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你這個……女人有什麼好笑的!」

顧老爺子話到一半,突然收口換了一個說辭,我猜他還是想像以前一樣罵我賤人,只是因為有其他人在場,這才硬生生改了口。

不過這些對我而言都無所謂,見他將話鋒指向了我,顧勛都沒給他什麼臉面,我又怎麼可能拖顧勛後腿?

「想笑當然就笑嘍,不然憋壞了可怎麼辦?」我看著顧老爺子慢條斯理的說道:「我也沒想到,您老居然在家裡安排了這樣一齣戲,看起來還是很愉快的!」

顧勛說這種話的時候,鄭家祖孫雖然氣憤難當,但卻看在顧老爺子的面子上,沒有立刻發作。可轉而到我說這種話時,鄭老爺子沒有開口,鄭文琪倒是憤怒的說道:「你是誰?為什麼這樣不尊重顧爺爺?」

鄭文琪一副打抱不平的樣子,加上她本就偏向於甜美的長相,如今擺出一副生氣的姿態,看上去彷彿是我做了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情一樣!

換成任何一個男人,看到這個樣子的鄭文琪恐怕都會心生憐惜,忍不住想要把她攬在懷裡好好呵護,只可惜顧勛不是一般的男人。

還不等我開口,顧勛便攬著我冷聲對鄭文琪說道:「安若是我的愛人,你算什麼人?在顧家對我顧勛的愛人指手畫腳,誰給你的資格!」

鄭文琪顯然沒料到顧勛居然會是這種反應,可她即便被顧勛嘲諷,也沒有立刻大呼小叫,當下瞬間紅了眼眶,一副十分委屈的樣子:「我……我只是想讓他尊重顧爺爺而已。」

「我們顧家的事還輪不到你來插手!」但顧勛卻絲毫不為所動,看向鄭文琪的目光越發冷淡。

這一下徹底惹惱了鄭老爺子,老頭子拍著桌子就站了起來,「欺人太甚!既然你們顧家如此不歡迎我們,我看我們也沒有留在這裡的必要了!」說著,便伸手拉住鄭文琪就要離開。

「老傢伙,你別生氣啊!」見狀,顧老爺子趕忙勸慰道:「你這剛來沒多久,我還沒有和你好好敘舊呢!」

一旁的鄭文琪也變了臉色,沒想到自己的爺爺說走就走,當下也趕忙勸說道:「爺爺,顧爺爺說得有道理,你們兩個這麼多年沒見,這次過來,不就是為了和老朋友敘舊的嘛!」

看著這些孫倆上演的這一齣戲,我忍不住挑了挑眉頭,都被我和顧勛豐富到這種程度了,居然還不肯離開,這個小丫頭的心性有些讓人捉摸不定啊。

我本以為有了這兩個台階,鄭老爺子自然會留在這裡,可沒想到他是真的想要離開。

「琪琪,跟爺爺離開,這樣的男人不值得你放在心上!」鄭老爺子氣呼呼的說道,打定了主意要離開顧家。

再堅持下去便顯得臉皮太厚了,周文琪咬著嘴唇,看了顧勛一眼,最終默默的站到了她爺爺身邊。

「老朋友,不是我不給你面子,等哪天沒有掃興的人在場時,我再來找你敘舊吧!」說完便不顧老爺子的挽留,徑直離開。

我和顧勛一直坐在沙發上沒有動,一言不發的看著這場鬧劇即將落下帷幕。

在快要走到門口的時候,鄭文琪卻突然停下了腳步,她回頭看向顧勛,柔聲說道:「顧勛,不管你對我印象如何,我都希望我們能夠從朋友做起,我會再來找你的。」那含情脈脈的樣子,看得我都有些心醉。

我轉頭看向顧勛,當著我的面便如此肆無忌憚的表達愛意,顧勛的魅力還是很大的嘛!

然而顧勛卻連一個眼神都沒有分給鄭文琪,迎著我的目光,她他頗為無辜的問道:「怎麼了?我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

看著顧勛一副不關我事,我什麼都不知道的表情,我忍不住失笑出聲。看來鄭文琪這一番心意,註定要被辜負了。

被顧勛無視也沒能打消鄭文琪的決心,她禮貌的對顧老爺子打了一聲招呼后,這才和爺爺一起離開。

等到不相干的人都離開之後,顧老爺子這才面色有些難看的看向我和顧勛:「你們兩個一定要拆我的台嗎?」

「呵,你明知道我和安若兩情相悅,還是讓這些人過來嘩眾取寵,既然如此,又怎麼怪得了我和安若?」面對顧老爺子的質問,顧勛再次和他針鋒相對。

知道顧勛的性格,顧老爺子深深嘆息了一聲,有些無奈的說道:「知道你喜歡這個女人,既然你一定要和他在一起,我也沒有意見,不過你不能把她娶進家門!她曾經嫁給了你父親,現如今讓她再入顧家,那顧家的臉面何在?!」

「臉面這種東西又不能當飯吃!我答應過要給安若最好的,就不會委屈她!」顧勛握住我的手,堅定的站在我這一邊。 顧老爺子倒是沒有誇大其詞,這一段時間,外界的風言風語確實不少,我和顧勛不甚在意這些流言,但顧老爺子卻認為是我給顧氏集團抹黑,這一點他無論如何都無法忍受。

看著顧老爺子差點背過氣的樣子,我忍不住開口說道:「老爺子,想讓我和顧勛改變心意是不可能的事,像今天這樣的事,你也不用再計劃了,否則到最後生氣的只有你自己。」

「你閉嘴,你有什麼立場說這些話!」顧老爺子指著我憤怒的道。

相對於他的憤慨,我雲淡風輕的剔了剔指甲,輕聲說道:「我身為顧勛的愛人,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沒有立場?我說這些話也是一片好心,萬一您再氣病了可怎麼辦?到時候有的是說我和顧勛不孝,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可我的話明顯起到了反效果,顧老爺子已經氣的快要上天了!「顧勛,你就任由她這樣頂撞我?」

顧勛滿臉無辜的看了看我,用莫名其妙的口吻對顧老爺子說道:「安若也是一片好心,我不覺得他在頂撞你啊!」

見狀,顧老爺子隔空點了點顧勛,又點了點我,最終嘆息一聲,似是妥協一般說道:「今天我就把我的底線說出來。顧勛,你想和這個女人在一起我不反對,但你的妻子必須是像鄭文琪那樣的大家閨秀!至於你喜歡玩,就算結婚以2后,你養著這個女人我也沒意見!但如果把她娶進家門,只要我還活著,這件事就根本沒得談!」

見顧老爺子氣成這樣,我難以想象,如果他知道我和顧勛已經領了結婚證,現在在法律上已經是故新合發的妻子,顧老爺子會不會氣得當場進醫院。

「呵呵,你今天叫我們回來就是為了這件事嗎?」顧勛沒有給顧老爺子答案,反而問了他另外一個問題。

「這只是其一!另外,最近顧氏集團風頭正盛,我想警告你,不要以為成功了一次就可以在公司為所欲為,就算現在股東們支持你,也不代表你可以隨心所欲!」顧老爺子沉聲說道。

最近一段時間,提起顧氏集團,人人口中稱頌的都是顧勛,這讓顧老爺子有了很大的危機意識,他雖然不想重用顧南,但也不希望顧勛爬到他頭上去!

「既然你還是這些陳詞濫調,那麼還是讓我告訴你一個消息吧。」對於顧老爺子的警告,顧勛已經聽煩了。現如今他在沙發上坐直了身子,看著顧老爺子一字一句的道:「顧氏集團里的一切是我應得的,安若也會是我唯一的妻子,想讓我把她當成情婦,根本不可能!另外,我和安若還有一個孩子,過幾天我要把他接回來。」

「想要讓這個女人進門,除非我……」話說到一半,顧老爺子突然愣在原地,瞪大了眼睛,看向我和顧勛:「你說什麼?」

我也沒想到顧勛居然毫無鋪墊的直接將希澤說了出來,之前他雖然和我說過,要和顧老爺子攤牌,但我沒想到居然如此突然!

剛開始,顧老爺子還沒有反應過來顧勛話里的意思,等到想通之後,他的臉色就變得極為精彩:「孩子?你說你和這個女人居然有一個孩子!」

顧勛淡定的點了點頭:「沒錯,就是我和安若的孩子!」

顧老爺子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似乎想到了什麼,他看著我和顧勛沉聲問道:「是當年那個孩子?他竟然是你和這個女人的孽種!你們當年居然敢用這件事來騙我!」雖然顧老爺子的聲音低了下去,但任誰都能聽出他語氣中壓抑著的憤怒。

最艱難的時候來了,我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這顧老爺子冷靜的說道:「當年我們沒有騙你,之前的孩子我確實沒有留下。」在這一點上,我無論如何都不能鬆口。像顧老爺子這樣自負的人,一旦知道我和顧勛欺騙了他那麼久,誰也說不准他究竟會做出什麼事!

「我憑什麼相信你這個狡詐的女人?」顧老爺子目光陰沉的看著我,聲音里像是潛藏著一匹餓狼,彷彿隨時都會把我撕碎!

「你若是不相信,我也沒辦法。」我盡量保持著鎮靜,按照原先預想的那樣說道:「這件事情很多人都知道,包括米蘭。畢竟我當初離開了顧家,留著一個沒有父親的孩子根本就是負擔!」

只要我咬死了這件事,讓希澤以另一個孩子的身份回來,顧老爺子也根本查不到什麼證據!當初懷著希澤做檢查時,顧勛便在其中做了一些手腳,之後也是迅速消滅了證據。

現在就算過,老爺子想要查證,也根本查不出來什麼有用的東西。

顧老爺子牢牢的盯了我半晌,突然開口說道:「我怎麼知道,這個孩子是不是顧勛的?以你這個女人的狡猾程度,難保不是在欺騙顧勛!」

「這就不用您老擔心了!」顧勛接過顧老爺子的話,好整以暇的說道:「等你見到孩子之後,自然會明白他是不是顧家的人!」

希澤的樣子,有七八分都隨了顧勛,任誰看都能明白他的父親是誰,連親子鑒定這一步驟都省了。在提及這一點時,顧勛的神色隱隱還有些得意。

最初顧勛見到希澤的時候,因為孩子沒有接觸過他,對他有些冷淡,反而叫威廉爹地,顧勛沒少因為這件事而生悶氣。每當這時,唯一讓他感到欣慰的就只有西澤的長相了。

「叫威廉爹地又怎麼樣?我的兒子長得還不是像我!」那時候經常能聽到顧勛這樣吐槽。

「無論如何,我是不會同意這個女人進門的,就算有了孩子也不可能!」顧老爺子仍舊堅持著自己的立場:「至於你們當初有沒有騙我,我自然會調查清楚!一旦我發現這件事情里另有蹊蹺,你們便等著滾出顧氏集團吧!」

聽了顧老爺子的話,顧勛毫不示弱的站起身:「今天我們回來就是通知你這件事,至於你想要調查什麼,請隨意!至於讓我滾出顧氏集團,恐怕沒那麼容易。」

「沒什麼事情,我和安若便先回去了。」說著,顧勛對我伸出了手。

我拉著他的手站起身,看著顧老爺子,輕聲說道:「當初顧長林要娶我,你就極力反對,可到最後也沒能如願,我覺得這次您就省省心吧。」 回到車上之後,我剛才在老宅里的氣勢瞬間消散。拍著胸口看向顧勛,我抱怨的說道:「你之前怎麼都沒告訴我,要和顧老爺子攤牌,聽你突然提起這件事,我真是嚇了一跳!」

「既然他在這邊給我們準備了一個驚喜,那禮尚往來,我們當然也要還給他一個!」顧勛的語氣倒是十分輕快,對我的抱怨一點兒都不在意。

他這幅雲淡風輕的樣子,看得我只想打人!可現在顧勛正在開車,我也只得作罷。

終於把壓在心底良久的事情和顧老爺子說了,其實我心裡在擔憂之餘,也有一絲輕鬆。萬事開頭難,既然已經走出了這一步,接下來便可以見招拆招,讓西澤留在我們身邊!

「希澤回來之後,我們住哪邊?是公寓還是別墅那裡?」我已經在思考希澤回來之後的事情了,公寓那裡上班比較方便,可希澤在英國時一直住在別墅,也許別墅能讓他更習慣一些。

「這些都是小事!」見我苦惱的樣子,顧勛笑著說道:「等到西澤回來之後,他喜歡住在哪裡,便住在哪裡,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兒子受委屈!」

看著顧勛一副好爸爸的模樣,我忍不住搖頭失笑。

一路無話,我和顧勛直接回到了公寓,並且開始計劃,把那些房間改造成西澤的卧室和遊戲房,還要考慮小傢伙回來之後的幼兒園等等問題,我這一夜都沒怎麼入睡。

雖然,把希澤接回來的事情看似十分順利,但我心中還是有一抹擔憂。

在老宅和顧老爺子攤牌的時候,老爺子關注的果然是當初我們是否騙了他,雖然我自認為沒有什麼能夠露出破綻的地方,但世事難料,萬一出現什麼預料之外的狀況,我和顧勛又該如何應對?

顧老爺子這些天倒是沒有再找顧勛,連顧氏集團都沒怎麼去。不過聽顧勛說,他雖然沒有忙公司里的事,但絕不是在家閑來無事呆著,他現在似乎是在調查有關希澤的事。

聽說他已經去找了米蘭。在米蘭那裡我倒是不擔心,之前我便叮囑過她,想來米蘭也不會說漏了嘴。

西澤已經四歲了,但在他回來之後,我們也只能把他說的小一歲,只有這樣才能把這件事遮掩過去。

現在我唯一擔心的便是葉倩那裡,當初她是拿到了證明希澤身份的證據,雖然沒來得及告訴顧老爺子便被捕入獄,可一旦顧老爺子去找她說出這件事,葉倩一定會提起當年的一切。

到那個時候,無論我說什麼,顧老爺子一定會心存疑慮,到時候恐怕更難以接受希澤了。

當初葉家出事,我似乎也沒有在葉倩那裡找到當年她拿到的證據,那些東西如果銷毀了最好,這樣才算是真正的無證可查。

為了確定這件事情,我不可避免的又找到了余夢潔。在把這些事情和她說過之後,余夢潔表示這根本就是小事一樁,她會很快就把這些事情調查出來,如果證據消失了那便最好,如果還存在的話,她也會讓它消失。

有了余夢潔的保證,我也稍稍放下心來。

小傢伙已經知道了我們要將他接回來的消息,這幾天整個人都樂不可支,為了不把離別的傷感提前沾染給西澤,這段時間威廉一家人比起以前,對希澤更加關心。

而且因為西澤留在英國的時間不多,這幾天趁著沒有正式工作,威廉一家人帶著希澤到處遊玩,就是想要和小傢伙多留下一些美好的回憶。

每日里到處遊玩,加上馬上就可以回到我和顧勛身邊,西澤整個人都開心的不得了。而我現在也要在國內做好一切,否則的話,小傢伙覺得落差太大,吵著要回英國那邊可怎麼辦?

臨近將要把西澤接回來的日子,我便越發的開始胡思亂想。總是害怕這其中再出現什麼波折,到最後,原本沒有那麼緊張的顧勛都被我影響,也覺得總會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一樣。

由於這種念頭,顧勛這些天也加強了對顧老爺子的防範,牢牢盯著後者的一舉一動。

唯一讓我感到有些欣慰的是,顧老爺子似乎並沒有想起葉倩,也一直沒有和葉倩進行接觸,這讓我放心不少。

這天,我因為西澤的事要和顧勛商量,便直接去了顧氏集團。

蒂迦羅的事情比較少,我便把所有的事都託付給了孔菲,這些天都忙碌著要接回西澤的準備,因此也有時間去顧氏集團找顧勛。

現在顧氏集團的人已經都認識了我,現在看到我來了之後,前台看到我神色有些不對勁,但良好的職業素養還是讓她保持著最完美的笑容。

我看了她一眼,心裡有些奇怪,但沒有多想徑直去樓上找顧勛。

在快到顧勛到辦公室時,我發現王川也要到顧勛的辦公司去。在見到我的一瞬間,王川的神色里充滿了意外:「安小姐,你怎麼來了?」

如果說只有前台的目光有些奇怪的話,我還不放在心上,可如果王川也是這個反應,那我就不得不多心了。

「我來有什麼不可以的嗎?」我奇怪的看了王川一眼,意有所指的問道:「難不成這辦公室里還有什麼需要瞞著我的事?」

「額……」王川的神色有些尷尬:「倒不是要瞞著你,就是怕你看見生氣罷了。」

王川話音剛落,我便推開了辦公室的門。我剛一抬眼,便發現王川為什麼那樣看著我了,辦公室里不只有顧勛,居然還有那天在顧家老宅看到的鄭文琪!

在我進入辦公室個一瞬間,顧勛正埋頭工作,而鄭文琪便坐在一旁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眼裡滿滿的都是情義。

「我來的是不是有些不是時候啊?」看著眼前這一幕,我忍不住出聲感嘆道。

顧勛聞聲抬起頭,看到是我后驚訝的問道:「安若,你怎麼來了?」

「你們就不能換個問題嗎?」我信步走到顧勛身邊,看了鄭文琪一眼輕聲說道:「怎麼,不歡迎我過來找你嗎?」

「當然不是……」

顧勛還沒說完話,便被鄭文琪出聲打斷:「安小姐你不要誤會,我只是來看看顧勛而已,我們兩個之間沒有什麼。」 聽了鄭文琪的話,顧勛瞥了她一眼沒有開口,看他這個樣子,根本就沒有把前者的話放在心上。

我看了他們兩個人一眼,突然起了玩鬧的心思。

當下,我沉下臉色憤怒的看著顧勛,冷冷的說道:「顧勛,你難道不給我一個解釋嗎?」

我的話讓顧勛從文件中再度抬起頭,他差異的看了我一眼,有些迷茫的說道:「什麼解釋?」

我抬手指向鄭文琪,有些委屈的說道:「她為什麼會在這裡?難不成你改了主意,想要答應顧老爺子和這個女人聯姻?」

聞言,周文琪露出了些許得意的神情,羞澀的看了一眼顧勛,低下頭小聲說道:「安小姐,這些事還在商談之中呢,你不要這樣說。」

見周文琪這個反應,我拚命忍住了笑意,並遞給了顧勛一個眼神。顧勛瞬間就領略到了我的用意,他無奈的搖了搖頭,十分寵溺的看了我一眼,但在周文琪抬起頭后,卻十分配合的收起了臉上的笑容。

當下,便見顧勛皺著眉頭看著我,語氣里有些不耐煩的說道:「文琪是爺爺朋友的孫女,她來到顧氏集團也無可厚非,你不要在這裡無理取鬧!」

「你居然說我無理取鬧!你居然為了這樣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小丫頭這樣說我,顧勛,你是不是不愛我了?」我大聲呼喊著,一副被拋棄了開始怨天怨地的表情。

「咳,安小姐,你先別激動。」王川站在一邊,他雖然不知道我為什麼突然開始大吵大鬧,但是看到我的表情他顯然受到了不小的衝擊。

「你閉嘴!我和顧勛的事情,哪有你插嘴的份兒!」我轉過頭看向王川,在鄭文琪看不到的地方對他眨了眨眼,示意他不用擔心。

王川擺了擺手,給了我一個真會玩兒的表情,便退在一邊安靜的看戲,不再多說什麼。

在場的四個人里,恐怕只有周文琪沒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當下便佯裝正直的說道:「安小姐,王秘書也是一片好心,你怎麼能這麼對他呢!」

「我怎麼對誰是我的事兒,和你有什麼關係?」我看著周文琪,沒好氣兒的說道,當下周文琪便頗為委屈的看了顧勛一眼,低下頭不再說話。

「安若,你不要太過分了!」顧勛眼裡帶著一絲笑意,可聲音卻十分冷冽說道:「有什麼事你便說吧,沒有什麼事便不要打擾我工作。」說完便低下頭開始看文件,一副不想再和我多說一句話的樣子。

一旁的鄭文琪見此,臉上漸漸露出了笑意,一臉得意的看著我。

看顧勛這個樣子,貌似玩得還挺開心,我直接繞過他的辦公桌來到顧勛面前,抬手抽出他正在翻看的文件:「這個時候你還看什麼工作?看我!」

顧勛沒料到我居然直接跑到了他身前,放下手裡的工作,抬頭看著我:「好了,我現在看你了,你還要幹什麼?」

「讓這個小丫頭出去!」我指著鄭文琪,不依不饒的說道。

鄭文琪瞪大了眼睛,頗為無辜的看著我:「我又沒有做錯什麼事?為什麼要讓我離開這裡!」

「我看你不順眼可以嗎?」小丫頭,肖想著我的男人,居然還敢和我示威!要是讓你痛快了那就是在給我自己找不痛快!

鄭文琪瞬間紅了眼眶,她拉著顧勛的手十分委屈的說道:「顧勛,這個女人欺負我!」

見狀,我冷笑了一聲,直接坐到了顧勛的腿上,順勢把鄭文琪的手拍開:「既然你這麼說,我如果不欺負你一下,豈不是太對不起你了?現在立刻給我滾出顧氏集團,我不想再在這個地方看見你!」

「顧勛……」

鄭文琪還想要找顧勛訴苦,結果顧勛的下一句話便讓她呆立在原地。

「怎麼,玩夠了?」顧勛好笑的問我,看他的樣子,彷彿還意猶未盡。

我嗤笑一聲,伸手環住了他的脖子,輕聲說道:「雖然剛開始是我想要玩,可到最後怎麼卻是你玩的比我還開心?」

「還不是因為平時難得見到你吃醋的樣子?」顧勛沒好氣兒的說道:「今天難得看到你無理取鬧的樣子,感覺還挺新奇的。」

「如果你想的話,我可以每天都這個樣子!」我才起顧勛的下巴,十分霸道的說道,結果顧勛笑得更開心了。

一旁的鄭文琪總算明白髮生了什麼事,一張小臉兒瞬間氣綠了:「你們,你們耍我!」鄭文琪大聲嘶吼著,一時之間根本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