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主人,天快亮了,我們趕緊回皇都城吧!」

慕若點了點頭,翻身躍上小狐後背。

小狐立馬飛離地面,朝著皇都城飛去。

在慕若他們離開之後,地上的鋒刃才敢將頭從地下扒出來,他坐在地上拍了拍胸口,一副受驚的模樣。

剛才都發生了什麼事情,一個實力超越僵王高級的元者,居然將千年的幽獸都擊敗了!他四下看了看,嚇得連忙爬起來就跑!

——

慕若坐在小狐後背,抬眸看著七夜梓芩和夙無,擰了擰眉頭,「你們兩個怎麼會被僵王等級的人追殺?」

七夜梓芩和夙無都沒有緩過來,滿面疑惑的凝視著慕若,直覺告訴他們,剛才的慕若不對勁,現在的慕若又好了,到底怎麼回事?

兩個人本打算問一問什麼情況,可是聽見慕若的話,突然想到了冥御煌的事情。

「我們得趕緊去皇都城,煌哥哥危險!」

慕若聞聲,眉心一擰,「怎麼回事?」

七夜梓芩和夙無,剛趕緊把這件事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慕若抿著唇,凝視著前方,心底開始擔憂了,「小狐,加速。」

小狐沒有出聲,知道慕若心裡擔心,只能加快速度趕往皇都城。

七夜梓芩和夙無逃了一天一夜,這些時間不僅足夠那些僵王強者來到皇都城,甚至夠他們安全的離開了。

慕若已經出來四天了,得到這個消息之後,滿腦子都是冥御煌的安危,雖然心底著急,面上卻始終沒有變化。

小狐的速度非常快,加上他們距離皇都城雖然不近,卻也不算太遠,一個小時左右便到了。

到了之後,慕若便快速去冥御煌的書房,然而書房裡空無一人,就連那幾個時刻停留在王府的僵護也不在,

慕若皺了皺眉,心下更不安了,轉而離開了書房,將整個琉璃苑翻了一遍也沒有冥御煌的人影。

慕若沉著臉,讓人把胥疏王府搜了一遍,結果還是沒有。

所有的下人和僵侍都集合到了後院,低著頭等著慕若問話。

慕若面色微沉,環視了一周。

「誰看見王爺了?」

慕若的語氣談不上冷,但是卻讓人心底發寒。

所有的下人和僵侍都互相看了看。

「沒有看見。」

慕若轉眼掃向管家,問道:「王爺出門了嗎?」

「回王妃的話,沒有。」

慕若額角跳動了一下,當即對著僵侍們一聲怒喝,「滾出去找!」

僵侍們嚇得腳下一軟,轉過身子朝著胥疏王府門口跑去。

慕若抿著唇,臉色發黑,轉眸看向餘下的人,「王府所有的地方都搜了嗎?」

一個婢女未弱弱的舉起手,說道:「都檢查了,就是……就是西側妃所住的嫻柔苑沒有查……但是……但是我之前好像聽到嫻柔苑的婢女嘀嘀咕咕,說是王爺昨夜去了嫻柔苑……」

慕若面色有些怪異,抿唇一言不發,半響,轉而甩出一句話,「本王妃倒要看看管不管得著。」

看見慕若轉身朝著嫻柔苑的方向走去,下人們連忙跟了過去。

始終站在旁邊的七夜梓芩和夙無,互相看了看,也跟了上去。

慕若沉著臉,走到後花園里,身上的血衣都沒有來得及換,看著十分駭人。

如果冥御煌真的和娉落玫滾到了一起,她保證!她一定會把他僅有的咸蘿蔔乾給剁掉!

慕若的臉色簡直陰沉的難看,讓所有人都退避三舍!

剛走到嫻柔苑的門口,便有婢女走了出來,她看見身上全是血漬的慕若,嚇得直發抖,可是因為娉落玫的吩咐,卻又不得不說話,顫顫巍巍的說道:「王妃……王妃您怎麼來……西側妃人不舒服……」

慕若腳步一頓,下巴微揚,冷睨著婢女,看的婢女心口發涼。

「王妃……西側妃真的身體不——」

砰!

慕若連預兆都沒有,一腳便踹了過去,攔住她婢女直接仰面躺在地上。

所有人看見這樣,都一副顫顫巍巍的樣子,畢竟慕若現在已經不是平常人了,那是瀲陽大師的徒弟啊!

夙無看見慕若如此生氣的樣子,不免嘆了一口氣。

「大哥……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還這副表情,快進去吧!」七夜梓芩調侃的說了一聲,跟著慕若身後走了進去。

夙無搖了搖頭,心中發澀,那知道是一回事,親眼看見又是另外一回事。

「哎……」他輕嘆了一口氣,邁腳朝著裡面走去。

嫻柔苑。

娉落玫聽見外面傳來的聲音,就覺得不妙,連忙快步走了過去,看見氣勢洶洶的慕若,臉色微變。

「哎喲,王妃姐姐,您怎麼來了?」娉落玫臉上掛著虛偽的笑容,給慕若行了一禮。

對於現在的慕若,她根本不敢招惹,一直縮在嫻柔苑就沒敢出去過。

慕若轉眸環視了一周,直奔主題,「王爺呢?」

「哎喲,王爺怎麼回來妹妹這,您現在得寵,自從您進了王府之後,王爺一次都沒有來過。」

慕若聽見冥御煌不在這裡,臉色一沉,瞥了一眼陰陽怪氣的娉落玫,暗惱自己怎麼連這種鬼話也信!

「王妃,怎麼了?難道王爺沒有去您那裡嗎?」娉落玫眼神閃爍,話裡帶著嘲諷。

慕若眯了眯眼睛,邁腳走了過去,「這倒不是,聽說你生病了,本王妃過來關心一下。」

娉落玫嘴角勾起不屑,轉過身子看向慕若,「呵呵,多謝王妃的關——」

啪啪——

兩道耳光聲迎面而來,娉落玫甚至連躲閃的時間都沒有。

「啊——」火辣的兩個巴掌打的結實,娉落玫捂著臉,眼底升起了憤怒,卻死命的壓制,「王妃,您這是什麼意思?」 「啊——」火辣的兩個巴掌打的結實,娉落玫捂著臉,眼底升起了憤怒,卻死命的壓制,「王妃,您這是什麼意思?」

慕若面不改色,抬手揉了揉手掌心,轉而冷聲喝道:「西側妃,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打本王妃!」「

娉落玫懵了,伸手指了指自己,滿臉的錯愕,「我……我打你?」

慕若挑眉斜了她一眼,舉起手掌,「你用臉打本王妃的手,這麼多人在這裡,難不成你想抵賴嗎?」

「什……什麼?慕若!你不要欺人太甚!就算你是王妃,你也不能顛倒是非!」娉落玫瞪大了雙眼看著慕若,差點氣吐血。

慕若無視娉落玫難看的臉色,揚手對著旁邊的下人說道:「大家都知道,本王妃一向恩怨分明,西側妃剛才打了本王妃兩巴掌,那本王妃便賞她兩百巴掌。」

「你敢!」娉落玫梗著脖子氣得直喘氣,來到胥疏王妃這麼久,從來沒有受過這種窩囊氣。

旁邊的下人相互看了看,有點下不了決心,畢竟娉落玫已經在胥疏王府這麼多年了。

慕若眼角餘光瞥了下人們一眼,冰寒的甩出四個字,「即刻執行。」

下人們渾身一抖,趕緊朝著娉落玫走去。

娉落玫的脾氣當場就爆了,指著慕若陰狠的說道:「慕若!你身為王妃居然濫用私刑,你不配!」

誰知慕若卻好像故意氣她一般,明明白白的告訴她,「恩,本王妃就是濫用私刑。」

「你——」娉落玫差點咬碎一口銀牙,轉身惡狠狠地等著下人,「我看你們誰敢動我!」

下人們恭敬的點了點頭,「西側妃,得罪了!」

隨著他們話音一落,紛紛朝著娉落玫走去。

娉落玫攥起的拳頭,臉上的殭屍紋路若隱若現,當即凝起屍元,就是一揮。

砰地一聲。

下人們體能都一般般,又沒有屍元,一下就被娉落玫掀翻在地了。

娉落玫黑著臉,眼底閃爍著殺意,「慕若!本側妃可是屍皇陛下欽賜的,你這個廢物不就是拜了瀲陽大師為師,在我眼裡你就是一個渣渣,想打我,我現在就廢了你!」

娉落玫說完之後,手中凝起屍元,對著慕若就攻了過去。

慕若轉眸瞥了一眼,完全無視娉落玫攻來的招式,反而轉過身子,打算離開嫻柔苑。

娉落玫則意味慕若是害怕了,她雖然聽說過傳聞,畢竟沒有親眼見識過。

「哼!想跑!」

娉落玫腳下快速移動,對著慕若的后心就擊了過去。

就在她快要擊中慕若之際,她的眼前一花,整個人就被迫騰空而起。

慕若纖長的手指掐住了娉落玫的脖子,一邊將她提起,一邊故意在她的脖子上劃了一下,白皙的脖子立馬就出現一道口子,鮮血頓時就涌了出來。

「讓你自己選,是這樣死在本王妃的手下,還是甘願接受本王妃的賞賜?」慕若面色淡淡的,但是身上卻泛著殺意。

娉落玫僵直著身體,一動不動,鮮血的濕潤讓她認識到自己現在隨時會沒命。

「不——不要殺我……我我接受懲罰……」

慕若冷睨著娉落玫,手指緩緩收緊,讓她感受一下死亡邊緣的掙扎。

娉落玫感受到脖子上的手指收緊,瞳孔一縮,「不——」

就在她大喊之際,身體一個趔趄,已經被慕若毫不憐惜的丟了出去。

慕若轉眸看了一眼旁邊的下人,「還不動手,西側妃認錯,請求多打兩百巴掌,還不快點滿足她。」

娉落玫跌坐在地上,全身發抖,脖子上的傷口依然還在流血。

慕若這是第一次在胥疏王府動手,不管是娉落玫還是下人,都明白了那句話,任何傳言都是有依據性的,慕若便是很好的例子。

下人們趕忙從地上爬了起來,將地上發抖的娉落玫按住,然後揚起手,對著她的臉就打了下去。

慕若沒有再理會這些人,轉過身子就往外走,她心底還惦記冥御煌,沒有閑工夫在這裡耗著。

七夜梓芩和夙無也快步的跟著慕若身後離開嫻柔苑。

隨著慕若他們離開,響起了有規則的背景音樂,那就是一道道響亮的巴掌聲!

慕若出了胥疏王府大門,左右看了一眼,轉過身子看著七夜梓芩和夙無。

「你們兩個留在王府,小狐會留下保護你們。」慕若說著話,伸手佛開肩膀上的小狐,邁腳便消失在了兩人的眼前。

「小若——」七夜梓芩和夙無輕嘆了一口氣,看見慕若的樣子,才認識到自己有多弱小。

小狐從地上翻了一個身子,跳到七夜梓芩的肩膀上坐了下來。

「哎,你們兩個不用擔心,主人不會有事的。」小狐老神在在的晃了晃身子,冥御煌的實力是不容小覷的,肯定不會出事的。

七夜梓芩聽聞,眼神閃了閃,「先前小若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小狐眼珠子轉了轉,連忙打哈哈,「主人能出什麼問題?你們兩個還是安安穩穩的回王府休息去吧,反正晚點主人就會和王爺一起回來了。」

七夜梓芩和夙無相視了一眼,也只能這麼做,他們兩個現在不管做什麼都是累贅,從天之驕子變成累贅的感覺非常不好,也讓兩人變強的心,更加堅定了。

——

一天的時間,慕若都沒有找到任何線索。

她浮空而立,站在皇都城最高的地方,環視著周圍的一切。

此時此刻,她才發現,她對冥御煌一無所知,除了知道他是胥疏王之外,什麼都不知道,她不知道他每天在做什麼,也不知道他會去哪裡。

她只能憑著自己的速度,不斷地穿梭在皇都城內與郊外。

天色漸漸黑了,慕若站在城外的夜空下,心中極為惱怒,惱怒冥御煌沒事瞎跑什麼,就算出門了也該給她留個信,可是惱怒到最後,對象卻變成了自己,倘若她再關心他一點,也不至於現在一無所知。

「冥御煌你千萬不要出事。」慕若低眉看著下面的夜色,呢喃出聲。

就在這時,慕若耳朵忽然一動,聽見一些細微的響聲,距離她大概有幾百米,她身形一閃,快速的趕了過去。 地上居然躺著一個人,慕若定睛一看,心中一涼,連忙閃身落在他的身邊,蹲了下去。

「你怎麼了?冥御煌呢?」

地上的人聞聲抬起頭,居然是白日!

他的身上全是傷口,右胸一個窟窿深可見骨,隱約一股黑芒環繞著,應該是他將屍元全部聚集到右胸加以維持,不然,恐怕已經沒命了。

白日聽見聲音,虛弱的抬起頭,當他看見慕若的時候,眼底閃過亮光,「王……王妃……救救王爺……」

「他在哪裡?」慕若急忙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