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什麼?這……」公孫玲瓏還想說什麼,但卻被孫康強行打斷了。

只見孫康身形一躍,手裡的巨刀攜帶著狂暴無匹的刀罡,重重地劈落下來,可怕的力量大有擊碎乾坤的架勢。

「萬世荒蕪刀!」

楚原毫無保留,直接祭出萬世荒蕪刀,也沒有什麼花俏,生生施展萬世荒蕪刀,迎著孫康交接而去。

轟!

恐怖的荒蕪刀氣與孫康的刀氣相碰撞,剎那間,驚天動地的力量爆發出來,撼動了大廳的根基。

在這兩股力量碰撞下,漫天的刀氣肆意迸射,將大廳斬出無數的刀痕,僵持了足足幾十息,勝負方才分出。

咔嚓!

一聲清脆的斷裂聲傳來,令人恐懼的是,孫康手裡的巨刀竟然折斷了,讓萬世荒蕪刀生生地給劈斷了!

要知道,孫康這把火雲刀也是超強的靈器,可這麼輕易地就被斬斷,成為殘器,的確令所有人都震撼無比!

孫康更是瞪大了眼球,彷彿是見鬼了一般,死死地搖著頭,不敢相信。

「火雲刀,斷了?怎麼可能……絕不可能!我的火雲刀乃是經過上古異火淬鍊過的無上寶刀,凌厲無敵,能直接把破虛期修者斬死,怎麼會被一把破刀斬斷呢?」孫康聲嘶力竭地咆哮起來,這等情形顯然有些令他無法接受。 大廳內,萬世荒蕪刀的荒蕪刀氣,以恐怖的威壓將火雲刀給斬斷了!這次靈器間的交鋒,楚原可以說是佔據了絕對的優勢。沒人能想到,六品天器,居然會被斬斷。

公孫勝面色格外的凝重,他冷眸盯著萬世荒蕪刀,而後運轉玄力,一把將萬世荒蕪刀奪入自己手中,細細打量了起來,眼裡儘是滿意之色。

「好刀!如此強的荒蕪之氣,在此刀祭出時,可怕的刀風似乎要將整座萬仙閣都夷為荒蕪之地,此刀看起來起碼是七八品天器。也難怪,六品天器與七八品天器強行交接,自然是只有被斬斷的份兒了……」公孫勝淡然揚了揚眉。

「萬世荒蕪刀?七八品天器?給我拿來,給我拿來!閣主,這刀是我的,求閣主賜刀……」孫康見狀,連滾帶爬地來到了公孫勝跟前,死皮賴臉地索求起了萬世荒蕪刀。

公孫勝手指輕輕從萬世荒蕪刀的刀背上撫過,驟然間,他的指肚便浮現出了一抹黃色的煙氣。這黃色的煙氣乃是荒蕪之氣,也就是說,哪怕是強如公孫勝,也都無法完全將荒蕪刀氣壓制下去。

「好霸道的刀,這刀靈太過桀驁不馴了,連我都降服不了,你究竟是怎麼祭煉此刀的?」公孫勝滿眼的好奇。

公孫勝的修為超過楚原幾個小境界,連他都無法搞定的靈器,楚原卻是輕而易舉地祭煉了,這不得不令他格外驚詫。

「回閣主,我只是一時運氣罷了,既然孫康這一刀我已經擋了下來,那我可以離開這裡了吧?」楚原神色平靜地道,不卑不亢。

公孫勝無奈地搖了搖頭,略帶不舍地將萬世荒蕪刀交還給了楚原,而後,他眼眸一凝,顯露出了一絲的心疼之色。

楚原乃是明眼人,他看得出來,公孫勝這堂堂的萬仙閣閣主,對萬世荒蕪刀似乎有些眼紅!

在拿到了萬世荒蕪刀之後,楚原二話不說,當即飛身離開了大廳,腦後還傳來孫康的一陣陣痛罵。

畢竟,那火雲刀乃是孫康的命根子,楚原一刀斬了別人的命根子,對方哪能不對他恨之入骨?


「閣主,你為何要將此刀還給他?以此子的修為,哪能配得上如此寶刀,要配也該是配閣主啊!」孫康滿臉的不甘心。

「那萬世荒蕪刀確是無上寶刀,我也只有一把而已,可是,堂堂萬仙閣閣主,若是搶奪一個晚輩的靈器,傳出去,豈不讓人笑掉大牙?最近,我萬仙閣的聲望讓神道盟分流了不少,如果再出了這檔子事,讓本閣蒙羞,那在跟神道盟的爭鬥中,我們就處於了絕對的下風!」公孫勝聲色俱厲地道。

孫康仍舊極為不甘,委屈地道:「可是,閣主,我的火雲刀就這麼白白地浪費了么?火雲刀沒了,我的戰力減損不少,在地錄榜之戰上恐怕是拿不到太高的排位了……」

公孫勝明白了孫康言中之意,因而冷聲道:「火雲刀沒了,我賞你一把羅剎刀,此刀是無主之器,你可以拿回去祭煉,威力絕對不在火雲刀之下!」

砰!

說罷,公孫勝手臂一甩,將一把青紅色寶刀丟給了孫康。此刀剛猛無匹,但刀靈本身卻又帶著一絲邪氣,與孫康修鍊的邪門道法卻是無比的匹配!

回到練功房后,楚原驚出了一身冷汗。

他乃是天帝,神魂強大,不會被這場面嚇到,可是,他如今畢竟是修為低微,若是公孫勝真起了殺機,他斷然沒有任何的防禦能力。所以,鎮定之下,楚原還是顯露出了一絲的驚惶。但這驚惶之意,很快就被他消除掉了。

「還有三天,地錄榜之戰便要開戰了,無論如何,我都要踏入破虛期!」楚原鄭重地道。

修者踏入破虛期之後,肉身玄力更加恐怖、狂暴,魄印靈胎上會顯現出一道古老的印記,稱之為破虛印。

晉入破虛期,不僅玄力強盛,生命力恐怖,更是有著打破虛空的威能,這也便是破虛期的真諦所在。

打破虛空,並非是真的將虛空轟碎,進入外域空間,乃是其他大陸,這是不可能的。以破虛期的境界,根本是打不破虛空界壁的!

所謂的「打破虛空」,只是形容肉身的強悍程度罷了!

一個破虛期強者,打死普通的神罡期,乃至神罡期巔峰,也都只要一拳罷了!

而晉入破虛期,便需要強大的肉身積澱,以及諸多真靈丹的輔助,起碼是五品真靈丹。

「我的肉身積澱太雄厚了,如果讓我衝擊破虛期的話,恐怕至少要一千枚五品真靈丹,或者一百枚六品真靈丹!」楚原正色道。

不過,這些真靈丹他身上有的是,根本沒有其他修者那般苦逼,眼見著就要衝擊新境界,卻由於真靈丹不足而失敗,甚至死於渡劫,那就太悲催了!

砰砰砰!

楚原心神一定,當即拋出了一百枚六品真靈丹,懸浮在了身前,眼巴巴地盯著這些靈丹。

「萬界仙瞳,給我吞噬!」楚原冷喝一聲,而後打開萬界仙瞳,一股無上的吞噬力帶著驚人的力量,一口氣將這一百枚六品真靈丹全部地吞入到了神器空間當中,開始一一煉化。

六品真靈丹蘊含的真靈玄氣何其強盛,通常來說,衝擊破虛期的修者,要完全吸收一枚六品真靈丹的玄氣,都需要好幾個時辰,這一百枚的話,差不多要大半個月。也就是說,普通修者要晉入破虛期,起碼需要近一個月的苦苦衝擊方能做到。

可楚原不同,隨著萬界仙瞳品級不斷提升,它煉化靈丹的速率也變得愈發驚人,這一百枚的六品真靈丹,幾乎只要五個時辰,便能完全地轉化成楚原自身的玄力。而在這等轉化完成之後,楚原身體中蓄積的玄力就會更加恐怖,從而召喚真靈劫,抵禦雷劫之後,便能徹底晉陞。

一切都如楚原所預計的一般,在將一百枚六品真靈丹全部消耗之後,楚原終於是引來了真靈劫,憑著他強大的肉身和萬界仙瞳輔助,楚原一舉將那真靈劫給渡了過去。也就是說,他最終踏入了破虛期。

從神罡期到破虛期,並沒有什麼顯著的變化,僅僅是肉身修為暴漲而已,但這個不顯著的變化,實則天差地別。此時的楚原,就彷彿是被充了氣的氣球一樣,渾身上下澎湃著無窮的力量!

內視肉身,可以看到在靈胎魄印上,浮現出了一個形狀怪異的破虛印,而對於楚原來說,這破虛印與他的肉身血脈本身息息相關,因此也便是呈現出了乘黃始祖的模樣。

「破虛期,終於達到了破虛期么?以我現在的實力,戰勝普通破虛期巔峰都是綽綽有餘,甚至足以抗衡法身期了。可是,這次地錄榜之戰,會不會有法身期的變態出現呢?」楚原有些猶疑不定。

法身期修者,一身氣息浩瀚如江,已經能依靠自身氣息凝練出本命虛影,通曉乾坤天地,以法身縱橫天地大荒,這種境界又遠非破虛期可比!

因此,真靈境一個小境界的提升,都會掌握無窮的新力量。就像現在,楚原踏入了破虛期,自身實力比當初的神罡期強橫了太多太多。

「恭喜天帝大人,眼下地錄榜之戰馬上就要開始了,天帝大人一舉踏入破虛期,看來是要展露崢嶸了!」楊清及時地拍了拍馬屁。

楚原卻是搖了搖頭,道:「不能輕敵!這次終究是地錄榜之戰,到底會有什麼樣的強者出現,誰都拿捏不準,若是稍有大意,很可能會吃大虧的!」

「也是!聽說,這次地錄榜之戰還會有一百多排位,乃至一百以內排位的高手出現?這些人的修為境界,恐怕早已超過了法身期,達到逆天改命的階段了吧?跟他們一戰,我們簡直毫無勝算啊……」楊清無奈地搖了搖頭。

「逆天改命期的高手太強了,如果真的碰上這等逆天角色,看來我們只有認輸的份兒了!不過,聽說這次的地錄榜之戰,是以挑戰的方式進行的?那這麼說來,我們就不必碰上這種角色了,反正我是不會挑戰法身期和逆天改命期的!」楚原苦著臉道。

地錄榜之戰,並不像之前楚原參加過的任何大戰,它採用的對戰方式乃是下戰書和應戰的方式!


凡是地錄榜上排位低的修者,都能向排位高的修者下戰書,而一旦收到戰書,無論是誰,都無法拒絕,只能應戰!若是勝了,自己的排位不變,若是敗了,對方將取代自己的排位,兩人的排位進行輪換。

而剛剛奪取新排位的修者,若是收到參戰者的戰書,亦無法拒絕,但可以延遲一天應戰,以作休養!

「這樣說來,我肯定是下戰書的那一個了,我的排位乃是四百九十多名,絕不會有人挑戰我了。為今之計,我倒是應該考慮考慮,究竟挑戰哪一個排位的修者呢?」楚原陷入了深思之中。 萬仙歸島,一座空曠的山谷之中。

山谷四面都是懸崖峭壁、高聳山峰,谷內則是一座巨大的古老廣場。廣場四面一排排巨柱雕龍飾鳳,彰顯出無比古老的氣息,廣場上空封印著一道光幕,令廣場與外界徹底隔絕。

此時,在四面的山峰上聚滿了人,千萬道目光皆是交匯在了那光幕下空蕩而寂寥的廣場。

此番地錄榜之戰,雖說由萬仙閣主持,諸多參戰修者皆投歸到了萬仙閣門下,可神道盟憑藉著逆天的實力,也拉攏到了眾多修者,儼然形成了分庭抗禮之勢。若是神道盟名下的修者在地錄榜之戰中表現蓋過萬仙閣,那神道盟的名頭就會徹底壓過萬仙閣。

神道盟的底蘊本就不弱於萬仙閣,若是在地錄榜之戰中出盡風頭,展現出恐怖實力,只怕無數勢力會望風歸順,那樣對萬仙閣就很不妙了。一旦神道盟再度壯大,遲早會吞滅萬仙閣!

因此,對於萬仙閣而言,這次地錄榜之戰,保住名聲、強壓神道盟一頭,乃是當務之急!

除了歸在兩大勢力名下的修者,還有不少的散修,誰都看不上,而是選擇自己來參戰,哪怕是兩大勢力軟磨硬泡,他們也絲毫不領情!

萬仙閣所在的山峰上,公孫勝一襲寬大金袍,端坐在金龍寶座上,目光冷峻地逡視四方。他手裡握著一枚白色的法珠,五指微微地撥轉,一副大勢在握的氣魄。

而在公孫勝身後的石台旁,楚原斜身躺在一塊長形岩石上,一手捧著洛晴泡的香茶,每呷一口,都快活似神仙,羨煞旁人。

洛晴乃是楚原的御用丫鬟,唯楚原之命是從,若是楚原不準,哪怕是公孫玲瓏來了,她也不會招待的!

這其中的關係很曖昧,如果說僅僅是因為楚原救了洛晴一命,怕是洛晴也不會如此忠誠,說到底,洛晴對楚原的情意,還是遠遠超過了丫鬟對主人的情意!

一旁,孫康看在眼裡,十分的不屑,可鑒於前些天楚原萬世荒蕪刀的威力,他倒也沒敢太過於挑釁。

「楚原,你好生悠閑啊?這是地錄榜之戰,不是溫柔鄉!」

「茲!好茶!孫康,別說地錄榜之戰,哪怕是天崩地裂,我照樣喝茶,與你何干?看好你的刀,別又讓人斬斷了!」楚原朝孫康搖了搖杯子,一臉輕蔑,氣的孫康差點沒噴血。

對面的雄峰之巔,廖坤身穿斗篷,裹得嚴嚴實實,只露著兩顆黑黢黢的眼球,顯得十分神秘。他周身波動著強烈而又妖異的氣息,好像是妖神降世,令人不敢靠近!

在廖坤前方,一個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盤身而坐,眼神格外冷峻。他的眼球與眾不同,呈現青綠色,眼神一閃,就要折射出凌人的妖光,

此人的氣息更加雄渾、凝練,彷彿是從無盡煉獄走出來的屍神,渾身上下沒有半點活人的氣息。

他便是神道盟盟主,廖霸!

公孫勝有著諸多身份,神龍見首不見尾,可廖霸卻還算光明磊落,人人都知道他的身份和修為,也正是憑藉廖霸的逆天實力,神道盟才拉攏了無盡的勢力,迅速壯大!

「爹,公孫勝終於露面了,之前搞得那麼神秘,好多身份,有個鳥用?」廖坤輕蔑地揚了揚唇。

「只是故布疑陣,讓人摸不透真正的萬仙閣閣主究竟在哪,從而震懾外敵,讓人不敢侵犯萬仙閣罷了。只可惜,我神道盟不吃這一套,哪怕有你親自坐鎮,我也能毀了地藏靈宮!」廖霸眼裡波動出不屑之色。

眼見著日已當頭,公孫勝身形一掠,飄落到了光幕下的廣場上,環視四面,抱拳道:「諸位遠道而來,參加地錄榜之戰,我萬仙閣未能盡到地主之誼之處,還望海涵!」

萬仙歸島僅僅是主持地錄榜之戰的一個分點罷了,還有很多點也都能主持地錄榜之戰,那些最絕頂的地錄榜高手,自然都去更高級別的點參戰了,不會看上萬仙歸島。萬仙閣和神道盟能請來一百多排位的修者,已經就是大造化了!

「公孫閣主,廢話少說,地錄榜之戰才是重頭戲,這開場能省則省了吧!」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從對面的山峰傳來,竟是廖霸。

在萬仙歸島,敢如此蔑視公孫勝的,也唯有廖霸而已。

神道盟的實力足以跟萬仙歸島掰一掰手腕,因此,廖霸猖狂無比,萬仙閣饒是恨之入骨,也無可奈何。強行跟神道盟一戰的話,萬仙閣也會實力大損。

不過,萬仙閣卻打算借著這次地錄榜之戰的機會,拉攏一些地錄榜修者,從而一舉誅滅神道盟!


因此,這是一次無形的較量,萬仙閣和神道盟誰展現出了更強的實力,誰就能得到更多修者的支持,從而一舉壓過對方!

「廖盟主真是心急如焚啊,趕著投胎么?放心,如果投胎,我不會讓你投胎為豬的!」公孫勝膈應道。

很快,廖霸那邊便沒了聲音,估計對方氣得都七竅生煙了。

「狗咬狗,一嘴毛!」楊清笑道。

「管他是狗咬狗還是豬啃豬,我只關心地錄榜的排位,這關乎著我能否參加王朝之戰,進入玄黃大陸上的聖域!」楚原淡然視之。

玄黃大陸上有無數的王朝,但在各大王朝之間,存在著幾大聖域。這幾大聖域,才是真正掌控玄黃大陸核心秘密的無上存在。

與諸王朝不同,外人若想進入聖域,必須得有驚人的實力,而對於楚原來說,王朝之戰便是他踏入聖域的最佳途徑。

而參加王朝之戰的修者,必須得在地錄榜之上,雖然他已經是地錄榜的人物了,但這排位實在有些寒磣。

「既然如此,那我便話不多言!」

轟!

公孫勝手掌一抓,一道印結凌空飛射而去,打在了一旁的山峰上。霍然,一道龐大的金布從山巔垂落下來。

那金布上金芒閃爍,綴滿了無數的古老文字,赫然都是地錄榜修者的名單。

而名字下方標有紅色點印的,都是來到了萬仙歸島的修者名單!

「排位最高的,竟然是一百二十五位,然後就是一百四十位,實力差距有些懸殊啊!不知道,這次有沒有人挑戰那第一百二十五位的高手,此人實力究竟如何,還沒有個定論!」楚原頗為驚奇地道。

以他如今破虛期的修為,鎮壓同級不成問題,甚至能戰敗破虛期巔峰,可是與法身期交戰,就勝負未知了!如果拚死一戰,也有勝得可能,但若對方是法身期巔峰,那他就勝算渺茫了。

至於這第一百二十五排位的修者究竟什麼實力,楚原無從知曉。

「洛晴,公孫勝和廖霸難道都沒有參加過地錄榜之戰么,這上面竟然沒他們的名字!」楚原盯了地錄榜半天,詫異地問道。

「好像是沒有,閣主之前曾以非地錄榜的身份,挑戰過一百位,後來被戰敗,就再沒挑戰過了。至於廖霸,他好像挑戰過一百零一位,也被戰敗,自此同樣沒再挑戰過。看來,他們今日也沒太大興趣,這一百二十五位的修者,或許不是他們的對手!」洛晴嬌聲道。

楚原聽得出來,公孫勝和廖霸都只想擠入一百位以內,否則他們對地錄榜就失去了興趣,強者的確是任性!

「我來挑戰!」不久,一個光禿禿的和尚走了出來,聲威磅礴地道。

這和尚穿著一件破舊袈裟,手裡握著一把重有千斤的禪杖,一邊灌著美酒,一邊大聲嚷嚷。

「好一個花和尚,此人是誰?」楚原問公孫玲瓏。

「四百七十二位的無花和尚!」公孫玲瓏應道。

無花和尚乃是萬仙閣名下的修者,挑戰的正是神道盟名下的修者!

「他挑戰的是誰?」楚原迫不及待地問道。

青春紀 第四百四十排位的趙宣!趙宣乃是千道帝國的修者,離我萬仙歸島可遠得很呢!但願無花和尚能取勝,壯一壯我萬仙閣的威勢!」公孫玲瓏嬌聲道。

轟隆!

頃刻,一個身穿白衣,手握羽扇的翩翩公子飄落到了廣場上,無花和尚見狀,當即握緊禪杖狂奔而去。

「公子,這兩人可真逗,一個是玉樹臨風,一個是兇惡醜陋,簡直是天差地別。」洛晴咯咯笑道。

「就是,那白衣公子很瀟洒啊,可惜修為太低了,對我沒什麼吸引力!」藍曦嬌哼了一句。

楚原潑了盆冷水,道:「我還以為你三千多年沒見過男人,看到豬都要撲上去呢!」

「呃——你太噁心了,我看到你都沒撲上去……」藍曦反駁道。

砰!

正在兩人鬥嘴時,廣場上已經開始交戰了,那無花和尚雖然排位比白衣男子低了二三十位,可實力卻是不容小覷。大戰足足僵持了近小半個時辰,方才最終落幕。

無花和尚戰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