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以投資者的身份出現嗎?」顧勛若有所思的說道。

我點了點頭,「沒錯,這樣的話,手續應該能夠減少一些,我們要儘快讓亞瑟出現在米家人的視野當中!今天我們去米蘭家的時候,還在那裡碰到了關峰,現在他已經像三年前,出入顧家老宅那樣出入米家了!」

「這個人還真是陰魂不散。」顧勛臉色陰沉的說道:「總有一天,我會讓他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我相信顧勛有這個決心和實力,但現在並不是說這些事的時候。

「你快幫我們參考一下,以投資者或者合作者的身份出現可不可行?」我趕忙將顧勛的思緒拉回來,晃著他的手臂連聲問道。

顧勛想了想之後說道:「應該還是可以操作的。在國內顧氏集團還是有一定分量的存在,雖說米家對我們的印象不好,但這並不能抹殺了顧氏集團的地位。有我們出面的話,亞瑟一定會更快的融入到這個圈子裡,而且程序上也不會那麼麻煩。」

「既然這樣的話,那最好!」我放心的說道。

「不過我們也要抓緊時間了。」顧勛的神色卻並不是那樣樂觀:「你也說過今天關峰出現在了米蘭家,他知道米蘭本就不喜歡他,如今看到你出現在米蘭家裡,肯定會有所警覺,如果他抓緊時間儘快定下和米蘭之間的聯姻的話,那米蘭的立場就很被動了!」

聽顧勛這樣一分析,我才認識到危機來得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快。不過好在亞瑟那邊已經行動了起來。

我把亞瑟已經和家人商定好的結果告訴了顧勛,並且和他說了亞瑟到現在居然沒有一個想做的項目的事。

「明明是他自己的事,居然這樣不上心,居然還說做什麼都無所謂。沒有前景的話米家人怎麼可能會看得上他?」我有些氣惱的說道:「他到底有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顧勛聽了,反倒露出一副十分感興趣的神色:「如果他沒有項目的話,豈不是更好?」

我好奇的看向顧勛:「這話怎麼說?」沒有項目就意味著計劃將要拖慢,在時間緊迫的現在簡直是一場災難!可到顧勛這裡怎麼還變成了好事?

顧勛沖著我神秘一笑:「蒂迦羅!」

聽顧勛提起這個名字,我眼中一亮:「你是說可以趁此機會,把蒂迦羅發展起來?」

「不止是蒂迦羅,我們可以做全套!我想把粉竹公司和蒂迦羅合併,做成一個從服裝到首飾的奢侈品牌。」顧勛得意的笑了笑:「現在中國市場哪裡面最好賺錢?當然是愛美的女人手裡!」

的確,為了美,她們可以付出任何代價!想想往臉上動刀子,或者給自己注射奇怪的東西我都不寒而慄,因為我自己不需要,因此也無法理解她們這種行為。

「可是這樣操作真的可行嗎?」我好奇地問顧勛。

「完全沒有問題!」顧勛自信的說道:「之前只是把計劃擱置了下來。而且我又缺少流動資金,不能直接從顧氏集團里撥款,這才遲遲沒有發現。而現在有了亞瑟這樣一個移動金庫,他又不在意來中國到底做什麼生意,我們何不趁此機會把原本的計劃實施了?」

顧勛的話讓我也有些意動,不過我心裡還是有些疑問:「可這樣的話,公司交給誰來打理?你手下還有這樣的人嗎?」

「孔菲啊!」顧勛毫不猶豫的說道:「別看她是一個女人,但是孔菲在這方面真的很有天賦!之前是為了防止暴露實力,這才讓孔菲只待在粉竹公司,她實際的能力遠不止如此。」

「那她居然也甘願埋沒自己的才能?」我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顧勛,在這個跳槽如家常便飯一般的社會,孔菲是因為什麼才肯屈居一隅的呢?不會是被顧勛的美色迷惑了吧?

我看著顧勛英俊的側顏,忍不住胡思亂想。

御魂者傳奇 而這時顧勛已經給了我解釋:「我曾經幫助過孔菲的弟弟,她也算是為了報恩才願意接手粉竹公司。」

原來是這樣,果然是我想多了!我在內心唾棄自己,顧勛接著說道:「而且我給她的薪水也很豐厚,雖然是副總,但乾的卻是總裁的工作,她的工資都要比別人多出一些,全是對她超額完成工作的補償!」

我想起sam曾和我說過,在孔菲的領導下粉竹公司的業績上升了許多,果然,顧勛挑選的人都不是一般人嗎?

解決了我能想到的疑惑,暫時我也沒有其他的想法了。現在唯一讓人感到操心的,就是亞瑟在中國的投資多少錢的問題。哦,還有要做奢侈品行業的事還沒告訴亞瑟呢!

威廉不知道出去做什麼了,亞瑟剛才接了個電話,差不多同一時間凱瑟琳的手機也響了起來,兄妹兩個人都跑出去接電話了。等我回過神之後,發現這個病房裡只剩下我和顧勛。

雖然在醫院裡我們經常兩個人在一起,可這樣的時光怎麼也相處不夠!如果顧勛的腿徹底痊癒那就更好了!我真不住有些貪心。可顧勛痊癒的時候,我們忙於工作反而沒有這樣悠閑的時光。

關於米蘭的一系列事告一段落,今天沒能一直陪在顧勛身邊,我還感覺到有些不適應。

我在病床旁邊,伸手為他按摩腿部,輕聲問道:「今天感覺怎麼樣?威廉好好的陪你去做復健了嗎?」

顧勛笑著點了點頭:「威廉那樣細緻的人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安若,我恢復的很好,很快我就可以站起來,兌現我給你的承諾了!」

我笑著看像顧勛,撫上他的臉頰輕聲說道:「我一直都相信你!雖然也許時間會有些晚,但你絕對不會騙我!」

「時間也不會晚的!」顧勛倔強的說道。

我不禁失笑:「你忘了你在英國還有個兒子么?現在咱們結婚,可希澤怎麼辦?國內事情都還沒有解決,你忍心把他扔下?你捨得我可捨不得!」 看著有些懊惱的顧勛,我笑著停下手中的動作,依偎進他懷裡。

「其實有你這句話對我而言就足夠了。結婚也不過是個形式,我們只要知道彼此屬於自己就可以了。」我輕聲說道。頭靠著顧勛的胸口,聽著他有力的心跳,我感覺整個人都安寧下來。

顧勛嘆了口氣:「安若,我想要給你最好的!你受了那麼對苦,我說過要把你以後的日子變得甜蜜。可我似乎食言了。」

我抬起頭看向顧勛,在他黯然的神色中坐起身對顧勛輕聲說道:「顧勛,只要能每天都看見你,與我而言已經是天大的幸福!自從和你在一起后,我每天都很開心,所以你不要胡思亂想,你已經給了我最好的幸福!」

「可還是因為我的能力不足讓你受到了傷害。」顧勛看著我的腿,眼中劃過心疼。

提起那場讓人心有餘悸的車禍,我笑了笑晃晃已經好的差不多的右腿,故作輕鬆的對顧勛說道:「怎麼會?如果不是你全力保護我,我怎麼可能只受了這麼點傷?還害得你差點站不起來,我都要愧疚死了!好在我們現在都沒什麼大礙,否則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安若!」顧勛呼喚著我的名字,眼中滿滿的都是寵溺。

我笑著回應他,不由自主的向顧勛靠近,想要去親吻他的嘴唇。

就在我們兩個的嘴唇將要碰觸上的時候,病房的門突然被推開!

「哥,你居然有喜歡的女人了!」凱瑟琳興奮的聲音傳來,彷彿亞瑟有喜歡的女人是一件多麼稀奇的事!

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了我和顧勛之間的旖旎氣氛,我乾咳了一聲迅速坐直身體,彷彿剛才想要親吻顧勛的人根本不是我。

我和顧勛之間的互動也被進入病房的凱瑟琳和亞瑟看在眼裡,凱瑟琳不好意思的訕笑道:「額,我是不是幹了什麼不該乾的事?」

被打斷了親吻的顧勛臉色難看的看著凱瑟琳,心中的不滿顯而易見。

亞瑟維護妹妹的本能又跳了出來。還不等顧勛開口,他便率先說道:「醫院好歹也是公共場合,在大庭廣眾之下過於親密好像不符合你們的價值觀。所以這種事怪不得凱瑟琳!」

「……」這個妹控,我們還什麼都沒說呢!

我和顧勛對視一眼,都懶得在這個問題上搭理亞瑟。事關凱瑟琳,在亞瑟面前只要涉及到他的寶貝妹妹,亞瑟就會瞬間變得無理攪三分,需要水平堪比三寸不爛之舌!

「行了,我們也沒有責怪凱瑟琳的意思,你不要自己腦補!」和亞瑟相處的多了,我發現他冷硬的外表只是給外人看的。我們因為凱瑟琳的關係,很榮幸的被亞瑟劃為自己人,因此和亞瑟在一起時,他的態度也比較隨意。因此我才能用這種朋友之間的說話方式和他交流。

當然,這個自己人中不包括威廉!

一切試圖搶奪他妹妹的人都是狼子野心!更何況威廉還成功了!

此刻聽我這樣說,凱瑟琳反而覺得不好意思起來。「啊,畢竟我沒有事先敲門,還是有一定責任的。不過哥,我這都是被你嚇得!」凱瑟琳開口說道,將鍋往亞瑟身上甩。

亞瑟一臉震驚的看著凱瑟琳,「為什麼是我的錯?」

「當然了!」凱瑟琳叉著腰一副嬌蠻的樣子,當然她只有在面對自己的哥哥時才會這樣不講理:「還不是因為你之前一直不肯告訴我自己究竟去幹了什麼!你要是告訴我,我至於震驚的回不過神,連敲門這種基本禮儀都忘了么?」

凱瑟琳氣呼呼的說道,她還是很在意剛才亞瑟一直逗她不肯告訴她真相的事!

面對妹妹的胡攪蠻纏,妹控亞瑟無條件投降:「都是哥哥的錯,以後一定不這樣了!」

我笑著看向他們兄妹二人鬥嘴,忍不住問凱瑟琳:「你都知道了?」

凱瑟琳氣憤的點了點頭:「沒錯沒錯!我母親給我打電話我才知道!她以為我和哥哥同在中國,會對哥哥喜歡的人有所了解!可是這個混蛋哥哥居然一點口風都不漏,害得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我忍不住失笑,亞瑟隱瞞的初衷是不想讓凱瑟琳擔心,沒想到事情暴露之後凱瑟琳一點都不領情!現如今亞瑟的神情也十分尷尬。他早該想到既然母親知道了,以她的性格保證會給凱瑟琳打電話!

虧得自己居然還利用這件事逗凱瑟琳,讓她圍著自己團團轉,現在好了,妹妹生氣了!亞瑟像打蔫的茄子,耷拉著腦袋不說話。

可凱瑟琳現在已經不想從他那裡獲得情報了!得知我也知道事情的真相,凱瑟琳興奮的拉著我的手,大眼睛閃閃發光:「安若快告訴我!對方是和什麼樣的女人?是不是很漂亮?叫什麼名字?她也喜歡我哥哥么?」

凱瑟琳一連串的問題我都不知道從何答起,看了眼亞瑟,見他沒有反駁的意思,我才開口回答凱瑟琳:「她叫米蘭,就是顧勛手術那天等在手術室外的那個女人。她人倒是不錯,只不過現在貌似並不喜歡你哥哥。」

凱瑟琳瞬間瞪大了眼睛,看看我又看看顧勛,小心翼翼的開口:「我聽說她之前喜歡顧勛的啊!」至於聽誰說的自然不言而喻。

我坦然的點了點頭:「這已經是過去的事了。現在她家裡人逼著她聯姻,今天你哥哥就是和我一起去看看米蘭的情況。」

「原來是這樣,」凱瑟琳點了點頭,「怪不得我母親說家裡要在中國開設分部,原來是為了幫哥哥追女孩子!」

凱瑟琳忍不住低笑幾聲:「那這樣我就可以在中國多待些日子!」

「怎麼樣?中國也不錯吧?」我笑著問凱瑟琳,凱瑟琳趕忙點頭,目光中滿是憧憬的說道:「威廉答應過要帶我去大熊貓基地看熊貓!這種可愛的生物居然有一個基地!想想都覺得很開心!」

的確,凱瑟琳對可愛的事物基本上沒有什麼抵抗力,去看大熊貓對她而言的確是一個可以讓她開心半個月的事情!

「那麼,亞瑟你有沒有興趣投資奢侈品行業呢?」顧勛在這時開口問亞瑟:「我手中正好有基礎,只要你的資金注入就可以了!」 說起這些,商業上的事,顧勛顯然比我懂得的多。

只見顧勛看著亞瑟,聲音平緩的說道:「現在國內沒有什麼出名的珠寶首飾,我手下經營著一家名叫蒂迦羅的公司,在這方面也算是小有成就,只不過這個公司現在沒有掛在我的名下而已,既然你要在中國開拓市場,而且又說了做什麼都無所謂,那麼我想和你進行合作。」

聞言亞瑟挑了挑眉,臉色嚴肅的說道:「你那個蒂迦羅現在在國內是什麼地?」

「比較小眾,但質量有保證,也有一批穩定的顧客。只是一直沒有進行推廣,擴大規模而已。」

亞瑟抬手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說道:「不是,我不看好中國的珠寶行業,只是在這方面,不只是有製作品質就可以撐起一片天地。更重要的是沒有時尚元素的話,很難跟得上潮流發展。如果想要擴大發展的話,保持現狀註定就會被淘汰。」

顧勛點了點頭,十分認同亞瑟的觀點,顯然他也知道國內在這方面的弊端,「所以我才把合作者選為從歐洲遠道而來的你。這件事不只是在幫我們自己,更是幫你在中國開拓自己的一番天地。」

聽了顧勛的話,亞瑟顯得不以為然:「就算沒有你們的幫助,以我自己也能開創一番事業。」

「你當然有能力在這裡打開市場,我也相信你能夠比一般人做的都要出色。」顧勛笑笑,頗為自信的看著亞瑟說道:「只是你現在很趕時間不是嗎?現在你急著想要抱得美人歸,哪有多餘的時間和精力慢慢發展公司。」

亞瑟聽了顧勛的話沉默了下來,顯然他也很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雖然嘴上在逞強,但事實擺在面前讓他不得不承認,這裡不是他的地盤,想要做事總會有這樣那樣的限制。換做以前,他還耗得起時間和精力,可現在現實根本不給他這樣的機會。

「所以說,投資我們只是互利互惠,」我同顧勛一起勸說亞瑟:「我們給你搭好跳板,讓你藉助我們的實力一躍走入米蘭家人的視線中。而反過來,你幫助我和顧勛鞏固自己的實力,相信這些天下來,我們的處境你應該也有所了解。我們想要活得更自在些,總要手中有些籌碼才行。」

亞瑟終於點了點頭:「你們說的沒錯,現在著急的人確實是我。不過我精力有限,在這裡只負責資金注入,剩下一切交給你們打理,沒問題吧?」

「當然沒有問題!」我回答道:「而且看情況,我們想把一家服裝公司與蒂迦羅合併,這家服裝公司在我名下,二者合併之後一定會爆發出巨大的活力。而在這種情況下,兩個之前並不算出眾的產業在你的資助之下蓬勃發展,這就足夠你在米蘭家人面前展示實力的吧?」

凱瑟琳在一旁聽得似懂非懂,想了想后,對亞瑟開口說道:「哥,好像真的是這樣哎!」

亞瑟無奈的摸了摸凱瑟琳的頭:「傻丫頭,怎麼別人說什麼你都信?」

凱瑟琳不滿的拍掉亞瑟的手,嫌棄的看著亞瑟說道:「你都把我髮型弄亂了!而且我哪有別人說什麼都信,明明安若他們說的很有道理啊!」

亞瑟無奈的嘆息了一聲:「我這個妹妹真是一點兒經商的天賦都沒用。」

的確,以凱瑟林的性格在商場上一定會吃大虧。不過看得出她的家人也很嬌寵她,有了亞瑟這樣一個繼承人,給凱瑟琳的人生規劃便是讓她能夠自由自在的生活。

而凱瑟琳對於經商也提不起絲毫興趣,她現在感興趣的是繪畫,而且據說也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好吧,我承認你們的說法的確打動了我!」亞瑟無奈的開口說道,「但既然是合作,雖說我不是那麼太在意利益,可是總要對我的家族有所交代,讓我投資你們可以,但你們儘快要交出企劃,這樣我才能向英國那邊申請啟動資金。」

我在心中默默鬆了口氣,亞瑟對於這件事終究是沒有什麼排斥,這樣下來,我們既可以幫到亞瑟和米蘭,又可以為自身贏得發展。

既然已經確定了發展方向,我們當即便開始展開行動。

顧勛很早以前便有合併蒂迦羅和粉竹公司的想法,而且顯然他也曾和兩個公司的負責人交代過,因此現在正式實施時,顧勛只是分別給他們打了個電話,連讓他們來醫院當面親自吩咐的打算都沒有。

而亞瑟那邊也是雷厲風行,直接就轉身離開了病房開始撥打各種電話。

這個時候,兩個人倒是出奇的相像,涉及到生意場上的事,總是十分精明。

凱瑟琳顯然也在那裡發獃,雖然一直知道自家哥哥工作起來動作極快,但沒想到三言兩語間,自家真的要在這樣一個大國里開拓市場!

看著呆立在那裡的凱瑟琳,我笑著問她:「怎麼只有你自己一個人,威廉呢?」

提起威廉,凱瑟琳的臉上立馬綻放出了笑容:「我說想吃提拉米蘇,威廉便立刻出去給我買了。」

「看得出你們的感情很好!」我對凱瑟琳笑了笑,溫聲說道:「這些日子總要你們往醫院跑,你們肯定也感到很不適應吧,給你和威廉添麻煩了。」

凱瑟琳趕忙擺手說道:「不會不會!如果不是你們幫我,我和威廉怎麼能走到今天這一步?」

說著凱瑟琳摸了摸耳朵,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再說,我出面讓哥哥幫你們找安德烈醫生的事,威廉知道以後對我改觀了很多。我想要是沒有這件事,我和威廉恐怕還要有很多波折呢,某種程度來說,我也要謝謝你們。」

我無奈的笑了笑,凱瑟琳說的是事實,說起來我們還應該感謝凱瑟琳,她根本就不用以這樣一副利用了我們的不安神色來面對這件事。

「不過我和顧勛也不會再拖累威廉太長時間了,」我笑著和凱瑟琳說道:「我的腿傷已經快要好了,之後完全可以照顧顧勛,你再堅持一個星期左右,然後就和威廉一起在中國盡情的玩兒吧。」

「我不著急的。」凱瑟琳歪著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不過她嘴上雖然說不著急,可臉上期待的表情卻出賣了她的心裡。 就這樣,我們和亞瑟合作的事緊鑼密鼓的進行著。

等到兩家公司合併之後,顧勛決定把它們共同放在我的名下。當然這一舉動就相當於告訴顧家人,我和顧勛除了顧氏集團,還有其他的依靠。

初時我還有些擔憂這樣的決定,畢竟顧勛將粉竹公司交給我之後,沒少面對顧老爺子的責罵。而現在顧勛又出面暴露出了蒂迦羅,不知道在顧家人眼中又會掀起怎樣的風浪。

我也曾想讓顧勛將公司交給一個可靠的人,或者直接由他出面擔下合併之後的新公司,畢竟我知道自己的能力,做一些零碎的小活還可以,但要負責起一個大的公司,目前還是我無法做到的。

可顧勛並沒有同意,他堅持讓我成為新公司的負責人,而公司的行政管理則交給孔菲。

面對我的不安,顧勛勸慰我道:「放心好了,其實在新公司也不需要你做些什麼,因為大家彼此都互相熟悉,就算兩個公司合併在一起,在管理執行上也不會出現什麼大的差錯。」

「那我還是只能做一個花瓶嗎?」我興緻缺缺的說道,雖然不想承認,但我在這方面好像真的沒有什麼大的天賦,雖然進行了學習,但總覺得自己做的不夠好。

前夫,遊戲結束 聽了我的話,顧勛皺眉否認道:「怎麼可能是花瓶,現在我們能夠信任的人沒有多少。能夠擔得起,把一個公司都交給他的信任的人,說來說去,似乎也只有威廉和王川。可是為了有他自己的生活,根本不可能來到公司幫我們工作。而王川是我在顧氏集團的得力助手,我沒有他就相當於失去了左膀右臂,而我自己做分身乏術,想來想去只有把公司放在你的名下,我們才都能安心。」

「但萬一我沒有把公司經營好怎麼辦?這不只是關係到我們自身利益的事,還關係到幫助米蘭的計劃能否成功,如果我要是做不好,別人會不會認為我是故意的?」我有些不安的說道。

「根本就沒有這種可能!」顧勛立刻反駁我說的話,「安若,你要再相信自己一些,你遠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出色。」

我沉默不語,多年以來的不自信加上有米蘭的對比,我始終認為自己在經商上沒辦法幫助到顧勛。所以才一直想要居於幕后,因為只有照顧好顧勛的生活,才是我應該做也能做到的事。

見我沉默,顧勛接著說道:「我們上次去英國時,我和威廉的每位家人都談了談。畢竟我和你們母子之間有三年的空白期,我想要了解你這三年過得怎麼樣。而艾索和我說過,這三年你在公司里做得很好,管理著設計部也取得了很多的成績。而你離開和我回到中國,艾索還和我抱怨,我讓他失去了一個好員工。」

「也許他只是和你客氣一下吧。」這話艾索也曾和我說過,但我不知道他和顧勛之間也有交流。 極品狂醫 不過能得到艾索這樣的評價,與我而言已經是讓我十分開心的事了。

顧勛聽了我的話,忍不住伸手在我腦門兒上彈了一下:「傻丫頭,你就不能相信自己一下!如果你沒有那樣的實力,誰又願意這樣吹捧你,又沒有什麼實際的利益。」

我揉著額頭,委屈的看著顧勛:「人家又不是經商出身,沒有自信也是正常的嘛!」

「可有我在你身邊,你想做什麼事兒就放心大膽的去做好了,至於公司的決策,由我們所有人在你身邊保駕護航,在你有失誤的時候給你指正出來,你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我看著顧勛,勉強說道:「那好吧,我負責新公司好了。」

顧勛聽完哭笑不得的看著我:「有這種好情,別人都是哭著喊著想要這樣的機會好嗎?到你這裡反而如此不情願,安若,你這樣讓我感到很無奈啊!」

我忍不住捂嘴偷笑:「畢竟我就是我嘛,要不是特立獨行,怎麼能讓你喜歡上我!」

「得了便宜還賣乖!」顧勛捏著我的鼻子調侃道:「不過安若,你現在真的變了很多,要換做以前可能二話不說便會接下公司吧。」

我忍不住捶了顧勛胸口一拳,皺著眉說道:「我現在不是和以前不一樣了嘛!以前生活里充滿了不安,如果沒有足夠的生存資本,怎麼可能在這世界立足,因此能夠抓在手裡的利益,我都會牢牢抓在手裡,哪裡還在乎是不是自己能夠駕馭得了的!」

說著,我瞪了顧勛一眼:「而現在我有了你,金錢不再是我生活中的重點,所以我才會這樣小心翼翼,可你現在反倒說出這樣的話!我鄭重的告訴你,我現在很生氣!」

顧勛趕忙湊上來將我抱在懷中,輕聲哄著我:「別生氣,安若,我只是在感慨我能讓你改變,這對於男人而言是再榮耀不過的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