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什麼問題?」天書之靈和玄龜同時皺眉。

「你們仔細感應一下。」何凡道。

玄龜帶著一絲疑惑,接近牆壁,面色微變:「限制神力?而且這壓制之力好強,我的神力打出,怕是接近牆壁,就會被壓制的沒有。」

「你吃掉的那些石頭?」天書之靈獃滯:「那是大道牆壁?」

劍靈同居日記 「試試看。」何凡沉喝一聲,一拳轟擊在牆壁之上。

轟隆

一股強大反震之力傳來,何凡直接飛了出去,同時還有一口血水噴洒,以及骨骼斷裂聲。

「那些古生靈不是蠢貨,若是能用純粹力量打開,早就打開了。」玄龜將他扶起來:「我們應該順著牆壁尋找。」

「順著牆壁尋找?」何凡爬起來,沉默片刻,道:「你說的有道理,若是那些石頭,是大道牆壁,意味著,這牆壁有缺口。」

這大道囚牢,被打開過! 漆黑的牆壁,神力限制,任由何凡和玄龜神力滔天,牆壁也能將神力壓制的乾淨。

純粹的神軀力量,無法撼動牆壁,只會被反震所傷,他們總算明白,這裡為何能困死古生靈了。

神力無用,神軀力量不足,天人十級的古生靈都只能在此坐化,更別說何凡他們了。

想到之前的石頭,他們只能抱著最後一絲希望,沿著大道牆壁尋找,不知道有沒有的缺口。

何凡的速度降低了不少,同時測試這牆壁的威能,只有五百米外,影響才是最弱的,五百米內,就會感受到明顯的壓制。

百米內,何凡的神力,會被壓制到天人三級左右,再接近,估計會被壓制到天人以下。

「這樣看來,我們就算是找到缺口,怕也出不去。」玄龜面色凄苦,剛看見一絲希望,就要破滅了。

「如果無法動用神力,我們就不能縮小身軀,除非那缺口有人形那麼大,而老龜,則要找到一個更大的。」天書之靈嘆息道。

玄龜的本體巨大,比一般星辰都要大不少,在大道囚牢打出這麼大缺口?呵呵,把盤古拉出來,看他能不能行。

天書之靈則沒問題,他沒有神力,身體也小,若有缺口,直接鑽過去就行了。

「先找到缺口再說。」何凡心頭沉重,神威波動,一絲獨特道威顯化:「我再試試看。」

獨特的道威,雖然微弱,但卻奇特,何凡神力再催,蘊含特殊道威,轟向大道牆壁。



無形的限制之力,神力快速消散,但這次還有一小股神力,落在大道牆壁之上。

大道牆壁沒有絲毫波動,神力太過微弱,但這點已經足夠了。

「有用,到時我用這道威包裹你們,可以離開。」何凡說道。

「那就趕緊找缺口。」玄龜再次激動起來。

沿著牆壁搜尋,這又是漫長的事情,誰也不知道大道牆壁有多寬廣,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缺口。

何凡尋找出口,萬界爭鋒越發激烈,一些頂尖大族,也退出歷史舞台,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

當初神話時代,萬族強盛,各族爭鋒,神話時代之後,多少古族徹底消失,湮滅時間長河之中,這個時代,再次重演了。

何凡並不知道外界的情況,也沒有憂心忡忡,什麼人族離不開自己的憂慮,自己就沒在人族待過幾天,都是在瞎浪。

不論在哪裡,都是一樣,不論少了誰,地球一樣轉,人族一樣生存,少一個兩個沒什麼,更何況,還有龍族和白.虎道祖在,足以庇護人族安全。

何凡不著急,只是擔心柳清緣她們,希望別來找自己,若是一不小心也跑進來,這無邊無際的大道囚牢,找都找不到。

無邊黑暗,沒有一絲亮光,何凡只能摸索著前行,偶爾遇見坐化的古生靈,就去弄傳承,交給天書之靈。

當初天地大道孕育的古生靈不少,而古生靈還有天地大道再次孕育,不說古生靈泛濫成災,那數量絕對比前世傳說的三千魔神多。

傳承也是千奇百怪,有黑暗,生命,毀滅,死亡,殺戮什麼的,一大堆無上傳承,最差也是九級道祖,最高天人十級。

在古生靈中,天人十級確實被稱為半步不朽,至於天人十級以上,古生靈也不清楚,只是猜測,超出天人,就能證道永恆,因為天人十級,已經觸摸到不朽的門檻。

年復一年的尋找,何凡進化法都換了幾遍,天書之靈推演出一部又一部,不斷為他增強,融合新的進化法。

如今何凡的實力,可以自信說一句,不比道祖初期差,但依舊打不過鳳祖那個神經病,因為對方太強,壓根就不是道祖初期的。

何凡又找到一些石頭,直接吃了,強化自身身軀和神威。

又是一段漫長時間過去,萬界已經混亂的不成樣子,大族戰戰兢兢,小族出門都不敢,龍族龜縮,人族暗中潛伏。

何凡目光掃視大道牆壁,猛地凝住:「那裡,那裡有缺口!」

「缺口!」玄龜和天書之靈激動地道。

何凡快步走了過去,缺口有不少,在大道牆壁附近,還有七八塊大小不一的石頭,而那些亮光,就是缺口,最大的有巴掌大。

「終於可以出去了。」玄龜和天書之靈都有種重獲新生的感覺。

「先不急。」何凡也很激動,但既然出口找到了,那也不用急了:「先把這石頭吃了,更穩妥一點。」

保險起見,吃了這石頭,能凝聚出獨特道威,不受大道囚牢限制,才能安然離開。

將七八塊石頭撿起來,大口啃著,日子很難過啊,很久沒吃到肉了,好懷念。

「神若出去,定要吃個痛快,讓萬族恐懼!」何凡啃著石頭,立下誓言。

「你早就讓萬族恐懼了。」玄龜翻了翻白眼道。

當初在小仙界,何凡一現身,萬族都嚇的不敢出門,這還不算恐懼?

「吃完了趕緊上路,這破地方,我一點也不想待。」天書之靈催促道:「十級進化法都弄出來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人族不知道怎麼樣了。」

「都到神手中來,帶你們出去。」消化掉石頭,何凡帶著他們,化作一道光芒,沖入那個巴掌大的缺口。



限制再次籠罩,何凡化作的神光微微震動,獨特道威顯化,限制力量消失,任由他通過。



「握草……」

進入缺口,已經接觸到外界空間,何凡懵了,玄龜和天書之靈也懵了,這特么還卡住了?

大道牆壁上,何凡就一個頭伸了出去,身子全部在大道牆壁裡面,就像是五指山孫猴子,就能露個頭,但猴子仰望的是天空,他看的是星空。

「你們誰去推我一把?」何凡麵皮直抽,這特么好尷尬啊。

「廚神,你覺得我出的去么?」玄龜無奈:「我也動彈不得。」

「我能出去,但是,我拉不動你們。」天書之靈捂著額頭,一臉悲傷:「這大道牆壁是怎麼回事,你有道威,應該不會被限制才對。」

「我怎麼知道,明明之前就沒事,結果進入這牆壁,就出事了,這牆壁好像有吸力一般,將我吸住了。」何凡無奈解釋。

「會不會是因為道威一樣,將你當成牆壁的一份子了?」玄龜猜測道。

暴力俏村姑 何凡:「……」 「有這種可能。」天書之靈摸著下巴,道:「會不會是因為你吃多了?」

「我那不是為了穩妥么?」何凡嘴角直抽,再說了,不吃那石頭,我連頭都出不去。

「一般頂級神器,若是集齊碎片,都能自動癒合,這大道牆壁,顯然也有此能力。」玄龜猜測道:「你剛吃了石頭,就是這缺口,你回來,剛好堵住。」

「能不能不要馬後炮了?」何凡面色不善地道:「天書,跑出去想辦法,把我頭砍了。」

「這個……」

「砍了頭,我滴血重生便是,這身體不要了,去了萬界吃點補回來。」何凡催促道。

「廚神,你這就是在刁難我天書了,我是一個文藝兵。」天書委婉地道。

何凡:「……」

玄龜:「……」

你特么確實是個文藝兵,還是不動手的斯文人。

「那就,這麼著了?」何凡低頭看了看,黑漆漆的大道牆壁,一時絕望了。

天書之靈太廢了,何凡就算是站著不動,放下一切反抗,也砍不動他一分一毫,至於神宴,一樣拿不出來,就算能拿出來,神宴也不會砍他,大道神器有靈性,除非何凡對不起神宴,否則不會噬主。

「廚神,要不你想辦法把老龜送出去?」玄龜出聲道。

「我要是能把你送出去,我自己就出去了。」何凡撇嘴道:「握草,這大道牆壁瘋了……」

「怎麼了?」

「往我身體里鑽,不會是想同化我吧?」何凡面色連變。

「要不,廚神吃了這牆壁吧?」玄龜忽然道:「吃掉這牆壁,就能跑了。」

「我特么消化怕是跟不上。」何凡蛋疼了:「而且,啃不動,會崩了牙,這牆壁,除了我的頭,幾乎滲入每一個細胞。」

「鑽入廚神的身體,以廚神的消化能力沒問題的。」天書之靈沉聲道:「廚神,加油。」

「加個屁的油,現在只有一個辦法。」何凡面色難看地道。

「什麼辦法?」天書之靈和玄龜連忙問道。

「進我身體裡面,清理石頭,想辦法將石頭引入胃裡,身體其餘部位,消化能力不是特彆強。」何凡臉色難看地道。

若是對付道初進化者,摸一下就消化掉沒問題,但是,這是大道牆壁,比道初進化者難搞多了,哪怕不限制他的神力也很難搞。

「也不是很難搞,如果廚神的身軀再進一步,道威濃郁,宛如這牆壁,牆壁這牆壁,不會再入侵了,會將廚神當成一份子。」天書之靈道。

「那就快點。」何凡催促道:「別到時真的只剩下一個頭了。」

天書之靈和玄龜連忙進入何凡體內,雖然出去不行,但進入身體還是可以的,兩個傢伙連忙清理入侵的大道牆壁,準備引入胃裡。

入侵的牆壁,幾乎都分散了,就像是一粒粒沙子,將何凡包裹。

「廚神,你也自己動動,這神力限制很大。」玄龜道,他一次只能弄少量的大道牆壁沙粒。

「嗯。」何凡麵皮抽動,任由兩個傢伙在體內亂來,這滋味還真不好受。

紀少的二嫁新妻 隨著大道牆壁運送,何凡第一次覺得,自己消化的不夠快,好在,大道牆壁沒有神智,否則想弄死他,直接一股腦全部進來,就能撐死他。

大量的大道牆壁沙粒消化,何凡的身軀,神力,都沾染上了這獨特的道威,好似感受到何凡的轉化一般,大道牆壁入侵的速度也降低了一些。

這大道牆壁本能將他當成一份子,想要用他填補缺口,融為一體,只是因為他體內道威太少,還有大部分沒有轉化,所以,才會入侵,想要轉化他。

何凡嘗試用道威接觸大道牆壁,大道牆壁主動退去,但道威一離開,就會再次入侵。

「還好。」

何凡鬆了口氣,弄清楚了,也確定自己沒有生命危險,安心消化就行了,這次應該能吃個飽了。

大道沙粒入侵太猛,何凡就顯露道威,若是入侵的不夠快,就收斂道威。

讓他啃牆壁,會崩壞了牙,但主動入侵的牆壁,就不在此列了,分散之後,威能不能很強,再加上獨特道威,消化也快。

就這樣,大道牆壁上,一個腦袋露出來,眼巴巴地看著星空,眼中充滿渴望,想出去,可就是出不去。

隨著大道牆壁消化,何凡身軀也越來越強,獨特道威也越來越濃郁,何凡的神力都被淬鍊了一番,變的更強了。

「這樣下去,會不會比古生靈還強?」何凡有些小期待,若是能將神軀全部熔煉一番,神力,神威什麼的全部改造,肯定超過傳說中的古生靈。

時間流逝,外面星空如同永恆一般,沒有變化,何凡眼巴巴地看著,再漂亮的景色,也有些煩了,體內道威越來越濃郁,玄龜都快受不了了。

「再這樣下去,僅憑道威,都承受不了,道初巔峰,都未必能對廚神出手。」玄龜喃喃道。

面對何凡,就像是面對大道牆壁,神力不可傷,這不用打了,也就那些古生靈,能與何凡較量較量,但等何凡全部轉換完成,古生靈也白搭。

畢竟,大道牆壁,是古生靈也打不破的地方,一旦全部轉化完成,古生靈神力無用,只能拼神軀,但何凡的神軀也在強化。

不知道過了多久,何凡的廚神之軀再做突破,踏入道初之境,追上了基因數據。

隨著廚神之軀突破,何凡的基因再度淬鍊,增加了一點點,72.9%!

「好無聊啊。」何凡嘆息一聲:「你們和我說說話。」

「廚神,我們都累得要死,哪有精力陪你聊天。」玄龜和天書之靈齊翻白眼。

「現在不用你們了,我自己能搞定了。」何凡道:「你們還是陪我聊天吧,現在你們作用就是這些了。」

「你想聊什麼?人族現在不知怎麼樣了……」

「不要提這種沉重的話題,聊點開心的。」

「你找不到女朋友?」天書之靈沉吟道。

何凡:「……」

馬蛋,你是欺負我現在動不了是吧?別讓老子出去,出去之後,抽不死你。

「這個話題好。」玄龜笑道。

「其實,有個方法,可以出去。」天書之靈道:「把你拉出去。」

「什麼辦法?」

「我們去找人,現在你應該能將玄龜送出去了,我可以到附近找找看,看是否有生靈。」天書之靈道。 「找到生靈,又有屁用?」玄龜撇嘴道:「他們還能挖開這大道牆壁,將廚神弄出去?」

「好像也是,那我不找了。」天書之靈想了想,覺得很對,這完全是白費力氣。

大道牆壁,若不是有缺口,何凡連個腦袋都鑽不出來,而那些生靈,一旦接近大道牆壁,神力都沒用了,拿什麼砸開大道牆壁?

「還是找找吧。」何凡嘆道:「找個過來和我聊天,解悶也好,若是有本事砍了我的頭,那更好。」

「別鬧,就你現在大道牆壁之體,神力能近你身的,也就道祖了。」天書之靈沒好氣地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