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不愧是七階妖獸身上最堅硬的部位,果然是可以承受星力的運轉啊。」方天南暗道了一句。

與此同時,方天南整個人一個閃身,就到了穿山甲妖獸的跟前。

要知道,方天南可是細心的計算過,一旦引爆了空間能量之後,穿山甲妖獸會做出如何的反應了。只是,當方天南手中的骨刺,即將從穿山甲妖獸的腦袋上,穿過去的時候,穿山甲妖獸終於是動了。

先是側了一個身子,轉而朝著一側,輕輕的這麼一躍。

方天南就感覺到,自己手中的骨刺,似乎是碰觸到了一塊堅硬的物體,手中傳來了一陣巨大的推力。不管是星力的運轉,微微的一滯,就連體內的氣血,都是一陣的翻湧!緊接著,就是一條巨大的尾巴,抽打在自己的身體上。

「這是?」方天南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就在這片刻的時間裡,穿山甲妖獸已經完成了防禦,並且還適時的做出了攻擊。

方天南手中的骨刺,切切實實的擊中了穿山甲妖獸背脊上的骨刺。

「鏗鏘」的聲音,似乎是在訴說著,兩根骨刺之間,孰強孰弱一樣。而下一刻,「咔嚓」一聲,就完全的被穿山甲妖獸的尾巴,掃中方天南身體「嘭」的聲響給徹底的淹沒……

穿山甲妖獸背脊上的最上方位置的骨刺,應聲而斷。方天南手中的骨刺,卻是閃耀著一抹淡淡的白色光芒,順勢攻擊到了第二根骨刺的位置。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方天南卻是覺得,這樣的攻擊,是那麼的遙不可及。

方天南的身體,正在飛速的後退著。

「噗!」的一聲,方天南吐了一口鮮血,眼神一凝,「大意了啊!」

來不及拭擦嘴角的血跡,方天南的身子,再度的一閃。甚至於,方天南還不惜的運用上了剛剛積聚起來的為數不多的空間能量。

實在是穿山甲妖獸的第二波攻擊,緊接著到來。

「轟!」的一聲。

穿山甲妖獸的一擊,完全的落實到了方天南之前所站立的地面上。那一個巨大的深坑,讓方天南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些發顫。透過半空中彌散開來的塵土,方天南可以看到,穿山甲妖獸身上的鱗甲,那黑色的光澤,愈發的清晰起來。

而且,尤為讓方天南感覺到不可思議的是,此時的穿山甲妖獸,瞬間從四周吸收的能量,竟然完全的超乎了方天南的想象。

「這麼短的時間內,難道說這一頭穿山甲妖獸,就變得更加的強大了?」方天南瞪大了眼睛,腦海中閃現過一個驚人的推斷。

既然方天南可以依靠著七階妖獸的內核,來恢復和提升自己的實力,那麼,穿山甲妖獸在逃跑的瞬間,也是攜帶著一頭同伴的屍體的。而且,和方天南吸收妖獸的內核能量之後,還需要一定的時間來進行和自身融合不同。穿山甲妖獸若是吞噬了同伴的內核的話,幾乎是沒有任何的不協調的,壓根兒就不需要調整。

漸漸的,許是看出了,方天南眼神中流露出來的顧忌,穿山甲妖獸並沒有再次的進攻,而是和方天南對峙著,只有身上的黑色光澤,在訴說著,穿山甲妖獸此時的戰鬥狀態……

「撲哧」一聲。

穿山甲妖獸身上閃現著的黑色的光澤,竟然是忽然的,就閃耀出一團濃霧來。緊接著,穿山甲妖獸整個身軀,就好似沸騰了的開水一樣,不斷的冒出一些黑色的濃霧。

與此同時,方天南也感覺到,眼前的穿山甲妖獸的氣勢,正在逐漸的攀升著,幾乎到了讓自己心悸的地步。

「吱!」

穿山甲妖獸莫名的就以兩條後肢,支撐著自己的身體,整個身軀,幾乎是直立了起來,前肢則是沖著方天南,不斷的比劃著,嘴中咆哮出來的聲響,非常的尖銳,似乎是攜帶著莫名的威壓,不斷的衝擊著方天南的心神。

「不好,這傢伙竟然是在晉階!」方天南的臉上,終於是流露出了一絲動容的神色來。

在吞噬了同伴的妖獸內核之後,在身體表面的鱗甲儘力的吸收著四周空氣中的能量之後,原本就是七階後期,乃至於是巔峰狀態的穿山甲妖獸,終於是到了晉階成為八階妖獸的門檻。方天南可以想到, 主神再啟 ,真的不願意放過自己。

當然了,方天南斬殺了它的兩名同伴,肯定會引起對方的地勢。

但是,這一頭穿山甲妖獸真正的意圖恐怕還是想要藉助著和方天南之間的戰鬥,來進行突破吧?

不管是人類修鍊者也好,還是妖獸也罷,只要是有機會,誰又不想著實力上的突破呢?

要是方天南有這樣的機會,也是斷然不會放過的。

奈何,眼看著「臨陣突破」這樣的事情在自己的眼前發生,對象卻是敵人,這種感覺,就不是方天南所能夠安然接受的了。

方天南一方面不斷的催動著自己的神識能量,來警戒著穿山甲妖獸的一舉一動,另外一方面,則是全力的積蓄著下丹田內的星力,轉而一個閃身,不退反進,到了穿山甲妖獸的跟前,一根黝黑的骨刺,悄然間刺了出去。

穿山甲妖獸身上泛濫出來的黑色霧氣,驟然間,就是一個回縮,瞬間滲入到了穿山甲妖獸的身體之中。

方天南看到,穿山甲妖獸體表的鱗甲,似乎是突然間的變得有些樸素無華起來。

咋一看去,就好似沒有絲毫的光澤,沒有絲毫的能量波動。

但是,在方天南手中的骨刺,結實的擊中了穿山甲妖獸的身體的時候,「嘭」的一聲,光華四濺,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瞬間激射了出來。 小胖都差點忍不住要跪拜了。


小胖一把抱住夜宸的大腿道:“大神,收我爲徒吧!”

夜宸看着被小胖摸了一褲腿的鼻涕。

無奈的搖了搖頭,但最終還是耐心的手把手幫助小胖完成老師佈置下來的任務。

而周圍的同學們也都目不斜視的看着夜宸把完整的編程解答出來。

而他們也驚訝發現夜宸的編程方法要比老師教的簡單易懂!

而漸漸的,夜宸身後的同學聚集的越來越多,到最後幾乎整個班的人都要到夜宸附近了。

講臺上的趙強本來正操作着自己面前的電腦,此刻卻皺着眉頭一臉不爽的看着教室夜宸所在的那個角落。

“你們都待在那塊幹什麼?!給我回到自己原本的座位上去!”

趙強這一聲吼確實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原本湊在夜宸身邊的同學都快速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啊!”

教室裏突如其來的喊聲讓夜宸不由得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卻發現這個同學不知道絆到了什麼,現在捂着摔得紅腫的膝蓋坐在地上。

趙強也從前面快速趕到這位同學附近,正當他想要詢問這位同學的傷勢如何時卻忽然發現這位同學面前的電腦“滴”的一聲陷入黑屏狀態。

趙強當即起身坐在電腦面前,然後迅速敲擊了幾下鍵盤,卻是毫無效果,他不信邪的又狂按幾下電腦依然是黑屏狀態。

趙強見狀臉色突然變了,直接從板凳上走到那位同學面前着急問道:“這電腦怎麼回事?你剛剛碰到了什麼,怎麼會忽然黑屏的?!”

那位同學抱着膝蓋支支吾吾的半天沒說出一句話來。

趙強也是真急了:“說話啊,我問你怎麼回事!”

那位同學低着頭被趙強質問着也不敢說話,只是捂着膝蓋。

夜宸見到這一幕覺得這位同學慌忙回去不注意讓電腦變爲黑屏狀態他也是有些責任,於是他便起身走到趙強面前說道:“老師,讓我看一下電腦吧,我說不定可以修好。”

趙強聞言嗤之以鼻:“你就不要瞎摻和了,這臺電腦可不是普通的電腦。”

“再說了,我從業這行十幾年,連我都搞不懂這電腦是出了什麼故障,就憑你一個剛學會編程的初學者?”

夜宸淡笑道:“不讓我試試您怎麼就斷定我修不好呢?”

趙強聽到這話不屑的笑道:“好!我倒要看你怎麼把這臺電腦給修好,我可告訴你,這個機房裏的每臺電腦都價值兩萬多塊,可以說都是今天年剛生產的,每一臺都是最高配置,裏面的結構和別的電腦都不一樣。”

“既然你這麼有能耐,那我就把這臺電腦交給你了,你要是能修好也就罷了,你要是修不好,我可拿你是問!”

趙強說着便站到一邊給夜宸讓開地方,在一旁看着夜宸該怎樣出糗。

此話一出,周圍的同學中立馬傳來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

而小胖一聽這話差點沒嚇得一屁股坐到地上,兩萬塊的電腦,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

夜宸沒有說話,坐在電腦面前盯着電腦屏幕嘗試着在腦海中問道:“系統,以我現在的能力把面前這臺電腦修好的概率是多少?”

半秒後,系統的聲音在夜宸腦海中徐徐響起:“回宿主,您現在能把這臺電腦修好的概率爲95%。”

夜宸想了下接着說道:“那現在把這臺電腦的故障和解決方法傳給我。”

“傳送中…傳送完成!”

在知道了電腦的故障後,夜宸便轉頭向趙強說道:“老師,你這裏有螺絲刀嗎?”

趙強看了一眼沒說話,而是走到講臺上從抽屜裏拿出一把螺絲刀遞給夜宸。

之後便雙手抱胸交叉在胸前,露出嘲弄的笑容。

夜宸接過螺絲刀便熟練的拆下電腦主機的後蓋。

趙強在一旁見到這一幕心裏想着這夜宸拆起東西來倒還有模有樣的。

主機後蓋拆下來後,夜宸從電腦主機上拔下來斷裂的那一根電線,然後拿起來問道:“老師,這根線有備用的嗎?”

“你等着。”

趙強又從講臺下面的箱子裏拿出電腦主機斷裂的那根線交給夜宸。

夜宸頗爲熟練的將這根線給換了下來。

然後夜宸就把主機蓋重新蓋上。

“好了!”

夜宸起身對着趙強笑道。

“這就好了?”

趙強有點不信邪的按了下電腦的開機鍵,電腦主機便響起一陣運行的聲音,再接着,電腦屏幕上便重新亮了起來。

而可能是換了新線路的原因,這次電腦開機的速度比之前還要快了幾秒。

很快,電腦的屏幕上便恢復了原狀,和之前沒有絲毫的不同。

趙強抓起鼠標又試着運行了幾個軟件,而這些軟件都運行的很正常。

很顯然,電腦已經恢復正常。

“哇!!”

見到這一幕,周圍的同學不約而同的發出一道道驚歎聲,而夜宸在同學們本就高大的形象又高大了幾分。


“宸哥,你簡直就是計算機之神啊!!”


小胖毫不吝嗇的誇獎道。

而柳依依眼中則異彩連連,在她心裏,夜宸總是那個能受萬衆矚目的那一個,而夜宸也確實如此。

“老師…老師?!”夜宸見趙強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不由得提高了幾分音量。

“啊…呃…嗯。”

趙強回過神來,看向夜宸的目光裏早已沒了輕視。

因爲他已經把夜宸當做是一個同輩人看待了,更或者說,就算是他同輩人也做不到像夜宸那樣輕描淡寫。

因爲夜宸的能力已經完全不亞於他了,甚至有可能比他懂得還要多,所以他沒有理由再輕視夜宸。

“您請說!”

您???

夜宸哭笑不得,於是把螺絲刀遞迴給趙強:“螺絲刀還給您,老師,請您繼續上課吧。”

夜宸回到座位上,自然又收穫了一大波目光。

而另一個角落,柳依依則被一羣女孩圍在角落裏,幾個女孩兒紛紛打趣道:“依依,你家夜宸可是越來越厲害了啊。”

柳依依一聽這話小臉兒瞬間變得通紅。

“什,什麼我家夜宸啊,我和阿宸不是你們想的那種關係。”

“那種關係?那種關係究竟是哪種關係啊?夫妻關係嗎?”

周圍的女生刻意把“關係”兩個字拉的很長。

這又在原有的基礎上多帶了幾分調侃的味道在裏面。

而一聽到夫妻關係,柳依依又是羞的不行,於是便嗔道:“你們這些愛嚼舌根的小長舌婦,看我不打你們!”

柳依依說着就伸手作勢要擡手,周圍的女生一邊躲閃一邊不不忘打趣道:“那你說你們不是夫妻關係那是什麼,那爲啥我們都管他叫夜宸,就你一個人給他叫阿宸?”

“張雪,你跟依依的關係最好,你來說,她和夜宸是什麼關係?”

張雪聞言也是一本正經的說道:“那還能是什麼關係,就像你們說的那種關係唄!”

柳依依羞的不行,她沒想到連她最好的朋友現在也跟那些愛八卦的小長舌婦穿一條褲子。

於是她紅着臉嗔道:“張雪!你也來欺負我!”

張雪則沒心沒肺的笑道:“依依,你這還有什麼好害羞的?你不知道我們這些姐妹們有多羨慕你哦,你不但長得漂亮而且眼光還那麼好,以前就發現夜宸的優點,然後偷偷摸摸給他當同桌培養關係,現在你得逞了成爲了夜宸的女朋友,夜宸突然變得那麼優秀,我們這些姐妹都羨慕的不行。”

張雪說完這句話身邊便有女孩兒附和道:“對啊依依,你也太壞了,就想着吃獨食,也不知道跟姐妹們分享分享,我們以前要是知道夜宸會那麼優秀的話,我說什麼也不和我現在的男盆友在一起!”

“對啊對啊,我男朋友要是能有夜宸一半哪怕十分之一的優秀我也就心滿意足了。”

“對啊,依依,你剛剛說什麼來着?和夜宸不是那種關係,也就是說你現在還不是夜宸的女朋友,他現在還單身咯?”

“對哦,張雪你不說我差點都忘了,那依依如果不是夜宸的女朋友,那不就意味着我們現在還有機會嗎,啊啊啊,我要做夜宸的女朋友!”

“做女朋友算什麼,我還要給夜宸生猴子呢!”

柳依依一聽這些女生越說越離譜,於是她趕緊說道:“啊呀不許說啦!阿宸是我一個人的,你們誰也搶不走!”

角落裏,一臉羞紅的柳依依無疑也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