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們當街鞭笞眾人,無辜傷害柔弱女子,還想讓我乖乖就擒,你們還有沒有王法?」

林驚羽莫然開口,一字一句,如同驚雷一般在長街上回蕩。

同時,他也將魅靈小優拉到了自己身後。

剛才,魅靈小優已經說,她的靈力被封印了,此刻的她與一個弱女子毫無二異。

林驚羽對她也格外保護。

「王法!」

「哈哈!在這靈峰城,城主府就是王法!我們三公子就是王法!他讓你生,你就能生,他讓你死,你就得死!」

那魁梧男子丘莫肆意地狂笑著,又朝著林驚羽走近了幾步。

「呵呵,好一個靈峰城的王法!」

啪的一聲!

然而,令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林驚羽竟雙手結拳,拳如奔雷,打向了這魁梧男子。 「哼!跟我比拳頭!」

「真是不知死活…….」那魁梧男子丘莫冷笑一聲,迎著林驚羽的拳風一拳擊出。

然而,當雙拳交擊的一瞬間,魁梧男子臉色大變。

彷彿有萬鈞之力,從那拳頭中傳來。

這哪裡是靈溪境三重修士?

那澎湃的靈力,比之靈溪境六重的修士,都毫不遜色!

砰的一聲!

巨大的衝擊力,使魁梧男子丘莫整個身體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般飛出四五米遠,重重地撞在地面上。

嘶!

看到這一幕,眾人都倒吸一口氣。

任誰都不敢相信這個年輕人竟然真的在靈峰城出手,而且將靈峰城城主三公子的護衛打成這副慘狀。

「該死!」

魁梧男子丘莫抹了抹嘴角的血跡,從地上爬起來,憤怒地咆哮一聲。

「廢物!」

「連一個小角色都解決不了!」

青蛟獸背上的令狐宵臉上也是一陣鐵青。

很顯然,丘莫的表現,已經讓他臉上無光,若是傳出去,他無疑成為城中其他大勢力的笑柄。

「你們五個一起上,不管死活,都必須把此人拿下!」

令狐宵冷冷說道,神色中露出一抹凜冽的寒意。

「遵命!」

他身邊其他四位侍衛,以及剛剛爬起的丘莫一齊應道。

此刻,林驚羽也陷入一陣出神。

「我的拳頭……」

「竟然一拳就將那傢伙擊飛了!」

他慢慢回味著剛剛那一拳,沒有任何拳法,僅僅憑藉體內三條靈溪中迸發的巨力。

一拳!僅僅一拳!

就將一位靈溪境四重的修士打飛!

「大家一起上!」

「不要留情!」這時,令狐宵手下五位侍衛,一起大喝一聲,朝林驚羽衝來。

「來得正好!」

「我倒是可以試一試,如果使用雷龍鎮獄功,一拳威力如何!」

林驚羽驟然抬頭,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

只見他雙手握拳,瞬間從四肢百骸之中,傳來一聲聲清脆的爆響,在他的經脈之中,彷彿有一條真龍在遊動一般。

「雷龍鎮獄功!」

林驚羽猛地向前踏出一步,迎著最先衝上來之人,單拳擊出,頓時如同蛟龍出海,一道藍色的拳芒直衝而去。

這一拳勢若奔雷,一拳結結實實打在對方胸膛之上,又是一聲爆響。

此人,直接狂噴一口鮮血,倒飛出二三十米,狠狠地砸在地面上,直接暈死過去!

「哈哈!爽!」林驚羽狂笑一聲。

他陡然提速,雙拳揮舞,如同人形暴龍一般,一拳一個,眨眼間將五人全部打飛!

「這傢伙好恐怖啊!」

「是啊,他修鍊的到底是什麼煉體功法?」

「這簡直是一頭蠻龍,將五位靈峰城近衛軍打成這副模樣!」

一道道議論聲響起,周圍修士都震撼不已,同時也對林驚羽露出了幾分懼色。

「你……你到底是何人?」

這一刻,甚至連青蛟獸背上的三公子令狐宵也臉色大變,心中甚是發慌。

他生怕林驚羽發起瘋來,也將他一頓暴揍。

其實,令狐宵本人也是靈溪境五重的修為,可是面對林驚羽,他卻完全沒有了信心!

因為,剛剛林驚羽爆發出的拳力,恐怕已經接近靈溪境九重!

他豈敢應戰?

「公子!」

「不可戀戰……」林驚羽正打得興起,身後傳來小優柔弱的聲音。

原本,林驚羽還想好好教訓一下令狐宵,聽到小優的提醒,他也立刻意識到,這裡畢是靈峰城,還是趕緊離去為妙。

「走!」

一想及此,他不敢有絲毫遲疑,一把將柔弱的小優抱起,朝著城外跑去。

靈峰城守衛森嚴,這裡發生激烈的打鬥,片刻之後一陣陣馬蹄聲響起。

一隊五十餘人的近衛軍急匆匆趕來,這些近衛軍各個身披青銅甲胄,手持銀色長槍,透露著一股令人心悸的氣勢。

「三公子!」

「您沒事吧!」為首的一名銀甲將領大喊一聲,從馬背躍下,來到令狐宵身旁。

銀甲將領名叫岳長鳴,乃是城中執法隊統領,修為更是達到靈海境一重。

他目光一掃,看到令狐宵身旁,被打得狼狽不堪的五名侍衛,也不禁臉色大變。

心想,五人被打成如此慘狀,莫不是遇到了靈海境強者?

「沒事個屁!」

「岳長鳴!老子都要被人打死了,你才趕來!」

令狐宵驚魂未定,怒吼道。

「三公子請息怒!」

「屬下立刻封鎖城池,絕對不讓此人逃出靈峰城!」

銀甲將領應了一聲,手中一枚煙霧彈向著空中一扔,一團紅色狼煙裊裊升起。

看到這一道狼煙,靈峰城全城閉緊,一隊隊兵馬來回巡視,都在尋找林驚羽和魅靈小優二人。

…….

夜幕降臨,一架奢華的馬車緩緩行進到靈峰城下。

「來者何人!」

「全部下車搜查!」一隊身披青銅甲胄的將士,將馬車攔了下來。

這時,馬車的帷帳捲起,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緩緩從馬車中走出。

「是我!」

「金玉閣辰長風,莫非你們還要把我攔下不成?」白髮老者厲聲說道,帶著一股不怒自威的威嚴。

這時,不遠處的銀甲戰將岳長鳴也聞聲趕來。

「原來是辰老!」

「不好意思,我們在搜查一個打傷令狐宵公子手下的囂張狂徒,多有得罪,請您諒解!」岳長鳴急忙解釋道。

「搜查什麼人我不管!」

「我馬上要前往玉天古城,趕緊打開城門!」辰老沒好臉色道。

「額……」

岳長鳴思忖了片刻,朝著身後近衛軍擺了一個手勢:「開城門,讓辰老出去!」

「多謝!」

辰老微微一笑,帷帳拉下,馬車從城中疾馳而去。

一連走出四五里,辰老的馬車才緩緩停在一處偏僻之地。

這時,從馬車中走出兩道身影。

正是林驚羽和魅靈小優二人。

「辰老,今日之恩,林驚羽沒齒難忘!」林驚羽朝白髮蒼蒼的辰老拜謝道。

其實,當林驚羽帶著魅靈小優趕到城門時,已經是城門緊閉。

他在靈峰城,無親無故,唯一稍微熟悉的就是這位金玉閣辰老。

於是,他冒著風險重返金玉閣,將來龍去脈都跟辰老說了一遍,沒想到辰老果然答應助他出城。

後來才有了剛剛那驚險出城的一幕。

「林公子客氣了!」

「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老朽可不想少了您這樣一位夥伴呢!」

「為了方便您以後再來金玉閣,我倒是有一件禮物贈與林公子…….」 「這是一張人皮面具!」

「林公子不妨試上一試!」辰老笑著說道。

林驚羽點點頭,接過人皮面具,戴在頭上,一瞬間他彷彿徹底變了一個人一樣。

「公子!」

「你這個模樣,除非最熟悉之人,否則很難認出你來了!」魅靈小優在一旁說道。

林驚羽也很是滿意,連忙向辰老拱拱手:「多謝辰老,您想的真是周到!」

「既然如此,此地不宜久留,辰老後會有期!」

隨後,二人向著辰老拱拱手,趁著夜色朝紫幽峰方向而去。

…….

夜涼如水,紫幽峰上一如既往的靜謐。

唰!唰!

夜色掩映中,兩道身影出現在紫幽峰上,小心翼翼地進入林驚羽的那間小木屋。

房間內,布置極為簡單。

僅有一張床,一面桌,四把木椅和幾個木櫃。但整個房間卻很整潔,飄散著一縷縷葯香。

這些日子,紫幽長老讓林驚羽否則山上的這些藥草,所以他的房間中也放著些許。

「小優姑娘!」

「房間有些簡陋…….你晚上就在床上休息吧!」

林驚羽說道,將床榻上一床被褥撲拿起,撲在了地上。

「公子,不可!」

魅靈小優本想拒絕,最後卻依舊沒有拗過林驚羽。

不久之後,林驚羽盤膝而坐,雙手攤平閉目凝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