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住口!」聞天柯呵斥。

「父親!」聞冰暴喝。

「逆女!給我滾!」聞天柯暴怒,突然一甩袖子,一股股玄妙的波動出現,席捲了聞冰,將之丟出了宮殿,而後布下了一層結界,防止聞冰再進來。

「好狠啊!」楊羽嘆息。

「你到底答應不答應?」聞天柯面色一寒,玄神強者獨有的氣息發出,朝著楊羽狠狠地壓迫,大有楊羽不答應,就就地格殺楊羽的趨勢。

「蔣昊,你們真是好算計!」楊羽嘿嘿笑起來。

「兄弟,我是為你好啊!」到這個時候,蔣昊還做出為楊羽著想的樣子,「布茲那個凶人,不是什麼好鳥,兄弟和他一道,早晚被他害死,還是加入蔣家吧!」

「到這個時候,我還能說不嗎?」

在聞天柯的壓制之下,楊羽全身骨骼爆響,而後嘴角流血,很狼狽。

「這不就結了?」

蔣昊朝聞天柯擺手,示意他收起力量。而後,他走到楊羽面前,拍了拍楊羽的肩膀。道:「兄弟是個識時務的人,將來前途不可限量啊!」

這個時候。聞天柯將力量收起來,從旁邊打量楊羽。

然而,就在此時,一臉苦笑的楊羽,突然出手了。

「寂滅指,殺!」

楊羽暴喝的同時,伸手一點,一截黑亮的手指突然出現。爆發出璀璨的光芒,直接點在蔣昊的腦袋之上。

這半截手指有一米長,大腿粗細,上面黑色魔紋閃亮,無疑是最強的一擊。

恐怖的氣息,聚集了楊羽身上大部分的能量,是必殺一擊。

「轟!」

寂滅指落下,蔣昊的腦袋突然爆開,腦漿混合血液,四處飛濺。濺了楊羽一身,他並沒有恐懼,而是露出嗜血的笑容。


蓄勢已久的一擊。得逞了。

蔣昊的靈魂迷茫,剛才楊羽不是已經同意了嗎?怎麼會突然對他出手了?

然而片刻間,他就明白了,該死的,原來楊羽同意加入蔣家,是為了讓他失去防備,從而實施必殺一擊。

明白了這點,他立刻靈魂遁逃。

然而,已經晚了。

「滋滋滋!」

一掌雷網將其靈魂籠罩。而後一隻大手探來,將其靈魂封印。之後就聽到蔣昊傳來痛苦的嚎叫,很快被楊羽煉化了。

「你……你……」聞天柯反應過來。手指哆嗦的指著楊羽,一臉的不可置信。

楊羽越級挑戰能擊殺玄神,這麼近的距離,蔣昊只是真神巔峰,加上他並沒有防備之心,竟然瞬間被楊羽斬殺。

「哈哈!」楊羽大笑。

不可一世的蔣昊,還不是被他給殺了?

「你殺了蔣昊?你竟然殺了蔣昊?」聞天柯不可置信,「蔣家不會饒過你的,你會被蔣家追殺到天涯海角的!」

楊羽成了苦笑。

聞天柯會放過他嗎?不可能的。

聞天柯已經投靠了蔣家,如今,蔣昊在天戮神國被楊羽斬殺,蔣家肯定會追究聞天柯的責任。

畢竟,蔣昊出自蔣家。

現在,蔣昊出了事,蔣家不可能偃旗息鼓,不聞不問的。

肯定要找倒殺人兇手,就是楊羽自己了。

本來以為,有布茲作為後盾,聞天柯肯定不會亂來,但千算萬算,還是沒有算到聞天柯率領天戮神國加入蔣家這一點。

失策啊失策。

楊羽苦笑,他後悔,為何要來天戮神國?

他後悔,當初不該讓布茲輕易離開,讓他自己陷入絕境。

這個時候,聞天柯為了保住自己地位,會做些什麼,楊羽拿腳趾頭都能想出來。

他提起全身的力氣,準備防備硬拼了,就算不可能成功,臨死也要拉著聞天柯墊背,大不了拚死自爆。

「不行,我要殺了你,否則蔣家不會繞過我的!」

聞天柯瘋狂了,全身氣息盡數散發出來,鋪天蓋地的壓力,以楊羽為突破點,全力壓迫過去,一定要殺楊羽。

「啪啪!」

在聞天柯還未出手的時候,楊羽全身的骨骼發出爆響,盡數碎裂,若非意志支撐,他早就成了爛泥。

這個時候,他果斷的壓縮丹田氣海,準備自爆了。

若是不自爆,等聞天柯出手,他連自爆的機會都沒有了。

「噗噗!」

楊羽內臟碎裂,筋脈全部爆開,鮮血飛濺,染紅了衣服,就連頭骨都破碎了,全身上下二百零六根骨骼,沒有一根是完好的。

真的沒有任何生還希望了,實力相差太大了。

「聞天柯,我要和你同歸於盡!」

楊羽爆喊,而後自爆了。

「轟!」

然而,在這個時候,一股令人心顫的力量,自楊羽體內散發出來,席捲了這片天地之間,而後萬物皆靜。

「老兄,你***終於出現了,老子發誓,我想死你了!」

感受著熟悉的氣息,楊羽感動的快哭了,這一刻,神秘空間和他的靈魂重新建立了聯繫,熟悉的氣息,遍布了全身。(未完待續)

… 「這……」

聞天柯全身轟然一震,一股極度危險的感覺降臨心頭,很強烈。


「這是……這是什麼力量?」

這一刻,聞天柯徹底傻臉了,這麼強大的力量,若隱若現,但僅僅是泄露出來的一絲,就能讓他粉身碎骨,形神俱滅。

就算在面對布茲的時候,他心裡也沒有如此害怕過。

「老兄!」

楊羽很激動,眼眶突然○∽wan○∽書○∽ロ巴,∷anshub★a.發熱,竟然流出了血淚。

這血淚的流出,是因為感動,也是因為剛才聞天柯的壓迫,他殺了蔣昊,等於斷絕了聞天柯的後路,讓聞天柯徹底的和蔣家決裂。

將來面對布茲的報復,他根本不可能承受下來。

所以,他出手對楊羽全力壓迫,若非楊羽神體強度遠勝一般真神巔峰武者的話,那麼這一刻,楊羽已經徹底死了。

「轟!」

這股力量出現,而後席捲了整個天戮神國的國都,致使整個國都都開始震顫,頃刻間,宮殿倒坍,成為一片廢墟,很多武者喪生。

國都之中,但凡境界低於真神的武者,全部喪生,就連很多真神也都被波及。

與此同時,連帶著宮殿外面聞天柯設下的禁制,也被完全毀滅。

這股力量出現的很快,但消失的也很快。

一片廢墟之中,楊羽和聞天柯一併站著,但表情絕對不同。

面前的虛空一陣波動,一股靈魂由虛化實,漸漸地凝練出來。這人以神魂凝練出來,有著一張中年人的面孔。

這是一張很有魅力的臉。臉上滿是傲然,帶著俯視眾生的睥睨之感。

「媽的。憋死老夫了!」


這人一出現,語出驚人,爆出了髒話,似乎很讓人-大跌眼鏡。

「咦?」

楊羽擦乾血淚,看向那突然出現的中年人,深色極為怪異。

沒錯,這人正是雲衡,不過,依然不是那種老者模樣。而是如今的中年模樣,似乎變得更加年輕了。

「爽啊,三年多的時間,老夫竟然到了那個境界的巔峰,嘖嘖,這神秘空間當真是好東西啊!」雲衡嘖嘖稱奇。

「媽的,返老還童了嗎?」楊羽不解。

這也太奇怪了,這老傢伙竟然如此變︶態,三年多。已經到了那個境界的巔峰,那個境界,自然是始神境。

「你小子,貌似混的不咋樣啊!」雲衡深色怪異。「都被人欺負到頭上了,看來沒老子的日子裡,你過得很不順!」

楊羽實在無語。這傢伙一出現,就開始奚落他。真是讓他很不爽。

「你老兄終於出現了!」楊羽神情興奮,他激動的道:「你要是再不出現。就永遠見不到我了,你出現的太及時了。」

「老兄?」

雲衡一愣,「幾年不見,我的輩分又跌落了,嘿嘿,原來偶爾還承認我是你師傅,現在倒好,直接叫我老兄了。」

「叫老兄親切啊!」楊羽道:「我很想你,比想念親兄弟還想,叫你老兄說明咱們關係不一般,這不是親切么?」

「你這混蛋,真不要臉。」雲衡翻白眼,而後無奈道:「要是我幾十年幾百年不出現,我是不是就成你的徒弟了?」

不過,雲衡聽出了楊羽的意思,果然是很想他。

「噗嗤!」

他一指點出,一股魂力射入楊羽眉心,開始補充楊羽的靈魂之力,而且,就連楊羽體內的傷勢,也飛快的恢復著。

這等逆天的手段,也只有雲衡能有了。

「嘿嘿,不會不會。」楊羽心虛的怪笑。

以雲衡的脾氣,自然不會眼看楊羽吃虧,所以,在雲衡真正出來之後,楊羽便不著急了,自然不會讓他委屈了。

雲衡的出現,讓聞天柯失神,心裡懼怕。

這突然出現的中年人,身上雖然沒有暴露出多大的力量,但卻讓他心裡狂跳,就連逃命的勇氣都有。

他知道,逃命只能死的更快。

然而,雲衡再度歸來之後,並沒有理他,而是和楊羽調侃。

這不禁讓他不解,他們究竟是什麼關係?

楊羽怎麼會認識這種強者?

早知道楊羽有這麼強大的靠山,他吃飽撐的也不會去殺楊羽啊,這簡直壽星公上吊,閑命長啊。

他有感覺,這人絕不是玄神巔峰,也不是半步虛神。

而是真正的虛神。

聞天柯曾和布茲交戰,並且成功逃脫,自然知道半步虛神是什麼層次的力量,這面前的中年人,實力絕對是虛神。

到這時,他心裡泛起濃濃的後悔之意,額頭上冷汗直流。

「我恨啊!」聞天柯內心苦澀,想起聞冰的話,他很後悔,後悔沒有聽從聞冰的建議,「冰兒是對的,我為何沒有聽冰兒的話?」

他的一意孤行,讓天戮神國陷入絕境。

「前輩!」


聞天柯突然叫道。

他不準備等死了,這種等待死亡煎熬的滋味很不好受,該面對的,始終要去面對,多是躲不過的。

「閉嘴!」

雲衡突然暴喝,而後隔空甩手,一個響亮的耳光立刻想起,格外刺耳,瞬間后,聞天柯臉上出現一個鮮紅的巴掌印。

「前輩,容我解釋啊!」聞天柯懼怕,低聲辯解。

「啪!」

雲衡再度甩手,又是一個耳光響起,直接把聞天柯扇飛,連門牙都掉了幾個,口中更是冒出大量血沫。

「老子讓你說話了嗎?」雲衡冷哼,很霸氣,「在我沒有讓你開口之前,你再敢說一個字,死!」

「嘿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