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不許說!」秦依臉色瞬間變的通紅,顯然記得當時羿鋒還很小的時候,卻講著故事哄她入睡,想想秦依斗感覺臉燙的厲害。在那時,她真的好像羿鋒的妹妹似的。

羿鋒見秦依用著她柔軟的小手來封自己的嘴,嘿嘿的笑了笑。在秦依的手心舔了一下,秦依癢的瞬間移開手。

「臟死了!」秦依咯咯的笑了起來,嬌.艷不可方物。


「秦依姐那都不臟!」羿鋒現在情話是手到擒來,不留痕迹。

秦依白了羿鋒一眼,隨即想到一點什麼,哼了一聲,在羿鋒腰間狠狠的掐了一下,對著羿鋒說道:「這樣的話,你對多少人講過?」

「啊……」

羿鋒感覺後背冒虛汗了:「那個,好像我只對秦依姐說過。」

「你真的只對我一個人說過?」秦依直直的望著羿鋒的眼睛,哼了一聲。

羿鋒眼神有些閃躲,打著哈哈說道:「那個,應該,好像是真沒有對別人說過。」

「應該?好像?意思是你也不確定哦?幾個不確定?」秦依望著羿鋒直視道。

「沒有!絕對沒對別人說過!」

羿鋒不是傻子,可不會在一個女人面前承認和另一個女人幹嘛。不管那女人如何大方,羿鋒都覺得他應該死咬緊牙關。絕對不承認。嘿嘿,那你奈何的了我?

只是,秦依知道多少?秦叔見過小魔女,不知道告訴秦依了沒有。秦依她本身見過柳夢然。還有紫音也經常來府邸,不知道她知道么?想得這,羿鋒感覺有些寒,這貌似秦依都知道的話,承認不承認都沒用?

羿鋒轉頭偷偷的看了一眼秦依,心道她不會把他趕下床。要是被趕下床,羿鋒就覺得他很悲劇了。

「是嗎?那你是不是給我解釋一下柳夢然是什麼關係?」果然,秦依拋下了第一枚炸彈。

「夢然?!啊,這關夢然什麼事情啊?夢然是我侍女!我們是很純潔的主僕關係!」羿鋒很正義凜然的說道,隱隱有些氣憤。他一直覺得他和柳夢然是很純潔的。當然,羿鋒純潔的定義標準和別人不同。

在羿鋒看來,只是拉拉小手,抱抱人嘛。沒什麼大不了的。在前世,人家還有紅顏知己之說呢?都到床.上紅顏知己去了。還號稱純潔男女關係。,羿鋒單單以這點,就認為他是一個純潔的男人。

「純潔?!」秦依險些沒失笑起來,不過想起現在不適合,她哼了一聲道,「你以前不是一直叫喚著要暖.床侍女么?你還真沒忘記以前的夢想。」

「嗚嗚,我也想夢然暖.床啊,可是那小女人怎麼也不答應,一說一把淚啊!」羿鋒很委屈的說道,表明著他的處境,他們其實是純潔的。不過說完之後,羿鋒就險些沒把自己嘴封住。

果然,見秦依手伸到了羿鋒的腰間,狠狠的用力了起來。

「你就是有這個想法,還沒來得及實施是不是?我就知道你看著碗里的,還想著鍋里的,你是不是要完成你那個偉大的理想,每天紫醉金迷,荒無度啊!」

秦依倒是沒有忘記羿鋒那個彪悍的理想,看著羿鋒哼了一句道。

…… 第五百三十四章說謊應該很正氣凜然的


「我有這個理想嗎?沒!」羿鋒裝著不懂的說道。

秦依哼了一句,忽然俯身在羿鋒肩膀,對著羿鋒的肩膀狠狠的就咬了過去。秦依這一口是用了狠力,一絲血液從牙印處溢出來。羿鋒疼的準備推開秦依,但是接觸秦依那雙幽怨的眼睛。羿鋒緊緊的環抱著羿鋒,忍著疼讓秦依咬著。

秦依嘴唇上沾染著一絲血跡,倒是增加了一絲妖艷之感。

「以後我還這樣咬你!」

秦依這般說,手卻輕輕的揉著剛剛被她咬過的地方。

「秦依姐……」羿鋒張了張嘴,想開口掩飾點什麼,但是什麼話一接觸到秦依幽怨的眼神,就再也說不出來。

秦依把頭貼著羿鋒胸口,感受到羿鋒一陣陣的心頭,她彷彿自言自語的說道:「從見到夢然第一眼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的性子不會放過她。這般嬌柔嫻靜的女子,就算我都看的喜愛,何況是你這個立志做花花公子的男人。」

羿鋒錯愕,小聲的嘀咕道:「我還沒有和夢然生什麼了,都說很純潔,你還不信。」

秦依抬起頭橫了羿鋒一眼,手在羿鋒腰間再次掐了一下,臉再次貼著羿鋒胸口,想起柳夢然那個女人,秦依都忍不住一陣憐愛。很難想想,一個大世家的小姐,會給羿鋒做侍女,還做的如此優秀。而且柳夢然是那種無欲無求的女人,性子裡面有著逆來順受的氣息,永遠不會爭奪什麼。和柳夢然相處並不久。但是卻能感覺的到,這女人時時刻刻把羿鋒放在位。好像真是羿鋒的一個侍女似的!

面對這樣的女人,就算是女人都生不起一點責怪之心。溫柔的讓女人都能沉醉其中!

「呼!」

秦依不知道羿鋒怎麼把柳夢然騙來的,她用著手在羿鋒的胸口畫著圈圈,用著自言自語的話說道:「你也確實要一個人照顧了,平常都是衣服都穿不整齊的,有夢然照顧你我也放心!只是,你也不能欺負夢然!」

羿鋒聽到秦依的話,微微愣了愣。秦依的意思是,是不是同意他和柳夢然的關係?

女人也能這麼大方?!還是柳夢然嬌柔的性子連秦依都能征服?!羿鋒心底嘀咕,不過他可不會傻的露出高興神色,地球上無數偉大的哲人都告訴羿鋒一個事實,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動物,誰知道她是不是試探?

「還好!我一般都不欺負人的!」羿鋒用著很平淡的聲音說道,用著漫不經心的語氣說道。

「哼!」秦依見羿鋒裝著這樣一副無所謂的姿態,她再次狠狠的掐了羿鋒一下,羿鋒疼叫了一句,心道腰間肯定青了。女人別的學不到,對於這招卻是無師自通。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只是不知道夢然怎麼就讓你騙了!」秦依嗔了羿鋒一句,手在羿鋒腰間輕輕的揉著,這女人還是心疼自己。

「就知道,你永遠是貪心的!從一開始就知道你性子,可是還是被你騙了!」秦依有些幽怨的爬在羿鋒胸口,用著有些責怪與自嘲的聲音說道。

羿鋒聽的心中一顫,把秦依緊緊的抱在懷裡,把頭埋進秦依的秀之中,貪婪的呼吸她的甜香。

「秦依姐永遠是我心底最重要的。從來沒有想過是欺騙你,從一開始就是,將來也是!」

秦依見羿鋒這般,她微微轉動了一下身子,在羿鋒懷裡找了一個舒服的位置。臉上也露出笑容。她能感覺的到羿鋒對她的迷戀,不比以前少,反而更加濃厚了,有這些就已經足夠了。有時候女人很貪心,有時候卻很容易滿足。

秦依也許有些幽怨和生氣,但是卻離不開面前這個是她生命的男人。從一開始她就把他融進骨子裡面去了。

「你要是以後騙了我,我就咬你!」

秦依惡狠狠的看著羿鋒說道,輕輕的在羿鋒咬了一口,壓出淡淡的牙印,顯示著她的決心。

「那個,咬人是不好的習慣,我看就不用了!」羿鋒訕訕的說道。

貌似現在只知道一個柳夢然,這要是讓秦依知道他還有蝶韻腴,詩黛兒。還不得被她咬死?蝶韻腴和詩黛兒可與柳夢然不同,柳夢然嬌柔乖巧的能讓任何人喜歡,蝶韻腴和詩黛兒卻都是強勢的女人。

蝶韻腴或許因為她身份的原因,關係不能曝光還好說。可是詩黛兒可是徹徹底底的魔女,她唯恐天下不亂。何況曾經揚言要和秦依爭奪正室的位置。嘖嘖,羿鋒都不敢想象那小魔女碰到秦依,會做如何激進的事情。

羿鋒此刻才現詩黛兒是一個徹徹底底的禍水,寫別說她妖艷的妖后師尊是個大麻煩,就是將來她要是碰到秦依……

羿鋒甚至不敢想象下去了。

「靠!不會將來後院失火?」羿鋒有些心驚肉疼,心道要趕緊把詩黛兒征服的服服帖帖,這樣才能後院和諧。要是不能征服詩黛兒,那將來她們兩人同時出現的地方,趕緊躲。等她們斗完了再回來。

「女人多了!也是種痛苦啊!還是單身生活自由啊!」羿鋒心底嘆了一聲,很為自己悲傷。

要是有人聽到羿鋒感嘆這麼一句,怕是會一個個用著唾沫淹死他。這是人說的話嗎?

秦依和蝶韻腴詩黛兒,誰不是傾國傾城之色?這平常男人,能看上一眼都是莫大幸福了,這混蛋居然同時擁有,還在這裡自哀自怨。這是誠心打擊別人啊!

「你是不是還有事情瞞著我?你還有別的女人?」秦依看著羿鋒狐疑的問道。

「沒有!絕對沒有!」羿鋒堅定的回答道,見者秦依望向他的眼睛,他努力的控制不閃躲,直直的注視秦依,一副坦蕩的樣子。

秦依見羿鋒清澈的眼睛,這才滿意的點點頭,對著羿鋒說道:「希望你沒有騙我!」

羿鋒見矇混過關了,這才大鬆了一口氣。心中暗自偷笑,前世的經驗還是有用的,不能承認的事情,打死也要說謊!特別是面對女人,還是漂亮的女人! 第五百三十五章秦依接手

羿鋒的手不老實的伸到秦依細滑的肌.膚上觸動,微微用著力氣的捏揉著。感受著肌.膚帶來的絲綢般滑嫩。

「秦依姐!你這次還離開么?」

「短期內不會離開了!」秦依擋住羿鋒不安分亂動的手,被羿鋒這番捏揉,她也有些迷離起來,不敢讓羿鋒接觸太敏.感部位。

「不離開?」羿鋒有些驚喜,和秦依的時間呆的時間很少,倒是想她一直陪著了,「不過你寒毒沒事?」

秦依點了點頭道:「在山莊這麼久的日子,大多時間都是壓制寒毒,索性的是在父親等人的幫助下,寒毒被壓製成功,短期內不會有什麼事情了。」

羿鋒聽到秦依的話,大鬆了一口氣。不過也很無奈,這寒毒根本就沒有辦法驅除,只希望到時候真如老頭子說的那般,凌神決修鍊到一定程度有辦法驅除了。

「那秦依姐就陪著我!別回去了!」羿鋒輕輕的吻了一口秦依的額頭,有些迷戀的說道。

「嗯!」秦依壓住羿鋒不安分的手,吐著熱氣嗯了一聲。她這次回來就是為了和羿鋒呆段時間。雖然她父親說這次寒毒能壓制很久,但是終究怕到時候再作又要離開羿鋒了,能多和羿鋒在一起一天都是好的。

「不過過些天我要回去一趟聖地,也不知道用多少時間?不過想來不會太久!」羿鋒對著秦依說道,雖然不明白邪帝傳承是怎麼回事,但是傳承不就是那麼回事么?能花多少時間?

「嗯!你要回聖地?」秦依皺了皺眉頭,顯然不喜歡聽到這消息。羿鋒這才沒回來多久,就要離開了。

「過去接受邪帝傳承,必須回趟聖地!」羿鋒對秦依沒有保留的說道。

秦依雖然知道聖地,知道邪宗。但是卻對於邪帝傳承的事情一無所知,不過單單聽名字就知道羿鋒必須去,她只能問道:「那你什麼時候走?」

「過些天!在這邊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

羿鋒得到雪靈果,雖然他也能利用雪靈果煉製丹藥,但是畢竟沒有三長老出手來的好。所以羿鋒得把那些需要煉製丹藥的輔葯一起找來,呆上聖地請三長老出手。


想來三長老的醫術,煉製七階丹藥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雪靈果也能最大的揮作用。現在的金樓已經成規模了,全力找些藥材還是很容易的,實在不行只能請三皇子和蝶韻腴幫忙了。想來總能找到的!

秦依見羿鋒說還要幾天離開,她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對了!秦依姐!以後府邸就交給你了!」羿鋒對秦依倒是很了解,一個很有能力的女人。府邸羿鋒從來沒有管理過,都是丟到狂虎手裡。現在秦依作為女主人,理應她接受。

「一個府邸還要我管理?」秦依有些不理解的看著羿鋒。

「呵呵!秦依姐接手府邸就知道了!裡面還另有玄機!」羿鋒笑著說道,沒做太多解釋,將來秦依總會明白的。

秦依皺了皺眉頭,倒是想起在府邸很多地方被設為禁地,每次她走到這些地方的時候,狂虎總是擋著她不讓進,秦依雖然好奇,但是聽狂虎說是羿鋒交代下來的,沒他允許不能隨意放人,倒是並沒有為難狂虎。現在想想,這府邸處處透著神秘,那些府邸的侍衛更是脫了一般侍衛的實力。

「嗯!那我就試著管理!」秦依沒有拒絕,倒是覺得曾經被稱作廢物的少年成長的太快了,在靜雲宗的恐怖戰績聽秦叔說了。雖然為他擔心,但是卻也不可抑制的流露出自豪。

「以後秦依姐就接手府邸,對了,秦叔不會離開這?」羿鋒突然問道。

秦依搖搖頭道:「秦叔是父親給我的護衛,他不會離開我的!」

羿鋒聽到這句話,倒是砸砸舌頭,用一個不下於高階王級的強者做護衛,還真是夠恐怖的。羿鋒卻並不知道,秦依父親本想派一個更強的。只不過覺得這樣顯得太招搖,這才派的是看起來沒有一點殺傷力的秦叔。

馬上羿鋒就想到一件讓他興奮的事情,秦叔既然留在帝都,那就等於羿鋒再多了一個幫手,王階高級幫手啊,羿鋒想想都覺得恐怖。此刻,羿鋒才現他身邊的勢力已經可以撼動任何一人了。想到這,羿鋒覺得金樓的步伐要加快了。

「你在想什麼?」秦依問著羿鋒。

「呵呵!我想有秦叔的幫助,在帝都我們已經可以橫著走了!」羿鋒笑著說道。秦叔雖然是秦依的護衛?但是秦依的和是他的有區別么?

秦依離開帝都太久,倒是不知道帝都現在什麼情況了,聽羿鋒這麼說,還以為是說羿鋒以後惹是生非不怕了,不禁又嗔了羿鋒一眼。

「秦叔可不會給你收拾爛攤子!」

羿鋒聳聳肩,沒有解釋,等秦依接受了府邸。自然會明白帝都局勢:「那以後秦叔就做府邸的管家。狂虎我還有別的用處!」

羿鋒既然決定要加快金樓步伐,就準備把狂虎放到金樓去幫助紫音。心底計較著,怎麼樣才能把暴岡也拉到金樓去,兩大王級坐鎮金樓,那幾乎可以為所欲為了。

「嗯!」秦依點點頭,雖然秦叔做管家有點掉他身價,但是秦叔也不會在乎。

羿鋒倒是沒解釋,現在府邸的密室已經完工的差不多了,加上不斷招攬過來的高手。秦叔做這個府邸的管家並不掉他身價。反正這些以後他們都會知道的,就等著秦依驚訝。

想著金樓的高手和元直那邊,天逆那邊等等那一群強者,羿鋒猛然現他此時擁有的底牌很多了。即使比起那些老牌世家,怕是勢力也並不少多少。最重要的是,羿鋒的頂尖高手比他們多的多。

「看來!金樓確實應該加快步伐了。把紫音捧上女王的位置!」羿鋒嘀咕道。

「嗯?!你說什麼?」秦依不理解的看著羿鋒。

羿鋒轉過頭,看著秦依嘿嘿的笑了起來,手突破了秦依的防禦,探到了秦依兩.腿之間,出手一片濕膩。顯然秦依也有些情涌了。

「啊……」

秦依受這刺.激,啊了一聲,不由狠狠的瞪了羿鋒一眼。眼神迷離的幾乎能噴吐出霧氣。全身湧起了緋紅,嬌.艷不可方物。

羿鋒如何能忍住,他翻身而起,再秦依的半推半就之中,再次打響了樂章。讓秦依又狠狠的咬了羿鋒一口。

…… 第五百三十六章前往聖地

秦依自從接觸到府邸的密室,她就已經被震撼到了。秦依怎麼也沒想到府邸之中有那麼一個大密室,而且其中更是容納著眾多高手,而密室更是設計的巧妙與兇險。秦依沒有想到羿鋒居然能找到這般傑出的機關師。後來聽到羿鋒解釋是殺樓派來的,這才恍然。殺樓一直處於黑暗中的組織,在這方面遠別人。秦依也是第一次知道,以前見過的冷酷少年天逆,會是殺樓的少宗主!

當然,秦依接手了府邸的管理,也漸漸的明白了帝都的情勢,心頭微微有些震撼。想不到羿鋒一個人居然打下了這麼一番基業,在帝都已經沒有任何一股勢力敢小看羿鋒了。

秦依有些恍惚,實在很難想想這是以前那個被人稱作廢物的少年。望著羿鋒稜角分明已經沒有一點青澀的臉蛋。這才現她的男人已經是真正的男人了。秦依想到這不禁開始自豪了起來。

當然紫幫的存在也不可避免的被秦依知道,雖然每人特意和秦依說紫音的事情,但是秦依何等聰明。幾乎能想到羿鋒和紫音之間有著曖昧關係。只不過秦依典雅穩重,雖然心底懷疑,倒也並沒有說透,畢竟沒有事實,秦依不會隨意找羿鋒求證。只是心底有些酸苦。沒有一個女人願意自己的男人和別的女人曖昧不清。秦依不是那種妒心燒壞腦袋的人,但是卻也同樣有些幽怨。

賠心攻略,黎先生別來無恙 ,秦依掩飾的很深,倒是讓羿鋒鬆了一口氣。紫音的問題他還真不好解釋。畢竟柳夢然這邊才剛剛說完。羿鋒倒是有些感激起秦叔起來,要是秦叔把小魔女和他的曖昧也說出來,秦依再如何知性溫柔也是一個女人。

羿鋒面對秦依依舊溫柔知性的寵愛著他,倒是讓羿鋒這不知道檢討為何物的牲口,第一次摸著鼻子嘀咕道:「我是不是有點花心了?不過應該是博愛?博愛和花心是有著本質的區別的!」

要是秦依知道羿鋒現在心底在想什麼,怕是再好的脾氣,都要把羿鋒腰間那塊軟肉給掐紫色來:人不可以這般無恥的!



對於柳夢然,秦依是異常的寵愛。幾乎讓羿鋒都嫉妒。柳夢然彷彿真的融入侍女這個角色,把秦依當做府邸的女主人對待。用著乖巧的話語『小姐小姐』的叫著,在秦依的百般提醒下。這才跟著羿鋒叫秦依姐!而秦依也頗有後宮之主的風範,對柳夢然完全是妹妹對待。看的羿鋒一愣一愣!

羿鋒心道,要是每個女人都是這般模樣,以後他的生活就好過了!

反倒是柳夢然,見到羿鋒之後就開始臉色暈紅,那番嬌柔的模樣,讓羿鋒恨不得拉著柳夢然談談人生之內很深層次的東西。只不過有秦依寵著柳夢然,羿鋒倒是不敢欺負這乖巧的侍女。

羿鋒猛然現,好像三人之中他最沒地位了。這讓羿鋒鬱悶萬分,只能在床.上對秦依施行夫綱。

……

當然,羿鋒沒有忘記前去金樓,紫音也好像特意避開秦依似的,倒是自從秦依回來就再也沒有去過羿鋒府邸。只有和羿鋒相處的時候,才流出出淡淡的情愫。對於秦依絕口不提。像極了羿鋒在外的情.人似的,沒有一絲奢求。只有濃濃的愛意。

金樓有著狂虎坐鎮,紫音倒是休閑了下來。儘管羿鋒說要加大步伐,但是此時的金樓實力,依舊讓紫音很是休閑。這倒是讓羿鋒有些低估了金樓。

這倒是還得感謝安艷嬌的媚宗,讓金樓成長進程提高了數倍、想起媚宗的那些女人,羿鋒都感覺小腹有著火苗,也難怪那些男人趨之若鶩,一擲千金了。很多強者也流連忘返,讓金樓吸納強者的度快了起來。

容媚倒是每次見羿鋒來都不免幽怨,羿鋒雖然能常見到她,但是目光在她身上掃下就過了。甚至願意和趙海說話,都不願意和她搭句話。這讓容媚看著羿鋒的眼神複雜。想來沒有一個心高氣傲,一直是天之驕女的女人能承受這番無視。

……

羿鋒在帝都的時間並不多,當藥材全部找來時,已經過了七八天了!可見這些藥材的珍貴了!

找來這些藥材動用的金樓的全部關係網依舊不夠,此後更是請了天逆,三皇子,蝶韻腴幫忙。這才勉強把這些輔葯全部找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