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住口!你可認得他是誰?」

老嫗冷喝,雙臂雖然背在身後,但卻憑空浮現一隻銀色大手,把那個顫巍巍的中年人推到了張夜和路雨安面前。

張夜問:「你誰啊?」

「我是,是…我…」

那中年人不是修者,更沒有親歷過這等場面,語塞之下吞吐了半天說不出話。

最後,還是老嫗厲聲道:

「他是同福客棧的掌柜!」

「掌柜?我說你找錯人了吧!這有我們什麼事?」

張夜態度強硬,在這法制不健全的世界,遇到懸案找人頂包的事還是挺多的。

只不過,一旁的路雨安卻是臉色一變,突然想起了什麼,輕輕拉了拉張夜的衣角:

「張夜…」

「雨安別怕!」

「不是,我記起來了…」

路雨安貼過來,耳語道:「這同福客棧,是之前我們住過的那家…」

張夜的神經一下繃緊了。

「就是帶回熙月住的那家…」

張夜喉結動了動,再看向老嫗時,明顯感覺對方嘴角有那麼一絲隱隱的譏諷。

「據這個人說,你們曾經往客棧帶回一個披著斗篷的女孩…」

老嫗的音調提高了,張夜的眼珠開始飄了。

「那一天,恰好有一位重要的殿下失蹤…」

老嫗步步逼近,一張溝壑縱橫的老臉快貼到了張夜的鼻尖。

「這事,你應該知道些什麼吧…拐走三公主的欽犯!」

老嫗凌厲氣勢陡然顯現,旁邊的掌柜直接忍不住趴在地上瑟瑟發抖,張夜則是心一橫,把胸一挺:

「你的話本座一個字也聽不懂!」

「聽不懂沒關係,英雄會剛剛開始,有人在一所宅院發現公主的消息,就傳到老身耳里了…」

張夜一震,老嫗則是怒道:「哼!那幫混吃等死的護衛,為了逃避刑法真是無所不為,公主失蹤那麼久沒找到才敢向上稟報,老身要是早得知此時,哪至於如此…」

張夜忙道:「你們找到她了?」

「你終於承認了?!」

「少廢話,我就問你熙月現在何處!」

老嫗一揮袖子:「大膽狂賊,事到如今,還敢直呼公主名諱!」

張夜也是一怒:「你哪來這麼多事!我是她哥哥,叫熙月怎麼了!」

「好啊…」老嫗一怔,都氣笑了,「還敢自稱皇子!秋後的螞蚱,殊不知徒逞口舌只會讓你死得更難看!」

張夜擼起袖子,正要繼續說話,場下卻突然沸騰了。

本來場上這幾個人磨嘰半天,人們都在開始罵娘,此刻卻因為一隊威儀感十足的人馬的到來,而開始歡呼雀躍。

「熙月公主!熙月公主來了!」

「天啊,是真的!帝國明珠真的出現了!」

「公主是知道我等在英雄會受驚,故意在戰後前來安撫我們的嗎…」

「公主真是太善良了!」

「公主太體貼了!」

「公主千歲!」

場下,數萬人整齊劃一地分出了一條寬闊的道路,兩隊荷裝重甲的護衛迅速入場,足足兩百人組成兩道嚴密的防線。

這樣的防線內,在另外數百護衛的簇擁下,有一頭雪白的高頭大馬皮毛都快發光了,一步步穩健而優雅,額頭一根如玉的獨角充滿神聖氣息。

而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地鎖定了馬上那名小女孩。

她此時一身的銀色長裙,把白皙的皮膚襯托的越發光彩照人,頭頂那盞小小的銀冠,也昭示了她身份的無比高貴,再加上那精緻可愛的面容,烏黑飄逸的長發,裙擺下若隱若現的光潔腳踝…

「熙月…」

連張夜都看呆了,現在的熙月,的確如同一顆燦爛的明珠。 數萬人的心都融化了。

「為何我的眼裡有淚水…」

「我感覺好幸福…」

「我有一種感覺,剛剛要是公主在,我能殺掉印紅塵…」

「熙月公主!」

「熙月公主!」

不知誰起的頭,整齊的聲音震耳欲聾,眾多修者發自肺腑地齊聲吶喊,導致大地重新開始顫抖。

「那個…大家聽得到嗎…」

柔軟的仙音響起,白馬上的公主小心地擺弄了一下胸前紐扣大的傳音靈器。

「聽得到——」

數萬人齊聲高呼,這軟糯輕柔的聲音,又惹來一陣沸騰。

「對不起,因為各種原因來晚了…」

熙月語氣帶著誠懇歉意,場下頓時各種七嘴八舌。

「熙月公主怎麼能道歉!」

「對,公主殿下沒有錯!」

「錯的是我們,不該來太早!」

「熙月公主對不起!」

「居然讓公主殿下內疚,我該死啊…」

張夜和路雨安聽著,只能覺得這些人真是沒救了。

而聽到這些回應,熙月則是輕呼一口氣:「謝謝大家沒有怪我。」

隨後,甜甜的笑容像和煦的春風拂過了數萬人的心房。

「奇怪,我心中陰霾一去不復返…」

「我第一次覺得世界其實萬般美妙…」

「熙月公主要是能直面老夫笑一次,老夫死而無憾啊!」

「公主剛剛朝這邊看我了!」

「放屁,公主看的是我!」

熙月公主的人氣非同凡響,場下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英雄會真正的高潮似乎此時才來臨,密密麻麻數萬雙手都高高朝著熙月公主的方向舉著,眾星捧月一般想要沐浴來自公主的治癒。

隊伍緩緩前行,熙月搖著小手左顧右盼為她的子民打招呼,直到她可以看到場上那熟悉的兩道身影時,眼睛頓時一陣閃亮,「嘿呀」一個翻身要下馬。

「公主!」

一個護衛慌的要死,馬上上前。

之前因為公主失蹤的事再也藏不住,他們這幫人的一二把手全部被老嫗捏成灰灰,現在對待公主簡直不敢有任何懈怠。

「啊!」

但是,不巧的是,他一個沒接穩,熙月下馬時還是稍微崴了一下腳,纖細的眉毛忍不住輕輕一皺。

護衛的心咯噔一下:「公主小心!沒事吧?」

熙月抿了抿嘴,抬頭輕笑道:「嗯,我沒事…」

「公主…」

笑容讓護衛陷入短暫的沉醉,但隨即無數道寒意卻像鋼針扎在他背後,讓他不禁一個哆嗦緩緩抱住了肩膀。

「何人…」

護衛轉頭望去,卻驚恐地發現那是一道道冰冷的視線。

「喂小子,你剛剛讓公主受傷了吧…」

「畜牲!你還有什麼資格守護公主!」

「公主剛剛對你笑了吧…」

「可惡,連公主的小腳都保護不了,不如讓我來!」

「我說,公主剛剛的確對你笑了吧…」

護衛被盯得背脊發毛,瞬間轉身站得筆直,再不敢往後看。

而熙月下馬後,雖然依然在揮手致意,但明顯腳步有些急促,眼睛也一直在往場上看。

只不過,在人們眼中,這些都被自動忽略,他們看到的是,一位公主放下身段,主動下馬來跟她的子民親切互動。

「如此親民的公主,是我雲漢帝國的福氣!」

「嗚嗚,公主如此熱愛子民,我好感動啊…」

「我也感動,作為子民之一,公主愛子民就是愛我啊。」

有人丟出一套完美的邏輯,讓人們頓時面面相覷,隨後爆發了愛的爭奪。

「這麼說來,公主離我要近些,她應該更愛我…」

「滾開,哈哈,現在是老夫近一些了!」

「你不要臉,讓開!」

「公主愛的是我!」

「是我!」

在愛的星星之火蔓延時,熙月已經離場上只有幾步之遙,看著那兩張溫柔的面孔,歡喜之下,雙手提起銀色的裙擺,直接跑了起來。

玲瓏的小腳如蜻蜓點水,無數人感慨,熙月公主一靜一動都是那麼美好。

場上老嫗見到這情況,馬上單膝跪地,同時銀色大手一把捏住了張夜和路雨安,怒喝道:

「爾等亂賊見公主還不跪下!」

「老妖婆!」

張夜一邊為路雨安召出明鎧,一邊承受突然的劇痛。

只不過,老嫗話音剛落,熙月已經來到這裡,開口就讓她懵了。

「皇甫婆婆你在做什麼,還不快放開!」

老嫗眼睛一瞪,眼前的熙月撅著小嘴,拳頭微微捏起,那表情竟然在生氣!

雖然這些年不常接觸熙月,但從前的日子裡,她還從沒看過熙月生氣的樣子,尤其是對她。

「公主,這兩人是…」

「婆婆你放開!」

熙月急得跺腳,看看張夜又看看路雨安,眸子充滿擔心。

熙月胸前的傳音靈器還在,無數人一看老嫗居然把帝國明珠都逼急了,頓時民怨滔天,也顧不得老嫗什麼角色,紛紛叫喊起來。

「老太婆你找死啊!」

「妖婆你沒聽到熙月公主的話嗎!」

一時間,老嫗步了之前那護衛的後塵,可謂千夫所指。

「都給我閉嘴!」

老嫗臉色變了又變,一嗓子隱約震散了低空中幾片薄雲,許多人這才冷靜下來,重新回憶起老嫗的恐怖手段,理智地閉嘴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