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你當然不急」

巴倫德氣定神閒遊刃有餘,可曼多羅夫卻是臨時應變的

「請耐心些吧,曼多羅夫老師。」

不帶一絲人間煙火的聲音,不用看都知道那聲音的主人是誰了。

「維羅尼卡?原來你在啊?」

確切的說,維羅尼卡大主教本人並不在,只有一個潔白的小光球漂浮在兩人的頭頂上,那聲音就是這個小光球發出的。

「很抱歉,曼多羅夫老師,我也沒想到會把你牽連進來。」

「……算了,這隻能怪我自己多事。倒是你啊,怎麼會在這種地方?」

雖然不是本體,但是這個時候應該是薩拉汀大聖堂最忙碌的時候,作為主事者當然不可能分出精力來到地下巴倫德的房間。

「……」

「果然,還是比較在意小朋友嗎?」

「是的,雖然巴爾羅坦老師向我們保證不會有問題,但是這樣的試煉與試煉之間當中的那種考驗是同一性質,我有些不放心……」

「試煉?」

開什麼玩笑?與試煉之間相同性質的考驗?他們究竟做了什麼?


「……巴倫德沒有跟您說嗎?」

「……」

面對老法師詫異的神情,老矮人依然氣定神閑。

「老矮子,你可從來沒跟我說過這件事情。」

「沒有必要。」

很難得的,巴倫德這次竟然一次說出來兩個字一上的話。

「沒有必要?為什麼?」

「他是聖武者」

「……」

那認真嚴肅的表情看上去並不像是玩笑呢,對於一個從來都沒有見過面的人抱有如此的信心,他的信心是從哪裡來的?

「奧賽汀說的」

沒有在意老法師難以置信的目光,巴倫德繼續說道。

「所以無礙」

「……」

這算是草菅人命吧?

「維羅尼卡,你們到底做了什麼?」

這個問題如果天才醫生問巴倫德的話,看起來並沒有什麼意義,於是曼多羅夫向另外一名當事人詢問具體情況。

「…… 總裁勾你入局 。」

「什麼?」

相比與龍牙,龍血的確更加具有靈性,經過龍血淬鍊之後的武器理所當然的也擁有了靈性,這樣的武器在特蘭塔克一直以來都是習武之人可遇而不可求的極品但是眼前這把劍的情況又有所不同

龍牙與龍血均是來自於同一條巨龍,而且還將巨龍身死之時的那種怨念凝鍊其間,這已經不單單是具有靈性的武器的範疇了,稱這把劍為怪物或是魔劍也不為過

渴望發泄怨氣,用毀滅和死亡來平息自己怒火的怪物

更何況它之後的主人還正是那個將它殺死的罪魁禍首


還真是冤有頭債有主呢

「要想與那把劍相處只有兩條道路:徹底收服它,將它的力量收為己用,變得更加強大或被它的怨氣所吞噬,成為聚攏在那把劍里的怨念的工具,變成只知道破壞與殺戮的非人者……」

「那小朋友豈不是很危險?」

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曼多羅夫有些後悔了,當初他並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發展到這樣一種地步。

「是很危險但是卻沒大礙。」

真不知道維羅尼卡和巴倫德的信心是從哪裡來的,一般人如果天才醫生沒有和對方有著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應該不會做出這種事吧?

「雖然很擔心,但是巴爾羅坦老師也預言馮侃先生會完成這次考驗,而且只有克服這樣的危機,他才能面對今後的敵人。」

「……」

混沌生物,那是所有文明的噩夢,只是單純的力量並不足以打倒它們,如果天才醫生沒有一顆堅強的心,很快就會被這些邪惡的東西所吞噬吧?不,那是一定的

「通過試煉之間考驗的五位聖神騎士在將來面對混沌軍勢時會是主力,但是這還不夠,我們需要更多能夠和混沌生物對抗的人來引導特蘭塔克走向勝利。所以我們才會安排……」

「……不會覺得太急了嗎?」

「我們沒有什麼時間了。馮侃先生的成長速度我們是有目共睹的,這次一定也能夠克服困難,就像前幾次一樣請相信奧賽汀的眼光吧而且這樣的道路也是馮侃先生自己選擇的。」


「你們就不考慮失敗時候該怎麼收場嗎?」

「……我已經立下遺囑,如果天才醫生有什麼萬一,下一任的大主教將是尤麗婭有蘭切斯特和卡歐拉的幫助,相信那孩子能夠做好的。」

「……」

這好像是在交代後事的話題究竟是什麼意思?

「如果天才醫生馮侃先生無法通過這次考驗,淪為那把魔劍殺戮的工具,我會親自負責讓他清醒過來,即使用我的生命做代價也在所不惜。」

「……」

這是什麼樣的覺悟啊?難怪他們一點都不擔心馮侃的安危,因為無論成功與否對馮侃來說的確沒有任何危險可是……

「這樣……不會代價太大嗎?既然如此,一開始就不要做啊」

「這件事情必須做」

做出如此重大決定的維羅尼卡大主教好像在述說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樣。

「現在的奧賽汀神教可以沒有我這個大主教,但是卻不能沒有武心殿以及馮侃先生與他的夥伴們。」

「……可是這樣的犧牲……」

「犧牲是必要的,就像我們的先輩當年所做的那樣,我們不能夠去犧牲其他無辜者的生命,那麼就讓我們自己來做出犧牲吧」

「……」

曼多羅夫不說話了,他很理解維羅尼卡大主教,他自己何嘗不是這樣呢?現在看來也只能期望馮侃能夠順利地收服那把巨劍了……

…………………………………………………………………………………………………

『這是幻影不用緊張這是幻影不用緊張』

心裡反覆提醒著自己,要讓自己冷靜下來,但是那窒息的感覺卻是那麼真實。

被「自己」殺死該是個什麼樣的感覺呢?這應該算自殺吧?

心中的怒火與殺意還有殘餘,但並沒有到不能控制的地步,馮侃此刻一邊與自己的幻影角力,一邊冷靜下來思考此刻的狀況。

「你到底是誰?」

面前的幻影是自己的形象,但那真的是自己嗎?如果天才醫生是的話,現在的自己又是誰?

「殺」

幻影沒有張口回答,但是那陌生的生意再次在腦海中回蕩。

沒有多餘的動作,面前的幻影的確像置自己與死地,明明是幻影,但是攻擊卻非常真實

馮侃用力地扳住扼住自己脖子的手,感覺上像是在扳自己的手那樣,無論是力氣還是手法,幻影與他自己都一模一樣

「不管你是誰,想要老子的命你那是做夢」

情急之下馮侃抬起右腿習慣性的一窩心腳就踹了過去。

「咔嚓」


彷彿透明的牆壁般的東西這次真的粉碎了,先是在他那一腳所擊中的地方為中心裂開無數的蜘蛛網般的裂痕,然後「啪」的一下粉碎了

但是幻影卻並沒有消失,在馮侃抬起右腿的同時,他也抬起了右腿,一招與馮侃一模一樣的窩心腳狠狠地踹了過來

「呃」

雖然擺脫了對方的控制,但是馮侃在踹中對方的同時,自己的胸口也挨上了一腳,那力量之大連他這樣經過生體強化過後的變態體魄都有些吃不消了……

『原來吃了我這一招的傢伙是這種感覺啊……很難得的體驗呢……』

一邊翻轉著倒飛出去,腦子裡卻一邊琢磨著不著調的事情。

幻影的力量與速度與自己一模一樣,就像鏡子里的倒影一般將他的力量完全地還給了他自己這種體驗估計沒有會有機會嘗試一下吧?

可以的話,他也並不想體驗這種事情。

『不過這樣一來,那個東西應該消失了吧?』

心裡有些慶幸, 快穿:男神死法101式 ,那麼如果天才醫生「鏡子」破了,存在與「鏡子」當中的倒影當然也就不會再存在下去了。

但是這只是他自己的猜測而已,當再次爬起身並抬起頭來的時候,他正好看到另外一個自己晃晃悠悠地也站了起來。

「……」

自己果然想得太天真了呢

隨口吐出一口苦水,馮侃好好地定了定神,他不知道現在究竟在什麼地方,但是很明顯,這裡並不是現實世界當中或者說,以周圍的環境來判斷,如果天才醫生這些東西都是真實的,那麼巴倫德房間以至於整個地下都市都不會從燃燒的烈焰當中倖免

『……第一次呢,這種情況第一次發生呢。』

心裡大概有了一個答案,說起來類似的這種情況貌似是某些二次元世界中用爛了的橋段……

『如果天才醫生沒猜錯的話,這裡應該是某個主觀空間里呢。』

簡單的說,他現在的事實是在某個精神空間裡面,就是不知道這個精神空間是誰的空間,自己的?還是那把巨劍的?

「你一直是這麼理智的看待問題嗎?」

一個低沉的聲音突然在空間當中回蕩,這聲音聽起來有些印象,仔細想想這不正是在他失去理智的時候將他喚醒過來的聲音嗎?

「你是誰?」

「我是誰?」

「對啊你是誰?」

「……」

對方沉默了,但是卻沒有消失,很奇怪的感覺,明明看不見他的身影,明明聽不到他的聲音,但是心裡卻非常明白他就在那裡,就在這個空間當中。

馮侃抬眼看看對面的幻影,那個自己的幻影並沒有繼續下面的動作,而是獃獃地站@在原地,但是那怨毒與冰冷的殺意卻並沒有消失多少。

「喂你還在嗎?」

「我一直都在」

「你到底是誰?」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這有什麼不明白的?

「……算了我問你,你叫什麼名字?」

「名字?……那是什麼?」

「……」

要麼是真傻,要麼是裝傻,但是他說話時條理非常清晰,而且還幫助過自己,那麼就不是真傻。

「你沒有名字嗎?」

「所以說……什麼是名字?那是很重要的東西嗎?」

「……」

看來不是真傻也不是裝傻,而是根本就沒有這個概念

對面的幻影又開始蠢蠢欲動了,馮侃只好停下對話全神貫注地準備對抗接下來的戰鬥。

「為什麼要幫我?」

雖然要準備對付那個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東西的幻影,但是馮侃還是要問一下這個問題,這太重要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