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你,你到底是誰?你不是……不是皇甫連城……」

皇甫連城兩眼冰冷的睨著盞風,如同在看一具屍體,他沒有多說一句話,連眼皮都沒有動一下。

手指收緊,就要收了盞風的命。

盞風雙眼微凸,盯著空中大喊,「救救……救我…救……」

咔嚓!

清脆的響聲傳出。

盞風頭一歪,生息皆無。

然而,這並沒有完,只見,皇甫連城雙手結印,一股七彩流光,抽出盞風的魂魄。

眾人只聽見,嘶啦嘶啦的聲響。

皇甫連城竟然直接手撕了盞風的魂魄!!!

所有人都感覺到頭皮發麻,也感覺到了皇甫連城滔天的憤怒,現在的他就好似一頭髮狂的獅子。 怒火在叫囂,他手撕盞風瀉怒,將盞風的魂魄撕的粉碎。

從此,世上再無盞風這個人!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停止了。

皇甫連城低著頭,雙拳緊攥,尖銳的指甲扎破掌心,暗血不停往下流淌。

這一幕,看的瀲陽和君襲都十分心塞。

這時,皇甫連城鬆了松拳頭,陰沉著臉,倏地抬眸看向空中。

「你到底是誰?」

簡單的一句話,聽得所有人都為之一愣。

他在跟誰說話?

現場還有其他人嗎?

他們順著冥御煌的視線望去,卻只能看見頭頂的雲層。

冥御煌銳利的目光緊緊地盯著雲層,周身的氣勢也緩緩發生了變化。

五邪尊者茫然的看向雲層,轉而又看了冥御煌一眼。

嘶……這小子到底進階了多少?

為何連他都察覺不到的人,他卻能察覺到?

雲層一動不動,彷彿什麼都不存在一樣,一切都好像是皇甫連城的錯覺似的。

然而,皇甫連城卻知道,他絕對沒有感覺錯!

不管是雲層后的淡淡的威壓,還是盞風臨死之前意有所指的求救。

無一不在暗指,盞風背後還有更強大的人存在!

想想那些把人類變殭屍的可怕計劃,想想盞風突然陡長的實力。

說是沒有背後之人,還真是有點牽強!

一秒、兩秒、三秒、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雲層后還是沒有動靜。

皇甫連城的耐心徹底用完了,冷笑一聲,「呵,既然踏足了仙界的事情,就休想置身事外!」

隨著他的話音一落,甩收一揮,紫陽劍便擲了出去。

嗖的一聲。

雲層被劃破,散開之際,露出後面的人影。

妍櫟詫異的看向皇甫連城,凝視著他的臉龐,忽然嘲弄的笑了。

「呵呵……你就是那個讓女帝魂牽夢縈的男人嗎?果然有幾分姿色。」

皇甫連城眉頭緊蹙,冷幽幽的睨著她,「本帝不認識什麼女帝,你究竟是何人?為何幫助盞風助紂為虐?」

肯定的質問語氣,讓旁邊人紛紛愕然。

盞風身為仙尊,後面居然有人?

那對方得是什麼界面的人啊?

五邪尊者看著出現的女子,眼神暗了幾分,看來他之前所猜測的一點也不假!

思及此,他沉聲問道:「暗夜女帝,究竟和慕若有什麼關係?」

簡單直白的問話,讓所有人的腦袋都當機了。

我靠!暗夜女帝啊!

暗夜女帝那可是虛妄之地上面最高權威的唯一女帝王!

他們一直以為那是不存在的人,畢竟根本沒人能夠活著穿過虛妄之地!

那些對他們來說,這兩者就是天上地下,八竿子打不著。

而對下面的凡人而言,仙界就是修行者最高的界面!

所以,那個界面的女帝怎麼可能和慕若又關係呢?

這假的吧?開玩笑的吧?

皇甫連城錯愕的看向五邪尊者,「什麼……什麼意思?」

五邪尊者沒有回應,只是定定的看著妍櫟。

妍櫟撣了撣袖口,精緻美艷的臉龐,露出一抹不屑。

「你倒是知道的不少,還知道暗夜女帝。可惜,就在剛才。不可一世的暗夜女帝已經死了。」她臉上露出邪惡的笑容,雙手負背,帶著上位者的氣勢,「從今天開始,本帝,將會是最新一任的暗夜女帝!」

她的話簡單明了,可是裡面的內容,卻讓眾人心頭駭然。

這番外明擺著就是回答了五邪尊者的話,暗夜女帝就是慕若,慕若就是暗夜女帝,但是她已經死了!

他們萬萬沒想到,原以為只是仙界的權勢爭奪戰,居然是牽扯到了殺害暗夜女帝的陰謀!

皇甫連城面色青灰,好似想起什麼一般,雙手顫慄起來。

「是你……」他猛地抬眸,說出的話讓人費解。

但是妍櫟卻笑了,笑的格外張揚和囂張。

「哈哈哈……這就是那個女人愚蠢的地方。她以為她想安穩經歷世間百態就可以安穩?呵,痴人說夢話!既然這麼不想當暗夜女帝,又何必占著這個位置呢?如今這般,豈不是更好?大家都開心不是嗎?」

「所以,這一切都是你算計好的?」皇甫連城陰森的睨著妍櫟,無法相信這都是對方的計策,就連若兒的死,也在對方的算計之內!

這其中一環一扣,難道她就不怕其中出岔子嗎?

妍櫟無所畏懼的看著皇甫連城,緩緩落在宮殿的房頂上。

「本帝知道你在想什麼,不過那些都是不可能的!從本帝得知暗夜女帝欣賞你的時候,本帝就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果不其然,她讓本帝幫她安排下凡的事宜。哈哈哈……真是的蠢的可以!」

她笑的得意極了,因為曾經那個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女帝,終究還是毀在她手裡了!

她的實力不如她,美貌不如她,可是她比她聰明百倍!千倍!

皇甫連城全身散發著冰寒的冷意,幽深的瞳眸猶如死神一般盯著妍櫟,「你憑什麼這麼自信?」

「憑什麼?」妍櫟笑了笑,燦爛極了,接著抬手一揮,「出來!」

隨著她揮手之際,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她身邊。

他的出現,讓皇甫連城,瀲陽以及君襲為之色變!

「拓跋薄!」瀲陽額角綳起青筋,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此刻,拓跋薄頭上的斗笠早已沒了,一張英俊的臉上沒有半點表情,只是冷淡的瞥了他一眼。

皇甫連城雙手緊攥,怒火直衝腦門,卻還是拚命的壓制,咬牙追問,「你,什麼意思?」

「呵呵……你又何必明知故問呢?」妍櫟雙手環胸,嘴角噙著陰毒,「本帝說了,從一開始安排那個女人下凡開始,一切都在本帝的掌握之中。拓跋薄原本就是本帝的一顆棋子,而雲遊不過是本帝選中目標的踏板。只有這樣才能讓你這個侄子憤怒,然後讓一切順理成章。事實證明,本帝的計劃萬無一失。」

妍櫟一口一句本帝,那是十分囂張自傲。

因為,從今往後,再無人能夠壓制她。

她就是新一代的暗夜女帝!

凝視著皇甫連城那張邪魅的臉龐,她咂了砸嘴,「也難怪那個女人會欣賞你,就連本帝也對你動心了呢!反正那個女人現在也死了,不如,你跟我如何?啊哈哈哈哈……」

她猖狂的笑聲帶著無盡的嘲弄,嘲弄眾人被她玩弄於股掌之間,嘲弄那個為愛而死的女人!

皇甫連城雙目猩紅,陰狠的看著拓跋薄,他怎麼可以!怎麼敢! 怪不得當初他提及這個計策的時候,拓跋薄並沒有若兒是他的女兒而反對,甚至保持

他以為他是太愛姑姑,所以寧願讓自己的女兒受委屈!

原本,一切的一切,不過是他們的陰謀!

當真是可笑之際!

「拓跋薄!你對得起姑姑?對得起若兒?」

即便知道結果,他還是忍不住低吼質問。

拓跋薄垂眸,睫毛顫了顫,扭頭看向別處,終究沒有說話。

妍櫟聳肩,一副大贏家的架勢,「人生如戲,你又何必動怒?本帝對你的仙界毫無興趣,你依然可以當你的九仙帝尊。當然,如果你厭倦的話,也可以跟本帝回去。」她勾引的眼神,上下看著皇甫連城。

說實話,如果當初這個男人不是被仇恨沖昏了頭,恐怕也不會那麼容易上當。

皇甫連城眯起雙眼,嘴角泛著冷笑,「想走?那就把命留下來!」

冰冷的語氣,沒有半點商量的餘地。

妍櫟挑眉,不屑的瞥了他一眼,「不要以為你能對付盞風,就可以與本帝一較高下。告訴你,你還沒那個資格!」

「是么?」

皇甫連城皮笑肉不笑,倏地抬眸,言而不及迅雷之勢,快速朝著妍櫟沖了過去。

妍櫟見此,瞥了拓跋薄一眼。

下一秒,拓跋薄便沖了出去。

說時遲,那時快。

兩人頃刻間就撞在一起。

砰地一聲!

拓跋薄直接飛出,跌倒在房頂上。

妍櫟眼皮跳了跳,厲聲喝道:「拓跋薄!你在搞什麼鬼?」

忽然,拓跋薄動作一轉,竟然對著妍櫟攻擊過去。

皇甫連城反應極快,持劍迅速近身。

「放肆!拓跋薄你敢背叛本帝!」妍櫟惱怒呵斥,雙手揮動,一股完全不屬於靈仙級別的強悍的力量湧出。

「我來!」五邪尊者凝聚靈力,便沖了上去。

瀲陽:「我也來!」

君襲:「還有我!」

三歲,薄奚齊,慕鴆,小蓉蓉,玉麒麟,水麒麟,火火,以及一眾散仙全部都涌了上去。

妍櫟大怒,臉色陰沉的可怕,「爾等小輩,膽敢以下犯上!找死!」

隨著她的話音落地,眾人只覺得眼前一花,前胸一熱。

砰——

除了皇甫連城,拓跋薄和五邪尊者之外,全都飛了出去。

拓跋薄面色青灰,扭頭看了皇甫連城一眼,低聲道:「告訴若兒,我對不起。但是我是真的愛你姑姑,從始至終不曾騙過他!」語畢,他忽然雙手結印。

引魂?

皇甫連城眼神一緊,衝上前就要打斷他!

當初邪舞就是這麼沒了,就算他對不起若兒,他也不能讓他就這樣沒了!

然而,拓跋薄的速度太快了,可見他早已抱著必死的決心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