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他們……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喬風。 風雅墨,進去時是五級二重三系法則師。

出來時,「沒錯,塑魄九重三系法則師。」整個人白凈的一絲灰塵都不忍心沾染,淡然等各種複雜的氣息交雜在一起,除了美還是美!

南宮沐宸,進去時塑體一重四系法則師。

出來時,斗仙法則師!斗仙九重四系法則師!

已經快到了能入神界的能力!器宇軒昂王者風範的氣質,俊朗不凡的容貌,彷彿他的喜怒牽動著整個東谷大陸的存亡。

不過可真是苦了顧老頭兒了,幫三個人快速提升實力,就算之前是神,可是這一世都算是重新開始的啊。

顧流雲,去的時候五級五重雙系法則師。


出來時自己是斗靈雙系一重法則師。最大變化的就是這三個人了。

焰火被果子狸從地上扶了起來,你看把焰火給嚇的!

「你們!你們三個!你們!」焰火你們了半天也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真想自己進去!也晉陞一番!

……

「顧流雲,你跟樞零,還有喬風果子狸,一起去精靈界探路。」風雅墨說著。

顧流雲聽的瞬間臉色一黑!為什麼是果子狸!他清楚的很!這個女人真的要撮合他了嗎!

至於譚晶風揚,她也是故意不分開的!卧槽!

「知!道!了!」不過現在不是鬧的時候顧流雲也只能答應。

「記住,不要衝動,精靈界不比其他界,加上有無數治癒系精靈,你們只會受到傷害。」

六界之門開了,送走了顧流雲等人,風雅墨與南宮沐宸並肩走著。

「我們走。」

光芒消失后,東谷大陸受到了不小的轟動。

「是誰!竟然有人要晉陞神界了嗎!好強大的氣息!」

一時間一些隱居的法則師也是出山,齊齊朝發出強大氣息的位置趕去,飄渺森林!

人數眾多,到了飄渺森林,那強大的氣息卻又消失了,眾人面面相覷:「東谷大陸又要有神出現了嗎!」

現在飄渺森林處有四級法則師,五級法則師,最厲害的也是快要步入大法則師的人,南宮沐宸剛剛法則力外泄,竟然是驚動了這些人!

這些人在東谷大陸,已經算是最強者了!都是些揮一揮手就要死傷大片的角色!可是現在,都在因為南宮沐宸,聚集在這裡。

……

仙界。

仙界不如妖界的魯莽,尋找神之女也是暗中尋找,其實現在人界里也還有仙界人的存在。

仙界里的也是人,只不過生在仙界,名字好聽點罷了。

南宮沐宸風雅墨,風揚還有譚晶。

四人剛到仙界,在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明顯是一道另類的風景線!

出眾的容貌,還有看不透的法則力能力,無一不讓人關注。

但是好在仙界里都是人,跟人界其實沒太大的變化,所以南宮沐宸等人倒不會被認成是外界的人。

「雅墨,我們怎麼找天靈石?」譚晶問著,沒想到仙界里也都是人啊,只不過是被稱作仙界罷了。

風雅墨朝南宮沐宸努了努嘴:「聽他的。」

風揚抬手把胳膊搭在譚晶肩膀上,譚晶肩膀一重剛想發作又強忍住:「給臉就長臉了是不!」

風揚鄭重的點頭:「沒錯!沒事反正也沒外人對吧小風風~」

風雅墨點頭:「你終於出手了。」

譚晶臉色再次紅了一分,默默的不說話了。

「先找地方住吧。」南宮沐宸語氣依舊帶著寵溺,風雅墨點頭揚起絕美的笑臉給了南宮沐宸一個微笑:「好啊。」

不遠處就有客棧,一路被人盯著,好不容易到了客棧,又被好多人盯著!

「喂!還讓不讓住了!」譚晶一記冰錐把地面扎的直冒寒氣,客棧老闆一愣,立刻迎了過來!

「啊……讓!讓讓!」

「四間房。」南宮沐宸從戒指里拿出幾塊上等魔石扔給老闆,老闆忙不迭的點頭。

「啊,是!快,來福還不快去收拾房間!」 「天靈石也應該在這仙界王者什麼的手裡吧?」畢竟這一界至寶,不可能放的那麼隨便的。

「不管怎麼說先休息休息吧。」風雅墨揉了揉酸楚的肩膀,這時就感覺肩膀上多了一雙手?

回頭一看,是南宮沐宸!這個男人啊,明明是俯視眾生的,卻偏偏對自己這麼好。

譚晶給了風揚一個眼神,風揚沒看懂:「什麼?」

譚晶又給了風揚一個眼神,風揚還是沒看懂:「你什麼意思啊?」

譚晶最後又給了風揚一個眼神,風揚依舊沒看懂:「死女人你到底什麼意思!」

譚晶無語:「你瞎啊!我特么說我肩膀酸讓你揉揉!」

……

南宮沐宸大手一頓,好像對譚晶和風揚這副模樣還沒有習慣。「墨墨,你不用想太多,還有我。」

……

精靈界內。

「老大,這裡是哪啊?」怎麼感覺這地面這麼低呢?

樞零狐疑的環視四周,好像還真不是感覺!這是懸崖底部吧!

果子狸蹲在地上看了看站起身來:「雅墨要我們先探路,先找地方出去吧。」感覺這就是個懸崖,看來果子狸跟懸崖杠上了,每次過六界之門,都要落到懸崖底部!瞎折騰人!

喬風眉頭微蹙:「這裡為何這麼安靜?」安靜的嚇人,出奇的安靜,難道這裡不是精靈界嗎?


「可能精靈界外是沒有精靈的吧?」果子狸答了一句。

樞零則搖身一變,一改帥哥風範恢復了大鳥模樣站在地上抖擻了一下身軀:「老大,我們飛上去看看。」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飛,想來無極涯也不會哪裡都有的吧!

顧流雲點頭,甩了甩深藍色的袍子坐到了樞零的背上:「來,都上來吧。」

之前果子狸也沒見過樞零的原型,現在看到了,還真有點兒不習慣。

顧流雲對果子狸嘛,算不上喜歡,但是是絕對不討厭的。

顧流雲懶散的躺在樞零的背上,時不時眯著眼看著果子狸的小臉,好像從他喜歡上風雅墨開始,就再也沒有看過一個女人,這樣一看,果子狸也別有一番風味。

「難道,真的要任由那女人撮合?」顧流雲自言自語了一句,最後甩了甩頭:「不行,至少也得折騰她一番!」

顧流雲明顯是忽略了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就算他同意了,果子狸不見得同意,同樣都是這麼自負的兩個人,倒也挺搭。

「喬風?」喬風話不多,果子狸便沒話找話,還以為顧流雲睡了。

喬風『嗯』了一聲:「怎麼了?」

「你發現了什麼?你剛剛說太安靜……」果子狸是沒感覺到什麼,但是喬風比她強,應該能感受到她感受不到的東西吧?

這一行人里,最弱的是樞零,也是苦了樞零了。

「沒什麼,可能是我想多了。」瞧著自己在不斷上升喬風給了果子狸一抹微笑不再多說。

順利到達陸地,果然是想多了。顧流雲三人從樞零身上下來,樞零再次變成了俊朗不凡的公子哥模樣。

「老大,現在我們?」

顧流雲從袖口裡拿出摺扇一副花花公子的樣子,「跟本公子,你放心!」顧流雲現在的法則力已經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斗靈一重雙系法則師,即使在外界顧流雲也是不怕不怕啦!

畢竟能到這個階級的法則師!應該不會特別特別多!

「先探探情況吧,尋找一下精靈界精靈居住的地方,別打草驚蛇。」果子狸提議,精靈界精靈不是散著生存,而是都惺惺相惜的生活在一起,所以在這諾大的精靈界,尋找它們的『家』,才是重中之重。

喬風表示贊同,樞零看向自己老大,顧流雲聳了聳肩:「好啊,那就找找吧。跟著我。」這顧流雲是對自己太自信了是不是,說了好幾次跟著他。

不過好在喬風果子狸都不介意,看了顧流雲一眼后,就跟著他了。 「哎,兄弟們,我告訴你們啊,今天白天里有四個人來這客棧,其中那兩個女子啊,簡直是尤物!那兩個男的看起來應該會強一些,但是兩個女的,不過都是四級九重法則師罷了,就在咱們頭頂……一會兒咱們哥兒幾個齊心協力把那兩個女的抓回來!到時候……」賊笑聲不斷,聲音就在風雅墨房間的下面。

為了方便行事,風雅墨把自己法則力調到了與譚晶相同,都是四級九重法則師,且也只暴露了火系。

不過風雅墨的真正實力已經是塑魄九重法則師了啊!所以不過一個地面的距離,風雅墨把樓下說的話聽的一清二楚。

有壞主意了么?

小白小呆黎兮三隻憤憤的看著風雅墨:「主人,把他們交給我們吧!」還敢對自己主人圖謀不軌了?現在已經到了夜晚,小白三隻聽到了還能同意?

風雅墨擺了擺手:「不用,正好,可以從他們嘴裡問出點兒什麼,你們先回去。」

小白三隻聽懂了風雅墨的意思點了點頭回空間待命。

這客棧包括所有人風雅墨勾勾手都可以毀了,還怕區區幾個圖謀不軌的人?簡直笑話!

不過風雅墨還是又讓黎兮去找譚晶傳了個話,南宮沐宸還有風揚剛剛出去找消息去了。

差不多一個時辰后,客棧里的人應該也都差不多睡下了。

門外的人,儘管腳步故意放輕,但是咯吱咯吱響的聲音還是逃不過風雅墨的耳朵。

風雅墨閉眸躺在床上,聽腳步是有五個人。

「大哥,這是迷魂藥,她區區四級九重法則師,用了這葯應該就會出現幻覺的。」

「嗯,幹得好!」

「來,讓我來弄吧。」

「去,你去隔壁的隔壁的房間,那裡還有一個。」

「是大哥!」

迷魂藥其實就是那種香,從窗戶吹進風雅墨譚晶兩人的房間。

風雅墨抬手一團手球把吹進屋子的煙全數包裹住飄在門口上,接著就感覺到外面再次出現了動靜。

「快!快趴下!有人起來了!」

風雅墨聽的很想笑,就這樣,還敢色膽包天呢?

又過了一會兒,只聽門口其中一人說著:「老大,好像沒事兒了!」

「走,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去房間里!」越想越激動,門外的兩人的手開始不斷靠近風雅墨的屋子,開個沒有結界的門,簡單的很,一眨眼兩人就朝屋裡邁開了第一步。


待兩人都進了屋,又朝風雅墨床邊不斷靠近時,風雅墨嘴角一動,那高高飄起的水球不斷朝這床邊兩人靠近。

兩人也不是無名小輩,好歹也在四級九重以上,感覺到身後輕微的動靜后扭頭看去,這一看,是一團水球?

「咦?老大這是啥啊?咋還會飛捏!」

「啪!老子怎麼知道!」

扭頭說話的功夫,那水球猛的靠近這兩人,水球又全數打在兩人的臉上,那一股的煙味全部被這兩人吸收,同時渾身也是濕漉漉的。

風雅墨從床上起來,植物藤出現把這兩人捆綁在一起,然後小白又毫不猶豫的讓小呆把這兩個人的嘴塞住!

這兩人嗚嗚亂叫,小白噴出一口火焰把這兩人的頭髮燒了個精光:「啾啾!閉嘴!」

「你們看著他,我去看看晶晶。」

隨手在這幾個房間外布下結界,這時譚晶的屋子裡也傳出了聲音:「啊!」

風雅墨一聽是男的在叫就放心下來了,到了譚晶屋門口一看,門是開著的,屋裡一片狼藉,而譚晶則是突然用冰錐啥的把這些人嚇了一跳。

風雅墨又甩了一條植物藤把這三人直接圍在一起,譚晶從床上跑了下來,又凝聚了一次冰霜,直把這三人臉色凍的鐵青!

「雅墨,這些都是什麼人啊?」 美女的貼身兵王 ,風雅墨回答:「色膽包天的人。」

「那要不要解決了?」譚晶的手已經在蠢蠢欲動。 「墨墨。」南宮沐宸本來感覺到不對勁就尋思著要不要破了結界,破了后才發現擔心都白搭了,這五個被五花大綁的人,讓風揚小小的愣了一下:「小風風這怎麼回事?」

幹嘛綁人家啊?

「沒什麼,意圖不軌。」

南宮沐宸大手一揮,五人瞬間被火烤了個『外焦里嫩』!

「怎麼樣?找出什麼了嗎?」風雅墨揚起絕美的小臉問著。

南宮沐宸點了點頭:「自然了。這些人,風揚,把他們全部扔出去。」

風揚剛要動手,就被譚晶攔住了:「等一等!雅墨還有事沒做呢!」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