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你不會把司徒魁陰也關在了這裡吧?」司徒樊試探道。

「你果然是個聰明人,一下子就被你猜到了,沒錯,就是司徒魁陰,你想不想跟他見個面呢?」孫宇笑著道。

「隨便你,你想給我們見面,我們也沒有辦法,你不給我們見面,我們也沒有辦法,你自己看著辦吧!」司徒樊皺眉道。

「好吧!既然你想見他一面,那我就去把他弄出來,讓你們見個面,」孫宇說著拿出鑰匙把隔壁門打開。

他進去推著一張移動床出來,上面躺著一個人,司徒樊看著躺在床上的司徒魁陰,心情一下子沉落千丈。

這司徒魁陰可是他一個系的人,本來實力還算可以的,可是沒有想到竟然折損在孫宇的名下啦!

司徒魁陰還是睡著的,卡他那樣子好像睡的很舒服,讓司徒樊恨的牙痒痒,真是有種恨鐵不成鋼的那意思。

「你說我要是現在在他身上加點東西,那他會怎麼樣?當然,你要是繼續配合我的問話,那我就什麼也不用為難你們了!」孫宇道。

「你不用拿這些;來威脅我,我不吃你這套,哼!我倒要看看你能搞出什麼花樣來!」司徒樊沒有理會孫宇的問話。

「看來你是個鐵石心腸的人,不過我這個人就是有點偏不信邪,我就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那麼無情。」孫宇笑嘻嘻的說。

孫宇不顧薛珊瑚和司徒樊在場,直接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打火機,點燃以後他就把小小的火焰王邊上靠近。

而且孫宇手裡的打火機的火焰還是對準了司徒魁陰的傷處,讓司徒魁陰下子就寒心了!

「且慢!我有話要說」司徒樊這下是真的妥協了、

如果讓孫宇的這個火焰往司徒魁陰身上的傷口上燒去,司徒樊這才是這的急了。

「你有什麼話就趕緊說,不然你等下就沒有機會啦!」孫宇道。 「我把知道的都告訴你,你放過他怎麼樣?」司徒樊對著孫宇道。

「你覺得現在你還有資格跟我談條件嗎?」孫宇似笑非笑道。

「我現在是沒有資格跟你談條件,不過我也可以什麼都不說,大不了就是死,你什麼都得不到,我覺得你也不想一無所獲吧!」司徒樊一臉認真的對著孫宇說。

他就是覺得孫宇肯定是需要他的情報,所以他才拿這個要挾孫宇,希望孫宇可以放過他們,至少要放過一個人,只有這樣他才會覺得自己說的安心點。

他要是因為怕死而說出家族的情報,那他自己都覺得沒有臉回去見人,還不如死了算啦!

「其實你應該理解錯了,我放不放過你們是看你們的長輩怎麼對付我,而我現在只不過是想要知道一點消息而已,只要你表現的好,我還是會放過你們的。」

「不過你們要是不配合的話,那我就說不準了,所以能不能放過你們還得看你門自己的表現才是。」孫宇很認真的說。

「我憑什麼相信你的話呢?難道就憑你那幾句話我就要相信你嗎?你是不是太天真了?還是說把別人都當傻子呢?」司徒樊一連幾個問號。讓孫宇皺了皺眉頭。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我敢肯定的告訴你,你們兩個人不會或者看見明天的太陽,如果你不信的話可以試試!」孫宇突然發狠道。

他也是被司徒樊給弄的氣樂了,他本來是喜愛那個給他們一個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機會,他真的不想殺害這些跟自己有血緣關係的人。

不過如果他們真的冥頑不靈,一直要跟自己死磕到底,那他不會顧及什麼血緣關係了,惹毛了就算你是至親,照殺不誤。著就是孫宇的想法。

「你真的想一直這樣跟家族僵持下去嗎?」司徒樊突然莫名其妙的問道。

孫宇轉過頭來看著他的眼睛,他想要看看他說這話的目的是什麼,也想要看看能不能從他的眼睛里看出點什麼來。

不過這次司徒樊說的真的一點漏洞也沒有,所以不管孫宇怎麼看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只好作罷。

孫宇什麼也沒有說,就用那一雙空洞有神的墨瞳注視著司徒樊,看的他都有點心虛起來,還好他沒有說假,不然肯定馬上就露餡了。

「你也不用這樣看著我,我看在你這個人還算是將點情義的份上,我再告訴你一個消息,這個消息知道的人很少,整個司徒家族知道的人恐怕也不會超過一隻手的手指!」司徒樊拋出了一個重磅消息,讓孫宇提起了很高的興趣。

究竟是什麼樣的消息竟然不能讓自己的家族知道,只有幾個人知道,著說明這個問題非常的嚴重,絕對不是一個小問題。

「我知道你肯定很好奇,你就不用再裝了,你的眼神已經出賣了你。」司徒樊看著孫宇那依賴你期待的眼神,笑著道。他知道自己終於有讓孫宇動心的砝碼了。

「你就別那麼多廢話了,趕緊說重點吧!」孫宇一臉急切的說道。

「你聽好了,這是一個非常嚴密性的消息,如果泄漏出去會讓司徒家族翻天覆地的。」司徒樊嚴肅道。他說著還看了看站在旁邊的薛珊瑚,那意思再明顯不過了。就是想問問孫宇,薛珊瑚是否可靠。

孫宇也明白他的意思,他看了看薛珊瑚,見薛珊瑚沒有出去的意思,於是道:「沒事的,你說吧!」

「恩,好的!」司徒樊道。

司徒樊整理了一下思緒,這才緩緩的說:「其實族長是想要讓你回去的司徒家族的」

呼,孫宇聽見的第一句話就是這麼隆重,讓他不得不來個深呼吸,「你接著說!」

「族長其實是很愛才的人,只要你是有用的人才,那他都會百般拉攏,而你就更不用說了。」

「自從知道你的情況以後,族長一直都在考慮要如何把你接回去,但是他還要考慮在其他人的感受和事情的嚴重性。」

「其實你不知道,在家族裡面也不是意見統一的,特別是著幾年,自從族長的年齡越來越大,有人已經開始準備奪取族長之位了。」

「現在除了我們兩個,其他被派出來對付你的人應該都是族長的對手派了,而司徒魁陰是還不知道族長的意思。或者應該說是還沒有明白族長的意思。」

「而我也是剛剛才想通這點,要不然我也還不知道族長的意思,因為族長並沒有直接告訴我們,而是在話里加話,直到剛才你說的那句話我才想明白。

「剛才你突然說讓我們試試,而我出來的時候族長也告訴我讓我試試的,他當時沒有直接說試什麼,」

「不過他之前跟大家說過,如果孫宇是個不錯的人才,那就讓大家給請回去,但是有人知道你是個人才之後反而不希望你回去。」

「族長在知道這件事以後又對我們說過,盡量把你活捉回家族,他要親自來處決你,但是後來他有告訴了我門幾個人,讓我門試試把你活著回去。」

「當時我就沒有聽明白他是什麼意思,直到剛才你說讓我們試試的時候我才想起來,族長也這麼跟我們說過,而族長一直都是愛才之人,他跟大家一起說要把你活捉回去,他親自處決。」

「著其實就是想看看能不能把你救下來,因為其他人已經開始對付你,憑你個人的力量是很難度過去的。」

「後來他又單獨告訴了幾個人,讓我們試試把你活捉回去,我當時就在想,他為什麼一句話要說兩次呢?」

「原來他是希望你能回去繼承他的位置,從而不讓家族沒落下去,那個傢伙雖然一直想當族長,但是他一點這方面的能力都沒有,整天就是跟在別人的屁股後面打轉,肯定是別人給他出的注意。」

「如果族長的位置給他,那司徒家族可能就不再是司徒家族了,要變成別人家族的附庸了,而著是族長最不想看見的事情。」

「我猜測你的出現才是族長最高興的,只是他現在還不能表現的太過明顯,不然被逼宮都有可能。」司徒樊一下子說出了司徒家族的秘辛,讓孫宇也是感慨這位族長的偉大。 「故事非常精彩,我很喜歡,你們暫時不會有事,但是要放過你們還是要等,等到我哪天高興了就會放了你們,你們就好好在這裡養傷吧!我有空再來看你們!」孫宇一臉微笑的說。

可是司徒樊看見他的樣子,心裡一下子就急了,因為孫宇的話很有意思,什麼叫做故事很精彩啊?這分明就是不相信的表現啊!

孫宇是真的不相信嗎?還是說他另有想法?也許只有他自己知道,因為他現在的心情也並不平靜。

就比如現在,孫宇跟薛珊瑚一起走在大街上,孫宇是一句話也不說,薛珊瑚也許知道他此刻的心情,所以也沒有出言打擾他的思緒,不過具體他心裡是怎麼想的,薛珊瑚也不知道。

過了許久,孫宇終於從自己的內心世界中醒悟過來,他見薛珊瑚什麼也沒有說,於是道:「你覺得我現在應該怎麼做才好?」

「你沒事吧?」薛珊瑚幾乎是跟孫宇同時問道。

兩人同時看著對方,都露出了甜蜜般的傻笑,「你先說!」

「你先說!」兩人又是同時說出口。

「嘻嘻!沒想到咱倆默契這麼好啊!」薛珊瑚笑著搶先道,她這次沒有等,而是搶著說了,所以沒有出現同樣的問題。

「是啊!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咱倆的默契竟然達到了這麼高的境界,真是有緣啊!」孫宇也是微笑道。

「緣分著中事情真的說不好,也解釋不清楚,說以咱們還是現實點比較好,畢竟緣分是一種看不見也摸不著的東西,順其自然就好,沒有必要強求。」薛珊瑚想了想道。

「咱們不說這個,還是來說說現在你有什麼打算吧!」薛珊瑚繼續道。

「你覺得司徒樊的話有多少是真的?」孫宇問道。

「如果只是單獨看表面,他說的話應該有八成是真的,因為我從他的臉上沒有看見任何躲避的眼神。」

「如果他的演技要是真的很高,那就另當回事了,但是我感覺他的話有很多是真的,但是也有一部分是自己加進去的,那位族長未必就象他說的那樣一心一意。」薛珊瑚一邊想一邊說。

「嗯!我想的也是跟你的差不多,但是我還要驗證一下他說的到底有多少水分,如果他敢騙我,他就真的沒有活下去的必要了。」孫宇霸氣的說。

「我發現你一個問題!」薛珊瑚突然莫名其妙的說。讓孫宇摸不著頭腦。

「什麼問題?」孫宇直接問道。

「我說了你別生氣啊!我感覺你現在說話的口氣就跟那些古裝武俠電視劇裡面的英雄一樣,動不動就是殺啊!死啊!之類的,真的太像了。」薛珊瑚看著孫宇道。

她就想看看孫宇的臉上有什麼變化,可是她註定要失望,孫宇始終都是那一副平靜到可怕的臉色,讓薛珊瑚只能搖頭。

「那你說我最像哪個英雄人物呢?」孫宇突然笑問道。

「額…!這個倒是沒有仔細研究過,還是不要說這些沒用的了,說說你接下來的打算吧!」薛珊瑚尷尬的岔開話題道。

「我要讓他們來找麻煩的人一個都回不去,讓他們知道我的厲害,只有這樣才能保證自己的威懾力,一些小嘍啰才不敢來找麻煩,不然真的麻煩太多了!」 英雄聯盟之兼職主播 孫宇道。

「就像之前那些什麼也不懂的小嘍啰也趕來找我的麻煩,這次我就要用他們的屍體才成就我的威名,讓所有人都能夠對我刮目相看。」

「特別是司徒家的人,更是不能讓他們看扁了,不然麻煩真的回接連不斷。」

「從此以後就只有一下大人物敢來找我的麻煩,其他人只要一提到我,那就是聞風喪膽。我知道這樣做回有什麼後果,但是我不會在乎,因為沒有必要。」孫宇第一次霸氣十足的對人說出心裡話。

這也就是薛珊瑚,如果是換一個人,他肯定不會說的,萬一要是泄**風聲出去,那他可能會惹眾怒。

「你的想法驗證了我剛才的話啊!你不會真的是從武俠世界來的吧?」薛珊瑚突然很想這麼問出來。

不過她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因為那太不現實,說出來也沒有什麼用,就算孫宇真的是,那他肯定也不會承認。

「你這樣的想法是很好,但是要做起來可是非常難啊!」薛珊瑚想了想道。

「首先你的實力還沒有達到那種高度,如果來個很厲害的高手,那你準備怎麼辦?」

「還有就是國家也不會讓你胡來的,只要你一開始做,國家很快就會知道,到時候回一批有一批的戰士,異能者等來圍剿你,那時候你準備怎麼辦?」

「何況你之前還同時得罪了幾個古武世家,他們也不會放任你繼續成長下去的,因為那樣會讓他們失去一部分利益!」薛珊瑚考慮問題還是很周到,畢竟是個大家族出來的人,見識就是不一樣。

「我需要的就是這些,就是需要他們來對付我,只有在不斷增加的壓力下,我才能不斷的成長,因為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沒有那麼多的時間來浪費掉。」

「而且我還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只要我不死,早晚我是要離開地球的,到時候不管是誰要跟我走,實力達不到我的要求,我是不會帶走的,我想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而我不想在地球多呆一分鐘,因為多呆一分鐘那那就是浪費時間,只有離開了這裡,我才能去追求屬於我的人生。」

「我說了這麼多,你應該會明白了很多我的事情了吧!至於不明白的,以後你慢慢就會明白。」

「目前在我心裡,你是最有潛力的人,所以我希望你不要辜負我的期望和栽培,當然你也可以放棄,選擇在這裡平平安安過完一生,但那不是我想要追求的生活,所以我是不會因為任何事或人而停下追逐人生的腳步。」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怪不得以前很多事情都在你的身上無法解釋,現在總算是明白了。」

聽了孫宇的自述,薛珊瑚的心情沉默了,她總算是明白了孫宇的心裡所追逐的是什麼,但是她也開始為自己而擔心。 薛珊瑚看了看孫宇,再想想以前的很多事情都解釋不通的,現在隨著孫宇的自述而簡單明了。

「原來他真的是那種人,那我該怎麼辦呢?一般情況下,這種人前期都是在血雨腥風中度過,如果能夠度過去,那以後的日子肯定是好過。」

「可要是過不去前期的血雨腥風,那就根本沒有以後了,」這是一個進退了兩難的問題,讓薛珊瑚一時間陷入沉默當中。

在現實社會中很難找到一個誓死相隨的人,特別的孫宇這樣的人就更不容易,薛珊瑚之所以考慮,是因為他本身就很喜歡孫宇。

再加上孫宇對她也真的是很用心,可以說她的一切都將會因孫宇而改變,薛珊瑚想了想,始終想不明白。

「既然想不明白就順其自然吧!也許就象電視裡面一樣,修鍊的人是需要各種磨練才能夠成長起來,溫室里的花瓶只要出了門就沒什麼用了。」薛珊瑚心裡想道。

孫宇知道薛珊瑚是個非常聰明的人,這時候有這樣的表現也證實了她的智商不低,所以孫宇也沒有打擾她,讓她好好的思考,不管最終她怎麼決定,孫宇都會尊重她的思想。

畢竟每個人的追求是不一樣的,強扭的瓜不甜,這個道理孫宇還是懂的。

兩人就這樣各自想自己的,一路上再沒有說話,直到他們回到了學校門口,薛珊瑚才來了一句:「不管你要做什麼,要怎麼做,我都會一直陪伴在你身邊,直到永遠。」

「額…!你可要想清楚啊!這可不是開玩笑,這條路有多難走,你可能還不清楚,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走多遠,不過有你的這句話我就心滿意足了。」孫宇一臉誠懇的說道。

「好了,我們不說這個了,還是先去換身衣服吧!著套衣服算是被你給毀了。」薛珊瑚知道這個問題不好討論,於是直接岔開話題,調笑道。

「你看我,真是的,都交往了這麼多天,連件衣服都沒有給你買,真的不是一個稱職的男朋友!」孫宇也笑著道。

「只要你的心在我這裡就好了,其他的都是浮雲,不要管那些繁文縟節,都是那些騙女孩子的人才會用的伎倆,真心是不需要那些的。」薛珊瑚說。

「那你先去換衣服,我換了衣服后再去上課,明天我要陪馬老闆去談生意,到時候肯定又會有事端發生,你就在學校好好找個安靜的地方修練,等我回來后也許回有驚喜。」孫宇神秘的說道。

「有什麼驚喜啊?不能現在說嗎?」薛珊瑚微笑著說。那樣子看起,來非常的迷人,讓孫宇都是一陣搖頭。

「這小娘子是越來越好看了,我都快要被迷住了,這樣下去怎麼行,得想個辦法控制自己才行,不然太明顯了。」孫宇看著薛珊瑚,心裡想道。

「驚喜嘛!如果現在說了就不是驚喜了,只有在關鍵時刻出現才叫驚喜哦!」孫宇調笑道。

「好吧!我就等著看你的驚喜到底有多大!」薛珊瑚似笑非笑道,那樣子讓孫宇頓時就明白自己上當了。

「感情她是認為自己能夠有大驚喜,這要是沒有大的驚喜,也許會讓那個她失望吧!」

「不說了,我們走吧!」薛珊瑚突然挽著孫宇的手臂進入了學校的大門,讓許多人投來羨慕的目光,不過不知道到底是羨慕誰。

傍晚時分,孫宇剛剛放學的時候經過一間辦公室門口,看見一個美女老師正在一臉垂頭上汽的嘆息著。

「這不是王老師嗎?我真的就是個混蛋啊,答應了要來學習的,結果就來過一次,之後就再也沒有來了,一定很讓王老師失望吧!」孫宇心裡自責道。

孫宇來到辦公室門口,裡面還是只有一張老師的辦公桌,然後就是王老師一個人在哪兒不停的嘆氣,也保護在但是發生了什麼。

「咚咚咚」的敲門聲讓正在嘆氣的王老師一下子驚醒,她抬頭一看,竟然是多天不見的孫宇,眼淚嘩嘩的流了出來,怎麼也控制不住。

「你怎麼來了?」王老師含著眼淚問道。聲音里不帶任何的語氣,就是像平常一樣的問,讓孫宇一陣心酸。

他知道王老師肯定是在生他氣,所以才會用這樣的口氣跟他說話,所以他感覺自己真的就是一個混蛋,這麼多天竟然都把這事給忘記了。

「王老師,是不是出什麼事了?」孫宇小心的問道。

「沒事,就是自己無聊胡思亂想了,你最近怎麼樣?好像很少見你來上課,事情很多嗎?」王老師問道。

「最近事情是特別多,所以耽誤了上課,接下來事情回更多,所以可能無法來你這裡學習了,但是請王老師放心,我答應你的事情就一定會儘力的。」孫宇道。

「你不用為難自己的,畢竟你還只是一個學生,以後的路還很長,不要被我的事情給耽誤你自己的前程。」王老師道。

「我沒有關係,你要是有什麼事情就要跟我說,我才能給你解決掉,不然我也不知道從何做起。」孫宇道。

「現在是真的沒事,就是想道了以前的一些事情,所以心情有點不好,不過都已經過去了,以後有什麼事我告訴你,你一定要幫我哦!」王老師擦了擦眼淚,道。

「沒問題,那我先走了,我還有事。」孫宇說完趕緊走,因為他是無法容忍一個美女在自己面前哭的。

孫宇就是對美女的哭沒有任何辦法應對,其他什麼都好辦,就是這個美女的哭聲真的不好辦,哄,他有不會,其他甜言蜜語什麼的更是不會說。

所以他見王老師是真的沒有什麼事,拔腿就跑,再不跑就要尷尬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