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不行,我得去見王,我要問清楚!我要聽他親口告訴我這些事情!」大長老神色很是激動,一張老臉漲的通紅,他的眼中滿是不可置信。

他的內心,是不會相信二長老的話。

除非,王親口告訴他!

二長老急了:「王囑託過我,此事不能宣揚出去,你若是去找王,他一定會殺了我的。」

「老夫不管那麼多,我必須去問王!」大長老的腦子一片空白,完全不聽二長老的話,大步就向著門外走去。

當他剛走到門外的時候,兩名侍衛的身影出現,攔住了他的去路。

「王有令,讓二長老去見他。」

大長老的情緒還是沒有恢復:「我要去見王,我要和他一起面見王!」 侍衛對兩位長老極為客氣,做了個有請的動作:「兩位長老,請。」

大長老揮了揮衣袍,快速跟著侍衛走向了院外。

二長老的面色越發焦急,早知如此,他就不應該將這件事說出來。

可此刻不容他多想,急忙追上了大長老……

……

當二長老步入白月宮之後,發現宮內站著的所有人都向他投來目光,那些人的眼神充滿古怪,尤其是帝小雲,雙眼噴著怒火,恨不得上去撕碎他!

二長老猶如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儼然不明白髮生了何事。

「王!」

大長老情緒激動,他一把將攔住去路的二長老推了開來,他還沒來得及說話,卻見那高高在上的男子揮了揮手,制止住了他的話。

大長老這才發現氣氛有些不對,將到了口邊的話吞了回去……

「王后在哪?」帝蒼冷眼望著二長老,他的目光殘忍而嗜血,語氣陰沉,「本王只給你一次機會!」

「……」二長老茫然的揚起頭。

王不是囑咐過他,對王后的所作所為必須保密,為何……王會在如此多人的面前問出此話。

那他是說還是不說?

「火羽!」帝蒼冷聲吩咐,「將他拖出去亂棍打死!」

火羽身子一顫,眸光中泛著一抹驚恐。

等解決完二長老,下一個,也許就輪到他了……

可因他的通報不利,才導致王后失蹤,無論王如何處罰他,他都甘願承受。

「王!」

眼見火羽將要上前,二長老慌了,急急忙忙的說道:「不是你讓我監視王后,並且不讓其他任何人知道?我已經按照你的做了,但是昨夜,我派去監視王后的人失蹤了,現在她去了何處我並不知道……」

砰!

帝蒼的拳頭狠狠的砸在桌上,陰沉著一張容顏:「你繼續說!」

二長老艱難的咽了口唾沫:「王,你忘記了?就在二十天前,你深夜召見我,讓我派人監視王后。」

二十天前?

火羽的臉色一片煞白,驚恐的看向渾身籠罩在怒焰之中的帝蒼。

二十天前的王,應該在封印之處的神界之人戰鬥,不可能出現在王宮!

那召見二長老的又是何人?

「也是王你親口告訴我,你對王后並沒有感情,她不守婦道,在大陸與其他男子眉來眼去,早非清白之身,你還說,之所以許諾王後為妖界第一,僅是為了讓王后心甘情願的嫁給你……」

二長老深深的低下了頭,饒是現在,他亦是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可話開了口,就沒有收回來的道理,是以,他繼續說道。

「尤其是,王您最後說了一句,妖界對你而言,極其重要,犧牲一個女人又如何?若是王后敢離開妖界,你會讓她此生見不到小太子。」

轟!

男人緊緊的握著拳頭,他滔天的氣勢擴散而開,讓整個白月宮的人,都如身入地獄。

他的神色恐怖,似有著比那狂風還要猛烈的怒意,在他那充滿殺氣的眼神之下,在場眾人的腦袋都低下,連望他一眼的勇氣都沒有。

男人的拳頭握的咯咯作響,他一步一步向著二長老走去。 每隨著他走一步,二長老都感覺有一座巨山壓在心頭,沉悶的無法喘息。

「本王何時召見過你?本王又何時給你下過這種命令」

就在二長老壓抑的快要崩潰的時候,男人陰沉的聲音從頭頂上方傳來,嚇得他渾身一抖,蒼白的老臉盡顯恐懼。

「王,召見我的人真的是你,我也不知道你為何會說出那種話來,是不是……」

魔障了?

最後這三個字,給二長老再大的膽子,他也不敢說出來。

「王兄,我想起來了!」帝小雲眸中閃過一道光芒,「二十天前的時候,嫂子除了問過二長老之外,她還問我……妖界是不是有辦法能偽造一個人的氣息,可這種辦法怎會有?我當時就告訴嫂子不可能有這種方法,會不會……嫂子他聽到了……」

一記如刀子似得冷眸掃向了帝小雲,帝小雲當即閉上了嘴巴,顫顫巍巍的看著帝蒼。

她又說錯話了嗎?

「不會的,那不會是王!」火羽的聲音帶著焦急,「王已經離開王宮一個月了,二十天前,他不可能出現在王宮!都怪我,王讓我回來傳訊,我沒能傳遞給王后,都怪我!」

二長老大為驚駭,他內心的恐懼比剛才更甚,蒼老的身子已經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這一刻,他才發覺,自己是犯了一個多愚蠢的錯!

「大長老,你立即去查,是何人冒充了本王!他又是如何偽造了本王的氣味,現在就去查!」

帝蒼的手緊緊的捂著胸口,他的心,如被人狠狠的捅了幾刀,鮮血淋漓。

如果……顏兒真的聽到了那番話,當時的她,是該多絕望?

只要想到白顏絕望痛心的表情,他的心就狠狠的揪了起來,連倒抽一口涼氣都疼的厲害。

「王,我想起一件事,」二長老的一張老臉蒼白,「當時您……不,當時那個冒牌貨,說是大陸有一個叫楚逸風的男子,是小太子的乾爹,那個人會不會和大陸有什麼關係?」

那個人和大陸是不是有關係,在場眾人都不知道,但是……這裡有個人,同樣也知道楚逸風這個名字!

帝小雲發瘋似得向著青雪撲了過去,她狠狠的拎住了她的衣襟,雙眼噴著怒火:「賤人,說,冒充我王兄的是何人?你最好給我老實交代,否則,本公主有的是辦法讓你生不如死!」

白顏是王兄好不容易才追回來的嫂子啊!居然就被這群混蛋給弄沒了!無論是這該死的青雪,亦或是火羽和二長老這些人,她和王兄一個都不會放過!

青雪被帝小雲吼了這一句,本就嚇得身子顫抖,旋即,她又接觸到帝蒼那陰森恐怖的眼神,乾脆兩眼一翻,裝暈。

啪!

帝小雲一巴掌甩在青雪臉上,怒火滔天的喝道:「別給本公主裝死!若是你不老實交代,本公主就在你身上戳幾個洞,在將一群吸血螞蝗灌入你的體內,讓你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變成一具乾屍。」

一想到那種令人作惡的場景,青雪也顧不上裝暈,她急忙睜開了雙眼,顫抖的道:「我……我是無辜的,我聽到這個名字,當真是從王后口中得知,公主你要相信我。」 到了現在,這女人還如此嘴硬。

帝小雲憤怒的又是兩巴掌甩了上去,扇的青雪眼冒金星,臉頰紅腫的如豬頭。

「滾開!」

便在帝小雲又踹了青雪兩腳的時候,他的身後傳來一道陰森森的聲音。

青雪身子一僵,驚喜的揚起頭,看向剛才出口呵斥帝小雲的男人。

王居然為她開口趕走行兇之人?這麼說,王對她並不是沒有感情?

「王,我沒事,你別怪公主……」青雪支撐著想要站起來,她露出一抹羞澀的笑容。

這笑容出現在她的臉上,顯得醜陋而猙獰,可她卻毫不自知,以為憑藉一抹笑就能征服這強大的男人。

轟!

便在青雪幻想著美好的未來之時,卻見男人緩緩的揚起了手……

旋即,一道帶有雷電的囚籠從天而降,不等她驚呼出聲,就將她籠罩在囚籠之內。

「啊!」

囚籠內的雷電,瞬間劈在了她的身上,這疼痛如撞擊靈魂,讓她的聲音都帶著撕心裂肺。

「放我出去!」青雪恐懼的睜著眼睛,迅疾的撲向了囚籠欄杆。

突然,一陣電流涌過,劇烈的痛讓她快速鬆開了手。

雷電一下又一下,狠狠的劈了下來,在這囚籠內的青雪,已經渾身發出焦黑的氣息,卻偏偏,她並沒有在這雷電下灰飛煙滅。

「話本王不想說第二遍,冒充本王的是何人?」

「是……」青雪眼底閃過驚慌,她剛想將那個男人召喚而出,屋門外,一道淡然出塵的聲音傳了進來。

「看來,這白月宮確實發生了很大的事情,不過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是一身月色長袍的男子,他笑如謫仙,溫和如風,仿若不食人間煙火,遺世獨立。

帝小雲轉頭之際,就看到從宮門外走入的男子,傷心的哭了起來:「國師,我嫂子不見了,嗚嗚,她和晨兒失蹤了……」

國師眉頭輕皺,他緩步向著帝蒼走去,微微拱拳:「王,我前些時日閉關了一趟,剛出關,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知可否告訴我?我也好幫忙尋找王后。」

在這妖界王宮內,國師是帝蒼唯一所尊敬的人,他嗜血殘忍的目光瞥向國師之時,恢復了一絲冷靜。

「在此之前,本王要問國師一個問題,國師可知這個世上,是否有一種辦法,能偽造人的氣味?若是找到這個偽造者,該如何?」

國師儼然失笑:「看來被你發現了,我確實幾百年前用了一些特殊的辦法替你偽造了一個替身,這替身是用來對抗神界強者,除了我之外,即便是神,都無法發現真假,王,你是如何得知這替身……」

他這話還沒有說完,一記拳頭破碎虛空,轟的一聲砸在了他的臉上。

國師被這一拳打懵了,他錯愕的抬起頭,瞬間,映入他眼帘是男人狂怒的神色。

「原來是你!」帝蒼的拳頭捏的咯咯作響,他看向國師的眼神,就好似在看自己的殺父仇人,充滿了怒火。 「什麼是我?」

國師一臉莫名其妙,他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正當他思考著王為何要如此暴怒的時候,旁邊一隻小手伸來,狠狠的扇在了他俊美的臉上。

剎那間,他俊美的臉龐多出了五個通紅的指印。

看到國師挨打,二長老和火羽都急忙跪在地上,恨不得將頭埋入地面。

如今,連國師都被打了,他們距離死期還遠嗎?

「小雲?」國師轉過頭,看向小臉憤怒的帝小雲,迷茫的道,「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要不是你,我嫂子不會離開妖界!」帝小雲氣的胸口起伏不定,雙眸中含著淚水,怨憤的盯著國師。

王后離開妖界了?

國師愣了愣,他剛才聽說王后失蹤,還以為她只是暫時離開王宮去透透氣罷了。

可她居然是直接離開妖界?

難不成……這和那位提升有關。

「國……國師大人,」二長老擦拭了下額上的冷汗,訕訕的說道,「你塑造的那位替身,在之前冒充了王,並且還召見我,更說了一些對王后不敬的話,估計王后是聽到了那些話,一氣之下離開了。」

國師的臉都綠了,難怪帝蒼和帝小雲會如此動怒。

這一拳,他受的真不冤。

「國師,」帝小雲諷刺的勾了勾唇角,冷笑一聲,「你不是很厲害嗎?算天算地算我王兄,為何你就不算一下你偽造的那個替身會不會惹事?你也不算一下我王嫂是不是會走?」

國師的嘴角抽了抽,對於帝小雲的話,他還真的無法反駁,只能輕嘆一聲:「我也沒想到會惹出這種事情,你們將我打死都是應該的。」

「你偽造了這個替身,你為何不告訴我王兄?」帝小雲的情緒還是有些不受控制,「若是王兄知道了,我王嫂也不會不知道這個傢伙的存在。」

國師無奈的嘆息道:「王如果知道,那還會有這個替身的存在?」

以王的自傲,是決不允許有人冒充他,即使是在日後為他擋劍,他也不會允許此人的存在!

不然,他也不用千辛萬苦隱藏住這替身的消息……

帝蒼的眸內透著血光,冷冷的望著國師:「稍後本王再與你算賬,現在,本王限你一炷香之內將那替身帶來,否則,你也不用回來了!」

「好,我這就把他帶來。」

國師拱了拱拳頭,面龐泛著苦澀,他不敢再停留,匆匆的向著門外走去。

整個房內,因國師的離開,又再次安靜下來。

二長老瑟瑟發抖,他向大長老投去求救的目光。

大長老哼了一聲,不去理會二長老的求救,將腦袋轉向一旁。

如果不是這個愚蠢的東西被替身利用了,王后也不會負氣之下離開王宮!

「帝小雲!」

男人這一聲低沉的聲音,讓帝小雲的身子顫了幾顫,她微微轉過頭,委屈的看向帝蒼:「王兄你喊我?」

「顏兒的離開,也有你的過錯。」他目光嗜血,語氣微涼。

帝小雲身子一抖,差點跪了下來。

她之前並不知道原來氣味還能偽造,所以只是告訴王嫂自己知道的事情而已。 「王兄我錯了,」帝小雲抹了把眼淚,「以後我再也不亂說話了,我的用處有很多呢,我可以幫你追回嫂子,我還可以替你們帶娃,你千萬別趕我走。」

帝蒼冷眸掠過帝小雲可憐兮兮的小臉,冷聲道:「如果不是顏兒讓我好好待你,剛才,我連你一起打了。」

帝小雲雙腿發顫,她的王兄,真的打算揍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