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你們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去購買一些資料。」周丹對著月天和倩馨兒說道,而後也不管北慕容和李露天兩人,獨自一人走了進去。

北慕容與李露天兩人相視一眼,最後還是跟了上去,他們知道,自己與周丹已然不死不休,不可能一直聚在一起,為今最要緊的是了解玄門,好做下一步打算。

於是,不只是周丹進入這家商店之中,北慕容和李露天還有黑龍木也是走了進去。

這種商店在玄門之中隨處可見,可選購的東西也極多,不單單有丹藥法寶,還有地圖等等。

周丹之所以會這麼著急就想要了解玄門,絕大部分是因為黃粵的出現,從其所表現出來的態度讓他感到極為奇怪,這其中必然有些事情是他不知道的,所以當務之急是了解玄門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誰是顧承翌關心的人,那非顧笙歡不可。所以顧笙歡不告訴他消瘦的原因,顧承翌就用自己做賭注,她不說,他就不去戒*毒**所。

顧笙歡氣笑了。「顧承翌,你他**媽的能耐啊!」

她甩門而出,到了晚上沒有回家。期間顧承翌毒**癮又犯了一回,高助理看不住,所以在顧笙歡不在的時候,他又吸**食了一回毒**品。等人清醒了,意識到顧笙歡被他氣得至中午出門后再沒有回來,了解自己妹妹秉性的顧承翌著慌了,他慌慌張張的打電話給顧笙歡。

顧笙歡中午被氣得從家裡出來后,她無處可去,就沿著她小時候顧承翌帶她走過的路,自己重新走了一遍。等走到暮色四合,她站在B市著名的往生橋上看河兩岸突然亮起的萬家燈火時,顧承翌的電話剛好進來。

她脾氣不好,平時要是有人惹到她,她在短時間內決計是不會理會人的。而這日被顧承翌氣狠了,他打電話來服軟,顧笙歡還不想那麼快就接受。

她認為,諒解得到的太輕而易舉,他就不會長教訓。所以她任由手機鈴聲催魂似的響著,她就是狠心的不接。

等過了大約半個小時,顧承翌再次打來電話時,顧笙歡才慢騰騰的接起。

接通后,她沒有說話。只是目光黯然的看著往生橋下,目中無人的熱吻的男女。她想起了往生橋的故事。

往生橋的歷史很悠久了,到底有多久,誰也說不清。但是B市的人都知道往生橋的傳說,說是以前一對相戀的男女,他們在人世得不到祝福,死後靈魂飄到往生橋。往生橋的神靈聽到他們的故事,被感動了,於是送他們去投胎轉世,並祝福他們生生世世一雙人。

他們都說,往生橋,走一朝,生前來世一雙人。

不管這是不是真的,但是帶著這個美好的願望來走往生橋的人多如牛毛。

「阿笙,我錯了。」顧承翌開口認錯,「你回來吧,我聽你的。」

顧笙歡還在看著橋下那對糾纏的男人,女孩嬌小玲瓏,被男孩緊緊的摟在懷裡,像一株菟絲花似的。橋下的霓虹燈開了,五顏六色的光的映照著纏繞整個B市的淺淺河流,猶如繁花上綴了燈,前途一片光亮。

顧笙歡不為所動,「回去做什麼?」

「阿笙,我想你了。」

他一說他想她,顧笙歡心就軟了,就恨不得長了翅膀直接飛到他面前,但是她還死鴨子嘴硬。「今早才見過,有什麼好想的!」

於是顧承翌更軟了,「我就想進戒毒所之前看看你,阿笙,好不好?」

這樣一來,顧笙歡就再也沒有口是心非。其實她比任何時候都想家,都想回到他身邊,看著他。可是他竟然利用他身體來威脅,這是顧笙歡不能接受的,所以她中午一氣之下就摔門而出了。

她等顧承翌的電話,等他低頭,等他承認他的錯,並保證不再犯。

顧笙歡踩著燈光和月光回家,家裡顧承翌已經親自做好了飯菜,見她回來,他討好的上前,忙前忙后的照顧她吃飯。

「哥,你別這樣。」顧笙歡放下筷子,「你吃飯吧,我能自己吃。」

她說著,夾了一筷子菜給顧承翌。

「哎!」

顧承翌應了聲,乾淨的吃飯,只偶爾給顧笙歡夾一兩次菜。

顧笙歡自從有了心病,已經很久沒有好好的吃上一頓飯了。這次和顧承翌吃,她胃口好了,竟也能吃下一小碗米飯。這對顧笙歡來說,是個好的開端,但是對熟知她的顧承翌來說,她吃得還是太少了。

他勸著顧笙歡多吃點,顧笙歡笑著拒絕了。

兩兄妹吃過飯,就去花房裡看星星。

花房還是顧父在的時候建的了。當年顧母尤愛花,又是個說風就是雨,喜歡看無腦偶像劇的人那時有部青春偶像正在熱播,男主是當下流量小生,這小生長的粉嫩粉嫩的,跟個女娃子似的。顧母不知道怎麼就喜歡上,天天準時追著劇。後來劇中男主為了討女主歡心,知道女主喜歡吃魚,所以承包了一整座魚塘專門養魚給女主吃。

顧母看到這,感動得不得了。就在顧父耳邊念叨了幾句男主的好,還說要嫁就嫁男主那樣的人。顧父醋了,心想著家幾也不缺錢,所以大手一揮,弄個花房,專門挑名貴的花養。

結果這兩夫妻誰也不懂養花,把好好的花養得死的死,傷的傷的,最後顧承翌接手后,才把花給養起來了。

顧承翌和顧笙歡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父母的往事,偶爾參雜著幾句評價。顧笙歡本來對父母的印象已經淡了,經顧承翌那麼一提,那久違的記憶又陡然清晰了起來。

兩兄妹就著夜色回顧往事,不知不覺天就亮。

高助理那邊已經和戒毒所的人交涉好,只等顧承翌過去。在過去之前,顧承翌又犯了一次毒癮,顧笙歡看他這模樣,想起他的不自愛,大怒之下,她舉著笨重的凳子,直接把顧承翌砸暈。

高助理在旁看得心驚肉跳,「小姐,顧總他沒事吧?」

顧笙歡這會也不心疼他了,「就是死也比吸毒好。」她吩咐他,「叫幾個人來抬他出去。」

顧承翌出事,當家做主的就是顧笙歡。高助理應了聲,去叫了幾個手下來,把顧承翌抬上車。

幾人把顧承翌送到戒*毒所,那裡的工作人員看見暈倒的顧承翌,還擔心的問:「這是怎麼了?怎麼傷成這樣?」

顧笙歡說:「我砸的,」頓了頓,她目光落在滿臉是血的顧承翌身上,終究不忍。「麻煩您讓人給他包紮下。」

那工作人員調侃,「喲,小姑娘下手挺重的,我以為你不心疼呢。」

顧笙歡沒有回答他,說了句。「以後我哥就麻煩你們了。」

說著,她轉身就想走了。高助理叫住她,「小姐,您不等顧總醒來嗎?」

「不用。」

話雖如此,可對方到底是自己親哥哥,他如今這副模樣,顧笙歡也放心不下。她問戒毒所的工作人員拿了紙筆,刷刷寫下幾個字后交給高助理。

「我哥醒來后,你給他。」

顧笙歡交待完,乾脆利落的離開了戒*毒所。

從小她哥哥就告訴她,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百倍奉還。所以背後陰顧承翌的,即便她能力不夠,即使會粉身碎骨,她也要想盡法子讓對方還回來。

顧笙歡眯著眼看碧藍如洗的天空,她想:今天的日頭可真好啊,可今天過後,B市的天就要變了,B市這潭水寧靜的死水將由她來攪渾! 玄門錯綜複雜,並沒有像四大學院那般極為和諧,在玄門之中遍布大大小小的勢力足有三百多個,而且競爭力非常的剛猛,除了極為明確的一點,不得擊殺學員,總院並沒有刻意去壓制其他學員互相爭鬥。

當然了,總院身為柳州學院的真正核心,不管在哪方面都需要有過人之處,在總院中的學員也不可能過上安逸的日子,除非你是公認的絕頂強者,否則就會有源源不斷的挑戰或者麻煩,這是總院的規矩。

周丹花費了一萬多靈幣從這家店鋪中購買到一份略微詳細的總院介紹手冊,從中了解頗多,而這家店鋪的直屬勢力也是排行前一百名的『都天宮』。

『都天宮』在玄門三百多個勢力中排名極為靠前,在第七十八位,乃是絕對公認的強大存在,這才有資格在玄門之中開辦商鋪。

這也是玄門的規矩,只有排名在前一百名的勢力,才有資格在玄門之中開辦商鋪,這也算玄門對前一百名的勢力的一個認可。

總而言之,一旦有勢力晉陞到前一百名,那就會得到玄門的特殊照顧,福利繁多。

像黃粵的黃宗,僅僅只是兩百名的勢力,距離前一百名足有百個勢力,面臨著隨時都有可能被吞噬的結果。

玄門之中雖然可以自主建立勢力,但是如果在規定的時間內無法擠進前一百名,那麼其他勢力就可以進行吞噬,當然了,前一百名的勢力是不允許對一百名后的勢力進行吞噬的,只有一百名開外的勢力才可以互相吞噬。

黃宗創建自今也有三載,再過一年便失去玄門的庇佑,也就是說在接下來的一年裡,黃宗如果沒有衝進前一百名,就要面臨遭受其他勢力的吞噬。

籠統的說,在玄門之中新起的勢力有四年的絕對安全期,在這四年中任何勢力都不可以吞噬,四年後,該勢力如果沒有絲毫成長,那麼其他勢力就可以進行吞噬,壯大己身。

這也是黃粵急需周丹加入的原因,前一百名的勢力,人數都超過五十個,而一百名之後人數就比較少了,比如說他們黃宗,只有七個人,有些勢力甚至只有三四個,甚至一兩個而已,所以黃宗才可以拍在第兩百位的位置上。

從這份『玄門手冊』中周丹了解許多以前不知道的事情,而今也算是對玄門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了。

周丹將『玄門手冊』了解透徹后,便交給了月天與倩馨兒,兩人掃視的速度也非常的快,很快便對玄門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

「我們現在去報道?」月天手裡拿著『玄門手冊』說道:「根據吳宓的意思,應該會有人來接引我們,可是我們來到玄門已經有半個鐘頭了,仍舊不見人影,看來這個接引我們的人也不怎麼靠譜啊。」

周丹沉默不語,間接性同意了月天的話,在『玄門手冊』中的確有記載,從黃門之中晉陞上來的學員是需要去玄門管理處進行登記的。

這玄門管理處,其實就是玄門的總部,管理玄門一切事宜。

比如說新人進行登記,學員之間矛盾的解決處,和組建勢力等事情都需要到玄門管理處進行申請,只有通過玄門管理處同意,才能夠在玄門之中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我們還是去一趟吧。」周丹沉思了片刻,還是覺得去管理處登記一下比較合理,原本按常理,他們六個人得到『弒魔修鍊』的名額,可以直接進入玄門,是會有人出來接引的,但是而今這接引人不出現,也只有他們自己去管理處進行登記了,好做下一步打算。

月天與倩馨兒點了點頭,他們也認同周丹的觀點,而後三個人便直接朝管理處走去。

而就在他們要離開時,一道突闕的聲音突然傳來。

「周兄,等我一會。」黑龍木直接走來,他也去購買了一份『玄門手冊』了解了許多事情。

「黑龍兄有何事?」周丹微微笑道,然而他心裡卻大致知道黑龍木想要說什麼了。

「我可否與各位一起去管理處?」黑龍木此時顯得有些靦腆,他知道在玄門之中,若是單獨行動,肯定會被其他勢力的人欺負,雖說他無懼有人挑戰,可是初來乍到,能不招惹麻煩自然是最好的選擇。

婚色撩人,唐少的小萌妻 「自然可以。」周丹笑了笑,看著黑龍木突然拋出攬枝:「如果黑龍兄不嫌棄,倒是可以與我們同行。」

黑龍木聞言大喜,其實他早就想要加入周丹的團隊了,只是先前曾經對立過,一時想要加入周丹的團隊,他感覺不是很合適,只有另找時機。

但是現在周丹已經朝他拋出招攬的意思,黑龍木豈會錯過這樣的機會?

宮變,重生皇后太佛系 「多謝周兄了。」黑龍木沒有說一些感激的話語,不過他的話音卻極為堅定,算是表達了他的意願。

見黑龍如此,周丹反倒是一笑:「既然都是兄弟了,那就不要這麼靦腆了。」

周丹之所以會對黑龍木有招攬之意,則是因為黑龍木是一個可造之材,雖說曾經被他打敗過,但也因此吸收了教訓,認識了自我便突破到至尊之境,這樣的人才是不多見的。

並且在這玄門之中,人數越多就越有利,畢竟在這裡都是絕世天才,四五十個絕世天才組建在一起,這樣的勢力也足以擠進前一百名了。

而今周丹他們有四個人,雖說人數上處於絕對的劣勢,但是也不是任何勢力可以碾壓的,比如說再次遇上黃宗的人,他們就無任何畏懼了。

於是乎,周丹等人便直接朝玄門的管理處方向前進,玄門管理處距離這裡仍舊有一段路程,大約百公里左右。

玄門劃分為三大區域,而今他們所在的區域屬於兩百名實力之後的地方,而第二塊區域則是第一百名與兩百名勢力所在的地方,最後一塊區域便是玄門前一百名勢力所在的地方。

故此稱之為,區域一,區域二,區域三。

區域一便是玄門最強大的前一百名勢力所在的地方,區域三則是黃宗這樣的勢力,兩百名之後的實力所在。

三大區域,有三個管理處,而今距離周丹他們最近的管理處便在區域三以東方向一百公里。

良久之後,周丹便來到區域三的管理處,這是一佔地上萬畝的巨型建築,造型怪異無比,如同一頭沉睡中巨大獅子,而獅頭便是管理處的出入口,出入口上方赫然寫下數個金燦燦的大字:區域三管理處。

「我們到了。」周丹抬頭望去,只感覺這幾個大字蒼勁有力,甚至從其中感到一絲絲威壓,想必這數個大字也不是黏粘上去的,而是某強者直接以強大的魂力刻畫上去的,故此才充斥著威壓。

「這就是區域三的管理處,霸氣啊!」黑龍木忍不住大叫一聲:「比我老爺子的住所還要霸氣多了,而且如此的磅礴大氣,真不知道裡面有什麼東西。」

聽到黑龍木的一陣抱怨聲,周丹頓時忍不住白了眼黑龍木,而就他想要取笑一下黑龍木時,對方接下來的一句話直接讓周丹神色微變。

「我老爹的宮殿裡頭足有幾百名貌美如花的女子,這裡頭一定也不少。」黑龍木一點嚴肅的叫道。

第一寵婚:顧少,高調寵 「你妹……」周丹裝作完全不認識黑龍木,一腳直接邁入管理處之內。

月天與倩馨兒面面相覷,他們今天才發現,原來這黑龍木還有這麼可愛的一面。

當然了,月天與倩馨兒的做法與周丹像似,皆都裝作不認識黑龍木,直接走進管理處。

「我說,你們等等我呀。」黑龍木一臉霧水,但是他的步伐也不落後,一邊不斷抱怨一邊快步跟了上去。

管理處極為空曠,但人數卻不多,依稀只有不到百人的樣子,不過周丹並沒有刻意去關注這些,倒是黑龍木一路似乎在尋找什麼似得,左看右看的,當他看到一名身材極為火爆的女子背影時,竟然忍不住大叫了起來:「我艹,終於找到一個美女了。」

於是乎周丹等人都停了下來,不過神色卻是極為低沉,該死的早知道就不讓他加入隊伍來了。

黑龍木此時哪裡知道周丹等人的心思,他快步走上去,便與那背影如花的女子搭訕了起來,可當這名身材極為火爆的女子轉過身來時,黑龍木卻突然怪叫一聲:「我的媽啊,怪物啊。」而後連滾帶爬的躲到周丹身後,一臉膽怯的樣子。

周丹眉頭微挑,這名女子身材的確足夠火爆,那雪峰更是呼之欲出,可是那容貌卻是讓周丹不敢恭維,即便他心理素質再好,也忍不住想要避開的衝動。

這名『貌美如花』的女子,如果不看那面容的確足夠妖艷,可是那張面容卻是毀了這一切,遍布滿雀斑不說,還生長了密密麻麻的豆豆,不說這豆豆,連尼瑪整張臉都開始腐爛,眼睛一大一小,嘴巴嚴重的傾斜,試問,世間怎會有如此『貌美如花』的女子?

「你剛才瞎叫什麼?」這名女子面色一沉,立刻跨步走來,而這裡的動靜也引來管理處的百名學員的主意。

「我不漂亮嗎?我不美嗎?」不等周丹等人答話,該名女子又發出一連串的質問聲,並且還刻意用那粗糙的手掌撫摸自己的臉蛋,一臉不屑的樣子。

「我去。」周丹本以為還可以解釋一下,但是他現在直接轉身離開,懶得理會這種人,而且這簍子是黑龍木自己捅出來的,管他什麼事。

「你給我站住。」女子頓時一怒,婀娜的身姿一擺,便擋住了周丹的去路:「你要往哪去啊,給我說清楚,我漂不漂亮。」

而這時,黑龍木早就不見蹤影了,而月天也強忍著嘔吐的衝動,迅速離開現場,像似要與周丹撇清關係似得,唯有倩馨兒一動不動的站在周丹身側,只是那柳眉卻是緊挨一起,一副饒有興緻的看著周丹。

「我艹。」周丹低聲暗罵了一句,看到早已跑到幾百米開外的黑龍木更是一肚子怒火。 顧承翌溫潤如玉的外表下是一顆喜歡征戰與殺伐的心,所以在和平年代,從商的他只能在商場上展現自己的謀略和野心。近幾年來,他雖沒有擴大顧氏的野心,但他之前雷厲風行的行事風格得罪了不少人,而能力卓然的他也擋了不少人的路。因此不管他曾經有沒有得罪過別人,那些想要跨過他這座大山,攀登上人生之巔的人也會將他視為敵人,更何況當時為了拿下城南那塊地,顧承翌可沒少得罪人。

因此,想要搞垮他的人大把在。

可是到底誰那麼陰險,竟然要把他毀了呢?

顧笙歡想不明白。

她去公司,讓秘書把公司的競爭對手資料都調出來,她挨個看了遍,但一無所獲。

闊少的不乖前妻 晚上回家,對著冷清清的家寬大的飯桌上家政阿姨準備的精緻的飯菜,顧笙歡一點胃口也沒有。但她知道她有場仗要打,她必須把自己照顧好了精神足了,她才有精力找出她哥的幕後黑手。所以她逼自己吃飯,只是吃了沒兩口,她就衝進洗手間里吐了個乾淨?

吃不下飯,胃餓得難受。顧笙歡去花房裡泡了壺茶,就著茶水,她勉強吃了幾口飯。夜裡睡覺時,又被噩夢纏繞,到第二天起來,她精神一陣恍惚,也不確定自己晚上睡沒睡。

她自己不能揪住幕後黑手,但她知道有人能。於是約了沈自從過來見面,突然接到她電話的沈自從很驚訝,等聽她道明原因,沈自從直接拒絕了。

敢搞顧承翌的人,背後一定大有來頭。沈自從大本營在A市,他不想去趟B市這趟渾水。

顧笙歡也不多廢口舌,掛了電話后,她轉頭給沈老太太也就是沈自從的外婆打電話。兩人互相寒暄幾句,顧笙歡就告狀,說請沈自從幫忙辦點事,但是對方拒絕了,懇請老太太幫忙說項。

老太太問什麼事,顧笙歡只調皮一笑,「奶奶,是商業機密呢!」

於是沈老太太笑呵呵的拍胸口保證,「這事就包在我老太婆身上了!」

「謝謝奶奶。」說著,她眼珠一轉,笑道:「等我這邊事忙完了,就親自去A市給您道謝。」

沈老太太呵呵笑著,「你來做客就好,哪裡用道什麼謝。要道謝也是我給你道謝,要是當初不是你,我就進泥土了。」

和顧笙歡嘮嗑了半天,沈老太太掛了電話直接打電話給沈自從,把他從頭到腳罵了一頓。罵得盡興了,才大著嗓門吼,「滾去B市給人家小姑娘解決了問題再回來。」

沈自從看著掛斷的電話,頭疼無比。

他想衝到他姥姥面前,問她知道不知道顧笙歡叫他辦的什麼事!知不知道他躺了這渾水后,就難以脫身了?

只是沈老太太從小帶他到大,是他敬重的人,這種話他自然不會說出來讓老人家憂心。於是,沈自從只能心情抑鬱的去了B市。

顧笙歡早料到他會來,所以早早給他安排了顧氏旗下最好的酒店,又親自給他接風洗塵。兩人吃過飯,顧笙歡帶他去喝茶,茶自然也是顧笙歡親自煮的。

沈自從還沉浸在被她擺了一道的憤怒中,見她煮茶煮的好,開口諷刺。「還有什麼是顧小姐不能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