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不行,主人,這絕對不行。」一聽碧綰要接受傳承,獅鷲直接反對著,「沒有萬一,你現在接受傳承只有死。」

「沒錯,主人,你現在連我的力量都承受不了,更何況是那百老之力,承受不了就灰飛煙滅,連靈魂都將消失。」刺身獨角犀認真的提醒著。

「瘋子,放我出去,瓊露靈芷水我也不要了。」

見魔獸九兄弟、藤姬、墨竹筍都驚恐焦慮的看著自己,碧綰平淡的解釋道:「沒得選擇。」

「我們一起對付老者如何?」

「對,老大是聖階,再有我們,一起聯手或許能夠打敗老者。」

「就是,還有藤姬。」

「不要算上我。」

「你也太忘恩負義了,在老大這空間呆了這麼久,至少也要出點力啊。」巨蟒長著大嘴提醒道。

藤姬冷哼一聲,甩動著周身的藤條:「不是我,她現在還能活著?在竹生空間,沒有我,她能活著?」

見魔獸兄弟和藤姬吵了起來,碧綰立刻厲聲阻止道:「我是來讓你們想辦法的,不是讓你們來吵架的。」

「沒有辦法,就連我也不敢誇下海口說能承受,更何況是你。」獅鷲如實的說著。

知道大家都是好心,知道大家都是關心自己,但是本來就沒什麼自信的碧綰,聽了大家的話后在心中更加忐忑了。

但很快,碧綰內心的堅強和心中的信念讓她立刻來了精神:「我能契約神器,能夠契約小娃,為何不能承受百老傳承。既然選擇了我,那麼就有選擇我的理由。」

「沒錯,老大不是一般人,是晶石空間的主人。」聽著碧綰的話,刺身獨角犀也來了信心,對著碧綰大聲鼓勵道。

「哼,幼稚。」藤姬冷冷嘲諷著,「讓我出去。」

「可以,不過在接受傳承的時候我可以得到瓊露靈芷水,那樣你還是堅持要出去。」

「是,我堅持。」

「好。」見藤姬如此堅持,碧綰也不再強留,在自己出去的同時將藤姬帶了出去。

出了碧落空間,藤姬正想轉身離開,羚角長青藤輕嘆道:「你出來幹什麼,到時整個秘境都會消失。」

「什麼?整個秘境都會消失?」

「沒了百老,這個秘境還怎麼維持。」 「你沒有騙我?」藤姬看著羚角長青藤冷冷的質問著。

看著眼神凌厲的藤姬,羚角長青藤委屈的說著:「沒騙你,我怎麼敢騙你,上次是你太心急,沒聽我說完就……」

「你……」藤姬眼神陰冷的看著碧綰,「你明明知道,還放我出來。」

「我以為你知道。」碧綰無辜的看著藤姬。

「還有三個時辰。」羚角長青藤望了望天空,對著碧綰提醒道。

「風行獸,我們抓緊時間。」 腹黑老公別亂來 說著碧綰在風行獸的帶領下,快速的搜集著藥物。

兩個時辰后,在風行獸和羚角長青藤的共同努力下,碧綰終於將所有的藥物找齊了。

找齊后,碧綰回到了原來的地方。

「你總算回來了,你看,琉璃球裡面好像有本書。」老者指著琉璃球道。

一聽老者說琉璃球裡面有一本書,碧綰立刻心中咯噔一下:難道是《丹毒》?

匆匆跑過去的碧綰,一把將玉盆中的琉璃球拿了出來。

當看到琉璃球內的書時,碧綰捧著球激動的道:「真的是,真的是,沒想到在這裡能夠遇到。」

激動過後,碧綰立刻冷靜下來,將手上的琉璃球挪到老者的眼前:「你不是說不知道《丹毒》,這是什麼?」

老者眯著眼睛,努力的看著書名:「這麼小的字,你怎麼看的清楚?」

「小?很清楚啊。」

「只有拳頭大的琉璃球,它裡面的書就這麼小,上面的字怎麼可能看得清。」老者比劃道。

「不是啊,明明很清楚。」看著自己眼前清晰的《丹毒細則二》幾個字,碧綰再次確認著。

「將琉璃球打碎。」

在老者的提醒下,碧綰用環戒將琉璃球打碎后,《丹毒細則二》直接飛落到了碧綰的手中。

看著手中的《丹毒細則二》,碧綰立刻快速的翻閱起來,尋找著有沒有關於青春不老不死毒的解法。

老者努力回憶著:「真的沒有聽百老提起過,那個時候沒有這本書。」

「沒有這本書?那這……」

「從小追隨百老,真的沒聽過。」

老者的話讓碧綰陷入了沉思,一個一個問題在碧綰腦中竄了出來:晶石空間和百老空間有什麼關係,《丹毒》到底是什麼?《丹毒》難道是百老所著?百老和自己難道有什麼關係?

而默默跟著碧綰的藤姬陷入了狂喜。

「這是你的植寵?聖階植寵?」老者打量著藤姬,嘖嘖的稱讚著,「不過,你這植寵叫什麼,怎麼看著有點像羚角長青藤啊。」

「胡說什麼,我怎麼可能跟他像。」

「怎麼不像。」老者輕撩白須,對著羚角長青藤道,「將你的犄角縮下去,恢復溫順的樣子。」

羚角長青藤聽話的縮回自己的犄角,舒展著自己的枝葉,在藤姬面前搖擺著。

看著此時的羚角長青藤,的確與吸血噬骨藤有著九分相像。

「的確像。」碧綰看著羚角長青藤,對著藤姬打趣道,「自己的旁親都不認識。」

「我如此罕有,怎麼會有他這樣的旁親。」

「沒錯,你這植寵連老夫我都沒有見過。」老者對藤姬的話點頭贊同著…… 聽老者這個沒聽過,這個沒見過,碧綰都開始懷疑這所謂的百老秘境,是不是真的是大家所說的上古秘境。

見碧綰眼中的疑惑和審視,老者輕咳一聲:「我一無名小卒,也是臨危受命,所以見識淺薄見識淺薄。」

老者的話讓碧綰不知道是要哭,還是要笑。

一個小卒,臨危受命就如此實力,那百老的實力呢?

「準備下,時間差不多了。」老者看看天空越來越密集的雲,「與你植寵好好配合,或許能夠承受百老傳承。」

「她也能一起接受傳承?」

「瓊露靈芷水,可以提煉她,她能幫你抵擋一部分力量。」

碧綰與藤姬對視一眼,立馬回應道:「好好好,再給我沒一點時間。」

看著碧綰和藤姬快速消失的背影,老者暗笑著:「契約那麼長時間,難道還會沒有默契?」

說完,老者雙目緊閉飛升而起:「閉……」

在老者悠長聲音傳出后,百老秘境的入口慢慢消失了。

一直在秘境入口等待的冷寒澈和顧絕塵,看著緩緩消失的入口,同時毫不猶豫的沖了過去。

結果可想而知,冷寒澈和顧絕塵直接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甩飛了出來。

「廢物……」冷寒澈穩住身形,對著入口聲嘶力竭的怒吼著。

看著越來越小的入口,冷寒澈釋放出全身的神秘力量,快速的朝入口衝去。

「轟……」的一聲,整個韶華城都微微的顫動了起來。

冷寒澈大口大口的吐著鮮血,看著已經消失的入口,陷入了瘋狂。

聽到聲音趕來的逍遙御風、宇文邕、熊柏青、顧天盛等人,看到全身被黑色霧氣籠罩的冷寒澈,立刻圍攏上去。

「你不是說有時空凌晶,不會有事,再等等,會出來的。」

「沒錯,還有幾個時辰,我們再等等。」

「你這樣,綰兒出來看見,會生氣的。」

「王爺,快點冷靜下來,控制你的力量。」看著幾乎失控的冷寒澈,修影立刻提醒著。

「對,你要理智,小心體內力量爆發。」

大家七嘴八舌的勸說著,可是冷寒澈周身的黑色霧氣越來越濃密,越來越肆意。

「冷寒澈,你這樣,碧綰會擔心的。」宇文邕厲聲提醒著。

「滾……」冷寒澈轉頭怒斥一聲,對著眾人就是一掌。

「小心。」顧天盛立刻使出靈力元素抵擋,可是被冷寒澈的黑色霧氣直接擊中,倒退三步后才穩住身形。

「誰想阻止我,就是找死,想活命的給我趕快滾。」

看著眼神嗜血,全身黑色霧氣縈繞的冷寒澈,修影立刻轉身朝韶華城的囚室跑去。

而陷入瘋狂的冷寒澈,對著秘境入口的方向不斷的使出黑色霧氣,「轟轟轟……隆隆隆……」的聲音響徹雲霄。

「一起上,你們掩護我。」熊柏青一聲喝令,掏出碧玉竹針朝著冷寒澈靠近。

為了配合熊柏青,顧天盛、逍遙御風、顧絕塵、宇文邕等人紛紛飛躍而起,朝著冷寒澈靠攏。

此時的冷寒澈幾乎失去了理智,見大家靠攏立刻轉身飛躍,對著大家使出驚雷和黑霧。 「噗……」

「啊……」

冷寒澈毫無保留的攻擊,將圍攏的人紛紛甩飛出去。

只有熊柏青和顧天盛,勉強奪過攻擊。

「這樣我根本無法下手。」熊柏青焦急的說著。

「他身上的神秘力量太霸道,我們根本不是對手。」顧天盛捂著胸口為難的說著。

「不行也得行,再失控下去,可能連韶華城都未必保得住。」

吃痛起身的宇文邕,發現冷寒澈越來越迷茫的眼睛,頓時大叫道:「不好,他的理智越來越弱了。」

「熊長老,我們這邊攻擊分散他的注意,你要把握機會。」顧天盛一說完,逍遙御風、宇文邕、顧絕塵以及其他趕來的人,紛紛加入其中。

「呵呵,想對付本王就這點實力。」冷寒澈猖狂冷笑著,「讓你們見識見識本王真正的實力。」

只見一條烏墨如黑的長龍,張牙舞爪速度極快的朝大家圍攏而來。

眾人紛紛使出靈力元素攻擊,可是各種攻擊在碰到黑龍后,直接就被吞噬。

替嫁醫妻:晚安,霍先生 「吼……」

烏龍一個甩尾幾人就像斷線的風中飛出去,龍頭一擺又將幾人撞飛出去,龍爪一抓幾人直接吐血而亡……

就這樣,趕來幫忙的人死了一片。

看著橫七豎八的屍體,以及猙獰笑容的冷寒澈,熊柏青催促道:「不行,來不及了。」

「王爺。」將華芯帶來的修影,看到如此的冷寒澈,立刻一個閃身朝冷寒澈靠近,「王爺,你醒醒,快醒醒。」

「修影,你也要阻止本王?」冷寒澈迸發著寒氣,看著修影慢慢靠近,「本王只是想找自己的王妃,這樣你們也要阻止,為什麼為什麼?」

「王爺,我們不是要阻止,是王妃她……呃……」

突然冷寒澈直接就是一掌,將修影拍飛出去:「擋本王者死……」

「快,快點……」重重落在地上的修影,捂著自己碎裂般疼痛的胸口,對一旁的華芯提醒道,「她體內的力量爆發了。」

「我,我無法靠近。」華芯手足無措的站在原地,不知道怎麼辦。

「是你,對,就是你……」冷寒澈『嗖』的一聲,只見一道殘影劃過,冷寒澈已經出現在華芯面前,「是你,廢物才沒能出來,我讓你陪葬。」

「她找到了寶貝,跟我……」華芯掙扎著,用力拉扯著冷寒澈掐著自己喉嚨的手。

趁著冷寒澈掐著華芯的脖子,熊柏青立刻使出碧玉竹針,插入冷寒澈頭上的穴位。

「嘶……廢物……」冷寒澈輕喚著碧綰,眼神迷離而溫柔。

感覺到冷寒澈手上的力度變弱,華芯趁機逃脫出來,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可是才喘了兩口氣,華芯再次被冷寒澈無情的捏在手中:「去死。」

冷寒澈的無情讓華芯不想再苟活,而一次一次在生死邊緣的徘徊,對於死亡華芯竟然冷笑起來:能死在他的手上,也不錯。

就在華芯準備死的那一刻,兮凡再次華麗麗的現身,將冷寒澈手中的華芯救了下來。

「師傅……」

「兮凡大師……」

看到兮凡身影,所有人臉上頓時有了希望…… 一黑一白就那麼冷冷對峙著。

「你看你做了什麼?」兮凡對著冷寒澈冷冷的質問著,「你的手上有過多少鮮血,有過多少罪孽,你要到什麼時候才肯停手。」

「本王做事,與你何關,沒了廢物,我要血染整個蒼茫大陸,讓整個蒼茫大陸都給廢物陪葬。」冷寒澈猖狂嗜血的說著。

冷寒澈的話,讓在場所有的人都驚恐的睜大了眼睛。

那個血腥,殘暴的修羅王又回來了,不對,是更加血腥、更加殘暴的修羅王回來了。

「瘋子,死性不改。」兮凡咬牙怒喝一聲,雙手一擺,周圍立刻停滯下來。

霎時一黑一白兩道殘影,在空中劃過,在空中撞擊……

一來一往,天地為之變色,空間為之顫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