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你找死!」雲諾冰來到戰場中心,對著活閻羅冷漠道:「滾上來,一戰!」

「仙子切莫動怒,我與你一戰在所難免,但是現在不行,我有私人恩怨需要解決!」活閻羅心中打著其他的想法,他要趁聶天還沒有恢復元氣,趁機要聶天的命。

正所謂,趁你病,要你命。

倘若給夠了聶天時間,他活閻羅還真沒有多少把握誅殺聶天,當然,聶天與他活閻羅的仇,便是從古塔爭鋒的時候結下的。

繼而,只見活閻羅的目光落在了聶天的身上,冷漠道:「聶天,現在這裡只剩下十一人,你我先戰,生死戰,敢不敢應戰!」

「卑鄙!」雲諾冰的美眸透露著一抹不屑之意,原來他要棄戰,是為了趁聶天虛弱之時,誅殺聶天,真夠卑鄙的。

「老大,不要與他戰,這傢伙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浮橋之上的路仁甲慌了,明知道現在聶天與古天一戰之後,元氣大損,此時逼聶天出戰,用心之險惡,可想而知。

「聶天,棄戰,即便你棄戰也沒有人會說什麼!」天玄雪對著聶天嬌喝一聲,在所有人眼中,聶天若是應戰,就必死無疑。

「活閻羅不得不說你很卑鄙,趁我兄弟元氣受損,現在挑戰,枉你是陰曹地府的聖子,若是我猿烈沒有猜錯的話,你是忌憚我聶天兄弟,所以想趁機抹殺!」猿烈聲音冷漠,臉上露出極濃的諷刺之意,繼續道:「你想戰是吧,我猿烈陪你戰如何!」

「猿大哥,謝謝,他的目標是我,理應有我解決!」這時候,聶天漫步而出,目光冷漠的凝視著活閻羅,開口道:「從古塔之中你想殺我的那刻起,我想我們之間就不存在什麼生死戰,既然戰,必有一人死!」

「我應戰!」

「我應戰!」

「我應戰!」

這一刻,聶天的聲音傳入虛空,狠狠的震顫所有人的腦海,使得不少人紛紛露出震撼之色,要知道聶天可是剛剛與古天大戰剛結束,甚至一口真氣都沒上來,就要應戰活閻羅。

聞言,活閻羅笑了,而且笑容很是燦爛,他的目光看著聶天,如同看著一個傻子一般,果然只是一介武夫,根本沒有腦子,聽不起激將。

也可以說,活閻羅根本沒有想到聶天會如他所願,應戰,即便聶天不應戰,他活閻羅也無話可說,畢竟剛剛聶天已經戰過了一場。

「你與活閻羅之戰,你應不應戰我沒意見,但我和你另外約戰,生死戰,敢答應否?」就在這時候,駱華又漫步而出,他的對手本來是八大鎮蒼穹天驕的黎鳩,如今卻也把矛頭指向了聶天。

「一個個都是一個時代的代表,卻如此卑鄙,竟然都想趁機要我兄弟的命!」猿烈冷笑一聲。

「你可以拒絕!」駱華聽到猿烈之言,臉色不怎麼好看,於是又開口道。

「不必!」劍南星漫步而出,目光凝視著駱華冷漠道:「我帶大哥與你戰,你敢應戰否?」

聞言,聶天心中猛然一顫,雖然他知道劍南星的天賦非常好,但是比之這個東勝仙國的帝都天驕,畢竟相差一重境界,聶天道:「二弟,這是我個人恩怨,你不用插手!」

「相信我!」劍南星平靜道。

「這……」聶天本想再說什麼,但是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他不想潑劍南星的冷水,接著無奈的點了點頭。

「都瘋了!」浮橋之上的其他人都感覺有些無言,尤其是劍南星與聶天兩人,諸人感覺他們兩人都瘋入了骨髓。

一個剛剛經過一場大戰,尚未元氣復原,另一個又是天象八重,竟然揚言挑戰駱華,不是瘋子,是什麼? 「你既然願意代聶天一死,我成全你!」駱華聲音冰冷,他本約戰聶天,沒想到劍南星卻要橫插一腳,既如此,他願意成全劍南星。

其實,駱華也很想拒絕,等聶天死後,再去收拾劍南星也不遲,但是劍南星以天象八重之境向他邀戰,他自然不可能不戰,若不戰,豈不是讓人笑話?

他駱華還丟不起這人。

這樣一來,倒是讓其他人清閑了起來,如今有四人約戰,生死戰,他們自然不好去打攪,只能作為旁觀者觀看這兩場戰鬥。

不過,很明顯,這些剩下的人,目光皆都露出鄙夷之色,他們不是鄙夷聶天與劍南星,而是鄙夷活閻羅與駱華兩人,他們是青年一代的領軍人物,卻要趁虛而戰,簡直是太卑鄙了。

當然,聶天現在已經應戰,他們也不好再說什麼,不過這一戰,他們認為聶天是九死一生,畢竟聶天剛剛大戰過一次,尚未復原。

「你們先戰!」這時候,只見駱華朝活閻羅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他用心之險惡,諸人皆知,他就是不給聶天喘息的機會,倘若他與劍南星先戰的話,豈不是給了聶天休息的時間?

「我無所謂,上來吧!」聶天站在中心戰場,對著活閻羅冷漠開口,接著,活閻羅開始漫步而出,輕蔑道:「不得不說你很蠢,你的實力本讓我足夠重視,只是你聽不得激將,沒有恢復到的頂峰狀態就要應戰!」

聶天沒有回應,只見他的瞳孔妖異無雙,血脈咆哮,金光萬丈,六千佛魔力已經開始運轉,身後有可怕的金翅大鵬虛影凝現,俯瞰著對方。

活閻羅同樣氣勢咆哮,陰冷的死寂之氣彷彿腐蝕所有,繼而,他的身後凝聚出一尊邪惡的骷髏虛影,使得活閻羅彷彿就是一尊地獄閻羅。

兩人的氣勢開始在虛空之中無形碰撞,凶厲的霸道狂野氣勢在虛空之中交匯,竟爆發出轟隆隆的響聲。

「你元氣空虛,唯有死!」

活閻羅冷喝一聲,剎那間有狂風呼嘯而起,下一秒,他的身軀沖向了聶天,身後的骷髏利爪彷彿是無堅不摧的利刃,在虛空之中拉出一道陰冷光痕朝聶天抓落而去,邪惡的骷髏利爪撕裂天地。

聶天的目光凝視著爆襲而來的巨大骷髏,目光平靜,抬手從雷電領域之中拉下一道雷電,雷電化成劍光,斬破天地。

就在這時,卻見活閻羅的身影起身向前,出現在了聶天面前,抬手又是一掌轟出,雙重攻擊要置聶天於死地。

「咚!」在那道雷電劍光與邪惡利爪撞擊在一起之後,聶天一步踏出,剎那間,天地之威爆發,恐怖的壓迫之力如同山峰從蒼穹降臨,但是卻不能鎮壓活閻羅。

活閻羅的掌印繼續呼嘯,眼見就要拍在聶天的身上,他的眼眸中露出一抹猙獰之光,彷彿已經看到聶天要被他一掌碾壓成肉泥。

「喝!」

聶天一聲大喝,氣勢席捲,一身青衫隨風飄揚,接著一聲怒嘯,千米金翅大鵬斬裂天地,從虛空爆射而下,就宛若一尊妖尊劍皇。

但是,活閻羅的速度及其得快,掌印繼續碾壓聶天,然而,他快,金翅大鵬更快,閃爍著金色光芒,剎那間從天而降,與掌印撞擊在了一切,使得虛空亂流不斷。

「可惜了,讓你逃過一劫!」活閻羅聲音冷漠,蘊含著極強的自信,下一秒只見他伸手入青天,攪動風雲,赫然他的手臂開始發生變異,指甲生長兩丈之長,拉出一道陰冷光痕朝聶天撕裂而來。

聶天渾然不懼,全身金光衝天,披上了黃金鎧甲,同樣伸手入蒼穹,拽下一道雷電,轟隆隆的響聲不絕於耳。

整個戰鬥幾乎已經進入了白熱化,使得浮橋之上的諸人心頭震撼,而且他們對聶天的實力又進行了一次評估,畢竟聶天剛剛已經與古天大戰了一戰,元氣虧損。

這第二戰,還能與活閻羅戰成這樣,已經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了,尤其是那些自以為是的天象境巔峰的人物,彷彿受到了一次狠狠打擊。

兩人狂戰無邊,一次次對轟,整個戰場都進入了狂顫狀態,就好像要被他們兩人的氣勢壓垮一般。

活閻羅邪惡無邊,自身都彷彿化成了一尊巨大骷髏,利爪滔天,捲起無盡的可怕風暴一次次從天穹划落,無堅不摧。

聶天化身佛魔,身軀直入蒼穹,俯瞰一切,絲毫沒有虛脫的樣子,彷彿剛剛與古天一戰之後,並沒有消耗他太多力量,依舊恐怖滔天。

開玩笑,聶天可是有兩座主丹田,儲存的元氣堪比平常之人兩倍,更可況他的元氣還是玄天真氣,本身就比別人的元氣清純。

而且,在他晉陞天象境之後,玄天真氣已經達到了第三層次。

「轟!」

一聲巨響,兩人的攻擊再一次撞擊在了一起,兩道身影分開,一切歸於平靜,他們彷彿皆在凝聚著一種可怕的攻擊。

繼而,只見活閻羅的身影緩緩騰空,凝視聶天,開口道:「剛剛只是陪你玩玩,現在就要你的命了!」

「廢話真多!」聶天冷哼一聲,大腳鎮壓天地朝活閻羅踐踏而去,活閻羅身上流轉著可怕的烏黑之光,彷彿徹底化身了地獄閻羅。

「嗡!」一股超強的能量氣波爆發,下一秒只見活閻羅一手托天朝聶天轟殺而去。

止住腳步,雷威綻放,剎那間只見虛空之中的雷電深淵從天而降,落在聶天身上,聶天渾身沐浴著可怕的雷電光華,化成一尊雷神。

「殺!」一字吐出,一隻雷電手印赫然呼嘯而起,彷彿手托雷電深淵朝活閻羅爆發的能量氣波撞擊而去。

「轟!」又是一聲巨響,然而,卻見活閻羅的氣波直接被聶天雷電掌印覆滅,掌印攜帶滔天威能,繼續朝活閻羅鎮殺。

活閻羅沒想到自己凝聚的能量氣波會這麼容易被聶天摧毀,於是處於毫無防備的狀態之下,頓時慌了,腳步拚命暴退,好在他反應的及時,不然恐怕必被雷電轟殺,不過手臂之上還是有一小片地方被雷電灼傷。

「這還是與我玩玩而已嗎?」聶天極度的諷刺一聲,使得活閻羅神色鐵青,這次打臉打的特別響。

要說剛剛他只是陪聶天玩玩,那麼這一次險些死於聶天之手,還是玩玩嘛?顯然是不可能。

「我殺了你!」活閻羅徹底暴怒,剎那間,只見手臂之上有一道青光爆發,直入蒼穹,流轉這可怕的腐蝕力量。

下一秒,在所有人的瞳孔之下,活閻羅變得更加邪惡了起來,一直遮天的巨大骷髏頭在烏雲之中凝現,吞噬天地。 活閻羅的變化,讓人心顫,此刻整座戰台彷彿都在那個巨大的骷髏頭吞噬之下,嗜血的邪光,腐蝕的力量,無不透露著毀滅一切的氣息。

「吼!」下一秒,只見虛空浮現的那隻巨大骷髏頭,一聲大吼,聲音震動天地,隨即,只見它大口張開吞噬天地,口中就宛若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

頓時,聶天周身爆發出了一場可怕的漩渦,這漩渦正是那個龐大的骷髏頭利用可怕的吸食力量爆發而出的。

「不好,老大要被吞了!」浮橋之上的路仁甲神色特別難看,那骷髏頭太恐怖了簡直就是一尊吞天滅地的主。

其他人自然也紛紛震撼,傳聞陰曹地府有一部逆天仙法煉魔鬼宗,恐怕就是這吧。

而且,如今利用了雲碑之中仙法,活閻羅又把煉魔鬼宗的威力提升了一個階梯,幾乎已經完全掌握了其中要訣。

「活閻羅不愧是活閻羅,果然很可怕!」其他鎮蒼穹天驕露出一抹讚賞之上,至於駱華終於露出了一抹冷笑,聶天若被吞,必然渣都不剩。

「嗡!」

就在這時,聶天的身軀在所有人的瞳孔注視之下,騰空而起,被那骷髏大口吸取,聶天掙扎,卻始終無果。

「毀滅吧!」活閻羅的目光露出極冷的猙獰之意,煉魔鬼宗之下,無人能夠生還。

「老大!」

「聶天!」

「大哥!」

「……」

見此一幕,路仁甲,劍南星等人紛紛神色大變,眼看聶天的身影就要被骷髏頭吞掉,聶天卻無力可使。

當然,每一位鎮蒼穹的天驕都有一張或者多張底牌,古天不例外,這活閻羅自然也不例外,而且這活閻羅的底牌似乎比之古天的還要強。

這一次,諸人皆都認為聶天必死無疑。

然而,就在活閻羅正在得意之際,一道夢魘之力卻猛然入侵了他的腦海,剎那間,他感覺眼前一片血紅,腦海轟轟作響,宛若要爆炸了一般。

雖然,夢魘之力只能控制活閻羅十分之一秒時間,但這些時間已經足夠聶天翻身了。

「嘩!」

就在這一剎那,聶天身上金色符文流轉,雷電呼嘯,還有恐怖的妖之光華蘊含其中,形成一股超強的能量氣波朝巨大的骷髏頭轟殺而去。

這一擊之強,讓人感到心顫,只見那股能量氣波形成一個巨大的圓球,掀起一場可怕的風暴朝那骷髏頭口中爆射而去。

本身骷髏頭就用恐怖的吸食力量,再加上聶天轟殺的速度,那真元氣波形成的圓球瞬息沒入了骷髏頭的大口之中。

「爆!」聶天冷哼一聲,還不待聲音落下,一道道震蕩天地的響聲猛然爆發開來,至於虛空之中那個吞噬天地的骷髏頭終於崩滅於天地之間,化成了一縷縷青煙。

「噗……」

活閻羅的本尊,一口鮮血噴出,瞳孔看著聶天,滿臉的震撼,道:「這不可能,這不可能,你怎麼能破去我陰曹地府的鎮府仙法?」

聶天的眼眸冷視著活閻羅,並沒有回應,但是他的手掌卻已從虛空之中朝活閻羅覆蓋而下,使得活閻羅神色大驚,不停地朝身後退去。

「你不能殺我……」

聞言,聶天冷漠的看著活閻羅道:「開始的時候你不是說我蠢嗎,撐不住你的激將,現在我就告訴你,殺你我根本不用恢復到巔峰狀態,從始至終,我都沒有在乎過你!」

「今日,我要用你的生命給你上一課,讓你知道什麼是面臨死亡時的恐懼!」聶天聲音冷漠,他的大手並沒有把活閻羅直接拍死,而是把他捏在了手中,他要用活閻羅的生命,給活閻羅上一課。

「你個瘋子,放了我,不然陰曹地府必追殺你到海角天涯!」活閻羅拚命咆哮,身軀不停的在聶天手中掙扎。

「古家我都不怕,又何懼陰曹地府?」聶天的聲音很平靜,平靜的讓人害怕。

繼而,他又緩緩開口道:「自從你在古塔之中揚言我最弱,讓我去拔劍的時候,就已註定了你今日的結局!」

「在古塔的時候,你以為你就能誅殺我嗎?實話告訴你,我是從劍中聞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才前去拔劍,不是受了你恐嚇,你未免也太看的起自己了!」

聶天的聲音清晰的傳入了所有人的耳中,至於,聶天這句話是何意思,浮橋之上的南宮雲曦最清楚。

昔日在寶塔內的時候,塔頂懸浮的巨劍無人能夠征服,誰去拔劍就會被無形的劍氣誅殺,活閻羅眼見劍氣太強,無法征服,於是讓聶天前去拔劍。

本以為聶天必死無疑,但是那劍卻破天荒的被聶天拔了起來,力戰群豪,使得古塔崩塌,最終那劍被焚天魔劍吞噬。

「瘋子,你就是瘋子!」此刻,活閻羅不斷怒吼,他終於知道從始至終,聶天就沒有在乎過他活閻羅,殺他活閻羅,只是為報昔日之仇,什麼陰曹地府,什麼鎮蒼穹天驕,得罪他聶天唯有毀滅。

「嘭……」

一聲輕響,血光綻放,聶天毫無顧慮的把活閻羅的身軀捏爆掉來,活閻羅當場慘死。

這一幕,使得一旁的駱華神色及其難看,他彷彿意識到了自己就是第二個活閻羅,他甚至都開始後悔,為了爭奪莫傾城,前來這裡誅殺聶天。

到現在他似乎也知道,為何莫傾城從始至終都沒有正眼看他駱華一眼,心中只有聶天,原因無他,只因聶天才是人中龍鳳,聶天才是唯一一個能配得上莫傾城的,他駱華與聶天一比,天上地下。

天象八重的聶天就能誅殺鎮蒼穹的活閻羅,那麼若是天象九重的聶天又該何其恐怖,同級之戰恐怕分分鐘都能秒殺鎮蒼穹的天驕吧。

「聶天,我放了劍南星,與你取消約戰如何?」駱華彷彿自知不是聶天的對手,於是開口說道,他可不想死在這裡,即便對生命有一絲的威脅,他都不會去賭。

畢竟他爹乃是東勝仙國的仙尊,滔天的存在,可想而知,他駱華的身份又是何其恐怖?怎甘願葬身此處?

聞言,聶天的目光看了一眼劍南星,似乎在暗中徵求劍南星的意見,然而,劍南星至始至終都沒看聶天一眼。

「放過我?你之言未免有些可笑,我劍南星既然邀戰你,自然不需要你放過,你我之戰,勢在必行,不管我大哥之事,這一戰本身就是代我大哥一戰,若你能殺了我,我劍南星保證聶天不會動你一根汗毛!」

劍南星聲音赫赫,傳進了所有人耳中,讓人感覺到無言,當然,諸人自然不會認為劍南星會是第二個聶天,有著越級斬殺與鎮蒼穹天驕齊名的駱華。 駱華揚言放過劍南星,藉此讓聶天取消他們之間的約戰,然而,劍南星卻強勢反駁他一言,放過我?你之言未免有些可笑,他劍南星自從踏足江湖以來,何須讓人放過,要麼戰死,要麼把對方殺死,根本沒有放過一說。

即便今日戰死在這裡,又如何?而且他很自信死的哪一個人不一定就是他自己?

傳聞,仙域天驕有多強多強,根本不是粒子世界上來的螻蟻可以比擬的,到頭來呢,古天與活閻羅不還是照樣被聶天強勢誅殺。

他劍南星雖然不認為自己比聶天強,但是也絕弱不了太多,既然邀戰駱華,就要言出必行。

「你敢為此言打包票嗎?若是我斬殺了你,你確定聶天會取消我與他的約戰?」

駱華似乎不太相信,原因無他,因他從之前約戰的形式上早已看出聶天與劍南星的關係匪淺,不然劍南星也不可能冒死邀戰他,倘若劍南星一死,他不敢保證聶天不會為他報仇。

「我兄弟之言自然是言出必行!」就在這時候,聶天淡漠的吐出一道聲音,既然劍南星有此決定,他聶天自然尊重劍南星的意見。

更可況,聶天很了解劍南星的性格,既然劍南星敢做這種決定,必然不是為了一時衝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