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不可能」

「不會的」

一樣的話同時響起,蘇伊人與亞特塵希看了看對方,蘇伊人還以為按照亞特塵希的性子,一定會認為莉莉絲說的話是對的,可沒想到······

亞特塵希說:「我們還真有默契啊,就連想到的是什麼都一模一樣。我先說說吧,拉斐爾曾在你手底下,你應該知道他是六翼天使。」

可莉莉絲卻搖頭,「那時候我雖為中級第一隊隊長,他是中級第二隊隊長,但是我們職責範圍不同,沒有任何交集,我也命令不了他,就連見面,也只是在星軌城敘職的時候曾見過。不過,你怎麼知道他是六翼?」

亞特塵希面帶奇怪的看著莉莉絲,「枉你在天使界生活那麼久,天天都在做什麼想什麼,到了現在居然還要天使界的敵人來給你將這裡的事。」

莉莉絲蒼白的臉有一點點紅暈,蘇伊人低聲道:「好了,別說些諷刺人的話了。」

「行,看在你的面子上。」亞特塵希說:「天使界是按照羽翼來區分能力高低,可是那些稱謂都不是虛的。當被冠冕上相對應的稱號時,就像是加百列,那時她只是拉斐爾手底下的一名守護天使而已。但只要她成為能天使,那麼就會擁有能天使的一起,包括羽翼的生長,術法突破、以及號令所有守護天使的能力等等。」

「也就是說,當一個天使修鍊出超脫自己稱謂的羽翼后,就能自動替補對應的空缺職位或者成為那對應職位的接班人。你看那帕迪,恨不得把加百列一腳踢下去自己頂替,可惜啊,加百列看樣子並不打算把帕迪當做自己的加班人,她倒是看上你了。我怎麼覺得帶你上界是個錯誤?除了要防範米迦勒還要防加百列?」

蘇伊人踢了他一下,怎麼覺得自己和他待久了,小動作越來越多了?一定是被這個人影響了,一定是!

「跑題了!」 亞特塵希活得不知多少歲月,還沒一個人能像蘇伊人如此這般對待他,可是亞特塵希就覺得莫名的新鮮,也沒有一絲生氣。

「自莉莉絲你墮天之後,接替你位置的是拉斐爾,但是拉菲爾在接受主天使稱謂時,沒有一絲的異象。那就說明當時的拉菲爾能力已經超過了中級天使,可他願意蟄伏在中級天使內。要不是在冠以能天使稱謂時令他的羽翼顯形,沒有人會知道他早已是六翼。」

沒有人知道?那你怎麼會知道。蘇伊人想,沒發現自己不知不覺說了出來。

亞特塵希似笑非笑的說:「因為我有自己的消息渠道,你想知道嗎?」

「不要不要!」知道的多死得快,她蘇伊人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秘密神馬的千萬不要聽!

莉莉絲像是回憶了一下說:「拉斐爾居然是六翼,那時我也不知道這件事,他既然隱藏得這麼好,難不成是耶和華的命令?」

亞特塵希直接反駁,「就如你所說,他既然隱藏得這麼好,就不可能會是耶和華的命令。既然隱藏了,就不能做中級天使的首領。能天使太過耀眼,所有的中級天使都會注意到,而且既然是隱藏,那麼耶和華豈能不知在接受稱謂的那一刻,是需要顯現出自身的羽翼的。」

「拉斐爾竟然是在自我隱藏,他不願意成為上級天使?這麼推測的話,就是但是他沒有想到,由於沒有接班人的莉莉絲墮天之後,能天使一職空缺,只得退而求其次的由他接任。也就顯現出自己是六翼天使的身份了,那別的天使們沒有疑義嗎?」蘇伊人說。

「別的天使?別的天使和莉莉絲是一個頭腦,估計都以為拉斐爾是耶和華派下的。」亞特塵希好笑的說:「那這樣就可以說明,拉斐爾並不受能力、稱謂的誘惑與米迦勒合謀。抵得住這些誘惑,我倒是有點喜歡他了。」

莉莉絲琢磨了下感覺是這麼一回事,也將對拉斐爾的敵意下降了那麼一點點,但有隻是一點點而已。「既然米迦勒是打著監視衛爾特斯身體里路西法靈魂的旗號,也就是拉斐爾只是與他在合作而已,幫了個忙。說不定當他知道真相魂,會幫助我們!」

亞特塵希伸出食指搖了搖,「不可能,而且請注意,不是我們,而是你。」

「為什麼?」

「原因你自己都說出來了。」亞特塵希無奈的說。

莉莉絲茫然,「我說的?」

蘇伊人見亞特塵希耐心似乎要用盡了,悄悄的對他說:「莉莉絲只是太急了,你別生氣啊。」然後對正在苦苦思考的莉莉絲說:「拉斐爾為什麼會幫助米迦勒,那是因為不想路西法醒過來。你別忘了,睡著的路西法是疾病的那一部分,天使界是絕對不會允許他醒過來,傳染給別的天使。」

「可是·······可是米迦勒要殺衛爾特斯啊!」莉莉絲都帶著些哭腔。

亞特塵希感覺額頭直跳,除了面對蘇伊人他對任何人都沒有什麼耐心一點一點的講清楚原委,況且方才說得夠多了,這個女人還是不明白! 「你去說,你現在就對拉斐爾去說,看他是相信你一個叛徒,一個魔女,還是相信智天使米迦勒!我說你當初放棄容貌,難不成把腦袋也給放棄了?還是你壓根沒有這個東西,難怪教出來的該隱如此大意,在奉獻出魔戒后居然妄想趁我不在所羅門佔領王座。」

亞特塵希氣的夠狠,但眼前這女人是路西法所愛之人,為了能讓路西法醒過來加入所羅門,他不得不和莉莉絲合作。

莉莉絲像是被吼清醒了,她直接問:「那下一步該怎麼走。」

亞特塵希沉思了下,「米迦勒也來了,你先不要動術法,你的術法太顯眼,拉斐爾對捕捉痕迹很有一套。況且烏列爾這個刑罰天使也不是虛名而已,他身上血腥味很重,所以對非天使的人特別敏感。」

亞特塵希手裡出現四對小小的白色羽翼,只有拇指般大小,他拋入水紋鏡,莉莉絲伸手接住。

「這是我從那些不完全轉化成血天使的身上取出來的,拼湊而成,沒有任何作用。你輸入術法,它便會自動生長在你身上,能替你掩蓋你身上的血魔法,但是你不能動用一絲的術法,否則羽翼自動脫落。」亞特塵希說:「自然界對你的壓制也不少,你先偽裝成守護天使,不要亂動,尤其不要擅自去見衛爾特斯!」

亞特塵希將最後一句說的尤為之重,當莉莉絲還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亞特塵希直接收回水紋鏡。

蘇伊人還記得莉莉絲焦急的樣子,她問:「你沒有將下一步計劃告之她,為什麼?」

「莉莉絲不傻,當初能完成路西法的計劃,收養被放逐的該隱並教導這麼多年,可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你現在所看見的莉莉絲,只不過是碰見路西法的事便亂了心緒,沉不住氣我方才說得已經很明白了,等她冷靜下來,會明白的。」

亞特塵希也考慮到了另外一種後果,「如果還是不明白,那借一借烏列爾的手如何?或者是衛爾特斯的手,那場面定當好看。」

蘇伊人聽明白了,她呆住了道:「我看莉莉絲是一心一意與你合作,如果是不小心將你的計劃打亂也是情有可原,你何必下此殺手!」

「情有可原?」亞特塵希琢磨著這個詞,點點頭道:「這個話說得恰當,如果每個人都情有可原的話,那我該找誰說去?親愛的伊人,我現在倒想問問你,你站在哪邊的?」

「你為何對莉莉絲路西法等人如此心軟?」

亞特塵希雖是笑著在問,看起來是把剛才蘇伊人的問題重新拋回來,但這令她意識到自己的確有意無意太過於向著莉莉絲了。

莉莉絲實在太愛路西法,為了他不惜隻身闖進天使界去見一見他,可是自己為什麼就是沒有任何關於莉莉絲後來的結果呢?難不成莉莉絲跟隨路西法一起投身所羅門?可是莉莉絲如此有名的血魔法創始人,不可能沒有記載的。

蘇伊人低下頭嘆氣道:「求不得三個字太過傷人,看著莉莉絲那樣的求不得,我總想幫一幫她。」 亞特塵希勾起蘇伊人的下頜,輕聲問:「你喜歡路西法?」

「你,你真奇怪!我見都沒有見過路西法,怎麼可能會喜歡他?」蘇伊人一把打掉亞特塵希的手,「而且,莉莉絲那麼愛路西法,我才不想摻和進去。」

「愛?天使界視這個為罪惡的病源,你說得倒是美好,怎麼,你也相信?」

蘇伊人看了看亞特塵希,對啊,和這個人說這個詞,太過虛妄。他的生命里會有很多感情,但絕對不會有愛情這個詞,自己對於他,最多能升級為合作夥伴之類。

亞特塵希摩擦著下巴思考著什麼,那莉莉絲本在天使界身居要職,而且是唯一一位女性天使。為了路西法也能落到這般地步,不就是「愛」之一字做的好事?如果······

「愛,的確有時候是個好事。」

蘇伊人聞言有些驚悚的看著他說:「你確定你現在沒有被人頂著一副和你一樣的面孔?」

亞特塵希挑挑眉笑,「怎麼,不像我說出的話?」

「嗯嗯,不像,非常不像。」蘇伊人點點頭,「你應該非常不屑的站在一邊看笑話。」

亞特塵希責備的眼神送了過去,用不可置信的語氣說:「你怎麼能用這麼大的惡意來猜想我?無論是為了什麼,至少我已經在想辦法讓他們團聚一下。這可是在我的敵人眼睛底下在做手腳的事了。」

「可是王,我知道你一定會成功的。」蘇伊人說,如果他不成功的話,又怎會有日後的天使叛變呢?至於用什麼辦法,期間牽扯多少人,蘇伊人便不知道了。她現在只能看著,看著他們一步步走下去。

亞特塵希手又有些痒痒的,他自然而然得將蘇伊人長長的頭髮握在手中,感受從指縫間落下的觸感。「哦?你相信我?是你的心告之你相信我,還是你的預言告訴你必須相信我?」

「是預言,那並非是我身體的一部分,也不受我控制。」蘇伊人有些茫然的抬手自己的手反覆的看,「有時候我都會覺得我不是我,以前的我哪兒有什麼預言的功能,有的話早就成了坐擁億萬資產的商人。」

「而現在,我的腦袋裡多了許多莫名其妙的東西,我閉上眼睛都會看得見。」

蘇伊人第一次將這種驚恐說出來,她閉上了眼,也驅散不走突然出現在腦海中的那本書,那裡面的內容。

可是······

現在有雙手臂,用一種很是強硬的方式緊緊的抱住她,甚至勒得她手臂有些發疼。這個懷抱,這個人,並不溫暖,氣息都還帶著冰冷,但這讓蘇伊人覺得非常真實。

「蘇伊人,」亞特塵希也是第一次連名帶姓的說出她的名字,這三個字似乎在他的口中說出過無數遍,很是流暢。

「你是為我而生,為所羅門而生!所以,不用害怕,那只是為了讓你更好的幫助我。王后,你也看得見,所羅門是我親手將它帶大,繁衍至今已經很是不容易。我們兩個人走,總好過我一個人走。」 為所羅門而生?

蘇伊人不由得懷疑真的是這樣嗎?所以她才會穿越到這傳說中的世界,擁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可是蘇伊人不會忘了,亞特塵希曾經是如何的不相信她的「預言」,雖然她也不知道該隱居然會叛變。

可是有一點毋庸置疑,這個人,將自己懂得預言的消息分散出去,硬生生的讓她必須選擇所羅門,除此之外,沒有任何選擇。

亞特塵希感覺到懷中的女孩整個人從放鬆到漸漸緊繃,無聲的笑了笑,好奇的問:「你怎麼會覺得拉斐爾不會因為權勢而與米迦勒合謀?」

蘇伊人被他這一打斷,突然間忘了自己一閃而過的靈感,好像很是重要的事情。

亞特塵希見她沒有說話,柔聲的說:「怎麼了?」

「啊?沒什麼沒什麼,」蘇伊人倉皇的低著頭轉過身,大口大口呼吸企圖把臉上發燙的紅暈降下來,好半天才怕拍臉重新面對亞特塵希說:「你是問拉斐爾的事?」

「對,我很好奇。」

「拉斐爾啊,」蘇伊人摸了摸耳垂想著怎麼回答,「其實作為一個王,你非常的優秀,我長這麼大,沒有見過其他的王。可是你能從很細微的地方推斷出結果,那結果竟然和答案沒有什麼兩樣,你當時說的那一番解釋,真的是把我嚇著了,就像是你親眼見到的一般真實。」

亞特塵希笑意滿滿的說:「我會覺得你這是在誇讚我。」

蘇伊人點點頭,「對啊,你所說的,正是我所想到的。拉斐爾恐怕是天使界為數不多的一位正派天使了,他堅守自己的原則,不為權勢所心動。」

「讚賞他是一回事,但他現在將衛爾特斯看守得如此嚴密,想從中突破還不容易。」亞特塵希說。

蘇伊人想起方才的那個小瓶子,便問道:「封印路西法一部分靈魂並使之沉睡,那註定路西法不容易醒過來,愛泉,會有用嗎?」

「星軌城的愛泉有很強大的凈化效果,但是如果用過了頭就會起到反效果。就像只有當衛爾特斯身體里的路西法有蘇醒的端倪時,喝下愛泉就有繼續讓路西法沉睡。而當什麼也沒有發生時,讓衛爾特斯喝下愛泉,那便能起到喚醒的作用了。」

這不就是月滿則虧么,蘇伊人心想,「你手中的愛泉那麼少,能起到作用嗎?你也對莉莉絲說過了,衛爾特斯這些年不是白活的,對於身體的掌控能力肯定超越路西法,除非把衛爾特斯丟到愛泉洗個澡看成不成。」

蘇伊人本是玩笑話,結果亞特塵希倒摸摸下巴點點頭說:「這倒也是一個好主意,一小瓶愛泉不起作用,那一整泉泉水應該足夠了。」

蘇伊人衝上去就捂住亞特塵希的嘴,左右看了下沒人才說:「你就不能小點聲嗎?我剛才是在開玩笑,做不得數,星軌城可是天使軍團的聚集地,你就這麼貿貿然的進去是不想活了嗎!」

亞特塵希狐狸眼一眯,裡面有無盡的歡喜流光溢彩。蘇伊人如遭雷擊飛快的收回手,猛甩了好幾下將掌心在衣服上蹭了蹭。 這傢伙居然還······還輕薄她!

亞特塵希極為高興,他摸摸嘴唇笑道:「我只是說說,你不必緊張,也不必如此擔心我,不過你這麼怕被別人聽見,難不成是······」

「你等等!」蘇伊人生怕他亂說什麼自己喜歡他之類的話,連忙打斷了說:「這不是怕計劃敗露么,哪兒有你這麼坦然做壞事的。」

「親愛的伊人,我想我得教你一招,那就是當你做壞事的時候,越壞便越要坦蕩。你看你現在小心的模樣,不用等米迦勒了,就連加百列都看得出來你有問題。」亞特塵希一副經驗之談。

蘇伊人瞠目結舌,這難道就是所謂的臉皮厚?

另一邊,瓦沙克與加百列不知怎麼找到了亞特塵希等人。

加百列笑語嫣然的說:「遠方的客人,如今自然界有罪人在逃竄,您還是多加小心一些。」

亞特塵希牽過蘇伊人說:「我的王后在這兒呆得有些沉悶,我就帶她出來走走。如果莉莉絲再敢出來,我必會親手抓住送給你們的。」

蘇伊人裝作溫婉的低下頭不說話,心裡誹謗道:「傳說中的說謊不打草稿也發揮得淋漓盡致不簡單啊不簡單。」

加百列十指纖纖的捂嘴笑了笑,說出的話卻不像樣子呈現出來的那般可人。「,天使界自己的事還需要天使界自己的人去解決,需要我帶您回去休息嗎?想必這風景也是看完了吧。」

亞特塵希談笑間又擋了回去,「這路我還是認得的,況且瓦沙克隨同而來不會不記得,這就不勞煩您的大駕了。」

加百列也沒有多執著,「那我也有事,先走了。這位小姐,您可要注意身體啊。」語罷,施施然離開。

蘇伊人看了看自己,加百列不會無緣無故說這麼一番話,「她說的是什麼意思?」

「看來我得好好看著你,免得一不小心你就被別人拐跑了。」亞特塵希看著加百列走了幾步就化作虛無消失,回過頭對蘇伊人戲說:「如今他們對你的身體可是非常感興趣。」

能不能別說這麼讓人帶有歧義的話?蘇伊人起得牙痒痒,盯著繞過腰部的那雙修長手指,恨不得咬上幾口解氣才好。

瓦沙克無聲無息的見過禮,但是在起身的時候,不動聲色的看了下蘇伊人,纖長的睫毛掩蓋住了眸子里的情感。

幾日後。

「水晶天不能沒有上級天使坐鎮,如今衛爾特斯是奉命在自然界捉拿莉莉絲,可米迦勒卻是偷偷化作光脈形態出現在自然界。雖然不知道他來的目的,但他是待不了多久的。得想個辦法,把拉斐爾從衛爾特斯身邊引開,瓦沙克模仿莉莉絲的血魔法吸引住烏列爾。我和莉莉絲去見一見傳說中的路西法,這交易之前要得看看是否還活著。」

亞特塵希在小樓前的院子里正策劃著後面的計劃,水紋鏡一陣波動,原來是莉莉絲事要找。

「我打聽到拉斐爾以前的事了!」莉莉絲樣子看起來還不錯,比起上次狼狽的時候,現在見面看起來很是平淡無奇,但那雙眼睛,神采奕奕。 拉斐爾以前的事?蘇伊人腳尖放在地方,剎住了正在擺動的鞦韆。

這鞦韆還是這幾日無聊的時候請瓦沙克幫忙做的,不知道使了什麼法子,將藤蔓纏繞在鞦韆繩上面,綻放著朵朵盛開的花朵,看起來就讓人心生愉悅。

亞特塵希有些興趣,他十指交纏,靠在座椅上問:「那得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莉莉絲不知道是激動還是緊張的咽了下,「拉斐爾還是個傳奇的人物,從眾多的守護天使中坐到能天使的位置,掌管天使界所有的守護天使。後來因為我的事,他升為主天使,掌管中級第一隊天使軍團······」

「等等,這些我知道,這面鏡子不是來讓你將廢話的。」亞特塵希皺著眉說。

莉莉絲更加不知道是緊張還是激動的往前走了幾步說:「我潛伏在守護天使中,留意了下拉斐爾的消息。拉斐爾之所以會升為能天使,是因為有人間出了很大的功績。他當初指派到一個叫利亞國的國家,去給一個差點被廢的王子當守護天使。」

「利亞國的國王很是昏庸,現任王子並非他所親生,他的現任王后毒死前任王后也就是廢王子的母親,才獲得如今的位置。當初天使界準備放棄利亞國,但是小王子的母親非常信仰天使界,於是當初的能天使決定派拉斐爾去下界保小王子的安全,直到年滿十八。」

莉莉絲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從哪些守護天使的口中獲得這個消息,估計那時的守護天使將拉斐爾的事情當做勵志的故事,才一直流傳至今。

在人間,所有的人類身邊都會跟隨一個守護天使,天使們照看著人類,幫助人類拒絕惡魔的誘惑。有兩種人身邊沒有守護天使,第一種是被天使界放棄的人類,第二種是自願將自己的守護天使出賣的人類。

那個從幼時失去母親,被冠以血脈不純的小王子,一直被囚禁在高塔中。繼后本想殺死小王子,又礙於當時國王的一絲心軟,便從飯菜中下輕微的毒送給小王子。拉斐爾到的時候,小王子正是八歲,瘦骨嶙嶙,完全沒有人的樣子,還極其虛弱。

十年的時間對天使們而言其實非常短暫,大約是將羽翼做個清理,再去吹吹風就過了。但是拉斐爾的這十年,卻是在保住小王子的命當中渡過。

那個孩子,沒有名字,在他十歲的那天,拉斐爾終於動了不知道哪年死去的惻隱之心,給小王子取了個名字,叫做奧斯。

奧斯很聰明,知道有一個看不見的哥哥在照顧他,在教售他知識、禮儀、劍術等等。當前來給他送飯的探子看到他對著空氣說話的時候那種見到魔鬼般的表情,奧斯就知道,只有他一個人看得見貝爾。

貝爾,拉斐爾在人間給自己取的名字。

守護天使在人間是不允許顯露真身,除了剛出生的嬰兒看的見以外,那雙純凈的眼睛會隨著世俗的污染漸漸失去能見天使的本領。但是奧斯看的見,那是他十五歲那天生日用計謀騙得貝爾現身,為此奧斯一直得意了兩年。 哦,對了,奧斯將貝爾從來的那天定為自己的生日。

高塔上的日子很是安靜,可利亞國並不平靜。老國王的身體日益敗落,繼后越發的坐立不安,因為繼承人的身份還沒有落在她兒子的的頭上,也就是那個被關了十七年的傢伙依舊有繼承權。

有天晚上,一批刺客闖進王宮,被士兵擊退到禁地——奧迪所在的高塔上。

貝爾告訴奧斯,這是他逃脫的最好機會。

在整個王宮的見證下,奧斯用一己之力殺掉了數十個刺客,這個被沉寂了十七年的王子,終於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

老國王不知道是太老了,開始懷念以前,對奧斯無比的寬容。甚至顫抖著仿若老樹枯皮般的手掌,放在奧斯的頭頂,說:

「我原諒你了,孩子」

奧斯低著頭,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除了貝爾。貝爾知道,這個孩子用一種極其殘忍的方式圈養了八年,又在九年的時間內飛速成長。他為的,並不是逃離高塔去外面自由自在的生活,他要的······

是復仇!

奧斯的成長越來越脫離貝爾的預計,或者說從奧斯十五歲那天非要他顯出天使的模樣開始,那個孩子就變了。貝爾做了個決定,他需要離開奧斯了,但是在走之前,他想要完成奧斯的心愿,奪下利亞國!

繼后越發的坐不住,但是十幾年下來她也有自己的勢力,看著胸口裡像是裝了個破風箱般抽拉著呼吸的老國王,繼后發動了政變。

利亞國的政變範圍並不大,只限於王宮之中,政變時間也很短,因為有人假扮奧斯吸引了士兵們的注意,而真正的奧斯,則在國王的塔前殺死了他的妻子和兒子。

而那個假的奧斯,則死於長矛穿心下。

貝爾終於如計劃般的死去,守護天使很溫柔,它們陪伴所守護的人長大,給予溫暖。守護天使也必須冷漠,它們一旦發覺人類將於自己有所牽扯的時候,就必須「死去」,以絕後患。

重新恢復守護天使的拉斐爾回到天使界,因為圓滿完成任務,而且利亞國也有了個優秀的國王,利亞國日益壯大,避免了無數的子民流亡的下場。這些功勞,由拉斐爾所得,便順利升為能天使。

莉莉絲說得很快,但是蘇伊人也沒有漏聽什麼,就覺得那裡面有個人的名字很耳熟,有什麼重要的東西,被她漏掉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