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不用管它,玩夠了它會放回籠子的。」伊羅卡說。

「……不吃?」

葛霖以為貓都愛吃老鼠。

「地穴睡鼠是一種吃礦物的魔獸,它們的肉質很硬,很難消化,這是一種煉金材料添加劑。它們生活在地下,整天吃了睡,睡了吃,身體圓滾滾的,手感很好,而且很難受傷,這是嘉弗艾最喜歡的玩具。」伊羅卡解釋,這件事也是他無意間發現的,當初一隻小奶貓每天虛弱地哭號,都不知道怎麼安慰。

西萊沒有貓,怎麼養貓都是戰神一個人琢磨出來的。

嘉弗艾喜歡被擼毛,尤其是下巴,這也是戰神試著親近寵物之後發現的。

葛霖勉強理解了地穴睡鼠的「地位」,可是他不懂伊羅卡為什麼要了三隻。

「嘉弗艾……比較有活力,一隻睡鼠不夠,輪換著來,睡鼠才不會累死。」伊羅卡不願意葛霖把話題停在黑糰子身上,他提醒葛霖,「你應該休息了。」

這間房間旁邊有一個很小的盥洗室。

葛霖糾結地進去洗漱,出來后還東想西想,等到躺到床上,魔法燈熄滅之後,房間里亮起了兩個明晃晃的小燈泡。

「……」

嘉弗艾一臉嚴肅地叼著睡鼠趴在矮柜上,觀察著躺在一張床上的伊羅卡與葛霖。

葛霖的壓力頓時消失,在這種「監視」下,什麼都不會發生。

「明天去跟老庫薩他們會合?」

「嗯,這個小鎮與我們原來登岸的方向相反,可能需要一段時間。」伊羅卡摸著葛霖的頭髮,他沒有等到葛霖的回答,再看的時候,身邊的人已經睡熟。

伊羅卡下意識地彎起唇角,然後俯頭在某人臉邊輕輕一吻,也躺下了。

嘉弗艾等了一陣,發現他們沒有別的動靜,就繼續玩睡鼠了。

黑糰子歪著腦袋,顯得有點漫不經心,它在思考。

為了一個會動的玩具(汽車),它抓來了葛霖,現在主人喜歡上了這個玩具附贈品,這件事到底是怎麼發生的?它是不是吃虧了?

***

葛霖醒來時,身邊空空蕩蕩。

不,床上還趴著一隻貓,腦袋埋在前肢里,彷彿在睡覺。

與哥斯拉級別的大貓睡在一張床上真是太刺激了,葛霖僵硬了兩秒,輕手輕腳爬下床,生怕驚醒嘉弗艾。

——葛霖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個夢,夢裡的伊羅卡說喜歡他。

真是一個不錯的夢!半睡半醒的迷糊過去之後,葛霖感到不對,他伸手一摸嘴唇,頓時面無表情。

下唇的淤腫更明顯了。

接吻就接吻,討論什麼硬麵包的吃法!

還只含住下唇舔舐,現在差別明顯要怎麼辦?

葛霖飛快地穿好衣服,又把斗篷披到身上,然後把衣領拉高,高到蓋在鼻子下方。

他打開房門,恰好聽到下面的說話聲。

「尊敬的閣下,請給我一點時間,我有重要的消息……」

「艾威!我昨天跟你說過什麼?不要在我的店裡賣消息!」矮人族老闆怒吼著,緊跟著他語調一變,笑嘻嘻地說,「客人,這是我們鎮上一個消息販子,做的是走私者跟海盜的生意,這傢伙年紀小,可是一雙眼睛不錯,認得出大部分物品,能看出很多東西的價值。這次跑來肯定是口袋裡缺錢了,您要是不喜歡被打擾,我這就趕他離開。」

伊羅卡沒有回答。

葛霖走到樓梯邊,然後往下張望。

他本能地選擇了一個陰影角落,遮擋住自己的身形。

伊羅卡的衣服雖然壞了,但是大斗篷一蓋,也看不出什麼,他站在櫃檯旁邊看一張地圖。

矮人族老闆拽著一個黑髮少年,好像要把他丟出去。

「請等等!來自遺忘之海的閣下,我知道你在追查什麼,我知道所有的事情!」黑髮少年不肯放棄,他伸著脖子喊叫。

餐館里的魔法燈昏暗,這個人被拖到吊燈下面,葛霖才看到他的臉。

葛霖的心頓時一沉。

又一個。

「我叫艾威,是受愛神羅法娜的意志指引,前來尋找你的。」

「行了,你那點信仰還是不要說出口了!」餐館老闆以為艾威又在吹噓。

這是老一套的伎倆,西萊大陸大部分人都有信仰,聽到這樣的話就會產生興趣。

愛神,這可不是一般的神。

艷遇與刺激、還有可能是美女加上寶藏!

「眾神想要殺死你!」艾威忽然用古西萊語說。

矮人族老闆聽不懂,他狐疑地看著艾威。

「等等。」伊羅卡緩緩轉身。

他揭開斗篷,在餐館老闆驚懼的目光里,看著張大嘴一臉獃滯嘴角還掛著口水的艾威。

「把人留下,我想聽聽他要賣的消息。」 艾威見過伊羅卡。

「引導者」給他看過,戰神伊羅卡的模樣。

說實話,如果沒有這張臉,艾威對任務沒有多少興趣,更不會這樣熱情參與。

為了今天的這一場會面,艾威在心裡做了萬全的準備,把自己打理得整整齊齊,信心十足地來了。結果開局不利,艾威意識到自己失態時,已經晚了。

艾威在心裡抱怨,「圖片」跟真人根本不是一回事!殺傷力不一樣!

他急忙摸了下嘴角,重新擺出真誠懇求的神情,眼角餘光看到慢悠悠坐在桌邊的人時,眼角還是忍不住抽了一下。他那個難以置信的眼神太過明顯,連餐館老闆都看見了。

「艾威,你在搞什麼?」矮人瓦倫粗聲粗氣地說。

他的態度看起來很兇惡,但是葛霖看得出來,餐館老闆驅趕艾威的行為,更像一種保護。瓦倫不希望這個年輕人惹上麻煩,也不希望麻煩發生他自己的餐館里。

伊羅卡選擇的位置非常好,艾威走到他面前時,恰好在魔法燈的旁邊。

葛霖站在樓上,可以看見這個同族的臉。

太年輕了,看起來還是高中生,葛霖微微皺眉,他又想起喬安說的話,喬安那一批被眾神送來的人都有毒癮?這個應該不會吧?

艾威笑眯眯地對餐館看老闆說:「親愛的瓦倫大叔,請你放心,我很珍惜我的生命,不是胡鬧。我確實有一個重要的消息,受到一位大人物的委託,要傳達給這位閣下。」

矮人半信半疑地看了他們兩眼,看見伊羅卡沒有反對的意思,於是在心裡暗暗地嘆了口氣,轉身走了。

「聽說今天有人帶了新鮮的北海魚肉,我出去看看!」

瓦倫一走,餐館里就剩下了伊羅卡與艾威兩個人。

哦,還有偷聽的葛霖與房間里酣睡的貓。

艾威下意識地抬頭,黑漆漆的二樓走廊上沒有一點動靜,他猶豫地問:「閣下,請問你的同伴……」

「讓你帶話的人,沒有提到我的同伴嗎?」

「不不!羅法娜大人,只讓我把話帶給您,尊貴的眾神之王。」艾威謙卑地低頭說。

伊羅卡眼神冰冷地看著他。

「這個稱呼,也是她教給你的?」

「啊!」艾威撓了撓頭,表現得就像一個尷尬的少年,他結結巴巴地說,「是我自己加上去的,我聽了您的事迹,覺得您配得上這個稱呼。事實上不止我這樣,西萊很多描述神戰歷史的書上都是這麼說。」

「可你不是西萊人。」

艾威驚訝抬頭,他的眼神里出現了遲疑。

那一瞬間,他好像要退縮了,不過很快他就像聽到了什麼指示,又重新振作起來。

「是的……閣下,我很驚訝,我要賣的消息是不是已經落後了?」艾威側著頭問,他臉嫩,笑容坦率,很容易讓人產生好感。

如果不是他的身份有問題,葛霖覺得艾威就像一個還沒有走上社會的大男孩。

然而——

丹朵的裂縫最近一次開啟是五年前,餐館老闆對艾威的熟絡,也證明了艾威是這座小鎮的常客。在一個充滿走私者、通緝犯、海盜的地下小鎮里,心性單純的人幹得了賣消息這一行,能在這個小鎮活下去嗎?

葛霖都為艾威捉急了。

出現在這種地方,還偽裝自己是傻白甜,這攻略路線這劇本真的沒有邏輯錯誤嗎?

伊羅卡的感受比葛霖更深一點。

戰神雖然睡了一千年,但是剩下來的一千年也不是白活的,誰在他面前偽裝,都逃不過他的眼睛。艾威要演戲,他就當做沒看見,也不接話。

艾威演不下去了,只能自己給自己找台階。

「尊敬的閣下,用我故鄉的話說,我是來投誠的,這不只是我的意思,也是我的引導者羅法娜的意志。」

「你的引導者告訴你,她叫羅法娜?」伊羅卡好像要看透艾威這個人一樣。

銳利的目光讓蜷縮在艾威意識里的「系統」戰慄了一下。

「是的,在我來到西萊大陸之後,就以販賣消息為生。我很想渡過遺忘之海,把羅法娜的囑咐傳達給您,可是我沒有那樣的能力。」艾威無奈地笑了笑,他攤開手說,「幸好我選的職業不錯,一次在無意間,我看到了新鮮的、沒有處理過的藍葉草。發現它長得很像一種我知道的植物,於是我開始搜羅關於藍葉草的信息,當我知道它是被培育出來的藥草時,我心裡只有一個想法!



艾威一邊說,一邊注意伊羅卡的表情。

可是這件事對他很難,艾威總是不由自主地被牽去了注意力。

「……這是一個陰謀,閣下!針對你的貓,或者說針對您的陰謀!」艾威原本應該用激動憤怒的語氣說出這段話,然而這時候他的聲音是軟的,眼神也有點不對。

伊羅卡沒有反應,葛霖遠遠聽到這個聲音,感到不對。

這音色可不像正常情緒下說出的話。

葛霖茫然地想,這個艾威,難道是天生的Gay?眾神找來這樣的一個人,到底是什麼意思?指望艾威勾引戰神嗎?

這任務的難度也太高了。

一點都不比殺死戰神的難度小,這是什麼樣的自信?

等等!葛霖後知後覺地想起,自己是不是無意識把這個任務完成了?

呃,沒有接任務的人,卻完成了任務!命運很有幽默細胞啊!

葛霖陷入了深思,如果這是遊戲,這任務大概屬於一次性的史詩級世界任務?

就是那種推動世界更新進程的重大任務,不管有多少玩家參與,只有一個人能夠完成。如果一個中途亂入的玩家把BOSS推翻了,鑒於事件本身已經完成,遊戲版本的更新讀條開始。接任務的玩家只能看成未完成的進度,絕望掉線。

這個比喻太有代表性了,葛霖想笑。

就算他對遊戲不怎麼了解,也知道在遊戲里是很難發生這種事的。沒有任務,就無法對任務BOSS造成傷害。而且遊戲這個說法,對伊羅卡也不太尊重。

西萊是一個真實存在的世界,這裡所有人都是有血有肉的真實,不是數據。

只是提到遊戲,葛霖感覺有什麼事他忘了,他直覺這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只是個一直被他忽略的細節。顯然這很讓人難受,尤其是怎麼也想不起來答案的時候。

「……藍葉草是一種對貓很有效的藥草,我追查到它的培育雖然是獅鷲王國的藥劑師從拍賣會買到的一本手札上記載的,但是這份手札卻出自聖煉金師奧維薩。我看到了他的畫像,說起來很巧,他也有我這樣的黑髮黑眼。」

艾威還想要繼續繞圈子,伊羅卡語氣冰冷地打斷了他的話:「你要賣的消息,就是這個?我想,你一定不希望知道,耽誤我時間的人,都有什麼樣的下場。」

艾威睜大眼睛,在心裡喊著引導者。

——戰神怎麼跟你說的不一樣?你不是說戰神不喜歡被人當做神靈,很好說話嗎?

——你告訴了他眾神的事,又遲遲不進入正題,你希望他給你什麼樣的態度?我告訴你很多次,戰神很難對付,你一定要有技巧。

引導者還沒說完,就感覺到了伊羅卡的神力束縛,它猛地打了個哆嗦。

該死!有人泄底了!有人在我們前面把消息泄露出去了!伊羅卡知道我在這裡,他知道引導者是什麼!

引導者狂怒地念叨著,「系統」的力量衝擊著艾威的思緒,他感到頭痛欲裂,一腳歪倒在了椅子上。

「你好,潘森德爾的毀滅者。」

艾威嘴裡冒出來一個甜膩的女聲,帶著矯揉做作的腔調。

葛霖猛地打了個冷戰,手臂上起了一層小疙瘩。

潘森德爾是眾神之地,在千年前的曙光之戰里被伊羅卡毀掉,眾神敗北——葛霖已經習慣了戰神有無數個名字,瞧他又知道了一個新的,毀滅者的發音加上地名潘森德爾,這個單詞念起來很長。

「羅法娜。」伊羅卡面無表情地向「艾威」點了點頭。

他用的不是疑問語氣。

看來艾威體內的引導者,確實是那個愛神沒錯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