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你,當真好膽!」丁健一愣,看到了鳳舞,似有所悟,忙沖著鳳舞道,「鳳舞姑娘,你千萬不要被丁峰偽善的面孔欺騙了,他不但殺害了丁虎等族中年輕一代的十餘人,就連丁見光隊長都被他陰謀殺害!此子心思歹毒,兇惡殘暴,還請鳳舞姑娘將他拿下。」

「你這是命令我?」

鳳舞的聲音很冷。

「不敢!」

丁健一個機靈,連忙說道!

「那就好,你們的事我不參合!」鳳舞說罷,瞥了丁峰一眼,走向了馬如龍兩人一側,冷聲道,「凝神花我要了,識趣的就離開!」

「鳳舞姑娘?我聽說過你,據說資質逆天,將丁家第一天才丁辰龍都甩出八條街去。」馬如龍神情凝重,「不過要想得到凝神花,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只要勝過我手中劍,自會離開!」

白勝秋一彈劍脊,長劍清脆而鳴。

「那你們就一起出手吧!」

鳳舞神情淡然,目中無人,十分高傲,讓馬如龍兩人大怒。

「狂妄,別以為是女子,我就會手下留情!」

長槍一抖,形成十幾個槍尖幻影,馬如龍化成狂風,席捲而來,槍尖閃爍,將鳳舞整個籠罩進去。

他去的快,可退的更快。

接連倒退十幾步,才堪堪站定,只是臉色非常差,眼中儘是驚駭之色。

「你、你怎麼會這麼強?」

過了好一會兒,馬如龍才苦澀的說道。

鳳舞靜靜的站著,根本沒有移動,就連左手的劍都好似沒有出鞘。

「不是我強,而是你太弱了!」

鳳舞依然冷漠。

馬如龍臉皮子抖了抖,搖頭道,「技不如人,他日再討教!」他摸了摸眉心之處一點殷虹,扭頭而去。

「你呢?」

鳳舞看向了白勝秋。

這位冷漠的帥哥,震驚之中,也露出一抹苦笑,剛才他看清了兩人的比斗。馬如龍,出槍如龍,迅捷如奔雷,一槍出,便將鳳舞整個籠罩進去,難以抵擋,難以防範,可鳳舞卻在剎那間出劍,不但破了馬如龍的殺招,而且一劍點在了對方的眉心,留下一點殷虹。

白勝秋毫不懷疑,要是鳳舞有殺心,馬如龍已經死了。

「我小覷了天下人。」白勝秋恢復了冷漠之色,拱了拱手,「鳳舞姑娘,他日再行討教!」

言罷,也乾脆離開。

凝神花雖好,可對於他這樣的天才來說,卻不是必須的。

「倒還有幾分心胸,不錯!」

鳳舞就好似一個高傲的公主,點評了一句,然後抱劍而立,靜靜的看著丁峰解決恩怨。

「這個小娘皮子,倒還有幾分本事啊!」

看到鳳舞出手,丁峰才真正的明白鳳舞的可怕。

地級強者馬如龍,竟然不是一招之敵,而且輕鬆愜意。

「到底是地級巔峰,還是達到了天級?」

丁峰盡量的往高了去猜測,他吧嗒吧嗒嘴,最後還是不得不承認,「這個小妮子,還真他娘的強,難以馴服啊!」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還需努力,為了迎娶白富美,為了一血當日之仇,繼續努力!」

丁峰暗暗為自己加油。

正在幻想中,卻被丁健給打斷了。

「丁峰,走吧,回家族領罪!」

丁健理所當然道。

「領罪?我有何罪?」

丁峰撇撇嘴。

「殘殺丁虎、丁大川等十餘人,殺害丁見光隊長,罪大惡極,難道你不認罪?」

丁健冷笑,卻瞥了鳳舞一眼,見她沒有任何錶示,膽子更壯了,「你若不走,我可以將你就地格殺!」

「是誰定的我的罪?是族長?」

丁峰眯起了眼睛,寒光閃爍。

「殺害眾多族人,其中還有嫡系堂兄,罪大惡極,哪怕你天資非凡,也沒有人能保得住你!即使爺爺再欣賞你,也會將你處死!」丁健說道,「走吧,乖乖的跟我們回家族,或許還有一線生機,否則……!」

「否則又怎樣?」

丁峰有些膩歪,連辯駁都沒了興趣。

「丁健,啰嗦什麼,將他直接拿下,若是敢反抗,就給我殺了!」

丁奎榮失去了耐心,將從馬如龍和白勝秋那裡得到的怒火,完全發泄在了丁峰身上,要不是鳳舞在一旁看著,說不定他就親自動手了。

「是,長老!」

丁健應命,走向了丁峰,「不知死活的東西,今天,我就將你斬殺於此!」

丁峰吐出一口濁氣,仰首望天,「我說過,我只想安靜的修鍊,平靜的生活,做一個低調的美男子,可就是這麼簡單的要求你們都不能容忍,欲殺我而後快!」

……

第一更!

周一求票票、收藏打榜,新書不易,求支持! ?「你們這是將我逼上絕路啊,也是將丁家逼上絕路!」

說到這裡,丁峰抽出來長劍,殺意再也忍不住釋放而出。

從始至終,都是他被動承受,被動反抗。

從最開始的青竹林,丁健、丁虎等人將他逼上絕路,其後丁見光要將他斬殺,而現在,丁家十長老也要將他斬殺。

對於丁家,他徹底的失望了。

「將丁家逼上絕路?」丁健嗤笑,「就你嗎?若是你成長起來,或許有可能,可現在,你認為你還能逃得掉嗎?」

「哪怕我曾經下定了決心,還是有些不忍,可今天……!」丁峰嘆息一聲,兇惡道,「但凡丁家人,對我露出哪怕一點殺意,我就殺,殺的你們後悔,殺的你們絕子絕孫!」

他的怨氣,徹底的爆發了。

「你入魔了,更留你不得!」

話落,丁健一劍刺向了丁峰的咽喉。

「人級九重?嘿,很強嗎?今天就拿你來試劍!」

丁峰瞳孔一縮,后發先至,一劍破空,追風奪命,他已經站到了丁健身後。

啪!

劍尖上一滴鮮血滴到地上。

「好快的劍!」

丁健發出艱難的聲音,脖子一歪,噴出了大量的鮮血。

一劍!

人級九重之境的丁健,亡!

「好快的劍!」遠處的丁奎榮也驚嘆,隨之暴怒,「丁峰,你殺了丁健,你竟敢殺丁健?」

「殺他又如何?」

丁峰嗤笑一聲。

「他可是你的堂兄,是丁大海的兒子,你竟敢殺了他!」丁奎榮咆哮,「要是讓丁大海知道了,你知道你的下場會如何?」

「你害怕丁大海報復你?沒有保護好他的兒子?」丁峰古怪的笑了,「放心,你沒這個機會!」

他抬起了左手,在食指和中指之間,夾著一張符。

「符咒!」

看到丁峰手中的紅色的符,丁奎榮大吃一驚,他陡然好似明白了什麼,身子急速後退,這個時候,丁峰手中的烈火符也激發了。

「竟然,被躲開了!」

火海燃燒,卻沒有將丁奎榮包圍進去,丁峰非常意外。

「青竹林山谷的焦土,丁見光死亡之地,原來都是你所為,好、好、好一個丁峰,隱藏的還真深!」

丁奎榮臉色非常難看,要不是因為謹慎,急速後退,現在已經被燒死了,說罷之後,他急速遠離,速度非常快速。

「要不要我幫你殺了他?」

鳳舞詢問。

丁峰搖搖頭,卻疑惑道:「我的烈火符是地級極品,為何丁奎榮能夠躲開?」

鳳舞一愣,不禁笑道:「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

「說道說道?」

丁峰來了精神。

「激發符咒,需要抽取你的精氣神,這就需要時間,就給了對方反應的功夫,自然能夠逃走。若你是符師,能夠鎖定對方,效果會好些。」鳳舞說道,「小子,記住了,以後發出符咒,要快,要隱秘,出其不意,才能獲得最大效果!」

「什麼小子小子的,叫峰哥哥!」

丁峰恍然,總的說來,激發符咒,需要一定的時間,哪怕這個時間非常短暫,但也給了對方逃跑的機會。

說著,兩人走向了凝神花。

「對我沒用,你採摘走吧!」

古樹下,凝神花前,鳳舞淡淡的說道。

「你這麼好?」丁峰搓了搓手,不好意思道,「你對哥哥真是太好了,我決定了……!」

「決定什麼?」

「決定以身相許了!」

「滾!」

鳳舞第一次爆了粗口。

三天後,丁峰來到了紅水河。

這是一條峽谷河,兩側岩壁,近百米寬,十餘米深,中間是快速流動的河水,因為兩側崖壁呈現暗紅色,這條河流又被稱為紅水峽谷。

「我準備在這裡潛修,爭取兩月之後達到人級圓滿,或者更進一步!」

找到一片開闊地帶,丁峰對著空氣說道。

沒有人回應,丁峰開始全力修鍊。

牛魔功被丁峰施展出來,身化魔牛,橫衝直撞,抬掌斷樹,落腳碎石。他眼睛凌厲,精氣神匯聚一體,整個人都融入了魔牛角色,打出了神髓,打出了執著。

丁家,後山。

「什麼,丁健死了,被丁峰殺了?」

丁大海『噌』的一下站了起來,滿臉的驚色,同時還有無盡的殺機,「丁峰小畜生,殺了我健兒,他該死,真真該死!」

根本不在管是否還在禁閉,他直接出了後山,進入了火雲山脈。

丁府書房。

筆落字成,上面出現了一個『爭』字!

「萬事有成,皆在一個爭字!」

丁雲天打量這個字許久,才坐了下去。

通過窗戶,望著遠方,不知在思索什麼。

紅水峽谷,一側。

轟隆隆!

煙塵飛濺,亂石橫飛。

「給我死開!」

丁峰咆哮,魔牛拳力沉開山,一拳拳轟在撲殺過來的魔猿身上。

這頭魔猿是一頭妖獸,而且十分強大的人級妖獸,哪怕以丁峰現在的實力,要是不動劍,也只是勉強能夠抵擋。

「好厚的皮肉,好大的力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