七彩行星。」帝天盤坐在了金龍宇宙飛船,則是嘆為觀止。頓時看到了,那星空之中,一顆顆的隕石,彼此之間,形成了一道道的微弱聯繫,彼此相輔相成,有著陣法的身影浮現。

林家的老祖,則是拘拿隕石,為家族形成防護圈,讓家族屹立不倒。

「主公,前方三千米,則是有著無形波,一旦觸及的話,可以干擾飛船的飛行。」頓時無上光腦傳來了指令,前面的那道無形波,可以干預網路,讓飛船的網路產生故障,無法正常前進。

「不虧是無上家族,布置了兩道防禦。防止敵人,可以通過網路攻擊。」帝天微微一嘆,這就是大家族的底蘊,直接佔據一個行星,做為自己的老巢,而且在四周布下了強大的陣法。

無形波可以防禦網路攻擊,讓整個行星多陷入癱瘓之中。而隕石防護圈,則是保護住了行星,不遭受物理攻擊。

帝天頓時收起了金龍宇宙飛船,站立在了星空之中。帝天頓時感受到了,星空竟然與虛空差不多,兩者之間好像有著一絲聯繫。

星空有著光芒,有著濃郁的生機。而虛空則是漆黑無比,而且透露著巨大的危險,就連無上強者,多會隕落在虛空之中。但是星空的壓力,則是比虛空少了太多,但是比星球,行星,星域之中的壓力,則是要大出幾十倍。

帝天站立在了星空之中,則是要運轉真元,抵抗四周的壓力,才能夠在星空之中行走。

「轟」

頓時前方的隕石,則是在劇烈的選擇起來,開始緩緩的移動,不一會兒,則是一條道路,顯現了出來。那裡的隕石,則是分散了開來,形成了一道通道。

同時一艘藍色的飛船,則是駛出了七彩行星。這艘藍色的飛船,長約千米,寬約百米,在飛船之中,已經算是巨大了。不過這艘飛船形體乃是飛船,但是上面的配置,比起一般的戰艦,則是要好的多。

科技發達,則是先後造出了飛車,宇宙飛船,宇宙戰艦。飛車則是極其的簡單,可以在天空之中飛翔,但是沒有絲毫的攻擊力。宇宙飛船,則是能夠在星空之中翱翔,並且配置著一些簡單的武器,經行抵禦星空之中的危險。但是宇宙戰艦,乃是專門投入大戰之中用的,上面則是布滿了,星空大炮,星能毀滅彈,這種超級大武器,而且防禦力則是更加的變態。

但是這艘飛船的,前後兩處,則是夾著兩門星空大炮。而飛船的兩周,則是布滿了,各種原子能大炮,足足有著一百門大炮。

「這艘飛船改造成了戰戟。」帝天啞然,只是這一艘戰船一出,可見林家的底蘊,只不過是顯露了一角。

「帝天,這邊來。」頓時林婉兒,站立在了飛船上面,對著遠處的帝天,揮了揮手臂。

帝天頓時抬頭望去,只見林婉兒的四周,還站立著不少道俊男美女,每一位多是俊才,通體流露著一股強大的氣勢,在同境界之中,已經屬於了佼佼者。

帝天頓時腳步光芒閃爍,一步踏出,頓時出現在了十米開外。僅僅百步過後,則是來到了飛船裡面。帝天發現,原本自己可以一步百米開外,但是在星空之中,壓力比星球之中大,所以一步只能夠十米開外一點。

「好強。」頓時飛船之中,那些俊才,則是微微倒吸了一口涼氣。因為在星空之中,對方能夠閑庭踏步,十分的愜意,而且這麼遠的距離,只是短短几秒之中,就來到了飛船之中,可見實力之強。那怕是他們的話,即使在星空之中行走,也未必這麼快速。

飛船沒有絲毫開動的跡象,因為眾人還在等人,隨即帝天了解到了,這一次乃是林家小輩,帶著各自的友人,參加林家的家族會。

林家的家族,年輕一輩則是開始了比武,凡是只要獲勝了一定的場次,便就有著進入寂滅之地歷練機會。因為林家乃是無上家族,有著一定的名額,可以進入寂滅之地。但是能夠進入寂滅之地的年輕一輩,最後多會成為家族的高層,這一點至關重要。 所以這一次內比,則是十分的重要。但是林婉兒,自然不需要參加。但是做為林家子弟,也是邀請了幾位友人,一起來林家遊玩。

林婉兒的在林家的地位,乃是極為的特俗,不止因為林婉兒的爺爺,乃是現任林家家主,而且林婉兒有著強大的天賦,自然得到了林家的重視。

不一會兒,則是有著不少修士,相繼登入了林家的飛船之中。那些修士,乃是林家其他弟子的友人。每一位友人,多是臉帶著一絲敬意,因為這裡乃是林家的地盤,有著無上強者存在,不得不恭敬了起來。

林家的弟子,則是足足有著數千之多,但是真正能夠出現在飛船之上,多是一些天賦極高的弟子。但是飛船上面,也足足有著一百位。短短片刻之間,則是有著數百位修士,先後降臨在了飛船之上。

在眾人確定,人數基本已經完畢之後,飛船再次朝著七彩行星裡面駛去。而外界的陣法,則是再次開啟。而這些友人,頓時被林家的手筆給吸引住了。

飛船在行星之中飛行,頓時發現了一塊塊的葯田,上面生長著各種藥王,瀰漫著濃郁的葯香。而且空氣之中,則是充斥著元氣,沒有半絲的靈氣。而眾人細細感應,則是發現,不少藥王的四周,則是有著聖氣瀰漫,這裡完全是一塊寶地。

同時一條條寬大的七彩靈泉,則是貫通了每一塊葯田,為其提供了強大的養分。眾人抬頭望去,只見每幾塊葯田的上面,則是浮現著一輪小小的紅日,不停的散發著光熱,對於藥王,則是有著極大的好處。

這裡完全是一處世外桃源,生長的數不清的藥王。有不少種藥王,眾人多說不出名字,不由的感嘆無上家族的強大。

飛船在上空緩緩的前行,足足半個時辰過後,終於降落在了一處巨大的空地上面。不過眾人再次被震驚住了,這塊巨大的空地,完全看不到盡頭。而且空地上面,足足有著數十艘這樣的飛船,每一艘飛船上面的配置,多是十分的強大,多有著星空大炮,還有原子能大炮。

光是這樣的飛船,就有了數十艘,同時還有著各種小型的飛船,上面也配置了,不少原子能大炮。

同時眾人目光遠眺,則是發現了,足足數千人的林家弟子,在嚴謹的訓練著。那些林家弟子的實力弱小,但是對於掌控飛船,確實絕對的一流。他們能夠在短時間之內,出現在飛船之內,投入到了戰鬥之中。

他們乃是駕駛著飛船的林家弟子,乃是朝著科技那個方向發展的,卻在不停的訓練著。

同時一座座頗大的傳送陣,則是出現在了不遠處。每一道傳送陣,上面有著密密麻麻的消息。林婉兒則是帶著帝天,還有三位友人,則是一起踏進了傳送陣裡面。林婉兒則是輸入了幾道消息,頓時傳送陣,瀰漫著數百道光芒,將眾人傳送了出去。

不過下一刻,眾人則是出現在了一個浩瀚的房間之內。不過眾人的腳底,依然乃是一個傳送陣。

眾人在林婉兒的講解之下,則是了解到了林府的構造。林府上面的房子,則是有元氣匯聚而成的。眾人多是居住在一棟棟的參天高樓之中的,每一棟高樓,則是有著數千層,沒有任何的門戶,完全是靠傳送陣。只要得到了對方的同意,可以通過傳送陣,直接前往對方的房間之內。

而且每一道房間,則是有著獨特的訊息,所以絕對不會出現差錯。林家的每一位弟子,在十八歲,就必須離開父母,居住在了屬於自己的房間,這裡乃是自己的地盤。要麼你實力達到了不滅境界,不然一輩子,多要居住在這裡,這是對家主弟子的磨練。

那怕林婉兒的爺爺,乃是林家家族,依然沒有絲毫的特權。當然林婉兒,也可以去父母那裡居住,但是也只能小住幾日而已。

帝天頓時發現了,房間的每一物,大多數多是元氣所打造而成。將元氣凝聚成了能量體,打造出了房子,還有各種傢具。帝天發現了,這種手法,竟然跟金龍宇宙飛船裡面一樣,所有的東西,多只需要能量體即可。

而且每一位林家的弟子,則是居住的地方,還是比較寬敞的,足足有著五百多平方米。

林婉兒這一次,則是帶了兩位男友人,還有兩位女友人。不過這兩位女友人,則是與帝天認識,多是天武書院排名第二十名之後的修士,與帝天有著一絲了解。但是這位男友人,卻是沒有見過。不過這位男友人,卻是感覺不到任何真元的波動,好像是一位凡人,不是一位修士。

不過隨著林婉兒的介紹,頓時驚呆住了帝天,這一位男友人,乃是現宇宙最年輕的科學巨擎。而且發表了,數片成名的論文,並且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其身價十分的嚇人。傳聞儲氏集團,曾經出了高價,依然沒有能夠挖到他。

赫本,乃是這位年輕科學巨擎的名字,不過卻跟林婉兒乃是友人。赫本年紀約為二十五左右,帶著一副金絲眼鏡,身穿一件時尚的運動服,有著濃濃的朝氣。

五人暢談,也是極為的舒心,五人多不是那種有心計之人,十分的坦誠。


不過五人的主角,則是赫本科學家。畢竟四人多是修士,對於科學一點不懂。但是赫本對於科學的了解,確實極為的推崇,對於修鍊則是不太上心。而且赫本現在,研究的項目則是虛空。赫本則是講解了,自己對於虛空的一些理解。

「我懷疑,其實虛空才是最真實的,乃是無邊無際的。而我們所生活的空間,乃是虛幻的,不過是虛空之中,所開闢出來的一處寶地而已,用來生存的。」赫本其中則是道出了,自己對於虛空的理解。

而且赫本表示,以後那怕是普通的凡人,多能夠在虛空之中經行行走,而且會將危險,降到最低點,不過那個需要一段時間才行,至少短時間不會。

帝天等人乃是修鍊狂,但是聽到了,赫本的驚人的言論,也是被驚呆住了,幾人則是目瞪口呆,不知道說什麼。

赫本乾笑,自己完全是對牛彈琴,但是這些科學家,就是喜歡說一些這方面的事情。

五人彼此暢談,短短時間過去,則是到了晚宴的重頭戲。林家乃是無上家族,待客之道,也是極其的高,則是開了一場盛大的晚宴。當然這場晚宴的主角,乃是林家的年輕弟子。宴會過去,就是明天的大比,乃是為眾多弟子壓驚。

林婉兒則是帶著眾人,通過傳送陣,則是出現在了一個巨大的大殿之中。這個大殿,足足有著數萬平方米,通體多是元氣打造而成,內部極為的輝煌,還有奢侈,無一不體現,林家的強大。

頓時不一會兒,不少林家弟子,則是帶著各自的友人,踏入了大廳之中。林家弟子,帶著自己的友人,則是找了一處地方,盤坐了下來。



嗡!

大殿的上方,則是泛起了道道漣漪,一道道的光芒,在上方閃爍著,宛若朝霞一般。同時一道道的撲鼻的香味,漸漸的從天空灑落了下來,讓眾人則是口中生津。

一張張的檯子,上面排放著一道道的美食。這些檯子,完全多是元氣打造而成,上面的每一道美食,多散發著香味,同時泛著微光。

「赤角蠍,地尾蟻,火龍蚣。」帝天頓時看清了,檯子上面,所擺放的三種食物。五人則是盤坐著一張桌子,有著五張椅子,各自盤坐了下來。

「這些食物,多是家族圈養的,所以可以放心的吃。」林婉兒頓時對著三人解釋了起來,林家完全可以擺脫人族,依然可以存活了下來。因為林家,已經有著一套自給自足的系統,不需要在依靠外力。

一頭一米長的蠍子,外面的甲殼,全部被清楚乾淨,只是保留著肉質,擺放成了蠍子的樣子。通體乃是赤紅色,冒著陣陣青煙,泛著微弱的油光,瀰漫著淡淡的香味。

另外一隻則是半米大的地尾蟻,這隻螞蟻的尾巴,則是十分的渾圓,比起身體多要大。但是尾巴裡面,則是濃濃的液體,乃是螞蟻津液。螞蟻為何力量十分強大,完全是螞蟻津液的緣故。普通的修士,經常服用螞蟻津液,可以增加自己的力量。修士如果熬制這些螞蟻津液,塗抹在全身身體上面,則是能夠刺激全身的肌肉還有經脈的成長。,

這是螞蟻的尾巴,則是被掏了一個巨大的口子,裡面可以看見,散發著濃濃光芒的液體,瀰漫著香味。

而最邊上的則是,一條三米長的火龍蚣。這條火龍蚣,只有八隻爪子,而且頭部像龍,並且有著長長的兩道鬍鬚。此時這條蜈蚣,則是斷成了好幾段,流淌著淡金色的液體,乃是湯汁。

同時四周還有著一些靈果,加上了美味的酒水,這盤菜肴,則是十分的美味。 而最邊上的則是,一條三米長的火龍蚣。這條火龍蚣,只有八隻爪子,而且頭部像龍,並且有著長長的兩道鬍鬚。此時這條蜈蚣,則是斷成了好幾段,流淌著淡金色的液體,乃是湯汁。

同時四周還有著一些靈果,加上了美味的酒水,這盤菜肴,則是十分的美味。

「歡迎各位遠方的小友,來林家遊玩。希望各位可以玩的盡心。」此時幾道光芒閃爍,出現在了大殿之中。頓時幾道身影,則是出現在了大殿的最上方。那幾人身穿一件雪白的長袍,乃是中年,雖然神色和藹可親,但是通體自然散發著一絲威嚴,有著不怒自威的氣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