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二星擊就如此,三星擊你必死無疑了。」古駁帶著一種毛細老鼠一般的殘忍表情,冷笑著道,「但我不急,你慢慢恢復,等你的身體恢復后我再將你擊殺。」

古駁鎮定了,九星毀仙盤,一星比一星強大。如果由伐魔帝這樣的仙帝境催動,九星出,就是仙帝境九重都難以抵擋,都要毀滅。

古駁的實力不足,他最多能夠催動五星,現在僅是催動二星擊就將方昊天重傷到這等地步,古駁勝券在握了。

當然,他並不是大意,他更不願意給方昊天有恢復的機會,很想趁機就催動三星擊將方昊天一舉擊殺。

但箇中原因只有古駁才知道,他催動此盤的消耗是巨大的,他無法馬上再催動九星毀仙盤,他也需要恢復,需要蓄力。

所以嘴裡說的很大方,很自滿,實際上他有古衷,他在蓄力的同時只能眼睜睜看著方昊天的身體在迅速恢復。

可是古駁卻不知道,他剛才那一擊,差點毀了方昊天的身體,卻也讓方昊天在面臨生死的剎那對《永恆不滅體》再有領悟。

所以方昊天的身體在恢復過程中,實際上也是增強過程。等他的身體恢復如初時,看上去跟以前沒有什麼分別,實際上他的身體更加強大了。

方昊天的身體恢復了,古駁也完成了蓄力。

「該結束了。」古駁將手中的九星毀仙盤抬起,「剛才二星擊就讓你重傷,現在我催動三星擊,即便你是主宰境九重都無法承受,你的一切都歸我吧!也許很多年後我執掌仙界后還能記住你的名字,你的存在就是為了成全我踏頂!」

轟隆!

九星毀仙盤爆發出三顆星形光華,璀璨無比,帝力氣息比剛才足足大了一倍有餘。

古駁笑了,這是他第一次催動三星擊,他感受到了他都要震顫的威能,一剎那他彷彿覺得自已成就仙帝境,縱橫無敵,萬界無敵,帝臨天下。

「哈哈,你的廢話真多。」方昊天哈哈大笑,「你這一擊也只會成全我,你這一擊后我會變得更強大,成就真正的主宰境不敗永恆之身。」

「不敗永恆之身?大言不慚,」古駁振臂,三星擊碾壓而出,爆發滔天毀滅之威,如此威能確實能夠滅殺所有主宰境存在,「死吧,你的身體將會被毀滅,你的所有希望都毀滅,你的劍屬於我,你的空間寶物也屬於我。」

轟隆隆!

三星光華碾向方昊天。

方昊天雙眼虛眯。

此盤三星擊果然強大,強大到極度恐怖的地步。

「就算不是仙帝境一擊,至少也是半步仙帝境的一擊。」

方昊天對三星擊做出了判斷。

「去死吧,五帝之徒,從此消失。」

古駁信心十足,大肆狂笑。

三星一擊,極近仙帝境,現在用來轟殺一名主宰境,絕對是必殺的一擊,決定一切的一擊。

威能涌動,力可毀天,殺音轟鳴。

轟隆!

三星光華以淹沒一切,毀滅一切,刺目無比的瞬間將方昊天吞併。

「結束了!」古駁一擊得手,神情興奮,但他又忍不住輕輕嘆息,他不得不承認,「這個人類小子確實了得,難怪會被五帝看中合收為徒,其是真正的年輕,卻到達了需要我催動三星擊才能將其擊殺的地步。如此妖孽的人類天才,若給他百年時間,也許這人族便能多一名仙帝。」

嘆息聲中,古駁神情越來越興奮,繼而哈哈狂笑:「哈哈,人類一絕世天才被我所殺,可見運不在人族,在我,在我古駁的身上,就憑他這個能壓制敵人實力,無法轟破的空間寶物,我註定了要縱橫仙界,以後定能滅殺仙帝,我將會成為仙界之主,不,以後我是萬界之主……」

話音未落,古駁的興奮的神情突然凝固,雙眼一下子瞪大,化為了極盡不可思議的震驚之色。

三星擊光華開始淡化,古駁看到了一道人影就站在三星擊的最中心地帶,等到三星擊光華盡數消失后,那道人影變得清晰,真實,這不是方昊天還能是誰?

「不,不可能,你怎麼沒死,不可能!」古駁突然驚駭尖叫,滿臉不可思議,無法置信,他完全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極盡半帝境一擊,就是一般的仙帝境都不敢承受的一擊,方昊天竟然承受了下來,還活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

撲通!

古駁直接就跌在地,臉色慘白。

方昊天沒死,古駁知道他完了,因為他最清楚自已現在的狀態。

催動三星擊一次,他的修為損耗巨大,可以說他現在如同一個普通人,最多比一個普通人強壯一點而已,他連地武境都打不過了。

而這樣的狀態,至少要維持三個時辰。

三個時辰,就算方昊天受再重的傷,只要沒死,以方昊天的修為,三個時辰內足可恢復到一個很強大的程度,吹口氣都能夠滅殺他。

「人生際遇,仙人難測,是福是禍,難以預知。」

「我遇上你,是我最大的劫數,但也是我最大的福緣之一。」

「你的強大,也許可以殺我,也可以成全我,現在很明顯是後者。」

「古駁,我要謝謝你啊!」

「有了你,我的永恆不滅體終於小成圓滿,真正是主宰境無敵,再進一步就可以承受仙帝一擊了。」

「不但如此,我的玄武修為就在剛才又有突破,我現在已經突破到了主宰境七重,而我也真正了解到我的魂武修為到達了半帝境極致,就差一點便能突破到仙帝境了。」

「謝謝!」

方昊天緩步走到了古駁的面前,每走一步他的氣勢便高上一份,等他站到古駁的面前時,氣勢之強,簡直尊貴威嚴到不可逼視的高度。

這是真正半步仙帝境的氣勢。

氣勢到了至高巔峰后,突然緩緩斂下,最後方昊天看上去像一個普通的武者。

但在古駁的感覺中,此時的方昊天才是真正的強大,真正的深不可測。

「不可能,不可能……」古駁不斷搖頭,他仍然能以接受失敗的結果。

「沒有什麼不可能。」

方昊天右手抬起,手指點向古駁的眉心。

「不!」

古駁突然驚醒,駭然尖叫。

方昊天面無表情,手指抵在了古駁的眉心上。

咻咻……!

古駁的身上有一道光華飛起,正是那九星毀仙盤。

「再向你說一聲謝謝。」

方昊天左手將九星毀仙盤抓住后,手指的勁氣微吐。

砰!

古駁的腦袋炸開。

魂幻界也消失了,回到了真實的石殿中。

石殿依舊,但古駁卻已經變成了一具無頭的屍體。

「嗯?」

方昊天突然微訝,他感受到了九星毀仙盤中居然還有一道隱晦的氣息,這是不屬於古駁的,是屬於另一尊強大的神識。

方昊天明白了,這是此盤原主人的神識。

「哼,一縷神識而已,你就算是仙帝境又如何?」

方昊天的靈魂力化為了一把大劍,突然以碾壓式的威能朝那道氣息衝去。

「方昊天,又是你,我一定會殺了你。」

那道神識怒吼,演化強大的殺招轟向方昊天的靈魂力凝成的大劍。

「死!」

方昊天一喝,大劍將那道神識刺碎。

「嗡!」

九星毀仙盤微震,真正成為了無主之物。

「從此你歸我!」

方昊天意念一動,往九星毀仙盤注處靈魂力,將其煉化,從此他就是此盤的主人。

「咦?」

方昊天掌握了此盤后,突然震驚的發現,此物的形狀是可以變化的,盤形並不是固定的。

「古駁啊古駁,你真是可悲啊,如此此物是真正屬於你的,今天的結果也許你才是勝者。」

方昊天成為此盤的主人後,徹底了解了此物。 因為夜色有些黑,所以秦菲辨認不出身後追上來的豪車究竟是不是東方玉卿的。

說來也奇怪,有那麼一瞬間秦菲是渴望見到東方玉卿的,大概是因為今日一別,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回來。

按照原計劃她很快就會趕回M國,希望在離開之前能夠看到東方玉卿,哪怕是遠遠地看上一眼也行。

可惜她今晚一直陪著孩子們玩遊戲,還沒能抽出時間去偷偷看東方玉卿一眼。

「嫂子,你要是累了就躺後座上休息一會,估計一時半會還不能下車。」

為了保險起見,東方豪宇決定暫時先不回住處,免得被人守株待兔了。

說來也是夠危險的,幸好他剛才把手機關了,否則他哥若是要求他開車返回的話,他都找不出合理的理由拒絕。

「我沒事,謝謝你東方豪宇。」

秦菲一臉歉疚的看著東方豪宇的後背,隱忍的淚水終究是奪眶而出。

從後視鏡看到秦菲的眼淚,東方豪宇心裡很不是滋味。

如果身後沒有追兵的話,也許他會即刻停下車,然後不顧一切地將秦菲抱在懷裡好好安慰一番。就算不能那樣,那麼他也想親手給秦菲擦去臉頰上的淚水。

明明相愛著的兩個人,如今卻要以這樣的方式躲避著對方?

明明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如今卻要各奔東西?

絢爛的煙花照亮了漆黑的夜空,足足燃放了二十分鐘,也預示了宴會進入了尾聲。

賓客陸續離場,東方溢站在大門外送客,東方玉卿姍姍來遲。

等送走了客人,場內一下子變得冷清下來。

東方豪宇的父親東方浩還沒走,他今天跟著自己的大哥東方溢結識了不少權貴,剛剛也有幫著送客,此刻正意興闌珊。

「阿卿,今晚就留下來過夜吧,我看你喝了不少酒。」東方溢走過來拍了拍東方玉卿的肩膀,關切的說道。

今晚他很盡興,去年的今天因為東方玉卿酗酒,鬧了一些不愉快。

今天的生日宴也算是彌補了他的遺憾。

雖然他知道秦菲還是走了,但不管怎麼說他這個做「公公」的也只能幫到這裡了。

「不了,我想回去。」東方玉卿想也沒想,直接拒絕了。

今晚的宴會終於結束了,他有些頭疼,現在只想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單獨待一會。

秦菲,還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東方溢原本還想勸說兩句的,但看到大喬神情焦慮的走來,忍不住問道:「孩子們呢?準備一下,我讓司機送你們回去。」

「回稟老爺,小王子已經睡著了,小王妃也吵著要留下來過夜。」

東方溢為難地看了眼東方玉卿,發現他也在看著自己,於是尷尬地咳嗽了幾聲。

某人嘴上不說,其實他心裡也是想留下這兩個乖孫兒。

東方玉卿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算了,今晚留下來吧,我去休息了。」

始終站在一旁的東方浩動了動嘴唇想說些什麼,卻又打消了念頭。

明眼人一看,都知道東方玉卿心情不好,他又何苦往槍口上撞呢?

秦菲的事情他剛剛也聽說了,沒想到他那個不成器的兒子竟成了幫凶的嫌疑人。

少頃,東方玉卿透過微微敞開的門縫看到本該是在睡覺的王子卻站在床上彈跳著,而他的女兒正一臉興奮的拍著手掌。

大喬和小喬正一臉擔心的護在兒童床邊,恰巧背對著東方玉卿。

安靜地看了一會兒,東方玉卿的呼吸突然一窒,手指也不自覺的撫上了自己心臟的位置,因為剛剛他居然透過女兒看到了秦菲的模樣。

是的,母女倆長得很像,以至於這兩年他總是情不自禁的把她抱在懷裡。

秦菲離開了,他依舊風光無限。原本以為只要他願意,隨時都會有很多女人圍著他打轉。

可是為什麼他一直悶悶不樂,這種感覺縈繞了他差不多兩年。

也許是因為今天聽到了秦菲回來的消息,所以東方玉卿格外的想她。

鏡頭一轉,秦菲系著圍裙在廚房裡心不在焉地洗著碗,東方豪宇就這樣身形慵懶地倚靠在廚房的門框上沉思。

東方豪宇的表情非常的疑惑,但很快就瞭然一笑說道:「嫂子,你別誤會,我沒有想要打聽你隱私的意思,只是好奇我哥怎麼這麼快就知道你回來了?」

按理說今天的晚宴有好多女孩子都帶著狐狸面具,東方玉卿是如何發現秦菲的?

乍一聽到東方豪宇的話,秦菲猛然愣了一下,繼而反應著將沖洗好的碗放回柜子里,然後吞吞吐吐地猜想著。

「那個……估計是……我跟孩子們待的時間太長,被人誤以為我動機不純,然後露出了破綻。」

東方豪宇目光銳利、幽邃地冷凝著秦菲那巴掌大的臉蛋,像是在琢磨著她言語里的真實性,怎麼感覺哪裡有些不對勁呢?

東方豪宇走近了幾步,索性盯著秦菲的眼睛問道:「嫂子,你是不是有心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