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以後她不會再出現在你眼前,就膈應這一次,別管了。」餘杭樂絲毫不覺得自己說的話有什麼恐怖。

「得得得,以後就靠你了。」信樂拍拍餘杭樂的肩膀,「外公,這帶我們去哪?」

李老爺子湊上來:「帶你們去見見李家其他的人,我把你的大舅舅二舅舅三舅舅小舅舅都叫回來了!」

「大樂,你家舅舅真多。」信樂嘴角直抽。

「我母親排名第四,和小舅舅是雙胞胎。」餘杭樂頓了一下,「不過長得一點也不像。」

「不是說普遍生育困難嗎……」信樂呼吸的打量健步如飛在前面帶路的李老爺子。嘖,真不愧是五上將……

作者有話要說:我嘞個去,我寫的都想報復社會了……

我算了算,原來今天不用三更,只需要兩更就能達到這個月十萬字。撫摸心臟,嚇死我了。雖然雙更也很苦逼,至少比三更強……

什麼!!!!為毛下面全是詛咒!!!!=皿=

我盡量早點回來,要在外面吃飯。若是晚上有時間我就存一章明天發,不然明天趕車回去,又不知道幾點更了。

話說下個月我一定能完結吧,我想開新坑了,那個基友坑我腦補的好歡樂,差點把自己笑死了。比如小受自己剃成光頭什麼的,捶地啊!

對了,記得收藏一下我的專欄哦 「這是你大舅舅,李明煌。」身材有些發福,面向和藹可親的中年男子朝著信樂微笑頷首。

信樂拉開屬性面板,哦,居然是省級行政長官,牛逼。

「大舅舅好。」信樂乖巧低頭。

「這是你二舅舅,李靖宇。」身著軍裝,跟站軍姿似的杵那兒的冷酷男子,扯出一抹還算不嚇人的微笑。

信樂拉開屬性面板,哦,軍隊里的,居然還兼任特種作戰部隊政委,牛逼。

「二舅舅好。」信樂更加乖巧。


「這是你三舅舅,李玥。」身著休閑風的,但一看就很精明的男子出聲跟信樂打招呼。

信樂拉開屬性面板,哦,大商人啊,有錢人,牛逼。

「三舅舅好。」對待有錢人一定要乖巧,乖巧。

「這個是你小舅舅,就不用介紹了。」李珏沖著信樂咧嘴露齒一笑。

信樂拉開屬性面板……得了,不用拉了,這個人我熟。

「小舅舅好。」對待頂頭上司,更加乖巧。

餘杭樂見信樂都乖巧的叫人了,自己也老老實實的叫了人,一點也不扭捏,倒是讓李家人有些驚訝……也有些心酸。雖說餘杭樂姓余不姓李,但是余家都死光了,餘杭樂怎麼著也是李家的小輩了。這一輩人中,老大李明煌的女兒在國外搞科研,老二李靖宇至今單身,老三李玥是個風流性子還沒定型,老四李珏……也是個風流性子。別說這一輩人才凋零,哪怕比起他們這一輩,餘杭樂也是難得的有實力。

收攏了余家黑道的實力並且成功洗白,又在m國埋下了種子打下了大片商業市場,在從軍的時候也結交了不少好友,如今那些人在軍中雖說是中層,但中層才是最有潛力的。只可惜餘杭樂無心從軍從政,不然絕對是一顆耀眼的新星。

除了感情之外,這麼個厲害的小輩肯回歸李家,李家人當然非常高興的。

再說了,這次的兒婿也很順眼,就算是不太了解藝人圈子的人,也能看得出將來會大紅大紫的娛樂圈新星,配餘杭樂,也算合適了。

況且……這小孩這麼乖巧,一看就是被餘杭樂這個大尾巴狼給啃了的,真令人拘一把同情淚。

大概是信樂弱勢的樣子太明顯了,李家人明顯對他非常和藹,比難搞定的餘杭樂和藹多了。李家幾個大老爺們倒是圍著餘杭樂談東談西,但剩下的五大姑三大姨則圍著信樂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其中大部分是信樂的粉絲,雖說到不了迷戀的程度,喜歡,是肯定的。

信樂在這一群年長女性中混的如魚得水,成功刷新好感度一籮筐,獲得了系統「婦女之友」的稱號。

「婦女之友……」信樂聽著系統的提示,牙都疼了。就算系統獎勵了自由屬性值五點,屬性丹兩枚,好人卡一張,也不能打消他心中的鬱悶感。

「累了?」餘杭樂眼尖的看到信樂狀態不對勁,走過來給信樂解圍,「休息一下吧,今天也把你氣到了。」

李老爺子這才想起來,剛才信樂的氣恐怕還沒順呢,連忙招呼人讓信樂上樓休息一會兒,等晚餐的時候再去叫他。餘杭樂自然也跟著信樂上了樓,「陪同休息」。

剛關上門,信樂就掏出電話撥了一個號碼:「喂,溫研啊。」

溫研也在自家被長輩們訓話呢,接到信樂的電話,聽見裡面傳來陰測測的聲音,嚇了一跳:「聲音那麼恐怖幹什麼?李家人給你難堪了?不可能啊,餘杭樂還跟著你呢。」

信樂憋不出「噗嗤」一下笑了:「哪能啊,李家對我挺好的,只是有件事膈應到我了,所以現在暫時中斷假期,給我幫幫忙唄。」

「什麼事,說吧。」溫研被李珏露過底,隱約猜到了信樂所說的事。

「雖說公司說最近冷處理我一段時間,不過這件事我不準備忍下去。幫我找個靠譜一點人氣高一點的私人訪談節目吧,越快上鏡越好。」信樂拍開餘杭樂摸他腦袋的手,繼續道,「我大概會泄露身世啊新專輯啊之類的事,也足夠嚎頭了。」

「你可以再加上一點天朝新文的劇透。」餘杭樂補充道,「還有我兩的婚事如何?」

「余!杭!樂!」信樂掛了電話,咬牙切齒道,「婚事你妹啊!小爺我什麼時候答應結婚了!」

「所以我現在不是求婚嗎?」餘杭樂聳肩。

信樂吊著眉梢鄙視道:「你這求婚也太沒誠意還隨便了吧!告訴你!小爺才不是這麼好被打發的呢!」

「那你要什麼?」餘杭樂好笑道,「鑽戒?熱氣球?廣告求婚?九十九朵玫瑰?乾脆送你一座玫瑰園怎麼樣?」

「惡俗。」信樂更加鄙視,「等你想好不俗氣的,再說這件事吧。鬱悶,今天真是太倒霉了,小爺我睡覺去了,不到吃飯別叫我!」

餘杭樂看著信樂氣呼呼的倒頭就睡,嘆著氣脫掉外套,躺在信樂身邊:「不用考慮那麼多,有我在呢。」

「……」信樂翻身,低聲道,「我知道。」

這次不問我,我把你寵壞了怎麼辦呢?餘杭樂挑眉,伸手從背後抱住信樂,閉上眼,也準備小憩一會兒了。

........................................

李家的晚餐……怎麼說呢,居然很家常,吃的也很盡興。信樂還以為會山珍海味擺一桌呢,沒想到這家宴還挺有人情味的,讓信樂對李家的印象又好了不少。

晚宴后,信樂答應李家大舅子李明煌,在s省正月十五元宵晚會上獻歌一曲;又答應李家三舅子,替他公司最新推出的奢侈品做代言。最後李家二舅子也扭扭捏捏,啊,不對,對軍人怎麼能說扭捏呢,應該叫羞澀的過來問道,可不可以將《鏗鏘玫瑰》作為女兵宣傳片的曲子,信樂非常大方的直接答應,連錢都不要。

雖說這些事也算互惠互利,但也明顯是給自己鋪路。開後門的事,不要白不要,既然能少走點彎路,何樂不為?就算明眼人看見有李家的影子——嘛,這麼密集的「請求」,李家人也是故意的吧——信樂也不覺得有什麼。餘杭樂自己都答應回歸李家了,其他人看著他身後靠著李家的大樹,又怎麼了?不高興?不高興就把大樹給砍了唄?嘖嘖,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人,是無須理會的。

李家人看信樂答應的乾脆,而餘杭樂只是默默微笑,一言不發,心裡也鬆了口氣。餘杭樂這小子,是真的願意回來了。想當年家中不贊同餘家小子世世代代黑道世家,遊走於法律邊緣的身世,不願意李家小妹嫁給他,最後鬧到斷絕關係的地步。李家根正苗紅,怎麼能和犯罪分子聯姻?說出去簡直是打臉。

不過余家小子也爭氣,李家小妹也過的幸福,李家人也算鬆了口氣。哪知道李家的政敵和余家黑道上的敵人聯合,致使余家夫婦「意外身亡」。當時李家又被打壓的喘不過氣,只得將「李家和余家勾結的罪證」送往華盟涉足最少的m國,是隱藏,也是保護。但是剛遭受父母雙亡打擊,又遠離祖國,這種事自然在餘杭樂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傷痕,最後養成了那麼個性子。就算後來把餘杭樂接回國內,李家和他的關係也沒變得多好。而那如履薄冰的關係,在反對餘杭樂和齊段飛交往這件事中,徹底破碎了。

……李家覺得,他們就跟小混混這種生物犯沖!以後一定要堅決打擊違反犯罪行為!勢要剷除黑社會毒瘤!

唉,還好現在的小樂是個乖巧的,還是娛樂圈的,又乾淨又有面子,又是個帶福氣的,看,連帶著餘杭樂和李家的關係都修復了。

........................................

信樂從李家回來之後沒兩天,溫研就打電話過來,說定好了訪談節目,時間比較急,就在三天後,華視娛樂頻道黃金時段,「明星一對一」這個老牌節目中亮相。「明星一對一」是個群眾面廣,頗有口碑的節目。主持人從來不問嘩眾取寵的問題,能進入訪談的明星不是明星大腕,就是潛力非常大的新星,一般而言,都是獲得了新人獎的。信樂這個還沒獲得新人獎的,還是「明星一對一」第一個。

不過「明星一對一」最近換了個策劃,正急著新官上任燒把火。信樂這個沒獲得新人獎,但是人氣口碑比新人獎得主高多了的「新星」,自然是有資格上的。


不止這個策劃,很多節目都對信樂拋出了橄欖枝。不過這個節目最老,口碑也最好,主持人又是溫研的熟人,自然是這個最好。

信樂也挺滿意。

信樂觀看了幾期「明星一對一」的節目,對裡面主持人鄧文玉的風格摸了個七七八八,大概確定了自己的應對策略,想好了怎麼把話題往自己希望的地方扯。又和溫研取了經,大概知道鄧文玉喜歡什麼類型的人,觀看了鄧文玉喜歡的明星的訪談和新聞,大概知道自己需要模仿什麼樣的套路,才會獲得鄧文玉的好感。

要知道,獲得這種訪談節目的主持人的好感非常重要。這樣,才能讓他們在訪談中傾向自己,對以後自己在綜藝節目上的人脈,也非常有好處。

餘杭樂心裡酸溜溜的,雖說知道信樂是為了工作,但這樣子怎麼跟相親討女孩子喜歡似的呢?

作者有話要說:

從明天開始我還是放防盜吧,不過會是同時放,大家不用擔心。

只是我沒有沒發的新坑了,只能輪以前的章節,嘛,不過作者有話要說在前面,大家不往下拉就成了。到下篇文就好了,我輪這一篇文,絕對不帶重樣的╭╯ 「明星一對一」從來沒預告的,將神秘主義發揮到了極限。因此當「明星一對一」的粉絲按時打開電視,看到信樂燦爛的笑容的時候,都有些獃滯。

「我想大家一定都嚇到了。」靠在柔軟的沙發上,鄧文玉翹著美腿壞笑道,「小樂子,你說你究竟多久沒出現了。」

「不算久吧。」信樂想了想,「楊門、笑傲這兩部電視劇不是還在反覆的播嗎?我參加的那部電影也公映了啊。」

「說到那部電影,你知道嗎?人家女主角說你可把她害慘了。」鄧文玉手指拂過艷麗的嘴唇,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信樂有些驚訝:「怎麼會呢?」

「詩函涵說,你那角色演的太悲情了,她這劇中的男主本來就受歡迎,沒想到你一個小配角也這麼受歡迎,」鄧文玉重點強調了「小配角」這三個字,「現在她可是一乾女性觀眾的眼中釘啊。」

「函姐在劇中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信樂一本正經的說,「這是人格魅力啊。」

「噗,詩函涵一定很得意你這麼誇她。」鄧文玉顯然和詩函涵的關係也不錯,掩嘴笑道。

「我說的是劇中。」信樂強調。

「哈哈哈,」鄧文玉誇張的笑道,「你等著下了節目就挨罵吧。」

「函姐是淑女,最多氣呼呼的瞪我兩眼。」信樂攤手,「不怕不怕。」

「你就欺負函涵脾氣好吧。」鄧文玉嗔怒道。

「是啊是啊。」信樂非常認同的點頭。是啊是啊,脾氣太好了,經常舉起椅子亂砸什麼的,脾氣簡直好的不能再好。

「我和你還沒聊幾句呢,怎麼觀眾熱線就打過來了。」鄧文玉點開面前的虛擬屏幕,「你說你的粉絲們就不能讓我和小帥哥單獨多說幾句話嗎?」


「不是玉姐的粉絲不願意我和玉姐你多說話嗎?」信樂表情很無辜。

鄧文玉瞪了信樂一眼:「少貧嘴了,快選一個,作為今天第一個幸運觀眾吧。」

「明星一對一」從開始后、五分鐘后、十分鐘后,十五分鐘后、二十分鐘及結束后,共抽取五次幸運觀眾,並回答他們的問題,現在是第一次。

信樂閉著眼睛,伸手亂戳了一下。一個虛擬的氣球慢悠悠的飄到了信樂腦袋上,「嘭」的一下子破碎,撒了信樂一腦袋的彩帶。

信樂睜開眼睛,甩了甩腦袋,獃滯道:「這誰的惡趣味啊?」

鄧文玉很無辜:「我!」

信樂苦著臉:「以前沒這樣啊。」

「看你小子不順眼。」鄧文玉一臉痞氣。

「大姐,我錯了。」信樂雙手合掌,虔誠無比。

「噗,算你小子識相。」鄧文玉得意的接受了信樂的道歉,開始宣讀第一個幸運觀眾的問題,「小樂子,你家這個叫『水晶依依』的粉絲對你說,最喜歡你的東方教主了,那麼你現實中對飾演楊蓮亭的那位有沒有好感呢?」

「有,當然有,非常可靠的前輩!」信樂非常斬釘截鐵的答道。

鄧文玉鄙視的瞟了信樂一眼:「你明明知道你家粉絲問的不是這個問題,少耍寶了。」

「這個嘛……」信樂聳肩,「雖然我覺得自己挺優秀的,但是比不上前輩的愛人啊。」

「怎麼比不上?」鄧文玉反問。

「因為那是愛人啊,」信樂說的跟繞口令一樣,「就跟我愛人覺得我最優秀一樣。」

「哦,原來你有愛人了,」鄧文玉好奇道,「誰啊?」

「不告訴你,」信樂羞澀道,「實際上還沒確定,我才不說出來呢,免得他得瑟。」

「……總覺得你這樣子很欠扁。」鄧文玉笑罵道,「不說這個了,聽說你平靜這麼久,是為了新專輯?官網上除了『夢回』這個專輯名字,就兩首歌名,『夢回春秋』和『夢回大唐』,你透露的也太少了吧?」

「哪透露的少啊。」信樂一臉委屈,「哪個歌手像我一樣,歌曲還沒發布,歌詞都泄露出去了?現在看到網上那麼多個優秀的版本,我還擔心到時候我那正兒八經的歌曲發布的時候,沒人喜歡了呢。」

鄧文玉看著虛擬屏幕笑道:「這你不用擔心,你粉絲們的支持聲都快爆了我們節目的伺服器了。」

「開什麼玩笑呢,誰不知道『明星一對一』的伺服器採用的是最先進的。」信樂撇嘴,「謝謝安慰。」

「就誇張一下安慰下你,你還不樂意了。」鄧文玉笑著揚了揚拳頭,「對了,你的歌詞是天朝泄露的吧?你和他關係很好吧?有沒有見過他真人。」

「沒,這個天朝的真實信息咱們能別聊了嗎。」信樂正了正臉色,嚴肅道。

「好,我們不談這個,談天朝的小說吧。」鄧文玉也自然想起網路上對天朝職業的推測,立刻轉換話題,「據天朝在視頻會上泄露,下一篇文是類現代的。不是說你是能看存稿的人嗎?能不能泄露一下。」

信樂的表情立刻變得很古怪:「怎麼說呢……那個類現代背景啊,還真不好說……總而言之,是不看到小說原文,連劇透……你們都不知道我說什麼的小說。」

「……我越來越好奇了。」鄧文玉睜大眼睛,「看不懂的小說?」

「不是看不懂,只是……穿越的世界太多,每一個世界都又那麼獨立,裡面的故事都可以寫成一本大長篇……」信樂揉了揉眉間,「很精彩……所以我不願意看存稿了,看的我心痒痒的,連工作都走神。」

「那我們還是不要劇透了。」鄧文玉心有戚戚焉,「免得我也心痒痒的。」


「其實天朝本來想寫另一篇的,只是前面都是架空古代,他準備換一下手。」信樂苦笑道,「雖然我覺得他原本暫定的那本題材……也很奇葩。」

「哦?那麼原本暫定的題材還寫嗎?」鄧文玉好奇道。

「寫,寫完這篇《無限》就寫。」信樂嘴角直抽,「大綱和人物設定都有了,怎麼不寫……我覺得他這本書一定會被掐死。」

「咦?這麼嚴重?」鄧文玉好笑道。

「是啊……」信樂吐槽道,「那可是一本抨擊『自由戀愛』的書啊。」


「哦?」鄧文玉是真的驚訝了。

「背景在架空清朝,嗯,別問我清朝是什麼,天朝會說的。」信樂神秘的笑笑,「現在文藝作品不是經常為了真愛奮不顧身的橋段嗎?什麼為了真愛不要父母、為了真愛不要朋友、為了真愛破壞別人的家庭、為了真愛甚至跑去當小三,天朝跟我吐槽,什麼真愛變得這麼噁心了,於是他準備寫本真愛無敵的噁心小說,報復社會。」

「真愛和責任嗎?」鄧文玉瞭然的點點頭,「有勇氣。」

「其實也不算真愛和責任吧。」信樂笑著搖搖頭,「愛情是愛,親情是不是愛?友情是不是愛?國家大義是不是愛?並不是說愛情不好,但是為了所謂的愛情,將其他的一切都摒棄了,這種人,其實是沒愛吧?只追逐於自己自私的欲·望,不顧生他養他愛他的家人,不顧相互扶持的友人,不顧別人幸福的生活,只一門心思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認為世界就應該圍著他轉悠,這是何等的一種精神……病?」

「你還有感而發了?」鄧文玉調笑道。

「的確是。」信樂嘆口氣,「雖然戀愛自由,但總有些人腦子有病,為了『真愛』拋棄家人,結婚之後又發現再『真愛』也要雞毛蒜皮的過日子,果斷拋棄家庭孩子,奔向另一鈔真愛』,這種可笑至極的悲劇還少嗎?」

「說的也是。」鄧文玉面露鄙視,「這種人,確實是精神病,我支持天朝。誰要掐他的題材,我帶頭掐回去。」

「噗……得了,玉姐,你戰鬥力太強,還是退居幕後吧。」信樂眨眨眼睛,「小心破壞形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