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你就當成我被平靜溫暖的生活給『腐化』了吧。」

「喂喂,雖然我是黑魔法師,不過我覺得自己的三觀再怎麼有一些偏差。也還是有自信的啊~我可不會像某些沒情調的傢伙,對別人的溫柔之類的情感報以蔑視和不屑,偏執地認為人就應該冷酷……」

這話是真是假還真不好說呢——莎莉絲瞥過眼角看了一眼表情上幾乎沒有瑕疵漏洞的夏,心裡暗暗抱怨了一聲「妖精」。一直以來,夏給莎莉絲的感覺,就不可能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好人,如果拿琳來做對比的話,這種感覺就更加明顯了。

當然,也未必是壞人就是了。

「可是你似乎並不怎麼『溫柔』呢,肋骨被活生生撐開的疼痛和恐怖。我到現在都還記著的哦。」莎莉絲沒好氣地瞪了一眼夏,後者也知道莎莉絲指的是啥,哈哈哈哈地轉過了腦袋,做出一副傻笑狀。

「嘛,那是因為夏自認為自己沒有那個資……嗚噗!」

可憐的南瓜頭卡洛話還沒有說話。便被夏一把拽住丟出了窗外。

「……」莎莉絲眼角抽搐了幾下,想了想,還是裝作沒有聽到剛才的話語,若無其事地跳過了一些東西,繼續著先前的對話,「需要我提供什麼援助嗎?事關重大,你有什麼需求我都會盡量滿足的。」

「你相信我這個黑魔法師的一面之詞嗎?就算你相信,別人可未必相信哦~」

莎莉絲自然知道夏所指的是什麼,對此,她只是有些不耐煩地冷哼了一聲:「他們最好相信……不是相信你,而是相信我——否則我會讓他們『自願』選擇相信的。」

這幅架勢分明要比自己還要危險嘛!看著莎莉絲這逸散出來的暴君氣場,夏也覺得有些唏噓——按莎莉絲平日里的性格,即使真的有某些「必要」也絕不可能採用這麼強勢直接的手段。但是看起來,恐怕是因為她在意的人都因為帝都的異變而下落不明中,雖然沒有明說,但莎莉絲已經焦急地不行了吧?

「你接下來可是有的忙了,再從你這裡抽調了人手物力的話,就算是我也會過意不去的。」夏很清楚,對於帝國而言,如今帝都音訊全無究竟是如何糟糕的狀況。國家的最高決策層可全部都在帝都呢,一夕之間,等同於國家失去了大腦——明眼人都知道,這個時候,帝國稱之為處在了歷史上最為危險的邊緣,也是不為過的。

一台機器缺少了個把個齒輪都會出現故障,更何況最重要的核心部件整個丟失了呢?

「總之你就乖乖待在自己應該待的位置上——那位議長在最後抽出時間特意通知你,絕不會希望你在這個時候做出不合適的事情的。」

「……我明白了。」

沉默了片刻,莎莉絲有些不甘心地點了點頭,類似的話不久前她剛和琳說過,沒想到現在就被夏給教訓了呢……

「那,你千萬記得小心點。」

哪怕是和夏曾經有著這樣那樣不愉快的過往,此時此刻,莎莉絲也真心期望她不要出現什麼意外……絕對是因為擔心帝都危機的解決受阻,而不是擔心這個人呢——莎莉絲如是想道。

「能加我一個嗎?」

突兀的,在莎莉絲和夏的耳邊,傳來了熟悉的一個聲音。因為驚愕對方竟然在自己沒有察覺到的情況下就接近,莎莉絲和夏紛紛驚訝地轉過頭,看到的,是已經整裝待發的琳的身影。

「琳,你……」

莎莉絲尚且有些猶豫,但是夏忽然笑出了聲。

「狀態意料之外的好呢……不,應該說根本就是好的出奇了啊!沒問題的,莎莉絲,以琳現在的狀態,說不定我也是要多多依賴呢~」(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PS:我回來了喵~

話說大家是不是感覺「誒?我是不是少看了N章……」來著?嘛,其實是因為在這一個多月里我又有了一些想法,但是有些內容直接順著之前的章節下去又不太合適,所以就決定這麼寫了——總之不要緊張,該補完的劇情會補完的啦~ 「這可不是去帝都的方向呢,夏,我們這是要去哪裡?」

這已經是完全相反的方向了吧?琳可沒有路痴的毛病,東南西北完全能夠分得清楚,帝都在北面,而夏所指的方向,卻是截然相反的南面。

似乎……夏並沒有前往帝都的打算?

「琳你該不會覺得就我們兩個,現在去那裡能有什麼建樹吧?」夏倒是很坦率地承認了,似乎並不擔心這樣的言行,讓心急如焚的琳產生不必要的想法,「儘管我自認有點小聰明小能耐,但是要是現在去那種地方,會死的很難看的。」

對此琳也早就想通了,也沒有什麼異議。

「莫非在南方,有什麼事物和帝都那邊的變故密切相關嗎?」想來想去,夏是不會做沒有意義的事的,既然在這種時候她選擇前往南方,那也就只有這種可能性了吧?——琳如此想道。

而且看夏如此篤定的模樣,琳感覺她對於帝都那裡發生的事,所知道的內幕要遠遠比自己想象的要多呢。

「不,其實南方並沒有什麼事物和帝都那裡發生的狀況密切相關的。」出乎意料的是,夏立刻就否定了琳的猜測,「只不過,南方是我們此行的必經之路而已……誰讓目前所知道的『路』,只有那一條啊。」

「『路』?夏你是說,南方那邊有的,不過只是一個『中轉站』嗎?」

琳稍稍一思索,便想明白了夏話語中的意思——若是按照她所說的那樣,那麼她們此行真正的目的地,位置恐怕就很微妙了……不在南方。卻必須「途徑」南方的某地,潛台詞。豈不是說她們現在要去往的終點,並不在這個世界上嗎?

既然不在這個「平面」上,那往「上方」或者「下方」拓展的話……

琳不由得把目光移向自己的腳下。

「嗯?你已經猜到了嗎?」見到了琳的舉動,夏卻是有些驚訝,她沒想到琳居然已經想到了她們此行的目的。按理說。很少有人會第一時間把思維往魔界的方向移過去才是。「說起來,你為什麼不覺得我們要去天界呢?」

「魔界只是『門』關閉了而已,但是天界的話,我可是知道的,那是連『路』都已經被徹底破壞了的。」

琳稍稍的有些得意——這可是非常非常絕密的信息,還是有一次愛莎無意間向她提起的呢。當時深感興趣的琳還特地去協會那裡嘗試著調查了一番。最後發現那裡的資料竟然隻字未提愛莎所說的內容,琳就知道了,那次愛莎說給自己聽的,恐怕是非常隱秘的秘聞了。

琳是知道這種事情不能亂說的,不管也苦了那些至今試圖尋找去往天界方法的人們了……他們尚在找『門』,可是卻不知道這是個註定沒有結果的探索。

「誒?還有這種事情……」

夏也是被嚇了一跳。不過她倒是也清楚現在不是深究其他事物的時候,立刻就把注意力就全部放在了當前。

「南方有前往魔界的道路嗎……不,重點不是這個——夏,你為什麼判斷解決事態的關鍵,是在魔界啊?我覺得不太像是惡魔們做的手腳啊……」

琳是覺得很奇怪的,畢竟從莎莉絲那邊了解到的第一手詳細情報上來看的話,那並不是像魔界的惡魔們搗鼓出來的事情。琳也是知道的。這個世界的人間,可絕不是能被神明與惡魔肆意揉捏的。即使單以記載中的惡魔的數據,琳也不覺得帝都那邊的事情,惡魔才不會考慮那麼多的框框條條,它們的熱情便是殺戮和毀滅,若真的是惡魔動的手,現在帝都應該化作火海才是正常的狀況。

「『魔界』和『惡魔』這兩個概念之前,可不能划等號啊~」

夏的一句話,說的琳一愣一愣的,花了好半晌才反應過來。

「……還真的不是惡魔乾的?」

對此。夏只是笑了笑,並沒有直接回答琳的疑惑:「是不是它們乾的並不算什麼重要的事,反正我們要去魔界的話,絕對不會受到熱情友好的『招待』就是了……嗯,即使我們想要悄然通過也應該是不可能的吧?」

簡而言之。最終還是要發生交火的啊……一想到自己看過的典籍之上對於魔界以及惡魔的各種描述,琳不由得咽了口唾沫——說不緊張肯定是騙人的。按照愛莎的說法,那些描述基本上沒有故意誇大抹黑的地方,惡魔們的斑斑劣跡和典籍里記載的幾乎沒什麼出入,別說是止小兒夜啼了,嚇尿成人也不是難事。

殘酷、暴虐、邪惡……想到要和這種玩意打交道,琳也是相當緊張。

【琳……拜託你別再腦補那些R18G性質的畫面了啊……】琳的腦海里忽然響起了麻薯的聲音,聽起來此刻它是相當無奈。【不要惡魔還沒有遇到,就先瞎想自己被抓到了之後的各種里番情節,雖然讓人熱血沸騰,但我真的想說你實在想太多了……】

這小丫頭逃命能力一級棒好咩!?想走想留還不是她一個念頭的事嗎?

只能說琳的思想果然距離純潔還是有一定的距離的。

「怎麼突然臉紅了?」

「沒,沒什麼!」見到夏有些擔心地看著自己,琳連忙搖了搖頭,這個舉動換來了夏的一陣憂慮。

「狀態不好可不要勉強,別看我在莎莉絲面前信心十足的樣子,但是我也沒真的前往過魔界,到時候可未必有餘力幫助你。」

「都說了沒事啦!」琳尷尬地乾咳了一聲,一邊推搡著夏,「女孩子每個月總有那麼一段時間怪怪的,在意這種事情的都是笨蛋!」

……

琳知道夏其實沒有把實情盡數告知給自己。但在這個時候,她也不方便向夏提起這些,隱約間,琳能感覺到夏的狀況和平時有些不太一樣。

這種異樣。在旅途中越發地明顯了——琳敢肯定,如果是往常的夏,絕對不會每隔幾分鐘就有些焦躁地往窗外看去……顯然,夏對於乘坐馬車前往目的地的方案,並不是很喜歡。因為這太慢了。

琳也不打算去打擾夏,安靜地坐在一邊,頭靠著軟墊,細細地回想著先前得知的所有的信息。原本琳並不是很喜歡乘坐馬車,速度先不說,那一路的顛婆著實不是一個習慣了二十一世紀交通工具的穿越者能接受的。但是這次她和夏還肩負著一個責任。縱然是兩人都不怎麼喜歡乘坐馬車,也沒法拒絕。

【說起來,公家所用的馬車,畢竟還是和普通商隊的區別很大啊。】

坐了一段時間下來,琳也不得不承認,莎莉絲提供的這輛馬車。比起琳以前乘坐過的實在是好過太多了。

【這次你們兩個可是肩負著外交使命的,莎莉絲信任你才把這麼重要的任務託付給你的,你可別到時候做出什麼不好收場的舉動誒……】

麻薯對此還是有點擔心的,琳的性格自然是挺好的,完全可以歸類到相當討人喜歡的類型里,但問題是,作為外交使者。琳顯然還是不夠穩重。可以說,琳的性格根本就不是做這個的料子。

當然,嚴格意義上琳本來就是多餘的——真正做這件事的人只是夏而已,琳算是來湊數的吧?

【我知道的啦,不會亂說話的。】

因為一時衝動而鬧出一些不必要的糾紛,想想就很咪疼……琳以前看作品的時候,就不是很喜歡那些明明身居高位重職但是說話做事不經大腦的「熱血少女」,但畢竟那算是旁觀者,思路自然清楚,而如果自己要是做了這樣的事……啊啊。琳覺得自己往後回想起來一定會羞愧地想要懸樑的。

自家人知自家事,琳也算能相對客觀地評價自己了,她不認為已經幸運到學習魔法一日千里的自己,能在其他領域也超人一等——何況還是政治這種攪腦子的活計。

「夏。」琳想了想,最後還是出言拉回了夏的思緒。「這種時候,我們代表著帝國去外交,真的有用嗎?」

帝都那裡的異變自然不可能瞞得過有心人,若是像最高決策者逝世這種事情,多少還能瞞上一時間,但是整個帝都失去聯繫,這種事情連民眾都隱瞞不了,更何況他國的情報人員呢?

整個國家的最高決策圈都下落不明,無法聯繫的情況下,帝國的國力再強,都難免陷入一個相當危險的境地,這種時候,相比周圍的國家在確認了這邊的消息后,都難免虎視眈眈的吧?

那莎莉絲究竟是為什麼,還要夏來這個南方的小國,去執行什麼外交任務啊?明明她也知道,現在的時間很是緊迫,根本就沒有什麼多餘的精力啊!萬一夏在這裡陷入了另一個泥潭,這可怎麼辦啊!

「嘛,你是在擔心我們出使的意義吧?放心,莎莉絲又不是什麼可愛的女孩子,這傢伙功利得很,是不會做無用功之事的。」

「咦?難道有什麼隱情嗎?」琳不禁好奇了起來,試圖從夏的嘴裡得知其中的內幕。

夏剛要說出從莎莉絲那裡得來的信息,忽然心神一凜,看了一眼瞳孔中滿是好奇心的琳,隨即偏過了頭打著哈哈:「不能說呢~即使琳你是莎莉絲的朋友,但是有些事情還是要分公私的。總而言之,不能告訴你哦~」

夏不禁在心裡暗自慶幸——差點就說漏嘴了呢!她還真不知道,如果讓琳知道所謂的「內幕」是那樣的事情,會不會當場就炸毛呢……別看琳平時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樣,真把她當成不通世事的小丫頭的人,絕對會吃癟的。想想平時琳表現出來的心智,夏不認為琳會察覺不出其中隱含的深層意義。

琳的弱點並不多,但是只要扯到和愛莎有關的事情,夏可不敢保證會不會發生什麼變故……果斷有些事情,還是盡量不要說出來比較好。

「什麼嘛!」琳聽到夏如此回答自己,不禁一陣不滿,這擺明就是要把自己擠兌在外面,故意不讓自己知道吧?雖然琳不清楚夏為什麼不想說出其中的內幕。但她可是一直把夏當成非常親近的朋友,現在夏刻意地保留了一段距離,讓琳感覺不是很開心。

「為什麼夏就可以知道啊!莎莉絲竟然告訴你但是不和我說……」

「因為我不是『外人』啊~」夏忽然露出了一個**的笑容,話語里的某個著重的詞語,當場讓琳聯想到了一些不甚河蟹的東西。

「想什麼呢!」夏輕輕地彈了一下琳的腦門。打斷了琳腦內的胡♀思♀亂♀想,「我現在平時還都穿著女僕裝的,在外人看來,名義上,可以算是莎莉絲的家臣的。」

「嗚……不告訴我就不告訴好了嘛!沒必要這樣消遣我吧……」夏說那話的時候,分明就是有著刻意誤導自己的成分在。現在反倒像是自己在胡亂髮春……琳砸了咂嘴,但是被夏這麼一搗鼓,先前的一些不滿,也煙消雲散了。

琳忽然驚覺,似乎因為愛莎目前下落不明的緣故,她比起平時。更加容易起情緒了?

這可不是一個好兆頭。

……

啪嗒。

肩頭被碰撞的感覺,讓夏的思緒從窗外的風景中,回到了車廂內。不知道是何時,琳已經迷迷糊糊地睡著了,隨著馬車的小小顛簸,琳原本靠在另一邊的小腦袋,也偏到了夏的身邊。

「明明還沒有入夜。但是已經睡著了嗎?看起來,這孩子似乎很累了呢……」

「她沒有吵著嚷著要去帝都,我覺得已經很不容易了。」為了不吵醒安睡之中的琳,卡洛的聲音也比平時輕了不少,「你沒有發現嗎?安古勒大人現在並不在琳的身邊。」

「咦?」

經過卡洛一提醒,夏才發現,那隻胖蝙蝠的身影,確實是沒有出現在琳的身邊。

「恐怕安古勒大人,此時也一起身陷在帝都那邊了吧?」卡洛的聲音不復平日的輕佻,對於能力遠超自己的安古勒此刻也無法脫身的境況。顯然,讓這隻南瓜的內心相當震驚。

「連虛空造物,也無法逃離嗎?」

「我們不是破壞者,在這個世界是需要嚴格遵守世界規則的,縱然是安古勒大人。也是有很多不能做的事情的……她反抗並不是不行,但是那樣的行為,其本身會造成更加危險的惡性變化——虛空本身對於活在這個世界的生命,和猛毒沒有什麼區別。」

夏沉默了片刻,之後有些無奈地翻了翻白眼。

「沒有必要用安古勒作掩護,來為自己的無能開脫啦——本來我這次也沒有對於你抱太大的期望來著。」

「……」

卡洛慶幸自己是南瓜,不會口吐鮮血。當它正要跳起來反駁的時候,卻被夏一巴掌按了下去,隨後夏指了指靠在她肩頭熟睡中的琳,示意性地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你還是挺護著這孩子的嘛……是因為把琳當成了妹妹了嗎?」

夏對此,只是以沉默來應對。

換成以前,也許這時候她會皺起眉頭,毫不掩飾地表現出不滿和憤慨了吧?夏頗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不一樣的啊。」夏搖了搖頭,「死去的人的位置,是不可能由活著的人來佔據的;活著的人,也不應該去代替死去的人……如果我真的把琳當成是那個女孩的話,怎麼可能會答應讓她陪著我一起冒險?」

至少,琳是不需要精心呵護的幼草。即使夏的眼光很高,也需要承認,這個看起來還有些年幼的女孩,其實已經是一個可以獨當一面的人了——哪怕有些不成熟,也不影響對其能力的評判。

「夏……你可別把琳當成可以算計的道具啊……」

卡洛不禁憂心地問了一句,類似的事情,夏可不是沒有做過。正因為如此,它才特別擔心夏會去利用把她當成朋友的琳。

「不可能的啦,我還想要多活一點時間呢~」

把琳當成抹布用完就扔?開什麼玩笑,真要這麼做了,愛莎第一個就不會放過自己了啊……夏寧願自己一個人去魔界,也不想要去激怒護短的某人。


而且,琳的情況,和以前那些所謂的「隊友」的概念,是完全不一樣的好嗎?

「我扔掉了很多的東西,不過有些『累贅』我也是堅持著沒有丟掉過的,給我一點信心啊你這個蠢南……瓜……哼!」

說著說著,夏的面龐忽然冷了下來。生活在陰影之中的她,對於前方忽然滲出的那種氣味,可以說是再熟悉不了。

「這種時候,為什麼會有敵人?」

卡洛也很是吃驚,作為外交使者的己方為什麼會在接近國界線的時候,遇到了這般不友好的對待……是不知道己方身份的山賊?還是說,對方是明知故犯的……

夏小心翼翼地挪動著身子,好不容易放開了琳,總算沒有弄醒她。隨後,夏通知了車夫減慢馬車前進的步伐——一是不想因為急剎車而讓前方埋伏的傢伙意識到什麼,另一方面,也是避免琳被驚醒。


「不用猜測了,我這就去『求證』一下……一會兒就回來。」

「記得留個活口,到時候方便交涉。」

「還要留活口啊?真麻煩……」夏有些困擾地撓了撓頭,最終還是認可了卡洛的建議,「明白了,總之就是留一個還能喘氣的就行了吧?」(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PS:不知道怎麼回事,這兩天點娘好像動不動就「網頁無法打開」,昨天晚上愣是半個小時沒刷出作者專頁……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撤退了?」

就在夏意圖那那些不懷好意地攔截自己等人的人開刀之時,對方卻出乎夏意料地選擇了撤退,這讓已經提起了殺意的她,感覺一口氣憋在了心裡,怪難受的。


這究竟是在鬧哪一出,夏也不得而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