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你怎麼出來的啊?」林凡疑惑道。

「這只是神念投影罷了,除了你別人都無法看到我」,男子快速解釋道,然後語氣焦急的說道:「快把御龍璽拿出,看看有什麼反應。」

「林凡,你在自語什麼啊?」一旁的木婉兒問道。

「啊?沒…沒什麼」,林凡困苦笑,然後看向四周的空間,略有皺眉。

「這流光所化的河流似乎變快了」,林凡道。

「是變快了」,木婉兒應道,也是有一些擔心。

林凡面色陰沉,用神識向男子問道:「這是怎麼回事啊?」

「馬上就要到空間節點,快將御龍璽準備好,該拚命了!」男子語氣嚴肅道。

林凡絲毫沒有猶豫,御龍璽浮現,瞬間一股強大的龍威瀰漫,濃烈的金光如液體般四射。這令一旁的木婉兒驚住了,她能從這御龍璽中感到一股極其可怕的威壓,這令她整個人都癱軟在地。

「這是怎麼回事啊?」林凡忙問道。

「御龍璽感應到了威脅,快將神識注入御龍璽,你需要感知到那個威脅的位置」,男子說道。

突然,整條空間河流的速度加快,緊接著林凡二人看到了奇異的一幕,只是一瞬間,這片空間瞬間出現了上百條空間長河,所有的五色流光竟匯聚在一起,一口漆黑的蟲洞出現,竟將所有的流光吞噬,蟲洞中銀光不斷閃爍,顯然空間極為不穩,一股可怕的氣息從中散發而出,似乎其中有一頭可怕的怪物。

「妖獸鑽天蟲」,木婉兒變色,大聲說道:「林凡,我們快逃,這是鑽天蟲的巢穴,進入之後必死無疑。」

「不可!你們必須進去才有機會逃離這裡」,腦海中男子的聲音再次響起,「現在一切聽我指揮!!!」

林凡微微點頭,他看向木婉兒道:「相信我,我們都會活著逃出去的。」

見林凡如此自信,木婉兒一愣,道:「恩,我相信你!」

突然,一道嘶啞的聲音傳出,「哈哈,好久不吃人肉了,今天終於又讓我嘗鮮了!!」然而緊接著興奮變成憤怒:「咦?怎麼是兩個小鬼啊!」

「林凡,怎麼辦,這妖獸的境界很強,至少是七級妖獸,實力有化天之境,根本不是我們能夠抗衡的」,說著,木婉兒控制著保護罩,不斷地減速。

「婉兒,別減速,直接衝進去,快」,林凡大聲喊道。

木婉兒一愣,卻沒有遲疑,二人速度瞬間提升,向著蟲洞衝去。

「用心感知那個威脅的位置,機會只有一次!!」腦海中聲音不斷。

雙手緊握御龍璽,林凡靜下心來,御龍璽金色光芒不斷融入林凡體內,同時林凡的神識也不斷灌注在御龍璽內,一股清涼的感覺傳遍全身,他的視野一下子變得廣闊,一幕幕畫面浮現腦海。

瞬間,林凡看到了蟲洞內的景象,無數道銀色閃電暴動,那是空間亂流被壓縮到極致才會出現的景象。

緊接著,一條巨大的蟲子映入腦海。

這巨蟲渾身銀白色,在其頭頂,一個錐形的巨型大角閃爍著銀光,一股股鋒利感發出,令林凡感到頭腦陣痛。突然,一股敵意被林凡感知到,林凡一驚,快速探尋源頭。神識不斷綿延,瞬間便接近蟲洞盡頭,而這種敵意也越來越強烈。

「在蟲洞之外嗎?」,林凡心中默念。

「不對!!」男子的聲音響起,「在出口的邊緣位置,哼!真是好重的心機啊!」

聽男子這麼說道,林凡皺眉,問道:「我該怎麼做?」

「直接進入蟲洞,然後聽我指揮!!」

林凡點頭,輕輕抓住了木婉兒的手臂,一股細膩柔潤的感覺油然而生。

被林凡這樣抓著,木婉兒一愣,白皙的臉龐瞬間通紅,她想掙開林凡的手臂,卻發現根本用不上力量,御龍璽的威嚴令她渾身無力。

「婉兒!」林凡輕聲喚道,卻遲遲不再開口。


木婉兒心中一驚,突然笑著說道:「我相信你。」

「恩」,林凡微微點頭,接著一把將木婉兒抱在懷裡。

細膩溫潤,如美玉在懷。

木婉兒緩緩將手臂摟住林凡的脖子,將頭靠在他的胸膛。絲絲溫暖傳遍全身,令木婉兒整個人輕鬆了下來。

林凡面色堅毅,他看向那快速臨近的蟲洞,心中沒有絲毫懼意。心念微動,御龍璽懸浮頭頂,道道流光四溢,將林凡與木婉兒籠罩。

「開始了」,林凡道,將木婉兒抱起,右腳發力,同時保護罩消失,二人快速向著蟲洞墜去。 大量毀滅氣流從蟲洞中噴發而出,不斷吹襲在林凡二人身上。即使有御龍璽護體,林凡還是感到皮膚微疼,他知道,若是直接暴露在這氣流中,他們必定粉身碎骨。

忽然,林凡感到懷中微微顫抖,他低頭看向木婉兒,只見後者緊咬玉齒,彷彿極為痛苦。

見她如此,林凡一愣,緊接著恍然大悟。

「婉兒的身體沒有我的強悍,而且並不能快速癒合傷口,現在一定非常痛苦吧!」這樣想到,林凡面色凝重,接著緊閉雙眼,神識不斷調動著全身的精氣,一股股七彩的精氣被林凡釋放在體外,一股磅礴的生命氣息瀰漫,令木婉兒的疼痛瞬間消失。

木婉兒一愣,此時她只感到一股股溫暖的氣流不斷融入到身體之中,渾身都感到極為舒服,連丹田那碧綠的小樹都不斷擺動枝條,似乎尤為興奮。她看向林凡,整個人一陣震驚。

磅礴的七彩精氣外泄,將林凡的軀體都染成七彩,此時的林凡渾身晶瑩剔透,甚至能夠看到身體內的內臟。背後一對巨大的七彩雙翼輕震,令二人快速接近蟲洞。然而,令木婉兒震驚的遠不止這些。

在林凡這七彩的軀體上,六道漆黑的符文浮現在後背。符文極為繁瑣神秘,木婉兒只是瞥了一眼,就感到渾身的精氣瞬間被壓制住,無法運轉。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人?不僅天賦逆天,而且還持有這強大的武器,更恐怖的是他的身上還有如此強大神秘的封印!」,木婉兒緊盯著林凡,心中浮現陣陣漣漪。從小自認為天賦絕佳的她,從來都不認真修行。每次木靜兒和木超都在修行時,她總是跑出去玩耍。可即使如此,她的境界卻不輸木靜兒和木超,甚至連靈動之境都是她最先達到。一直以來,她都以自己的天賦為傲,可如今見林凡,她終於知道什麼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

突然, 糖婚 ,此時,林凡已經進入蟲洞,正不斷深入其中。

整個蟲洞極為混亂,大片的空間被扭曲,一道道空間裂縫不斷遊走,同時噴發大量罡風,這令二人處境極度危險,雖然林凡不斷閃躲,但還是受了極為嚴重的創傷。好在生命屬性的七彩精氣治癒能力驚人,否則二人早就化作塵埃了。

突然。一股強烈的生命波動被林凡感知到,他臉色變得極為難看。那生命波動快速臨近,林凡面色凝重,背後雙翼猛震,速度提升,化作一道流光快速逃離。

瞬間,一道巨大的白色光柱刺破空間,一條巨大的蟲子從中鑽出。

「小子,你很會逃命嗎?」嘶啞的聲音傳出,「不過在這蟲洞中,沒有人能夠活著離開,乖乖的被我吃了吧!!!」

「林凡,怎麼辦啊?」木婉兒神識傳音,語氣極為焦急。

「婉兒,你能拖住它片刻嗎?」林凡道。

沉默片刻,似乎下定了決心,木婉兒道:「能。」

「待會我們一起出手」,林凡語氣嚴肅道:「一定要爭取時間!」

後方,鑽天蟲頭頂巨角一道道銀色閃電轟出,令整個蟲洞都在震動。無盡銀色閃電蔓延,快速將林凡二人籠罩。


「哼」,林凡冷哼,雙手不斷結印,《九龍騰飛決》發動。瞬間,銀色閃電被牽引,在林凡周身化作九天銀色巨龍。

「開始」,林凡的聲音在木婉兒腦海中響起。

轟。

九條銀龍一起沖向後方的巨蟲,同時林凡自身精氣所化的七彩龍也飛出,快速與巨蟲撞擊在一起,將巨蟲身形攔下。

銀色空間法器在木婉兒手中浮現,木婉兒一咬牙,一把將它拋向後方。雙

手結印,頭頂碧綠小樹浮現,一道道碧綠色的光芒散發竟將這邊空間照亮。

「木術,木世界」,木婉兒大喝,全身精氣不斷湧入小樹,臉色瞬間變得煞白,緊接著便昏迷了。顯然,這一招對她的消耗太過恐怖,竟將她的力量一下子抽空。

一道道綠光在蟲洞中蔓延,同時那拋向巨蟲的空間法器也是銀光大盛。

突然,一道道符文從法器中飛出,竟與那綠光相連。

嗡嗡。

奇異的波動不斷地從法器中散發,竟將蟲洞中所有的波動靜止。

轟隆。整個蟲洞都在震動,綠光大盛,一株株大樹紮根虛空,一瞬之間,整個蟲洞便被森林覆蓋。

「混蛋,混蛋」,被困在森林的巨蟲聲音近乎嘶吼,大罵道:「你們就垂死掙扎吧!!」

速度再次提升,林凡抱著木婉兒向著蟲洞深處極速飛去。

此時,御龍璽金光愈加強烈,同時連林凡丹田內的小樹都在擺動,似乎也感知到了危險。

「二叔,你確定我們能逃離這裡?」林凡問道:「我怎麼感覺越來越危險了啊?連小樹都感到威脅了!」

「可能會送命,但卻有機會活下來」,二叔道:「但如果不去,你必死無疑。」

聽二叔如此說,林凡也是嘆了口氣,卻更加認真。

「已經沒有退路了,只能拚命了!!!」

轟轟。

蟲洞空間再次變得紊亂,後方,巨蟲銀光大盛,竟強行將虛空中的森林摧毀。

七彩光芒更加強烈,林凡不斷催動精氣,將速度提升到極致,抱著昏迷的木婉兒向蟲洞邊緣掠去。

「現在聽我號令!!」二叔的聲音再次響起。

「將神識注入御龍璽,精準的感知威脅的位置,然後衝過去!!」


閉上眼睛,林凡平靜了下來,神識不斷注入御龍璽,用心感知那波動。突然他睜開眼睛,整個人向著右前方飛去,整個人卻表情凝重。

「二叔,前面是空間亂流!」

「衝過去!!」

「啊啊!」林凡吼叫,渾身的精氣沸騰,在他身上化作一身七彩鎧甲。

轟。

強大的力量不斷撕扯著御龍璽發出的光罩,卻無法突破,但仍有絲絲力量透過光罩,令林凡和木婉兒的身體血肉模糊。

林凡緊咬牙關,強忍著劇烈的疼痛,不斷前進。

隨著不斷地深入,空間亂流變得更加恐怖,鮮血不斷地流淌,早已將林凡的長袍染紅。意識漸漸模糊起來,林凡知道,這是失血過多引起的。

力量緩緩消散,全身的精氣已經殆盡,就連後背的七彩雙翼也變得異常稀薄,林凡體內的精氣也近乎枯竭。

「要死了嗎?」林凡心中念道,感覺周圍的一切變得黑暗起來。

彷彿墜入深淵,林凡感覺自己在消散,身體正被空間亂流化作灰塵。

「就這樣結束了嗎?」 轟轟。

蟲洞空間再次變得紊亂,後方,巨蟲銀光大盛,竟強行將虛空中的森林摧毀。

七彩光芒更加強烈,林凡不斷催動精氣,將速度提升到極致,抱著昏迷的木婉兒向蟲洞邊緣掠去。

「現在聽我號令!!」二叔的聲音再次響起。

最牛兵王泡總裁 將神識注入御龍璽,精準的感知威脅的位置,然後衝過去!!」

閉上眼睛,林凡平靜了下來,神識不斷注入御龍璽,用心感知那波動。突然他睜開眼睛,整個人向著右前方飛去,整個人卻表情凝重。

「二叔,前面是空間亂流!」

「衝過去!!」

「啊啊!」林凡吼叫,渾身的精氣沸騰,在他身上化作一身七彩鎧甲。

轟。

強大的力量不斷撕扯著御龍璽發出的光罩,卻無法突破,但仍有絲絲力量透過光罩,令林凡和木婉兒的身體血肉模糊。

林凡緊咬牙關,強忍著劇烈的疼痛,不斷前進。

隨著不斷地深入,空間亂流變得更加恐怖,鮮血不斷地流淌,早已將林凡的長袍染紅。意識漸漸模糊起來,林凡知道,這是失血過多引起的。

力量緩緩消散,全身的精氣已經殆盡,就連後背的七彩雙翼也變得異常稀薄,林凡體內的精氣也近乎枯竭。

「要死了嗎?」林凡心中念道,感覺周圍的一切變得黑暗起來。

彷彿墜入深淵,林凡感覺自己在消散,身體正被空間亂流化作灰塵。

「就這樣結束了嗎?」

咚咚,咚咚。

「什麼啊?心跳聲嗎?」林凡心中道,意識即將消散。

「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突然,一道輕柔悲傷的女子的聲音在林凡腦海中響起,瞬間令他清醒過來。一滴清涼的水滴落在他的臉上,一幅幅畫面瞬入眼帘。夢中女子的眼淚,風靈的眼淚,木清靈的眼淚,這是?林凡猛地睜開眼睛,瞬間呆住了,眼淚不自主的流出。

在他上方,木婉兒正緊緊抓著他的手臂,一滴滴眼淚混合著鮮血順著她蒼白的臉頰流下。

空間法器在她頭頂懸浮,不斷地發出銀色光芒保護著她。背後碧綠色雙翼撐開,木婉兒緊緊抓住林凡的手臂,拼盡全力將他從下方的空間亂流中拉出。

「婉兒,放手吧!」林凡笑著道:「你快離開這裡,能逃多遠就走多遠。」說著,林凡手臂不斷掙脫,整個人向下滑去。

「不要!」木婉兒聲音凄慘。

「至少你要活下去」,林凡笑著,一把將御龍璽拋向木婉兒,心中念道:「求求你保護好她。」

時間在此刻過得異常緩慢。


身體落入亂流中,林凡的身影在木婉兒眼中越來越小,最終消散。

「不要!」


「不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