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傲王!」白衣女人這時也認出了傲因。

「嘿嘿,沒想到白衣仙王居然還記得本王。」傲因嘿嘿笑道,不過它沒有去理會白衣仙王,而是走到陳玄跟前說道;「主人,這白衣仙王當年在仙法世界可是群芳譜上面的絕世美人之一,可以說整個仙法世界都有她的追求者,不過貌似還沒有人栽了這朵花,我支持你!」

「傲王,你……」白衣仙王臉色鐵青的看着傲因。

「你什麼你,白衣仙王,既然仙法世界那群貨色你看不上,咱這主人英明神武,配你絕對不掉價,能跟隨主人那可是你的福氣,別反抗!」

說完,傲因轉頭就溜出了竹屋,貌似是真想幫陳玄在外面守着。

白衣仙王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這小子配得上她葉白衣?

當年有天子追求她她都沒有答應,這小子憑什麼?

「原來你叫葉白衣,白衣仙王!」陳玄看向白衣仙王,邪笑道;「這老妖怪的話你聽見了,放心,我不嫌棄你年紀比我大,既然你不肯臣服,那麼我也只好先爽一爽了。」

「你……」白衣仙王滿臉怒容。

陳玄冷笑道;「娘們,現在擺在你面前的有兩條路,第一條,我睡了你,你還是得聽命於我,為我辦事,第二條,主動臣服,盡心竭力幫我,我不動你。」

「小子,你會後悔的!」白衣仙王咬牙切齒的說道。

陳玄淡漠道;「會不會後悔那是以後的事情,白衣仙王,我的耐心很有限,而且你長的確實很令人心動,所以,別逼我自己做出選擇。」

白衣仙王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陳玄,彷彿是恨不得用那一雙眼睛把眼前之人碎屍萬段。

「我……臣服!」白衣仙王咬着牙齒,艱難的說出了這三個字,眼下被陳玄掌控,她的確有些怕陳玄對她做出那種事情。

聞言,陳玄一臉燦爛的笑了,說道;「這是一個很正確的確定,不過我希望你記住自己做出的選擇,如果臣服我敢陽奉陰違,那麼我一定會在第一時間睡了你,嘗一嘗仙法世界群芳譜上面的絕世美人到底是個什麼滋味兒。」

說完,陳玄轉身離開了竹屋。

白衣仙王冷冷的注視着他的背影,心中暗罵一聲;「這個該死的小子,他到底是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對了……」陳玄忽然轉過身來看着她,說道;「提醒你一下,外面的世界只允許出現天羅金仙境的力量,所以你最好壓制一下自己的實力,一旦引出天罰,你這位群芳譜上面的絕世美人恐怕就要香消玉殞了。」

「你是誰?為什麼要這麼做?」白衣仙王一臉怒意的問道。

「我叫陳玄,其他的你以後會明白的。」陳玄背着她揮揮手。

見到陳玄出來,不遠處的湖面上,傲因立即朝着他跑了過來,滿臉好奇的看着陳玄,問道;「主人,你沒上?」

陳玄白了它一眼;「上你/妹,老子像是那種無恥之人嗎?」

聞言,傲因一臉遺憾,說道;「主人,這娘們可是群芳譜上面的絕世美人,名揚整個仙法世界,而且還沒有被拱過,本王要是是個人類,有這機會絕對睡了她。」

「可惜你他娘連小/弟弟都沒有。」陳玄翻了翻白眼。

傲因的臉色一黑;「主人,誰說本王沒有,想當年本王風/流起來可是連鳳凰都征服過。」

陳玄一臉詫異的上下打量着它,不過他愣是沒看出來這傢伙的小/弟弟在什麼地方。

這時,白衣仙王也離開了竹屋,朝着他們走了過來。

陳玄轉身看了她一眼,對傲因問道;「老妖怪,這娘們在仙法世界真那麼受歡迎?」

傲因點點頭,說道;「當然了,白衣仙王葉白衣,整個仙法世界盯着這朵花的老婬棍不知道有多少,但凡能上群芳譜的女人就沒有一個不漂亮的,當年輪迴女帝進入群芳譜,可是引起了整個仙法世界的轟動,上瑤池去追求的人都他娘差點把瑤池給踏平了。」

「輪迴女帝!」陳玄的腦海中忽然閃現出一個氣質出塵的白衣女子,他當初得到無影聖衣將其煉化時,還從其中繼承了輪迴女帝的輪迴之眼。

甚至對方還留下了一句話;吾乃輪迴,有緣再見!

以前陳玄或許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但是現在他有些明白了,一旦未來古仙人下界降臨人間,他還真有可能會與這輪迴女帝遇上。

「傲王,作為傲因一族的王者,你為何會臣服於他?」白衣仙王緩緩走來,白色的衣角飄動,仙氣飄飄,其那絕美的容顏上還有着怒意,看着傲因問道。

傲因白了她一眼,說道;「本王的事情與你何干?本王樂意,白衣仙王,我看你還是多想想怎麼侍奉主人吧,沒準未來本王還得叫你一聲主母。」

白衣仙王的臉色一沉。

陳玄似笑非笑的看了白衣仙王一眼;「這老妖怪的話你別當真,不過可以放在心上。」

「你……」白衣仙王哪裏不明白陳玄這是在威脅她。

這時,離去的陳不惑等人回來了,他們紛紛看了白衣仙王一眼,又在陳玄身上打量了下。

見狀,陳玄黑著臉說道;「看個毛啊,這娘們我沒碰,對了,在這秘境裏面有沒有發現好東西?」

陳不惑攤了攤手,這秘境裏面幾乎都是各種奇花異草,倒是有那麼幾株靈藥,至於其他的好東西毛都沒看見。

陳玄眉頭一皺,看向白衣仙王問道;「你這裏沒留下什麼好東西?」

白衣仙王理都沒理他。

傲因掏了掏自己的鼻孔說道;「主人,白衣仙王可是出了名的清心寡欲,這裏恐怕還真沒啥油水可撈。」

聞言,陳玄的心中有些失望。

不過能掌控白衣仙王這位強大的絕世美人,也不算虧了。

隨後幾人便是離開了秘境,剛剛從裏面出來,孤蘇仙王就朝幾人看了過來,不過當他看見白衣仙王后,那原本冷傲的眼神頓時變得無比痴迷!

。 「這首歌曲的最終創作還是很感謝咱們XX報的大力支持,很多素材都是報報給,演員也是報報請的,我們可請不起這麼多演員。」

李拂煙笑呵呵的說道:

「這次,也是一個契機吧,很高興能夠一起合作,也幸運能夠一起合作,希望大家能夠在這首歌中有所得,有所思。」

「其實沒必要真的學到什麼,只要能夠得到一點啟發,思考到一些東西,也許你過後就忘掉了,但是其實他們是藏起來了,在未來的某一天,你所思考的東西就會跳出來,指引你前進的方向。」

「好了,今天的新歌首發就到這裡了,喜歡這首歌的,可以去鴻影音樂點擊收聽哦,也可以到我的Y站觀看MV視頻,另外預告一下,我的Y站也會開始更新一些日常類的視頻,歡迎大家來觀看。」

「好了,明天我們繼續正常的直播,那麼,大家明天見啦。」

直播很順利的結束了,今天李拂煙沒有太過多的表現,播放過MV,也演唱過之後,就給大家講述了這首歌曲的創作背後的一些故事,差不多一個半小時左右就結束了。

但是這一次的直播數據可謂是幾次之中最好的一次,最巔峰的時候,人氣能有三百萬左右,要知道,這一次發布的時候禮物並不多,時間也短,這人氣就純靠真實人數和彈幕往上頂的。

能有這麼高的人氣,主要是這一次有官方的引流,鴻影平台也有專門的推薦位。

畢竟今年是比較特殊的一年,有這樣的作品誕生也算是鴻影直播平台的作品產出,是可以拿到年終總結大會上去說的。

在直播這個產業剛剛興起不到十年且在高速發展的現在,這些作品產出都將是平台的底蘊,特別是這種類型的作品其實是很少的。

「呼……第一次有官方參與,好緊張。」李樂魚關掉直播之後,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對他來說,今天的直播確實是有些拘謹的,生怕說錯了一句話。

「人家能讓你單獨主持發布,也算是對你的信任了。」滕卓君也鬆了一口氣,這次她也是很緊張的,不過能聯繫到官方是對他們自身的一種升華和肯定,這個機會肯定是不能放過的。

其實這首歌很早就出來了,但是MV卻是最後一個製作出來的,其中需要打磨的地方太多了。

別看短短四分鐘的MV似乎挺平常的,但是細節是很多的。

「也算是有個好結果了。」曹芷晴笑道:「現在已經有不少評論了,哈哈,拂煙同學,有人看出來你的小設計了。」

「看出什麼了?」辛楊林湊了過來。

曹芷晴笑嘻嘻的指著鴻影音樂裡面一個評論說道:

「你看啊,這個人說,目前發布的這三首歌,第一首不用說,就是專輯的同名歌曲《時空之淚》,是描述穿越時空尋找愛情的。」

「第二首也是穿梭了時空感嘆秦朝的,是穿越了時空,感嘆朝代更迭,戰爭給百姓帶來傷痛,也算是為此留下了眼淚。」

「這第三手也是穿梭了時空,感受那個時代的痛苦與波瀾壯闊,有對前輩犧牲的惋惜之淚,也有為那個時代開始覺醒的激動之淚。」

桑中文摸了摸下巴點了點頭:「總結的很到位啊,我們之前不就是想著每一首歌都是一個時代或者某個角度留下的淚痕么。」

「或是激動,或是傷感,或是感慨,或者這本來就是時代的眼淚。」辛楊林笑道:「發了第三個之後,你的那點小心思就被人家給發現了呀。」

李拂煙看了一遍之後微微的點了點頭笑道:「被發現是好事,說明大家都在思考,有思考就肯定會有收穫。」

「行嘞,差不多了那我們也走了,這兩天房子的事情也差不多快要定下來了,離鴻影總部不遠,不少主播、UP都在那邊租房子或者買房子,到時候可以經常和其他的主播聯動。」滕卓君笑道。

「行啊,效率啊。」辛楊林眼前一亮。

「鴻影那邊推薦的……那一片兒的房子不少產權都在鴻影手裡,租給主播和UP們的租金也比市面兒上的價格低,算是平台給主播們的一個福利了。」桑中文笑道:「等這兩天新專輯發布結束,咱們就差不多可以搬過去了。」

「我們差不多會和大雁社還有侯先生當鄰居。」滕卓君笑道:「一個是美食區的大UP,一個是主機區的領頭羊,這位置可不好找了。」

「行,那就這個,咱們收拾收拾,下周……下周五吧,準備搬家,咱們再直播發布一首歌,剩下的沒做MV的一口氣全部發出去。」李拂煙說道。

「OK,那你別忘了通知蘇夢妍同學哦。」滕卓君說道:「地址我等會發給你。」

「好。」李拂煙點了點頭。

——

「菲菲,你真的要去那邊租房子?」

第二天上午,已經停播兩天的雨霏霏在自己家收拾行李,她老媽雖然在旁邊幫著一起收拾,但是她一直是不太同意的。

或者說,有點不能理解,明明平時在她自己那套房子裡面直播都挺好的,為什麼要跑去別的城市裡面。

「哎呦老媽,我不是都說了嘛,那邊是總部,主播和UP都很多,方便我們聯動。」卜雨菲一邊收拾自己漂亮的手辦們一邊開心的說道。

「別以為我不懂,不就是Y站嘛,我可是經常去看視頻的。」卜雨菲的老媽說道。

「是是是,您都去看什麼什麼老歌,什麼交誼舞之類的東西,哦,再不就是做飯的。」卜雨菲看著面前這個小半個人高的悟空有點犯難,這個帶不帶呢。

「哎呦,你就算是去也是去工作的,你帶這麼多玩具幹什麼?」

「這不是玩具,這是手辦。」卜雨菲認真的說道:「他們都是有靈魂的。」

「……你已經收拾了兩箱子化妝品,五箱子衣服了,你是準備嫁過去了?」老媽無語的說道:「你怕不是要去會什麼情郎吧。」

「當……當然不是,我那純粹是為了工作,是為了追求理想,我的事業現在達到了一個瓶頸,要走出去才能找到更多突破的方向。」卜雨菲最終還是決定不帶了,好像,也不一定能成來著。

「你真的要去會情郎?」老媽蹙了蹙眉,然後看向了貼在牆上的某個男歌手的最新海報,上面寫著:穿越時空尋找你的蹤跡。

「你要找這個李拂煙?」

「不……不是啊。」卜雨菲扭了扭自己的頭髮,然後直接一甩:「我們又沒什麼關係。」

「是啊是啊,你們也就是連過一次麥,然後加了微信聊了幾句而已,話說,我感覺他和他那個新的工作室成員關係不一般,你這麼去肯定是要吃虧的。」老媽無奈的說道。

「啊!老娘!你監視我!」

「這還用監視?看你直播的誰不知道?」

。 莫情現在有些摸不到頭腦,因為他被丟到了一處名為潛龍閣的地方。

潛龍閣,是位於大唐天朝皇城內的一處學府,這裏招收的學員皆是皇室成員。

招生規則也很簡單,只要沾上了一點皇室血脈,並且擁有修行的能力,便可以入學潛龍閣。

也就是說,潛龍閣便是皇室傳承之基!

自大唐天朝創立以來,所有不過百歲的皇子皇孫基本都在這裏修行,只有個別人員外出求學。

時至當今,大唐天朝的皇帝、親王等絕大部分都在潛龍閣修行過。

當然,《真龍霸氣訣》只有皇子和親王才能修行。

通常而言,當權者的子嗣只是把潛龍閣當成修行的地方,對於落寞支系的子嗣而言,這就是一個「技校」。

只要實力達標,將來的他們都會成為皇城禁軍。

作為大唐天朝的皇城禁軍,那可就了不得了,試問,誰會閑着沒事跑皇城找麻煩,而且,皇帝通常比他們厲害的多,他們就屬於排面、拉拉隊、逼格放大器。

只要當上了皇城禁軍,基本上是一輩子都不用為將來發愁了,每天值值班摸摸魚,就能拿着高額的餉錢。

這大部分男性皇室成員的選擇,大部分女性皇室成員雖然也可以加入禁軍,但她們主要目標還是那些皇子、王子。

皇室發展了這麼多年,不知道傳承了多少代,所謂的近親基本不用參照,雖然基本都是一個姓,但絕大部分都隔了五代六代,七代八代,距離三代以上遠得很。

當然,有一些女性只是在潛龍閣修行而已,若是有合適的道侶,自然是好事,沒有合適的也不強求。

當然,有利必有弊,潛龍閣的水太深了!

王儲之間爭鬥不斷,派系分明,若是站錯了隊可就容易成為被打擊的目標。

你主子我不能動,我還不能教訓你個奴才?

當年魔仇就是在潛龍閣修行的時候被人暗算,落得個妻兒皆隕,自己修為被廢淪為奴隸的下場。

莫情消化了希雅給出的情報之後也是一陣頭大!

大唐天朝有毒吧!

怎麼把自己丟到這麼個是非之地了!

不是說好了化解矛盾、冰釋前嫌的嘛!

不會吧…

不會是讓自己挑一個公主扛走?

扯淡!

不可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