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不行,你都吐血了!」林羽皺眉說道,腳下的步伐根本沒停。

「回家。」凌夏再次說道,她看著林羽,臉色蒼白,「如果你當我是朋友的話,就回家。」

林羽不知道為什麼,但是看著凌夏的堅持,咬咬牙,轉身,朝著家裡跑去。

… 林羽將凌夏放在床上—–經過凌夏的一次偷東西,現在家裡已經有床了,雖然很便宜。

凌夏身體極為虛弱,臉色蒼白,儘是虛汗,甚至身體發冷。

林羽心中焦急,只罵自己怎麼不是醫師,否則也能忙活一下!

現在,他只能看著凌夏難受而干著急!

「凌夏,我們還是去找醫師吧!」林羽實在是忍不住了,對著凌夏說道。

「沒用的。」凌夏輕咳了一聲,虛弱的說道,「醫師也只是治身體而已,但是我損失的是生命力,這種東西他們也無能為力。」

「什麼?」林羽驚呼出聲,「生命力?!」

「她說的沒錯,她消失的是生命力。」

突然之間,一個女聲在林羽的身後響起,驚得林羽一身冷汗,馬上回頭!

只見,剛剛那泉水旁的女人,此時此刻竟然在他的身後!


「你—-你怎麼在這?」林羽有些害怕的說道,卻用身體把凌夏擋在了身後。

凌夏也側過頭,在床上看著這個女人,她以為這個女人和林羽有過節,目光驟然變冷。

「你不用這麼看著我。」這女人對凌夏的眼光絲毫不在意,說道,「你也是,明明無法突破,卻非要突破,有些事情,是用意志無法改變的。」

「現在倒好,沒有突破,反而損失了十年的壽命。」女人搖搖頭說道,「十年,對於你們來說不少,你們人類修鍊起來就是心急,何必呢?」

林羽和凌夏心中都是一驚!

從這個人的口氣聽來,她難道不是人類?!

林羽也從古籍中看到過一些關於這方面的知識,據說在萬年之前,這個世界的主人並非是人類,而是其他的種族。

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主人,只不過這萬年來人類變得強大,所以變成了世界的主人。

而其他的種族,自然是識趣的躲了起來—–或許他們要厚積薄發,然後一舉成為世界的新主人。

當然,那很難,卻也不是不可能。

這女子看著兩個人,感覺到兩個人的警惕,卻說道,「放心吧,我不會對你們怎麼樣,否則你們還會活到現在嗎?」


話雖難聽,兩個人卻同時鬆了一口氣。

這女人說的沒錯,如果她想殺他們,只不過是抬手之事。

「那你到底想怎麼樣?」林羽出聲問道。

這女人沒有回答,反而對著林羽說道,「你,過來讓我看看。」

林羽皺眉,凌夏抓住了林羽的衣角。

「好。」林羽看著女人,說道。

凌夏看著林羽要過去,著急的說道,「別去。」

「放心吧,她應該沒什麼惡意。」林羽輕聲說道,鬆開了凌夏的手,走了過去。

林羽慢慢的走到了女人的面前,說實話,他心裡多少有些害怕。

女人上下打量了一下林羽,眉清目秀,反倒像是個書生,跟著抬手,懸在了林羽的頭上。

剎那間,一股淡藍色的光芒出現在了手掌與頭部只見,裡面似乎有千絲萬縷的線在連著!

神識!

她竟然把林羽的神識剝離出來!

凌夏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卻差點撲到,對著女人-大聲喝道,「你想幹什麼?!」

神識剝離,稍有不慎就會變成白痴!

女人只是轉頭看了凌夏一眼,並沒有把凌夏的威脅放在眼裡,繼續探索著林羽的神識。

過了一會,女人收手,光芒消失,神識歸位。

林羽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凌夏顧不得自己身體的虛弱,踉蹌的跑了過來。

神識被剝離又被放回,這種事情對精神極為耗損,至少需要一個月的休養才能恢復!

「是有點奇特。」女人自顧自的說道,「但是更像個廢物,看來母親是真的看走眼了。」

說著,轉身就要離開。

而這個時候,林羽慢慢的睜開了眼睛,虛弱的看著焦急的凌夏,說道,「放心吧,我沒事。」

但看起來,怎麼也不像沒事的樣子。

可是此話一出,這女人反而是停住了腳步,轉身,有些詫異的看著林羽。

「古怪。」女人說道。

她用的剝離之法極為霸道,若是小心謹慎的剝離神識,那麼需要一個月可以恢復,可是她的剝離之法,卻至少需要一年。

正常情況下,這人至少需要昏迷一個月。

可是,這孩子卻根本沒有昏迷過去,更別說一個月了,這讓女人感覺到很怪異。

凌夏看著女人回頭,心裡猛顫了一下,一下子擋在了林羽的面前。

就像剛剛林羽擋在了她的面前一樣。

女人一怔,冷笑,對凌夏說道,「我承認你很漂亮,甚至連我們種族也沒有人能比得上你的美麗。我們種族對於美麗之人是很愛惜的,但如果你再敢阻撓我,別怪我辣手摧花哦。」

威脅之意,溢於言表。

凌夏聽后,卻不為所動。

「何必呢,你修鍊天賦如此之好,損失十年壽命放在常人身上早已產生影響,甚至容貌發生變化,但是在你身上除了虛弱一點沒別的改變,這足以說明你生命力的強大。」女人說道,「為別人死,不值哦。」

凌夏皺眉,依然不動。

「哎,誰讓我這麼善良。」女人嘆氣,輕輕的抬手,剎那間凌夏的身體就向一旁飛去!

轟!

凌夏的身體撞向了一旁的稻草堆,卻依然發出巨大的響聲!

女人卻看也沒看凌夏一眼,走到了林羽的面前。

此時此刻,林羽眼睛通紅,如同一條惡狼一樣!

這女人三番四次的傷害自己和凌夏,他發誓他要殺了這個女人!

「別這麼瞪我。」女人聳聳肩說道,「告訴姐姐,你為什麼沒有昏過去呢?」

林羽惡狠狠的看著女人,根本不說話。

女人抬手,伸出一根手指點起林羽的下巴,輕佻的說道,「快點說哦,姐姐給你糖吃。」

林羽皺眉,突然張口,沖著女人的手指就咬了下去!

咔!

林羽上下牙齒撞在了一起,很疼,但是他卻更加怒視女人。

女人臉色也變冷了,她看著林羽,冰冷的說道,「如果你再不說話,我就對你的小女朋友不客氣!」

林羽心中一驚,大聲吼道,「有什麼事你沖著我來!」

「怕了吧。」女人咯咯笑了出來,「快說吧。」

「因為我的體質和別人不一樣。」林羽咬牙說道。

「哪裡不同?」女人問道。

「我的是天王體質。」林羽說出了實話,他知道謊話肯定瞞不過這個女人。

「天王體質——」,女人輕輕側頭,努力的想了起來,跟著她像是想到了什麼,說道,「我知道了,原來是天王體質,怪不得。」

天王體質,若是追溯到萬年之前,那是震撼世界的體質。

女人想了想,若這孩子真是這種體制,那麼拯救自己的種族或許也不難。

畢竟自己的母親耗盡生命力,才窺探天機,得到這樣一條指示,想來必不會錯。

想到這裡,女人突然微笑了出來,臉上儘是溫柔,與剛才判若兩人。

「那個,你餓不餓啊?晚上吃飯沒?我帶你吃大餐啊?」女人輕輕的拍了拍林羽身上的塵土,溫柔的說道。


林羽一愣。

這女人怎麼翻臉比翻書還快?

什麼情況?

剛剛還感覺要殺自己,怎麼突然就要請自己吃飯了?

林羽心生警惕,俗話說沒事不會獻殷勤,這女人肯定打什麼主意。

「你想幹什麼?」林羽沉聲問道,「有什麼事就直說。」

女人看見林羽的神態並沒有生氣,絲毫不在意的說道,「沒什麼,就是關心你嘛,你看你這裡的環境這麼差,元氣也不濃郁,不如你到我那裡如何啊?」

林羽心中一驚。

這是要囚禁自己?

「走吧。」女人站了起來,笑著說道,「我那裡美女也很多哦,雖然比不上那丫頭,但也個個絕色。」

林羽坐在地上,沒有起來,只是沉聲問道,「如果我不去呢?」

「這個嘛,就有點難辦了。」女人想了想,說道,「還是去吧,否則會給我造成麻煩不是?我這人遇到麻煩,可是什麼事情都會做得出來。」

說著,女人的手便輕輕的指向了在稻草堆旁虛弱喘息的凌夏。

林羽皺眉。

她在威脅自己!

林羽死死的握住拳頭,沒有實力,就根本沒有說話的餘地,他咬牙,「好,我跟你走!」

「別。」凌夏在一旁虛弱的說道,可惜她連站都站不起來。

林羽心中難受,他也不想走,可是眼下的境地卻不得不走。

「這才乖嘛。」女人笑著,抓住林羽的肩膀,說道,「走吧。」

下一瞬,便帶著林羽要從房子的門飛出去。

可是,兩人剛剛起步要飛起來,女人卻突然皺眉,猛然抬頭,雙眼爆發出精光!

跟著,她渾身藍光大盛,剎那間將整個院子都照亮!

她低喝一聲,朝著天空轟出一拳!

一拳,彷彿帶著無數的星辰與自然氣息,真正的毀天滅地!

巨大的能量爆炸,剎那間整個深巷變為殘渣!

林羽的身體被強橫的氣流掀飛出去,而女人的身體也蹬蹬蹬的後退三步!

女人臉色變冷,目光陰森的看著才能從天而降的男子。

而那男子同樣面色陰冷,看著女子充滿了殺氣。

「帶走我的弟子,你有問過我的拳頭嗎?!」

… 來者正是蕭失。

在這女人剛進城的時候,他就感覺到了,這女人的修為極高,若非和他一樣境界的根本查不出來。

哪怕是和他一樣境界的,也很難察覺得到。

他感覺到后,本以為只是路過而已,沒多大關注,可是他突然發現這人竟然在一個地方停了下來,並且還出手了。

他皺眉,本能的去看了一眼,卻正好看見她要帶走林羽的一幕。

或者林羽真的並非是他的弟子,但是他對林羽的看重,估計就和親兒子差不多。

帶走林羽,相當於絕了他的根。

女人看著落在地上的蕭失,沒有去管倒在地上昏迷的兩個孩子,目光陰冷的注視著對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