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做著攻城的器械?」空明心中不由的冒出一絲的不安,按理說,現在的戰場上,由於大量的魔法師和會鬥氣的人加入到戰爭之中,以前那一種按部就班似的,造攻城器械,攻城的作法已經很少運用了,通常都是用火系魔法或是地系魔法之中對於地形破壞較大的魔法一下子就轟開城牆,這樣省時省事,而現在哈維軍在不停的造著攻城器械,這種現象不像是龐龍野的作風,反常即為妖,可見這裡面肯定有一些不為人知的東西在裡面。想到這裡,空明不由的陰沉的又問了一次:「你敢肯定,他們一直在做著攻城器械?」

那人讓空明的聲音之中的殺氣嚇了一跳,不由的說道:「他們一直在做啊,我們每天都看到的。不信的話你可以去問問其他人,你們說是不是啊。」最後一句的時候,他向著旁邊的人群說道。空明看向那些人,他們也是紛紛的點著頭,空明生怕他們看錯,又仔細的看了許久,但是奈何,距離實在是太遠,沒有辦法真切看清楚那裡的情況。想了想,空明即刻念了一個用於觀察的魔法咒語,精神系魔法??探知之眼。頓時在空明眼前一米的地方,顯出了哈維軍營的一個影像,那些士兵看到影像之後,也紛紛的靠了過來。只見影像之中,那些哈維士兵,在火堆的旁邊,烤著一些肉類,火堆之上,是一個鍋,鍋里放著一些食物,想來他們還沒有吃飯,在他們不遠的地方就是一些擺放整齊的工具,正是用來製造攻城梯、攻城樓、沖門槌等等的東西,再遠一點的地方就是那些還沒有做成的東西。空明仔細的看著,那東西做得相當的精細。不過就在他想深入的看的時候,突然一個魔法打斷的他的觀察,頓時影像消失掉了,想來是敵軍的那些魔法師在用一種魔法隔斷了空明的魔法,但是僅僅是這片刻的觀察已經讓空明了解到了許多他想知道的消息。首先,哈維軍這樣做不過是一種假象,他們的進攻正面或者是當前攻擊的對象根本就不是馬城,肯定是一個比馬城更加重要的目標,其次,他們需要時間,這個時間也許會稍為長一點,大概要十多天的樣子,因為一般在材料充足的情況之下,要作那麼多的攻城器械也需要十多天的樣子,而他們將本來就是消耗品的東西做得如此精細並不是為了當作藝術品,而是在拖時間,如果急於攻城那麼肯定做工是非常的粗糙,為了讓我們認為他們確確實實是在準備攻城,而且是要大打出手。那麼這個讓他們那麼著急的目標在哪裡,是什麼讓他們置十萬大軍於不顧,還如此的分兵?要知道分兵可是兵家的大忌,沒有必勝的把握,他們是不要能如此輕易的分兵,難道這是一個陷井?是不是讓我們再一次的出去劫營,這樣更加讓他們的計劃更加容易的實施?他們到底是去攻擊一個我們必救的目標,還是在吸引我們出去,這個看得見的現實的背後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事情?要知道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流言也不一定是假的,在一切的都沒有證實以前,所有的東西都是有可能的。想到這裡,空明頓時想起了什麼,這一切只有立刻回到城主府那裡,從一堆的情報之中尋找答案。

空明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城主府的辦公室之內,從一大堆的情報之中,不斷的尋找著與哈維軍隊運動有關的情報,但是無奈的是這些情報實在是太少,而且對於敵軍的運動也沒有一個很確確的答案,因為哈維軍出現在了馬城的四周,與楚軍的斥候不斷的相遇,戰鬥,但是卻沒有一份確實的關於哈維軍在除西邊之外調動的情報,空明想不通這到底是為什麼,他總想把握住哈維軍的運動,但是好像總缺少一個關鍵的東西,空明極力的去想去尋找,但是卻沒有一點兒的頭緒,就好像它就在眼前,可是空明無論怎麼看也看不到一般,對了,空明突然想到了,就在眼前,但是卻看不到的是什麼?空明突然將目光投向牆上的地圖,這是一份以馬城為中心的地域地圖,空明仔細的觀察著馬城周圍的地圖,馬城的西邊就是柘城,馬城的東邊就是鷹凌關,與馬城相距四十公里,南邊是彬城,北邊是凌關,以馬城為中心,這是一個山地的地形,兩條并行的山脈成南北走向,將馬城與楚國分開,而這兩個崇山峻岭山脈的缺口就是馬城與鷹凌關,馬城在前一條山脈的缺口,而鷹凌關則在另一條山脈的缺口上,鷹凌關的意思就是鷹也要從那裡盡過去,其它地方都不行,這雖然說得很是誇張,但是也從另一個方面說明鷹凌關的險峻。這可是楚軍的抵禦哈維軍的另一道天險,但是那個小小的關隘之中僅有三萬的軍隊,如果說哈維軍一戰定鷹凌關的話,那麼在馬城的軍隊就是唯有堅守,並且唯通過傳送運送物資,而馬城也將成為一座孤城,孫子兵法云:「故我欲戰,敵雖高壘深溝,不得不與我戰者,攻其所必救也。」空明仔細的看了看馬城的城圖,發現,馬城附近的山地雖然高,但是也有一些地方是可供人員行走的,雖然不是很多,但是如果說有那麼十多天的時間的話,那麼二十萬的大軍是完全可以經過的,想來為了不暴露出自己的攻擊企圖,敵人就用製造攻城工具這一招迷惑楚軍。想了許久,空明不得不對這個龐龍野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了,在他進行的這幾場戰鬥之中,都是採取了避實擊虛的方法,讓人不得不服。嘆了口氣,空明綜合了一些收到的情報,加上自己的推測,寫了一份簡單的情報報告,立刻送給項左丁過目。

放下手中的報告,項左丁不禁為空明的這一份報告所震動,如果真如空明所說的那樣,那麼此時的鷹凌關應該已經和哈維軍交上手了,而且戰局想來已成定局,在魔法與鬥氣的摧殘下,鷹凌關再險也會被攻下的,那麼現在他們怎麼辦?為什麼這兩天沒有從鷹凌關傳送過來那怕是一個消息?而且對於敵人進攻鷹凌關的話,根本就用不到二十萬大軍,只要十五萬就夠了,五比一的絕對優勢,加上內應的配合,鷹凌關那還會姓楚?但是項左丁心中轉而一想,又想了一下,二十萬的大軍從馬城旁邊通過,而自己卻沒有收到一點點的情況,那怎麼也說不過去,而且,今天的情報很是詳細的解說了哈維軍的配置,再加上兩個城之間又有傳送陣連接,雖然沒有一點兒的消息,那就證明是一個好消息,因為如果敵人有任何的攻擊鷹凌關的行為,那麼一定會有消息傳過來,但一直到現在仍然沒有任何的消息傳過來,那就證明,鷹凌關那裡沒有任何的事情,想來是空明有一些想當然了,憑著沒有真實的證據的憑空猜測就寫出這樣一份的成報告,看來他不太適合於這種參謀的角色,搖了搖頭,又繼續睡了下去,他著實是太累了。

空明在辦公室里等了一會兒,看到項左丁沒有一絲的反應,知道自己的這一份報告沒有引起項左丁的注意,嘆了一口氣,知道這種事情肯定是錯過了,又知道自己一個外來人,很難得取得項左丁的信任,想來他不過當自己是一個危言竦聽的人而已,知道事情已經是不可逆轉了,正好自己的工作已經完成了,將所有的情況交待給了接手的一個參謀,自己也找一個地方睡覺去了,反正自己並非是楚國的人,大不了還可以回到華原去當他的魔法師。 華歷1013年9月23日,馬城之戰正式開始,而這場戰鬥出乎了所人的意料,這一場戰鬥,不僅僅摧毀了楚國的項左丁的隊伍,也將一個讓歷史流傳的有爭議的人物空明真正的蹬上了歷史的舞台。

距離空明交上那一份報告已經有兩天了,馬城之中,仍是一片的平靜,而城外的哈維軍仍然在進行他們的攻城器械的製造,沒有一點想攻擊的意思,而這兩天從鷹凌關也會傳來一絲消息,證明那裡並沒有哈維軍的出現,不管如何,項左丁認為空明的情報確實是一種危言竦聽了,幾次對空明提出了責備的話語,最後,直接將空明調到了騎兵軍三師去擔任三團長,歸空明指揮的有三千的騎兵。如果說騎兵是一種在草原上的機動快速的兵種,那麼它們在這種山地之中,就是一種變相的拖累,因為它除了近距離的突破之外,真的是一無是處,特別是在城市之中。空明來到這個團之後,空明首先做的不是說一些空話,也不是征服整個團的所謂的人心,而是立即讓整個團進入最高的戰備狀態,馬不能離開人員十米以上,鎧甲不能脫,而且,每個人都必須準備十天的乾糧,因為大部分的人都有空間戒子,雖然都是小小的,但是放上十多天的乾糧是綽綽有餘,在五個營長和一個衛隊長之中,有兩個人由於見空明非常的年輕,表面上答應得很乾脆,但是實際上卻沒有認真的執行,在空明檢查到他們營的時候,他們仍然沒有一種大戰來臨的感覺,還是按部就班的做著平常的活兒,馬仍在一邊的馬廄內,身上仍然是一件單薄的軍裝,一大堆的糧食堆在空地上沒有人去動,在空明批評他們的時候,他們都直接沖著空明大喊大叫,絲毫沒有一絲尊敬的意思,而另外幾個跟著空明檢查的營長和衛隊長則是在一邊看著空明的笑話,說句實在話,他們對於空明這種上級是沒有任何的尊重可言,但是下一刻,空明的動作就讓他們所有的人都感到了空明的恐怖。兩腳,空明僅僅是對他們每人踢了一腳,就直接將兩個中級劍師直接踢殘了,然後,在眾人仍在發獃的時候,直接宣布了眾所周知的楚軍的軍紀,這一手就直接震驚了那兩名營長的心腹,並且讓兩名副營接替了他們的工作,並言明一會兒還會過來檢查。空明的這一個舉動直接讓所有想看笑話的人閉上了嘴,所有的人都沒有料到,像空明這樣一個從上面下來的參謀會有這樣的魄力,在他們的映象之中,凡是從上面機關下來的人一般都不會有這樣的魄力,因為在上面的人性格相對來說比底下那些撕殺上來的人少了許多的殺氣與堅毅,相對來說就顯得軟弱……,不管如何說,在空明直接廢掉這兩個人之後,一切都變得順暢起來,空明的指示也直接的落實到了每一個人的身上,沒有上空明再說一句的廢話。而空明的上級對於空明這種方法也是睜隻眼閉隻眼,想來是得到了項左丁的吩咐,不會去打擾空明的這些事情。就這樣,空明所帶的隊伍就在一種誰也看不懂的情況之下完成了撤退的準備,畢竟對於空明來說,這是一場不用想都知道結局的戰鬥,也就沒有什麼好打的了。


這兩天,空明除了安排工作及檢查之外,就一直專心的看著楚燕兩國交界的地圖,看清楚每一條山脈,每一條河流,每一條路,每一個居民地,每一個魔獸佔據的地方等等,空明要弄清楚。與此同時,空明更要不斷的假設那燕軍會從哪裡進攻這馬城,二十萬大軍,從哪裡,以那一種方式進攻馬城才會達成最大的效果,而一旦出現一些什麼樣的意外,會馬上採取一種什麼手段,才會保證計劃的順利實施,說白了,空明現在就是將自己代入龐德剛的位置,參考龐龍野以往的戰例,盡量以龐龍野的思維方式來思考這一場戰鬥,只有這樣才能最大限度的接近這一場即將爆發的戰鬥一方的行動,而與此同時他以同樣的方式將自己代入項左丁的角色,通過一定的戰鬥計算來推斷這一場戰鬥的過程,把握其中的生機。但是即便是這樣,空明仍然無法把握整個戰鬥,因為他畢竟不是龐龍野和項左丁,再加上戰鬥的過程之中還有著許多無法預知的意外,都會將戰鬥引向一個讓人不可預知的結果。這次的推斷是空明第一次將自己看做一個主帥的位置來推斷一場戰鬥,而且也是空明第一次經這種方式來考慮這種問題,從某個方面來說這也是空明軍旅生涯的一個最為重要的升華,因為從此以後,他將不在是那個一直衝鋒在前,只知到讓自己的身體與本能行事的武者,他將真正的成為一名指揮官,這是一個真正的開始。

空明兩眼疲憊的看著地上的地圖,心中不斷的再盤算,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哈維帝國的軍隊將會在這兩天內進攻馬城,時間應該就是放在黎明之前。因為只有那個時候,大部分的人都會處在睡眠之中,在受攻擊的時候也是最難集合起來的時候,這種機會是所有的人都最想把握的,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將一場戰鬥的戰損率降到最低。空明嘆了一口氣,心中不由的想到,如果自己仍然在項左丁的旁邊就好了,有情報的保障即使是假情報都可以說明一些問題,而不會像現在這樣憑空推測,耗費大量的心力來做這種事情。戰鬥將在這兩天打響。看著看著,空明就靠著牆睡過去了。今天正是華歷1013年9月23號。

龐龍野站在馬城的東門之外五公里的地方,看著手下的那些軍隊正慢慢的向著馬城摸去,前面的人都是在著三級以上修為的劍士或是騎士,但是現在所的人都是步行,腳下都用鬥氣將步音清除掉,而魔法師則使用預先製作的飄浮術跟在後面,為了讓進攻達到最大的突然性,和一次進攻的爆發讓敵人毫無還手之力,龐龍野讓一個聖魔導師特別製作了一張大範圍的屏音結界魔法捲軸,現在所有的前鋒都籠罩在那結界的包圍之下,聲音不會傳出一點點,那怕是裡面在打雷也是如此,而且他在前鋒裡面放了五個劍聖和兩名聖魔導師,其他的魔法師也帶了不少的聖魔導師製作的七級魔法捲軸,龐龍野讓他們在第一次的攻擊之中將他們百分之八十的能量釋放出來,只有這樣才能一舉攻破楚軍的第一道防線,給楚軍造成最大的傷害,而且也通過這一次的攻擊,讓前鋒可以在楚軍毫無防備的情況之下無法舉行有效的反擊,在這種情況之下,楚軍就是一隻羔羊,而不是一隻軍隊。想到這一次計劃一直到現在都是那麼圓滿,龐龍野不由的心中輕鬆起來。為了這一場戰鬥,他事先利用了二十萬大軍通過了一條小路,在內應的配合下奇襲了鷹凌關,並利用內應給項左丁造成了鷹凌關還在楚軍手上的假像,麻痹楚軍,然後,緊急回軍馬城,東西兩邊夾攻馬城,讓城裡的十萬大軍全軍覆沒,只要這個計劃實現,那麼他將可以通過鷹凌關踏上楚國的平原,一戰而下,打下楚國。現在只要全殲馬城之內的楚軍,那麼哈維帝國數百年的夢想將會實現,而他龐龍野也將名垂千古,一切就在今天。

而此時,項左丁則是披著一件上衣站在他房間外面的陽台上,這裡是全城最高的地方,可以通視著他所對過去的馬城東西南三面的城牆。他剛剛從一個惡夢之中醒來,在夢中,他被一隻不知名的魔獸不停的追逐,他曾經不只一次的停下來與那隻魔獸進行搏鬥,但是他無論怎麼斗,都打不過那一隻魔獸,在一路的奔跑之中,也曾有過一些部下來阻止那一隻魔獸的行動,但是無一例外的都被撕成了碎片,而他的身上也是傷痕纍纍,最後,他被魔獸逼到了一個牆角,在那個無助的時候,魔獸一爪就直接向他拍過來,看著那一隻無可匹敵巨掌,他徹底的絕望了,幸好這個時候,他醒了過來。覺是怎麼也睡不下去了,於是便走了出來,吹吹風,清醒清醒。離天亮還有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初秋的風已經有一些涼了,吹得項左丁有些清醒過來,想著那一個惡夢,一下就將它不知扔到那個地方去了,心情一下就好了許多,搖了搖頭,看向東方,就在這個時候,他一生的惡夢終於發生了,他看到了讓他一輩子也忘不了的一幕。在東面城牆的天空上,突然出現了一大片火紅的顏色,其中還交雜著一些土黃色在裡面,作為一個經驗豐富的將領,即使他不是一個魔法師,但是對於魔法的一些基本知識還是很清楚的,從這些魔法顏色與波動來看這是幾個八級魔法的疊加,其中火系魔法佔多數,另外還有至少一個土系魔法,他的臉馬上變了,嘴裡嘟嘟的說著:「隕石天降、天崩地裂!隕石天降、天崩地裂!隕石天降、天崩地裂!!天啊,馬城完了,楚國完了……」。手緊緊的抓住欄杆,冷汗不斷和流下。

華歷1013年9月23號凌晨4點半,這是一個讓所有這一場戰鬥之中的楚國人都不會再忘記的時間,在東面城牆的天空之上,火紅色的交雜著一些黃色的魔法,從天而降,成千上萬的火紅色的巨石,從天上如同雨一般的下來,砸在地上,城牆、房子都被砸塌了,化成了一堆堆的石堆或是土堆,而在東門的那一面更是讓幾個地裂術直接將城牆拆掉了,三十秒多的時間,整個東城附近的房子和城牆全都化成了一片廢墟,防守在這一片的將土大多陣亡,在接近禁咒的攻擊下,沒有防護和防備的劍士都如同白菜一般任人漁肉,唯有十幾個大劍師和那兩劍聖,因為長期的經驗讓其瞬間就開啟了防護罩,躲過了殺身之禍,但也是相當的狼狽。而那些大劍師有好幾個都受了不小的傷害,雖然那些八級魔法是面殺傷,對於某個地方一個魔法的殺傷是有限的,但是幾個魔法的疊加就不一樣了,想想就知道了,唯有大劍師級別以上的人才活了下來,那其他那些人還能活下來么,有著許多有不同類型的防護魔法裝備的人就是因為幾個魔法的疊加才一摧毀了他們身上的防護了。三十秒之後,魔法停止了,在東門一帶的地方升起了數十米高的塵土,將這一帶全都蓋在了裡面,即使是那些劍聖級別的人也看不透這一片塵土。 雙方的主帥都看到了這一個場面,所不同的是兩人的表情完全是相反的,龐龍野興奮的看著遠方那高高的塵土,從中隱約可以看到,馬城的城牆已經成為歷史了,雖然現在對於東城的楚軍的兵力的損失,仍然是一個未知數,但是從情報上來看這一段就是楚軍防守的弱點,起碼有兩萬多人在這一片地方,換一句話來說如果一切順利的話,現在看來是相當的順利,那麼敵人陣亡的應該有兩萬左右,再加上平民的話,就不知道有多少的人死在這第一輪的攻擊之中,想來決不會比士兵少。以三十萬對八萬,而且在高端兵力佔優的情況之下,這一場戰鬥已經是沒有任何的懸念了。從此之後,哈維帝國對於楚國的戰鬥就是在一馬平川的地面上進行了。剩下的問題就是看一看哈維要付出多少的代價來結束這一場戰鬥了。相對於龐龍野的興奮,項左丁則是陷入了無法克服的恐懼之中,不是為了士兵的傷亡,不是為了馬城的陷落,而是為了他自己,此時的他癱坐在地上,不斷的重複著「完了。」兩個字,而此時的他卻絕對沒有想過曾有過一個他並不信任的軍官給他的建議,從房裡跑出來幾個軍官,看著癱在地上的項左丁,也不知如何是好,此時他們的反應就像是一些從來沒有受過訓練的人一般,臉上都寫滿了驚訝兩個字。

空明是被地上的震動驚醒過來的,醒來這余他的腦袋之中還有一些模糊,一下子也沒有弄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嘴裡還喃喃的道:「哪裡發生地震了?」搖了搖頭,用手撓了撓頭,剛想叫衛兵進來問一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卻看到一個人一面嚷嚷著,一面沖了進來,空明的大門也被那人仍到了一邊。「吵什麼吵?」空明惱火的對著那個黑影吼道。在空明的吼叫之中,那個似乎回來神來,身子定了定,但口卻沒有停下急忙的說著:「團長完了,團長完了!!」聽到衛兵的話語,空明一下子也反應過來了,知道肯定了生了大事,不然的話也不會讓一個衛兵如此的失措。但是空明並沒有驚慌,而是淡淡的說道:「什麼完了?」那衛兵看到空明如些的說話,一下子也反應過來了,「團長,東門完了。東門完了。」

「怎麼回事?」

「那個……那個……」衛后說了半天,愣是沒有說清楚,空明站了起來,向著那個衛兵走過去,空明的這個動作讓這個衛兵更加的緊張,話就更加的急促,卻什麼也說不出來,空明從那個衛兵身邊經過的時候,定了定,然後什麼也沒有說就是用手輕輕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後就走過去,直接走出去。那衛兵以為空明要對他作一些什麼,因為空明的那兩腳已經讓許多的人心中認定了空明的狂暴的作風,卻發現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心中不由的定了下來,接著說道:「團長,東門讓敵人給……」話沒有說完,就發現空明已經走出了房間,急忙跟了出去,一邊走一邊說道:「團長,東門讓敵人的魔法給轟掉了!」。空明走到了房子外的空地之中,東邊那些魔法已經結束了,但是火系的元素卻不是一下就可以散去的,看著東邊那夾雜著火元素的黃色的塵土,空明心中不由的發出一聲嘆息,他知道這才是開始,而不是結束,接下來的日子會更加難熬,果然,就在東邊的魔法剛剛結束的時候,西城那邊也開始了閃起了魔法光芒。但是顯然那裡的魔法強度比東邊的要低上一個檔次,但是想來那也會對西城的防守帶來諸多的麻煩。事後空明才知道,這一波的攻擊之中,為什麼敵人會分為兩次攻擊而不是同時攻擊,因為同時攻擊才會造成最大的殺傷效果,因為敵人的西面的部隊比東邊慢了一分多鐘才到達預定的魔法攻擊點,但是僅僅是這一分多鐘的時間,就讓兩者之間的效果有了天壤之別。因為西城防守的魔法師反應過來了,雖然沒有聽到任何的聲音和看到任何的敵人,但是其中一個經驗豐富的導法師仍然毫無顧及的對著空曠的西城外的地方施放著他射程最遠,威力最大的魔法捲軸。他的攻擊一下就將西邊的哈維帝國的部署完全的打亂了,不僅是因為在他的攻擊之下,西邊摸上來的敵人就完全的暴露了出來,雖然哈維帝國的人有著靜音結界,但是那些卻無法防護魔法的攻擊,而且他的魔法攻擊也將那些沒有絲毫準備的敵人以一個極大的殺傷,有許多敵人的魔法師也因此而亡,其中包括幾個準備施放魔法捲軸的魔法師,同時也將西面的敵人的部署全都打亂了,因為與東邊不一樣的是,西邊的哈維軍隊的魔法是匆忙之中施放的,所以對於西門的破壞遠沒有東門那麼嚴重,甚至連城牆都沒有太大的破壞,士兵的死亡更是因為有了準備也沒有多少。如果說東邊的進攻是達到了龐龍野的事前的預計,那麼西邊的戰局則是完全出乎了他的預料,但是無論如何,從一開始這一場戰鬥的結局就因為雙方主將的差距而註定了。

空明看了看西邊的魔法波動,預料之中的天崩地裂並沒有來到,反倒像是相互攻守的樣子,而東邊的魔法形成的巨石與火海已經消失了,剩下天空上一片的塵土,空明知道敵人肯定會在這個時候,乘機而進攻的,這是一個豐常好的攻擊時機,龐龍野不可能錯過這種機會,現在不是發愣的時候。空明朝著一個方向上,那些站著發愣的士兵叫道:「司號兵,立刻吹響全團緊急集合的號音,快點,立刻。」

「噠嗒嗒噠嗒噠嗒噠嗒!!!」

「噠嗒嗒噠嗒噠嗒噠嗒!!!」

「噠嗒嗒噠嗒噠嗒噠嗒!!!」

……

聽到空明的命令,站在那裡看著魔法發獃的幾個司號兵終於反應了過來,急忙從懷裡掏出軍號幾個人不停的吹起來,聲音傳出了很遠,不遠的地方,那些營、連聽到了之後,也開始吹起了連專用的號音,不過一小會兒,整個三團的駐地都響起了緊急集合號音,一下子所有的人都動了起來,而受三團的影響,其它的幾個騎兵團也開始了響起了緊急集合的聲音。整個團里都是一片的紛亂,騎兵們不斷的穿上自己的盔甲,尋找自己的騎槍,戰馬。各級的指揮員不斷的摧促自己的部隊,在三十多分鐘之後,終於全騎兵團都集合在了一起。空明看著這些集合在一起的士兵,還在不斷的整理著自己的裝具,遠方的殺聲不斷的傳來,魔法與鬥氣的不斷碰撞將整個東邊的天空炫得十分的美麗,那是許多人生命的最後綻放。天空也在那炫爛之中逐漸變亮起來,這一刻,大地的光明與馬城守軍之間的黑暗竟然以這一種方式連接了起來。

空明帶著部隊成衝擊縱隊,排在了一條寬約三十多米的大路中央,中間讓出了一條可以通過三到四個人的通道,靜靜地看著遠方,那不斷衝擊著楚軍散兵的哈維軍隊,心中不由的升起一絲絲的殺意,不斷的有散兵從空明的隊伍中央通過,從他們的眼神之中空明可以看到一種恐懼與失落的東西。一個小時過去了,哈維軍隊仍然沒有攻擊到這裡,而空明也沒有收到任何的命令,按理說早就應該有命令下來,起碼讓部隊知道該幹些什麼東西了,但是空明派出了不下十組的通信兵,到現在仍然沒有一點的消息,空明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絲不好的預感,為什麼會如此?就在這時,一聲「報??!!」從空明的後方傳來,空明回頭看了看,見兩名通信兵正騎著馬飛奔而來,雖然仍然隔得很遠,但是空明仍從他們臉上看到了一絲不妙。當他們來到空明的眼前彙報的時候,空明就知道不妙在什麼地方了。

「報告團長,師部的人不知道去向了,他們去哪裡也沒有講,那邊也是亂糟糟的一片,據說師長帶師直屬隊到了一團那裡去了,但是我們到一團時候,一團的人據說向著南門那邊機動了。還有……」通信兵頓了一下,欲言又停的樣子。

「還有什麼?」空明問道。

「唔……!」

「快說!」空明沉聲再一次問道。

「還有,那些仍沒有來得及轍走的師部的人說,好像項將軍在敵人攻城的時候暈倒了,被衛后通過傳送陣送回了都城,好幾個軍長和師長都跟著走了,現在整個城裡都沒有人再指揮了。」

「哼,謠言,一隻隊伍的指揮官怎麼可能離開自己的隊伍?你們繼續去其他地方看一下,趕快回來報告。」空明訓斥道。不管有沒有這種現像,但是現在可不是說三道四的時候,不然的兵心隨時都有可能崩潰了,到時候就真正的讓所有的人都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那可就得不償失了。讓空明不知道的是,通信兵說的是半真半假,真的是項左丁真的通過傳送陣回楚都去了,而假的就是還有很多的指揮官就像空明一樣在沒有的指揮的情況之下在等著上級的指示。而項左丁實際上則是讓敵人的間諜趁其還沒有回復的時候,半勸半拉的從傳送陣之中帶走了,當然他自己也想著逃避這一場必敗的戰鬥,而跟著他一起走的還有幾個軍長、劍聖和聖魔導師。這是空明沒有想到的,空明萬萬沒有想到,這一場雖是必輸的戰鬥,居然是從自己的高層開始輸的。又等了十分鐘,空明派出的通信兵回來了三組,帶回的消息都是大同小異,敵人正面勢破如竹,而西城仍然在與敵人對抗,正進入了相持的階段,並正在向著南門那邊轍退,建制正在被打亂,而南門與北門的守軍正在向外撤退,據說這是項左丁的走前的最後一個命令,但是因為種種原因,並沒有傳達到一些像空明這種的基層團隊,而這個命令被經過多人口口相傳之後,到了空明這裡就變成了轍退,放棄馬城,無論以什麼辦法,回到楚國,之後再進行招集。這一個讓空明哭笑不得的命令,還是以一種近似於謠言的方式傳達,可見現在混亂成什麼樣子了,空明知道,這一項命令肯定傳了下來,而卻沒有傳到前方,如果現在不走的話,那麼一旦前方的軍隊向後崩潰下來,想走就再也來不及了,而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這一命令十有*是正確的,而不是敵人的謠言,想了想,空明向著身後的軍隊傳令道:「全體變隊,按一營二營三營的順序,向北門機動,跟我來。」傳完之後,空明就一馬當先向著北門急馳而去,後面的隊伍也跟上了。 當空明接近北門的時候,才看到這裡已經亂成了一團,劍士軍的人,騎兵軍的人,到處都是,還有許許多多的其他兵種的人都在這裡,使勁的向著前方擠去,好像只要往前擠一下,擠上一點,就離城外近一步一般,所幸的是,軍隊畢竟是軍隊,有時候與平民還是有非常大的區別,即使是擠在一起的時候還是一按建制一般的涇渭分明,不過是有隻隊伍在快速離開,其他的幾隻隊伍的頭頭正在為誰先誰后爭吵而已,而他們的隊伍則是在他們不遠的地方嚴陣以待。空明看了看這裡起碼有一萬多人,擠在這小小的城門之前,如果不儘快的離開的話,不到一會就會全軍覆沒在這個地方,空明一揮手,讓部屬全都停了下來,整隊,然後自己使用魔法直接飛到了那幾隻隊伍的頭頭那邊,那幾人看到一個穿著盔甲的魔法師向他們飛過來,心中都有一些驚訝,因為金屬對於魔法的抗性是眾所周知的,除了少數不排斥魔法的金屬之外,沒有任何一個魔法師喜歡穿著這些降低其實力的盔甲。空明在那五個人的面前停下來,一看,五個人之中從他們的軍銜上顯示,四個人都同他是一個級別的團長,而另外一個則是一個營長,但是那個營長卻是一個魔法師,而那四個團長之中有兩個是劍士軍的,兩個也是騎兵軍,空明再往周圍看了看,他們的部屬都在周圍,其中一支騎兵團的人馬正在快速的通過城門,但是城門實在是太小,只能同時通過四個人,按這樣的速度,一萬多人不知道要多久才能通過,想來還沒有走一半敵人就會過來了,如果再加上從東西兩門轍下來的隊伍,那麼到時就更加不用說了。看到空明過來,幾個人都是點點頭,算是打過招乎了,空明自我介道:

「騎兵三師三團長空明!」

「騎兵二師一團長楊明!」

「騎二師三團長廖土吉!」

「劍士三師一團長詹姆斯.布朗!」

「魔法師團三營長布魯克.斯絡!」

「很高興認識各位,但是我看現在的情況並不太好!」空明感嘆的說道。

「哼!豈止是不太好,而是真的很糟糕,那些鳥人,平常一個個人模狗樣的,一旦形勢不好立刻遛之大吉,他媽的,連一個撤退的命令都不下,就這樣讓我們去當炮灰。難怪他媽的老是打敗仗!」廖土吉憤怒的說道。

「得了老廖,現在不是發牢騷的時候。趕快讓兄弟們脫離這裡才是正道,其餘的事情以後再說。」楊明在旁邊說道,想來兩人的關係不錯,聽了楊明的話之後,廖土吉也不說話了,只不過是在一旁憤憤不平。

「如果按這種速度,等到哈維軍打過來之後,我們的人可能還有一半左右撤不出這個地方,而且還有許多撤下來的人正在往這邊走。」布魯克在一旁擔憂的說道。

「這到不是問題,問題是我們出去之後從哪裡回去?」空明淡淡地說道。

「誰說這不是問題,你來給我解決看?」詹姆斯.布朗在一邊冷笑道。畢竟誰都可以看出來,現在關鍵是先讓所有的人離開這個已經快要讓敵人攻陷而且沒有任何人指揮的城市。空明沒有多說,因為他知道此時說再多也沒有什麼用處。於是向著他說道:「借你幾個屬下用一下,不長,就幾分鐘而已。」聽到空明說要借幾個屬下,詹姆斯一下臉色就有一變了,但是當聽說只不過是幾分鐘而,他的臉上一下就恢復了正常,點了點頭,空明又向著魔法營的布魯克同樣要了幾個人。空明向著詹姆斯的手下走去,空明沒有想到劍士三師一團中的許多人居然是他以前的下屬,空明對於他們的了解更甚於詹姆斯.布朗,將那幾個大劍師許澤松、易宇金他們幾個叫到了一起,然後在幾個團長的注目之下,空明向著那正在前進的騎兵大吼一聲,讓他們都停下,然後看著那已經出了城的人消失有城門外之後,六個大劍師在萬人的注意之下,在城門前的空地上排成了一排,空明雙手持劍至於胸前,眼睛看向城門,城牆很厚,達三十多米,高二十餘米,用的都是附近非常堅硬的青崗石所做,加上一些魔法陣法,可謂堅固異常,但是對於像空明這種程度的大劍師來說,這種程度的防護不過是多劈幾次鬥氣而已。「預備??放」隨著空明的一聲令下,六人發出的數十道鬥氣直奔城牆而去,在眾目睽睽之下,城牆發出了幾十道的聲響,巨大的城牆一下就如受到了幾十把巨大的劍劈過一般,轟然倒下,塵土也飄了起來,但是沒等那些塵土散開,就看到幾個風系的魔法旋風將那些小一些的碎石和粉塵颳走,等到所有的魔法都散去的時候,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城牆明顯的減小了,起碼小了四分之一,一下子所有的人心中都興奮了起來,一直壓在他們心中的那一塊哈維軍隊的石頭似乎以小了很多。同樣的事情又發生了幾次之後,呈現在人們面前的是一道寬六十多米的缺口,而缺口上的石頭全都讓魔法刮進了護城河之中。空明拍了拍手,向著那幾個團長和營長走去,說道:「事情已經做得差不多了,你們先走動作快一點,我們墊后。」說完之後,幾人再聊了幾句可能機動的方向,空明就向著自己的團隊走去,但是在這個時候,後面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空明團長,我們能不能談一下,就兩分鐘而已。」空明回過頭來,看著那布魯克.斯絡,魔法營的營長,那聲音正是發自於他。

「什麼事情?」空明不由的皺了皺眉頭,現在可是爭分奪秒的時候,而不是浪費時間的時候。

「能不能讓我們魔法營跟著你們一起走?」

「為什麼是我?」

「魔法師的直覺,同為魔法師的你應該會有更多的機會把我們帶回楚國的內。」

「這個!」空明想了想,作為一個魔法師,空明可非常的清楚魔法師的能力,那可是代表著強大的破壞力,但是同時魔法師也有著他們不可彌補的弱點,那就是相對於劍士來說一個孱弱的身體,如果放在平時,空明是搶都要把魔法師搶到手中,但是如果是在逃跑的時候帶上這些尊貴的魔法師,那無疑會大副度的降低行軍的速度。而降低速度就意味著死亡。想來剛才他們也曾討論過這種問題。但是從布魯克.斯絡的表情來看,情況可能不是太好,更可能是誰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帶上他們,如果這樣的話,那麼大部分的魔法師要麼投降,要麼就會死在敵人的如潮水一般的進攻之中。空明看著布魯克.斯絡,說道:「可以,但是整個過程之中必須聽我的指揮!」。布魯克.斯絡想了想,咬咬牙,點點頭說道:「好。」

「帶上你的人,到我那邊去,我在那裡等你們。」空明邊說邊指向騎兵團那裡。

說完之後,空明就直接使用魔法再一次的飛回到了自己的馬上。回到馬上之後,空明就不斷的再思索一個問題,從這裡出去之後,他們往哪裡去?這是一個非常急迫的問題,如果不知道去哪裡,而是盲目的到處跑的話,不僅會將隊伍帶入險地,而且這樣的撤退也會失敗,東方是楚國,但是扼守在崇山峻岭之間的鷹凌關肯定已經被敵人佔領了,去那裡無異於是自投羅網,西方就更加不用說了,而現在處於北門,出城之後,唯有先向北,直接進入群山之中,繞過敵人的追擊,然後從翻過山,回到楚國,這一條路看起來是最為保險的一條,但卻也是最為危險的一條路,因為,在這崇山峻岭之中可是有著無數的魔獸,其中還有一些是聖級的魔獸,甚至於神級的魔獸,這些魔獸可不會跟人講道理,一旦進入它們的領地它們就會瘋狂的攻擊人,特別是三千多人的隊伍,即使不是獵殺魔獸的,也會被認為是攻擊它們的。想了想,現在實在是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空明想了想,離開他們幾個團隊,這樣可以縮目標,讓敵人將目標集中在他們的身上,事實上敵人也的確會將目標集中在他們那裡,因為他們人多,而且,他們是向東去的,這一點空明剛才在破壞了城牆之後,將鷹凌關可能被占的消息告訴他們時,他們也像項左丁一樣對此不屑一顧,空明雖然再三強調,但卻無法拿出一樣讓他們信服的證據之後,他們仍然是堅持自己觀點,這讓空明對此有一些絕望了,所以也就懶得同他們再解釋一些什麼了,空明想了想,還是先進入崇山峻岭之中,但是不要深入,只在外圍等等看,然後再看準機會,從鷹凌關附近渡過崇山峻岭,回到楚國,目前也只有這樣稍為合理一點。就在空明不斷的衡量著幾種方法的得與失之時,布魯克.斯絡帶著魔法營過來了,空明一看,魔法營的人很少,大約有二百人的樣子,看著他們胸前的標緻,大約有十幾個魔導士,其他的都是高級魔法師和中級魔法師,各系都有,其中以火系與土系的魔法師居多,讓空明沒有想到的是其中還有幾個女性的魔法師,而且其中的一個還是水系魔導士,這讓空明有一點鬱悶,打仗是男人的事情,什麼時候這種活也讓女人參加了?不過空明並沒有說些什麼,讓這些魔法師與自己的直屬隊兩人合騎一匹馬,這樣雖然有一些尷尬,但卻是目前能做得最好的一種方法,因為魔法師畢竟很少騎馬,即使是會騎的,也不會比空明這一種正規的騎士團的騎士騎得更好。空明等到其他的幾個團都離開之後,帶著隊伍向著城外飛一般的跑去,不過他並沒有象別人那樣,出了城門之後向著東方跑去,而是直接向著北方的山脈之中跑去,快速的跑了兩個小時之後,空明終於帶著自己團里的三千餘人和魔法營的兩百人進入山中。 空明策馬,從半山腰之中的一處斷涯之中看向遠方的馬城,這裡到馬城基本上是一馬平川,現在的馬城在空明的眼中不過是一個城牆和一大片密密麻麻小房子組成的一個城市,只見馬城的上空是一片的煙塵滾滾,殺聲、魔法和鬥氣爆民的聲音不斷的傳來,特別是面向空明的那一面斷牆更是再無言的向著空明述說著什麼。一時感慨無限的充滿心中那並不在的地方,如果項左丁當初聽從那一個師長的話,將隊伍內收,那樣在敵人的第一波的攻擊之中就不會有那麼大的損傷,如果他肯聽空明的一句話,那麼也不會讓敵人偷襲成功,那麼即使是敵人強攻,起碼可以給敵人以重大的殺傷,而不是象現在這樣,前鋒一完,其餘的隊伍就像是一群讓人追的羊一樣,任憑敵人的追殺,如果說他這個指揮官當得稱職的話,也不會在敵人進攻的當頭消失,讓整個城裡的防衛沒有一個指揮,各自為戰,讓這樣一個堅城就這樣的陷落,庸官誤國啊!

想到這裡空明不由的嘆一口氣,恰在這時,一營長陳法煙從後面上來,正好聽到了空明的這一聲嘆息,不由的說道:「團長在想什麼?」空明指向馬城,對著剛從那裡跑出來的一隊帶著哈維*旗的隊伍說道:「你看,敵人追出來了。」

陳法煙順著空明的手看過去,只見遠方馬城斷封牆的地方,有一支隊伍打著哈維帝國的旗幟正在從那裡出來,好像是一隊騎兵,不過為首的一個騎的卻不是馬而是地行龍,只見那隊伍跑到了一個十字路口就停了下來,那裡就是空明與別的團分別的地方,不一會兒,那人帶著他的隊伍就向著空明這邊跑了過來,這個情況讓空明兩人為之一緊,但是讓兩人奇怪的是,那支隊伍不過跑了一分多鐘之後,突然停了下來,然後改變方向向著他們的東方跑去,看到這種情況兩人都不由自主的鬆了一口氣。

「他們朝東邊去了!」陳法煙說道。

「這可是最好的結局,現在咱們該想想怎麼樣才能回到楚國境內了,這個地方實在不太安全。」空明苦笑道。

「那我們該怎麼辦?」一個壓著聲音的重音從後面傳來。空明並沒有回頭,他知道這個聲音是屬於二營長肖田城的,而且,伴隨他聲音的還有幾個人的腳步聲,他們本身並沒有隱瞞。空明並沒有回答,而是看著那向東而去的哈維軍隊,心中不斷在盤算,怎麼樣才能回去得更好一些,損失更小一些?這確實是一個問題!

「團長,我們該怎麼辦!」。看到空明並沒有回答,那肖田城又加重了一些語氣,語氣之中的不滿揚溢於表,對於他們來說,空明的年齡實在是太小了,他們當了二十幾年的兵只不過混到一個營長,而空明這樣無資歷,無能力的人卻在不到二十歲的年齡就當上了團長,對於他們的打擊確實是太大了,但是空明的實力卻也讓他們非常的顧忌,再加上以前是在馬城內,有上面的人看著,所以他們並不敢做些什麼,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馬城被破,空明的依靠已經沒有了,他們不想讓一個小小年紀的人來掌管他們的生死,所以趁著休息的時間幾個人稍為談了一下就直接的統一思想了,讓一營長陳法煙先探一探空明的口氣,順便拖上一些時間,讓其他人有充分的時間商量架空空明之後的權力分配和去向等問題。但是幾個人都沒有就由誰接任空明的位置的問題達成一致,幸虧他們還記得現在還不是爭吵的時候,只能簡單的達成一個意向就上來逼宮了。如果空明真是一個貴族長大的人,那麼現在這一種情況之下他肯定是心神大亂,但是對於空明來說,這些兵痞不過是一些當兵長一點的新兵而已,因為他們除了壓一下平民之外從沒有打過一場戰,像今天這一場馬城之戰,他們在沒有看到敵人的情況之下就讓空明給帶了出來,就是說如果沒有空明的果斷的話,他們肯定就陷在了裡面,死活都不定。但是現在,不過是剛剛脫離敵人,就開始為了一個首領的位置開始逼宮了,這樣的人著實是讓空明感到憤怒,但是空明並沒有理會他,心中仍然沒有將其當作一回事,一邊盤算著今後的出路,一邊想著怎麼才能完好處理這件事?如果不處理好這件事,那麼他可能將會成為一個光桿,或者是武力壓服,但是這樣也會讓下面的人陽奉陰違,不利於以後的作戰。看到空明並沒有回答,他們幾個的心中更加的看產起空明來,不斷的說起來,而且是越來越離譜。

「團長,該怎麼辦,你給兄弟們一句話啊!」

「團長,是啊,下一步該怎麼辦,你說一說嗎!」

「你不講的話,我們提幾個方案看一看怎麼樣?」

「還提什麼方案,你們沒有看到我們團長現在正在想嗎?」

「想什麼?想女人還是想父母!」

「哈哈!!!!」

「哈哈!!!!」

「哈哈!!!!」

「我看也不用想了,不如讓我們幾個幫團長想一想,這樣更好一點,你們覺得怎麼樣?」

「這個主意不錯!」

「大家想一想!」

……

他們幾個不斷的以各種語言刺激著空明,想以此找一個借口讓空明自己讓出團長這個位置,但是他們太高看自己了,小看了空明,他們的兵齡對於空明來說是一文不值,而空明也懶得理這些在意淫之人,現在也不是時候處理這個事情,但是當空明從沉思之中醒過來的時候,空明看著那些在他們周轉休息的士兵的時候,空明心中不由的一震,他自己本身就是由一個底層的士兵逐漸的成長起來的人,對那些由於瞎指揮而導致士兵大量死亡的事情到現在仍然是心有餘忌,而他也在寒谷一戰之中差一點死在華原帝國的手中。現在如果還任由這些小貴族出身的軍官這樣的逼宮的話,那麼馬城之戰和楓林之戰的結果仍然要重複,這種事情晚處理不如早處理。空明呵呵一笑,他太清楚這些小小的伎倆了,無非就是要激怒空明,讓空明做出一些年輕人正常的反應,這個時候,他們就開始有人扮紅臉,有人扮黑臉,意圖無非就是讓空明下台,好讓他們全面接手整個團,呵呵,在這種時候,出現這種事情真是讓空明無語了,在這種困難的時候,這些貴族不知道是不是真是腦袋進水了,就連項左丁匆忙仍掉了的軍權,他們還要去撿,真是利益遮人眼。空明靜靜的看著馬城方向,並沒有對他們這種情況進行理會,因為空明知道,在這種時候示弱,就可以讓他們更加的放心,讓他們以為這空明的無能,成就他們的位置,在這個時候,他們之間沒有達成的協議就會出現裂痕,畢竟領頭的人肯定有自以為是的想法,而其他被帶上來的人剛開始是沒有太大的想法,但是一旦他們發現事情遠遠的在於他們的想像,而他們可以得到更多的東西的時候,他們的內部就會開始分裂,而這個時候,就是他們內鬨起來的時候,也就是空明反擊的時候,所以空明一直就這樣不理不採,而他們的攻擊方向也正像空明所想的那般,在看到空明的這個樣子的時候,他們就開始不停的說起自已所謂功勞,這個兵齡長,那個是什麼軍事院校畢業,這個能力素質高,那個長於謀划,這個得兵心,那個待兵如子,然後慢慢地就變了,這個的某位親戚是皇親,那個直接就是國王的同代兄弟……。


時間越來越長,聲音也是越來越大,他們各自的底牌也是越來越明顯,但是讓他們不知道的是,不遠的地方,那些休息的士兵看他們的眼神之中充滿了不屑,而且也開始有了小心的討論,空明知道時機已經到了,戲的火候已經可以了,再下去的話,兵心就會讓這些無知的人給廢掉了,這個團隊就會散掉了。空明回過頭來,冷冷的看向六個營長和團副,共七個人。冷言說道:「吵啊,接著吵啊!是不是嫌你們還死得不夠快,吵著嚷著讓哈維人給你們來快一點,啊!?」空明的最後一聲是以一種質問的語氣大聲的說出來的。聽到這一句的時候,這些人一下就震住了,底下那些士兵也開始不說話了,不自覺的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這一邊,在這個時候空明怎麼可能讓他們把心神回過神來,「呵呵!老子把你們從馬城,那個爛地方帶出來,讓你們現在活蹦亂跳的,怎麼,休息一下有力氣了,可以打了,要不要我們殺回去給那些死在敵人手裡的兄弟報仇,啊!?就你們這幾條浪,也配在這裡說什麼資歷、家世、能力!?他媽的,那些東西跟你們有個屁關係?有本事你們帶著你們的人去殺幾個哈維人給老子試一試,去啊!!」

他們在聽到空明這句話的時候徹底懵了,在他們貴族之間,那怕是要與對方殺人報仇也講究所謂的禮節,哪裡有像空明這樣的粗魯,反倒是那些底下休息的士兵,聽到空明這些話的時候有了一絲親切的感覺。

「比資歷,他媽的,老子十四歲讓像你們這種鳥人的人抓去當兵,生里爬,死里滾,手裡不知道死了多少人,身上不知道受了多少傷,他媽的才活過來,你們這些傢伙有什麼資格來說老子?比家世,老子不如你們,但是那與打仗有個雞毛關係!!」聽到這一句話,那些營長一下心裡就輕鬆了許多,但是,空明接下來的話則是讓他們直接的抓狂了。「我他媽的是讓項天成從華原請回來的。哦,對了,項天成就是你們的楚國國王。比能力,我是一個大劍師,我把一個劍士大隊從楓林帶回來,你們呢???」空明的這些話讓這些人有了一些清醒了,也讓這些人對於空明有了一些認識。空明望著這幾個發獃的人,心中著實是惱火,不知道是因為再一次經歷了一場不戰而逃的戰鬥,還是因為項左丁的不聽建議而失去了馬城,再加上現在這些貴族軍官的逼宮,讓怒火直接就充滿了他整個胸膛,一股不知名的熱流從心中沿著脊椎向著腦袋一衝而來,就在空明心中的怒火就要淹沒他的理智的時候,空明作出了一件讓在場的人都驚訝的事情,空明將那即將衝上腦袋的熱流頂在了嘴邊,通過一聲大吼沖了出來「說啊??!」。這最後兩個字在聲音的衝擊之下,就如同龍吟一般,沖著幾個人而去,他們這幾個營長和副團長最高的修為不過是高級劍師,在如此近的距離之內,七人在空明的言語之下本來心中就在一些的鬆動,再加上空明原這一聲來得那麼突然,他們又怎麼能抵檔住空明的聲音?七人直接就生生的讓空明震暈過去了。看著幾人暈了過去,空明的心中多少舒服了一些,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空明再不懂得利用情勢,那他就不是一個合格的軍人了。空明迅速將所有的連長以上的軍官招集在一起,在將他們七人喚醒之後,重新的安排了一下職務,安排的時候直接打散了原來的指揮系統,將他們那些原來的副職任正職,並且錯開了他們原來的連隊和營隊,而且讓他們回去儘快的熟悉新的營連情況,而那七個人,則在空明的力主之下,以違犯軍紀之中的不服從命令和對抗上級為由直接解除了他們的職務到連隊作為士兵,也就是說他們七個人,就是一個普通的士兵,而不再是一個指揮軍官了。一場危機就這樣讓空明輕易的解決了,也讓空明的騎三團成為整個十萬軍團之中少數後來又回到楚國的軍隊。 空明用了一個小時的時間解決了這一場內部的鬥爭,雖然說表面上空明已經取得了這一場鬥爭的用勝利,但是空明知道,事情遠還沒有解決,對於這些由七人一手培養起來的軍官,空明始終是一個外來人,而且時間太短,只不過是短短的幾天而已,許多的人都在觀看,如果空明要得到大多數人的認同,那麼他就必須要通過一系列的行動來證明他有這個能力帶好整支隊伍,有能力把他們帶回楚國內地。而作為整個過程之中的魔法營,在營長布魯克.斯絡土系魔導師的控制之下,一直沒有加入這一場鬥爭,但是在會中,他則是代表著魔法營接受空明的指揮,從另一面來支持空明,這個因素也讓那七人無法可說。

太陽已經走到了天空的正中央,空明處理完了手中的一些索事之後,就一直的站在山上,而布魯克.斯絡則是站在一旁,兩人看著馬城的方向,馬城的上空徘徊著濃濃的煙霧,在東門的方向,也徘徊著一股股的低沉的塵土,那麼長的時間過去了仍然沒有一絲停下的意思。

「哈維在幹什麼?難道說這一場大戰下來,他們竟然不需要休整么?」空明在低咕著。

「他們當然需要休息,只不過那些好像並不是昨晚的那一批人,畢竟誰也不會有那麼多的力氣,即使是神也是如此。」

「看來,哈維的人並不止三十萬人,肯定有一部分避開了我們的偵察。哼!」

空明想了想,毫不客氣的再次說道:「我看哪裡是避開我們的偵察,那些傳遞情報的人根本就是為他們幹活。這些王八蛋!讓我知道是誰,我非扒了他們的皮不可。」

「想來也是如此,不然的話三十多萬的大軍行動怎麼可能不知道?」

「從塵土的情況來看,應該是哈維的騎兵,應該是去追擊從馬城轍走的人,看來那個龐龍野對兵法掌握已經到了一個讓人仰止的地步了,這一次的追擊可以使楚國再無可用之兵了,看來只能依靠那些從其它國家的支援了,而且最為主要的是華原帝國的支援,否則的話楚國從此就要從地圖上抹去了。」空明淡淡的說道。

「不可能!這種情況又不止一次了,還有比這種情況更為糟糕時候都有過,但是我們不一樣挺過來了。」布魯克.斯絡猶豫了一下說道。

「喔!有過這種情況嗎?」空明驚奇的問道。

「這可是跟一個民族有關,像我們楚國人就是一群嚮往著自由的人,追求自由成為一種深入每一個人血管里的東西,誰也搶不走。」

「那不過是一種虛的東西,跟戰爭有什麼關係?」

「你可不要小看這種東西,它暴發的時候就是戰神也擋不住啊。」布魯克.斯絡自豪的說道。

「有嗎?我怎麼不知道?」

「那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當時,哈維將整個楚國都已經吞併了,楚國的連一支像樣的軍隊都沒有了,但是最後,哈維人不得不退出了這裡,知道為什麼嗎?」布魯克.斯絡問道。

「我看過楚國這一段的歷史,哈維人稱之為『楚之沼澤』。雖然從史書上來看楚國得到了最後的勝利,但也是付出了極其慘重的代價。」

「就是那一次,我們整個楚國的人形成了一種讓哈維百萬大軍都為之失色的力量,那就是自由,想來現在比百年之前要好上很多,不過是幾個城市的得失而已。」布魯克.斯絡自豪的說道。

「呵呵,現在可不是百年之前,我想哈維一定已經有了一個可以解決這種情況的方法或者說是預想,不然他們也不會重新掀起這一場戰爭,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空明沉思了一下之後慢慢的說道。然後又補充了一句「我這只是一句實話,可能不太中聽,不過沒有和你唱對台的意思。」

聽到空明前一句話之後,布魯克臉色有一些變化,但是聽到空明的后一句話之後,心中又不由的嘆息了一下,卻實空明說得沒有錯,無論哈維人想要在楚國幹些什麼,但是他們肯定不會象百年前那樣的做為了,雖然不知道結局會有什麼樣,但是他們肯定會防止百年前的事情發生。

「不說了,現在我們該怎麼辦,指揮官閣下。」

「我們要走一條只有獵人才走的路,從那裡回到楚國,那裡才是今後的戰場,現在這裡已經沒有意義了,我們必須回去,等待一個時機,只有這樣才會贏得勝利,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等待著哈維人來消滅我們。」

「什麼機會?」布魯克奇怪的問道。

「一個龐龍野犯錯的機會,一個諸國干預的機會,只有那樣我們才有機會贏得這一場戰爭,否則的話一切都會結束。」

「像他這種人怎麼可能犯錯?」

「是人都會犯錯,龐龍野也是人,也會犯錯,而且這個機會不會太遠了。」

「他會犯什麼錯?」

「呵呵,當他通過鷹凌關向楚都進攻的那一刻,就是他犯錯的開始了。楚國地方千里,人口數百萬,城池關口幾十座,而他每佔領一個地方必定會派一支軍隊佔領,這樣當他到達楚都底下的時候,能剩下二十萬軍隊就不錯了,而且軍隊的給養可不是每人一個小小的空間戒子就可以解決的。長長的補給線就是卡在龐龍野喉嚨的一隻手,無論他如何神仙也不可能解決的。再加上其它的國家也不會坐視哈維人壯大,必然會利用這個機會同時削弱哈維和楚國的實力,作為以後的一種資本。而從那一刻開始,我們的機會就來了。」

「我們與他們怎麼打?我們可是只五千多人。」



「不少了,雖然我們只有五千多人,但是我們這裡可是有著魔法師與騎兵,這樣的高機動隊伍就是最是適合我們將要進行的戰術,人再多的話,很多東西就不太好說了。」

「什麼戰術?」

「呵呵,保密!哈哈!!!走,我們也該走了,不然的話哈維人可不太放心這一邊。」說完之後,空明也不顧布魯克的反應,直接上馬,向著隊伍走去。 九月的天氣已經進入了中秋的季節,對於處於大陸的南方楚國來說這個季節正是處於一種不冷不熱的天候之中,但是對於鷹凌山來說,這卻是一種例外,高程達六千多米的鷹凌山主峰,這裡已經是冬天了,高山之巔上,已經覆蓋了皚皚的白雪,而在主峰的四周則是比它低不了多少的一座座高山,這裡就是鷹凌山脈,沿綿數千里,將楚國和燕國分開的兩條山脈之一,鷹凌關則是利用鷹凌脈中的一個小小的峽谷建立起來的,在山脈之中住著的許多的魔獸,是為普通人類的一個禁區。此刻空明正帶著一群手下與那凌空而下的雷魔鷹作戰。對於一群經過訓練的戰士來說,高山並不是他們的唯一的敵人,最主要的敵人則是來自生存在這裡的大群的魔獸。現在距離空明帶領隊伍進入鷹凌山已經是過去了六天了。在這六天之中,他們沒有遇到一個哈維的軍人,但是他在這六天之中卻是在不斷有戰鬥之中前進的。在這六天之中他們一共殺死了一千多隻四階以上的風魔狼,三隻七級的魔熊,六隻七級的雷豹等等,還有許多的其它的各種魔獸,而空明也付?綞?俁嗝?勘?納???陌俁嗝?萇說拇?鄄拋叩攪蘇飫鎩6?蕉分?械募櫳烈倉鸞ト每彰髟謖?齠游櫓?械牡匚還?滔呂礎6?巰濾?嗽蠐齙攪私?肷鉸鮃岳吹淖釵?現氐囊淮撾;??焐險?勺偶蓋e壞睦啄вァ@啄вナ且恢秩壕擁撓ナ蓿?贍甑睦啄вナ橇?兜哪?蓿??ネ踉蚴且恢黃嘸兜哪?蓿??淺?朔胬?腦島妥ψ又?猓?箍梢醞魯鮃壞賴覽椎紓?綣?黿鋈緔艘簿桶樟耍??鞘裁炊?饕壞┥狹艘歡u氖?烤突岢晌?恢址淺?植賴牧a浚?餿豪啄вナ?y氖?靠墒強梢勻媒i褚參??吠吹拇嬖冢??硬揮盟悼彰魎??畝游槔錈媼?桓鍪ゼ兜娜碩濟揮校?褂瀉芏嗟囊患抖?抖即鋝壞降惱絞苛恕6?蟻衷誑彰鞔?乓蝗褐懈嘸督ju諛xㄓ?募父齦嘸賭xㄊ?湍y際康鬧c窒掄?謨肜啄вサ氖蘊焦セ韉募甘?煥啄вフ蕉貳6?誑彰韉腦際??攏?揮幸桓鋈碩閱切├啄вハ濾朗值模?徊還?竅笳饜緣墓セ魅媚切├啄вブ?訊?恕d切┤碩疾煥斫饢?裁純彰骰崛緔耍??怯捎謖餳柑煒彰魎?硐?緄淖櫓?肓斕寄芰Γ?攀等盟?欠淺5男歐?5?竊謖庵志x靠刂頻牧a康那榭魷攏?胝餳甘?煌?兜睦啄вフ蕉方ソサ穆淞訟路紜d羌甘?鯰肜啄вフ蕉返母嘸督jx鸞ヂ?緦艘恢摯裨鐧那樾鰨?彰髦?澇僬庋?氯サ幕埃?切└嘸督jσ桓隹刂撇蛔】隙ɑ嶙?繅恍┎煥碇塹男形??鞘本馱懍恕s謔強彰饕皇終鸝?約憾悅嫻囊恢煥啄вブ?螅?蝗懷逄煲簧?ばィ???械牟斡牘セ韉睦啄вフ鸝??緩罅12詞疽饈窒碌階約漢竺胬矗??切├啄вヒ彩怯凶歐欠駁鬧橇Γ?吹餃緔飼榭鮃彩且桓穌鴣峋頭繕系攪頌焐嫌腖?塹拇蠖踴煸諏艘黃稹a街Ф游槎偈狽摯??p>空明看了之後,向前走了十餘步,對著天空大聲說道:「楚國騎兵團長空明,帶所部欲從鷹王地盤上回到楚國,望鷹王成全。」等了一下子,空明見到群鷹並沒有什麼反應,空明的那些部屬看到空明這樣的說著,心中不由的有些不以為然,因為在他們看來雷魔鷹最多就是七階的魔獸,又怎麼可能有化形的魔獸出現?但是空明並沒有理會他們,接著又叫了兩次,這下鷹群終於有了反應,一隻巨大的雷魔鷹從天而降,就在空明前方十餘米的一塊石頭上落下,就在雷魔鷹落下的瞬間,讓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的事情?縵至耍?患?搶啄вネ蝗灰桓霰瀋恚?桓鏨碭咴家幻裝說拇┳乓惶綴諫?念?椎哪腥司土?縵衷諏慫?腥說拿媲啊d芑?砦?耍?強墒前思賭?薏嘔嵊械哪芰Γ?簿褪撬擔?矍暗惱庖恢煥啄вナ且恢揮朧ゼ鍛?鵲募一錚?彰髦?勒庖淮問慮榭墒鍬櫸沉恕jゼ兜哪?抻凶挪幌掠諶死嗟鬧腔郟??薔?;嶧?梢恍┤死噯ト死嗟納緇崛ビ衛???叭死嗟納?詈湍芰Γ?幽持殖潭壬俠此擔??且丫?峭牙肓四?薜姆段А?彰饗蜃拍搶啄вネ跣辛艘桓鼉?瘢?緩笏檔潰骸俺??銼?懦た彰鰨???坑?憂氨駁牡嘏討?謝氐匠????氨渤扇?!?p>「哦?你們不從鷹凌關那裡過去,怎麼突然從我這個偏僻的地方過?」那男的說道。

這句話乍一聽是一句很平常的問話,但是空明知道如果他不給對方一個滿意的理由,那麼迎接他們的將是一場滅頂之災。空明謹慎的回答道:「哈維軍隊在十名劍聖與三名聖魔導師的帶領之下,突然襲擊我們楚國,如今已經佔領了鷹凌關,我們從馬城之中突圍出來,唯有從前輩這裡通過才能夠回到楚國,不然的話,將會滯留在馬城附近,肯定會讓他們的後續軍隊給消滅。」空明這一句話說得非常有水平,一個點出了自身目前的困境,另一個卻又恰當的點出哈維軍的強大,更重要的一點就是,空明說出了哈維軍中的十三名聖級強者,間接的賣了一個人情給雷鷹王,要知道一般的情況下人類與魔獸之間是一種爭鬥的關係,十三名強者足已將眼前的雷鷹王給滅了幾個來回了,換句話來說,空明就是提醒眼前的雷鷹王,我們之間不是敵人,大家都面臨同一個對手。雷魔鷹王在那裡想了想,然後說道:「他們真的有十三名八級武士和魔法師過來?哼!不說他們只有十三名八級來我們凌鷹山脈,即使是九級強者過來,也一樣不會討到一點好處。」只不過空明怎麼聽都聽到其中的語氣有些不足。想來這裡的魔獸能夠在這裡挺住千萬年,必然有其所峙,只不過這個所峙可能對於這雷鷹來說不是什麼好事而已。

「我們楚國的幾位聖者都讓對方打?r著,現在不知結果如何!」

「哼,就憑你們楚國幾個八級肯定是如此了,不過看在你們那麼慘的情況之下,我就不做那落井下石的事情了,你們從這裡翻過去,路上不許打殺我雷魔鷹的孩子,否則你們就不用過去了!」

「遵命!告辭。」空明擺出一種低姿態,向著對方道謝了之後,就直接下令下去,讓部隊遵守。離開那隻鷹王之後,空明不由的擦了擦臉上流下的虛汗,好險!

想來是因為雷魔鷹的關照,接下來這幾天都沒有一隻魔獸來騷擾這一隻隊伍。 華歷1013年10月18日,凌鷹山脈外

看著那高高的凌鷹山脈,空明不由的吐了一口氣,經過二十五天的戰鬥與行軍,他們終於從這魔獸山脈之中走了出來。此時空明帶著隊伍正在一處離山脈不遠的林中休整。魔法師團三營長布魯克.斯絡和其他的幾個營長圍了過來,幾個人坐在一起,空明把眼光從那凌鷹山脈之中收回,看了一看,那些疲憊的臉,心中不由的嘆了一口氣,雖然他們從那魔獸橫行的山脈走了出來,但是卻有一部分的士兵倒在了裡面,再也出不來了,而且傷員也增加了很多,五千人的隊伍,現在能戰鬥的只有四千多人了。空明說道:「大家都來了,下面我們開會,接下來五天,我們就在這裡露營休整,大家注意隱蔽,各營在離營地十公里之外派出排哨,二十公里之外派出斥候,一營長。」空明指著地圖上的一個小鎮說道:「你立即在小朗鎮派出一個斥候小隊,打探一下外面的消息,最好是將最近的報紙帶過來。我們現在最需要知道的是國內的時局與哈維軍隊的最新動態,能辦到么?」

一營長肖安比劃了一下地圖判定了一下隊伍與小朗鎮之間的距離,說道:「大概要一天左右才能知道確切的消息。」

空明想了想,「儘快,其他人還有什麼話要說的沒有?」空明用眼睛掃了一下幾個營長的臉,看看沒有人要講之後就直接散會了。

一天之後中午。

空明正坐在一棵樹下發獃,仔細的想著這場戰爭之中的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一些莫名其妙的失敗,總有一些讓人不解的地方,讓空明疑惑。這時,一營長肖安帶著兩個氣喘吁吁的人跑到了空明的前面。空明看著三人急匆匆的樣子,二話沒說,直接將一張地圖就地擺開示意他們彙報。其中一個年長一點的高級劍師說道:「團長,我們昨天晚上進入的小朗鎮,通過向地方的官員、傭兵和平民打聽,還有弄到的一些報紙上初步得到的一些情況,真實性不高,但可以作為參考。」

「講。」空明說道,畢竟在戰場上並不是每一條情報都是十分的準確和確定的,還有一些是人為或者是敵方故意給的情報,這些都需要情報人員和指揮員去判斷的,而不全盤的接受或是全盤的否定。


「據鎮上的傭兵說,哈維的大軍分三路向著國都、南棱、金石等三個方向攻擊,他們在通過鷹凌關之後,在棱水分兵三路。其中向國都去的是哈維的主力,哈維帝國第五軍團,軍團長為龐龍野,這是已經確定的事實,因為在前兩天還傳來,有一群刺客刺殺龐龍野的消失,據說是刺殺失敗。南路是燕國的第一軍團,號稱三十萬,向著南棱攻擊,可能是沖著南棱的資源去的,而北路據說是由一個哈維的皇子帥領,也說是三十萬,其可能是為了不讓華原帝國和其它的公國聯軍進入楚國。他們在棱水留下了幾千人,將棱水暫時作為他們的一個補給中轉站。」

「他們的具體部署有沒有弄清?」

「時間太緊,而且這種情況也不是那些傭兵能夠知道的。」那個斥候回答道。空明也清楚,這些東西的確不是那些傭兵能夠打聽到的。

「情況很危險,我們能做一些什麼么?」肖安在一旁說道,他畢竟是一個純粹的楚國人,有很深的家圓念想,不像空明打不了就直接拍拍屁股走人。

「是要做一些什麼,不能讓他們那麼的就這樣在楚國的土地上自由的行走。你去把幾個營長都叫過來。」空明指著那個年輕的斥候說道。接著又向另外一個斥候說道,「除了這些之外你還聽到了一些什麼?」

「都是一些傳言,有的說,王室向著華原帝國跑去逃難去了,項左丁因為兩次大戰的失敗已經被轍職了,現在接任的是另外一個人,具體是誰還不太清楚,已經有許多的難民逃向其它國家去了,還有傳言說,國內的一些世家已經向哈維帝國效忠了。」

「這些走狗!」肖安在一旁恨恨的說道。「平常作威作福的,關鍵時候就連狗都不如……。」

肖安罵了許久,而空明卻沒有一絲阻止他的意思,此時,空明的全部身心都集中在了地圖上,他不斷的在測量著棱水與他們現在所在的距離,直線的距離有三百多公里,但是如果沿最近的大路直突過去則有五百公里左右,以騎兵的速度,在到達棱水的時候還要保持突擊力的話,前後必需兩天的時間,而在第三天的凌晨發起攻擊。其中僅僅是為了避開哈維人的偵察也要耗費好些功夫。這還不是最主要的,更為重要的是誰也不清楚在棱水之中到底有多少人?部署如何?在它的鄰近之中又有多少哈維軍隊可以在第一時間去支援他們?雖然有情況顯視那裡只有幾千人,但是要知到近百萬人的後勤中樞怎麼可能只有幾千人?或者說他們敢留下那麼一點人是因為有一支隊伍正在向那裡靠近,或者是他們有必然的依靠,還是昏了頭?所有的一切因為缺少情報都變成了一種未可知,卻又是最為誘人的誘餌?

作為一個剛剛獨自挑起一支隊伍的年輕人,空明雖然思考了很多,但是,那裡的誘餌的確是非常誘人的。百萬大軍的後勤居然只有幾千人守衛!是個人都受不了!更何況這是一個非常有利的機會,一次成功,則楚國的危機可以立刻解決,如果是一個陷井,那麼空明帶的這幾千人的隊伍就立刻煙消雲散了。

不久之後所有的營長都到了,空明簡單的介紹了敵情和其中的疑慮,並提出了進攻棱水的決心,同時讓眾人想辦法。正如空明所想的樣子,大部分人在聽到了這一個消息之後,認為這是一個陷井。而空明則認為這是一個機會,原因就是敵人留下的人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一般情況之下,一百多萬人的隊伍,在關鍵的地方總要留下足夠的兵力,起碼要有3到5萬的樣子,而現在只剩下幾千人守衛這裡,那麼就有多種的情況下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而那麼多的情況下有說服力的有兩種,一種就是這是一個陷井,而另外一種情況就是哈維帝國想以最快的速度結束這一場戰爭,而他們軍隊所帶的補給足夠他們進行一場時間足夠的戰鬥來結束這一場戰鬥。而當前楚國在這一個地域的成建制的軍隊已經被他們消滅或是驅散了,對於他們來說已經不夠成威脅了。綜合情況來看,空明傾向於第二種,而其他的大多數人則傾向於第一種。

空明看了一下四周的人,心中一陣決然,說道:「不用爭了,下面我們分配任務。一營負責派出前方尖兵,二營三營分別負責兩側安全,魔法營利用魔法在行軍的四周進行探測,特別是前方更是如此,所有的傷兵留下,全團輕裝前進,一個小時之後出發,我們沿小路前進,爭取在一天半之後到達棱水的北側二十裡外的森林之中隱蔽待機。」空明看著周圍的人驚訝的樣子,並沒有再次去解說什麼,因為現在不是爭論的時候,戰爭就是如此。「散會。」

布魯克.斯絡在走之前又看了看空明,想說什麼,又止住了,搖了搖頭回去安排去了。 兩天之後下午,棱水西側一公裡外,空明帶著幾個營長在一處高地上府看著棱水城。西門非常的熱鬧,空明略為計算了下,在一個小時之內,有三支隊伍進入了棱水,有兩支從西門離開,每一支隊伍的人都不多,約有兩百左右,有燕軍也有哈維軍的人,看樣子他們都不熟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