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也不是你不知道的呢。」瓏五道。

不過刑部尚書對自己的情報網似乎很自信,瓏五揮揮手這事全權交給她查了,她才風風火火的走了。

所以其實你就是想要這事的處理權是吧?

但是,偏偏有一句話叫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瓏五還沒有走到昭慶殿的門口,小侍就飛奔著來找她了。

哲庶君在昭慶殿鬧開了。

瓏五回去的時候昭慶殿擠滿了人,吵吵鬧鬧的聽的人腦子疼。

「幹什麼呢,都閉嘴!」瓏五凶神惡煞的吼了一嗓子。

見她回來了,眾人紛紛跪下,只有姬離直直的站著,瞬間就鶴立雞群了。

瓏五約過眾人走到他身邊:「有沒有嚇著?」

姬離搖搖頭,主動靠近她。

瓏五伸手把姬離摟在懷裡走到主位上坐下:「說吧,怎麼回事。」

說著眼睛掃到哲庶君身上,這咋還沒完沒了了,上次教訓的清了是吧!

哲庶君掛著個面紗,眼圈紅紅的,拉著瓏五的裙角:「陛下,陛下你要為我做主啊,皇貴君對於上次頂撞之事懷恨在心,他給臣妾下來毒藥。」

說著他拉起面紗,哲庶君之前還是個美人的面容,現在臉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紅青相間的疹子,看著滲人。

「陛下。」哲庶君哭哭啼啼的求瓏五做主。

瓏五看了看懷裡的姬離,就他這腦子,能想出下毒這麼複雜的報仇方法?

再看姬離轉來轉去的眼睛。

等等!

這智障啥時候好的?咋裝的還挺像,她就說他怎麼老是發獃呢!

姬離感受到她的目光微微低下頭。

她會不會已經發現了,發現他好了,姬離緊張的手心冒汗。

瓏五卻忽然轉頭對哲庶君道:「你有什麼證據?」

哲庶君對瓏五這裡冷淡的態度有些難過,但謝謝之後的事,他立馬就把這一點難過壓下去。

「回陛下,我抓到了下藥的人,他聲稱是皇貴君指使的。」哲庶君那邊壓著一個小侍上來。

小侍噗通一聲跪下,「陛下,陛下奴才不是故意的,都是皇貴君逼迫奴才的,陛下饒命呀!」 小侍哭著求饒,但卻把姬離賣了個乾淨。

姬離緊緊的拽著瓏五的袖子,表情很不安,至於是真的假的就不知道了。

「你說是他指使的就是他指使的?」瓏五冷冷的看著小侍,就是真的也得是假的。

「回陛下,是皇貴君身邊的綠竹把葯給我的。」小侍揪出來一個人。

看向平時陪姬離玩的那些人,一個小侍臉上發白往後躲,一看就是有鬼。

「就是他!」小侍指著綠竹喊道。

原本還不是很緊張的姬離心漸漸提起來,綠竹,是平時他身邊伺候的!

如果他指認自己,那迎來的是什麼後果不用姬離說。

但姬離不能反駁,因為他現在是個什麼也不懂的「傻子」,如果他說了那就露餡了。

瓏五感覺到他不斷的揪緊自己的衣角,智障,這個時候知道害怕了,早不跟老子攤牌,哼!

不過自己家的智障,還是不能隨便讓別人欺負的。

綠竹那邊被指認出來就要跑,他不跑還好,一跑跟不打自招也沒什麼區別了。

這麼多人哪可能讓他跑了,還沒跑出門門口,綠竹就被抓回來。

「陛下,陛下是皇貴君逼奴才的,他說奴才要是不幹就要殺了奴才全家,陛下饒命。」綠竹一跪下根本不用人問,自己就吐了個乾淨。

姬離大約猜到他會說什麼,他們這樣分明就是串通好了的。

他要怎麼辦?,也許,在她處決自己之前,他還有機會,為母親報仇?

姬離胡亂的想著。

九合見瓏五神情不太好,但想想她往日對皇貴君的在乎,九合覺得得為皇貴君辯解辯解。

當然只有還是因為她在姬離身邊伺候久了,她覺得姬離做不出這樣的事來。

「陛下,只憑兩個奴才的話並不能證明什麼。」九合道。

瓏五:她知道啊,她又沒有懷疑姬離。

九合又道:「沒有證據不能輕下定論。」

瓏五:……

你多嘴幹什麼!

果然,哲庶君正愁怎麼提前這茬呢:「陛下,皇貴君指使人給臣妾下毒肯定會留下證據,臣妾請求搜查皇貴君的寢宮。」

瓏五瞪了九合一眼。

九合眨眼不知道錯在哪,她是在為皇貴君辯解呀。

瓏五:不知道還以為你是別人的卧底呢,豬隊友。

瓏五看哲庶君那個樣子也知道姬離那邊肯定是藏了什麼不可告人的玩意了。

但是證人都有了,她也不能假裝看不見是不是,這麼多人呢。

瓏五讓九合去搜搜,九合走的時候給了她個眼神讓她自己體會。

九合:……

我不是很明白!陛下到底什麼意思啊!

九合帶著人去了沒多久就回來了,看著她端著個蒙著布的盤子瓏五扶額,這是只豬嗎!

九合肯定不是豬,她之所以把東西帶回來,是因為這事干係重大。

「陛下。」九合走到瓏五身邊耳語。

姬離咬緊下唇,九合剛才說話的時候向他看過好幾次,分明就是出了大事了。

要怎麼辦?怎麼辦?

「姬離,」瓏五忽然叫他。

「卿,卿卿,幹嘛?」

不到最後一刻,姬離不會就這麼放棄。

哲庶君在剛才九合進來的時候,面紗之下就已經是毫不掩飾的笑容了。

可瓏五沒有預料之中的震怒,甚至她給姬離整了整衣領,然後叫九合帶著姬離去睡覺!

「陛下!」哲庶君站起來,「你怎麼能這麼就放過他。」

瓏五一眼看過去,哲庶君登時僵住,一動不動。

她的眼神太冷了,沒有一絲的溫度,讓他恐懼。

將軍,你手下又被策反了! 九合也是驚訝,但她努力的壓住驚訝,帶著姬離去休息。

「皇貴君,請跟奴婢來。」九合小聲引著姬離離開。

姬離抓著瓏五的衣服沒放手,她是什麼意思?

瓏五拍了拍他的手,「乖沒事,一會兒就回去陪你,你先睡。」

姬離不明白瓏五是什麼意思,跟著九合走了。

反正對於他也沒有壞處。

哲庶君對於這樣的結果自然是不能接受的,可他還沒開口,已經有人把他的嘴堵上了。

哲庶君看著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人嚇了一跳,瞪大眼睛,這是什麼人?

暗衛把昭慶殿的大門關上,瓏五身邊的宮人一個個都低下頭快速離去,屋裡只留下哲庶君和他身邊的人,以及那兩個證人。

「原本不打算把你們怎麼樣的。」瓏五一個人低低的說了一句。

「唔!唔!」哲庶君掙扎著,不過養尊處優的他哪會是暗衛的對手,三下兩下就被制服。

「說說吧,誰指使你的。」瓏五問哲庶君。



瓏五回到寢殿姬離還沒有睡,九合在旁邊怎麼哄都不管用。

見她進來了,姬離瞬間抬起頭。

「不是讓你回來睡覺?」瓏五瞧著他換了睡衣,一身單薄的坐在床上,過去那個被子直接給裹起來。

瓏五沒有要解釋的意思,姬離也不能問,只能被她按著睡覺。

第二天一早,宮裡就傳旨,哲庶君謀害陛下,被打入冷宮,連帶著他的家族都跟著遭殃了。

謀害皇帝這麼大的事可沒有人敢瞎叭叭,這事解決的速度超出了姬離的預料。

為什麼?

姬離知道哲庶君壓根就沒有什麼謀害皇帝。

他身邊的人也跟著換了一批,看著好像沒什麼不同,但姬離武功並不弱,他能感覺到他們不是一般人。

瓏五也沒拆穿他,還是跟溜著個傻兒子似的每天帶著他玩。

一轉眼就到新年了。

大早上瓏五被九合從被窩裡請出來,不情不願的去幹活。

等她祭祖回來才把姬離弄起來,絲竹管弦之聲不斷,宮裡熱鬧非常。

瓏五搞了一身大紅色的鳳袍,順便給姬離弄了個情侶款。

牽著姬離去正殿看戲。

這是姬離恢復以後第一次參加重大活動,除卻凰非卿殺害的他母妃這事,她其實真的是個好皇帝。

瓏五把姬離放在自己身邊,姬離乖乖的沒有像上次那麼鬧。

「無聊嗎?」過了一會兒瓏五問他。

姬離搖頭,這樣熱鬧的時候一年也沒有幾回,怎麼會無聊?

姬離的記憶力他只有在母親在世的那幾年有過一點歡愉

而從來沒有人對他,像瓏五對自己這麼好。 姬離又發獃,身上帶著孤寂和落寞。

吧唧!

一個柚子瓜殼扣在他頭頂上:「想什麼呢,不喜歡看我帶你出去。」

姬離搖搖頭,她是宴會的主要人物,她出去了,宴會也就要散了。

瓏五把剝好的柚子分給他,順便把節目單子也給他:「想看什麼自己點。」

戀上魔咒王子:拽丫頭,別想逃 姬離哪裡敢,男人有學問本來就不多,他要是真點了,那不就暴露了他識字。

他把單子又還給瓏五:「我不知道該點哪個。」

瓏五瞧著他那個小眼神,裝的不累嗎?

要不晚上回去拆穿他?不然每天裝著也怪辛苦的。

[小姐姐建議你不要。] 極品萌寶:霸道爹地護妻狂 系統給瓏五齣主意,[你倆的背景可是仇人,挑明了他肯定就不聽話了。]

瓏五差點把這茬忘了。

凰非卿的記憶里沒有這件事,瓏五想想可能是那個老侍衛有問題,比較人家一心復國,搞個假信什麼的也沒什麼。

還是把這事查清楚再拆他好了。

九合在一旁不時的給瓏五更換菜肴,或是遞上來賞賜的單子。

「陛下,各府的年菜已經賞好了,該賞年禮了。」九合遞上來年禮單子。

瓏五拿過來看了看,「這個,孔雀呢袍子,給姬離。」

「是。」九合應著。

「還有這個,暗紅蘇綉織金被,那個八仙蓮花白玉瓷碗都給姬離,剩下的你按照以前的分就行了。」瓏五隻把想給姬離的挑出來。

九合發愁,陛下你這是硬趕鴨子上架啊。

姬離聽著瓏五的安排,單子上珍寶無數,瓏五挑的也不都是最好的,可卻格外的觸動人心。

今天是過年,她準備的都是大紅的衣飾,他柜子里沒有一條紅色的被子,所以她填了一件。

昨天他喝粥的時候,小侍端著一直雙龍戲珠花紋碗,他覺得喝粥不好看隨口說了一句。

還有那件袍子,孔雀呢少有,聽說不僅暖和,而且細密輕薄,他這些天為了躲她總是往外跑……

她雖然一句話也沒說,可卻比說了什麼都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