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高武

。4b0250793549726d5c1ea3906726ebfe《》Copyrightof原創網想到這裡,桓熙再次嘆了口氣。Benson接完電話,拍了拍桓熙的肩膀語重心長道:「這次多虧了你…」。6c8349cc7260ae62e3b1396831a8398f《》Copyrightof原創網。ccb0989662211f61edae2e26d58ea92f《》Copyrightof原創網他看了眼Benson,又看了眼坐在前面一句話都不說連頭也不回的樊夜,他垂下眼帘,有些失望的搖搖頭。。94f6d7e04a4d452035300f18b984988c《》Copyrightof原創網。9be40cee5b0eee1462c82c6964087ff9《》Copyrightof原創網Benson抽出盒裡的紙巾幫忙擦著桓熙背上的JINGYE,擦著擦著乾脆幫桓熙脫下外套道:「這件不要穿了。」。fae0b27c451c728867a567e8c1bb4e53《》Copyrightof原創網。16c222aa19898e5058938167c8ab6c57《》Copyrightof原創網桓熙脫下外套,早早降下的夜幕帶著微涼的寒意,於是更加顯得他身上的半袖衫如此的單薄。

。a8baa56554f96369ab93e4f3bb068c22《》Copyrightof原創網Benson又道:「到了公司我給你另找一件外套,你呢去衛生間好好洗一洗,完事一起去吃個飯。」。7c590f01490190db0ed02a5070e20f01《》Copyrightof原創網。e0ec453e28e061cc58ac43f91dc2f3f0《》Copyrightof原創網桓熙正想搖頭,突然意識到什麼似的抬起頭睜大眼睛道:「現在幾點了?」

。ba2fd310dcaa8781a9a652a31baf3c68《》Copyrightof原創網Benson看了眼腕錶道:「剛好七點鐘,怎麼,難道你有約?」。a1d33d0dfec820b41b5

。6f2268bd1d3d3ebaabb04d6b5d099425《》Copyrightof原創網坐在前面的樊夜聞言,漂亮的眸子輕輕看向後視鏡裏手忙腳亂的桓熙。。9f396fe44e

。0bb4aec1710521c12ee76289d9440817《》Copyrightof原創網桓熙左翻右掏才掏出手機,掀開手機蓋,屏幕顯示九個未接來電和一條簡訊息。簡訊和三個未接來電是來自信和雲,六個來自之前帶過他一陣的助理靜姐的電話。。31839b036f63806cba

。9cf81d8026a9018052c429cc4e56739b《》Copyrightof原創網桓熙打開簡訊,上面是餐廳的具體地址,約定時間是七點!。c4ca4238a0b923820dcc 桓熙在去衛生間清洗乾淨臉上的血后,卷了點紙塞在鼻子里堵住鼻血。坐回到樊夜面前時努力的繃住臉,但是樊夜看到他后依舊想笑。桓熙不高興了,他盯著樊夜道:「很好笑嗎?再笑信不信我……信不信我把你的樣子拍下來?」這種狀態的樊夜絕對是大銀幕上所沒有的,先不說單是八卦娛樂方面,只要是關於冷酷的樊天王的消息,即使再小再平凡,到了八卦記者們手中也會成為的不錯的賣點。最重要的一點是,天王的*照片,哪怕是被拍下的無關痛癢的最普通的照片被傳到網路雜誌上滿世界的傳都會引起樊夜的厭惡,因此媒體上關於樊天王的周邊新聞幾乎是零不是沒有原因的。

但是說到底也不過是一張普普通通的照片,傳出去沒準會更加引起天王粉絲們的瘋狂,根本毫無威脅性質。桓熙剛剛的話怎麼聽都感覺傻,但是他又沒辦法,會那樣說也不過是單純的因為他慪氣,心裡小不平。

樊夜手肘支在桌面上十指交叉相握,帶著笑意問道:「你覺得你的想法足夠威脅到我么?」

桓熙有些底氣不足,但是他還是掏出了口袋裡的手機翻開手機蓋道:「你不信?那我可真的拍了。」

樊夜沖他的手機揚了揚下巴道:「拍吧。」

桓熙卻並沒有立即拍攝,而是緊握著手機死盯著樊夜。

突然他站起身走向樊夜,樊夜剛想說什麼,就聽桓熙說了一句:「看鏡頭。」隨後樊夜本能的看向桓熙高舉的手機時,桓熙已經將頭靠近自己咧嘴一笑,一手擺出V字手勢,另一隻手迅速自拍了一張照片。

「你……」樊夜張了張口。

「既然要拍,何不多賺點。」桓熙偷笑道,調出最新拍下的照片。於是手機屏幕上出現了這麼一個畫面:右邊的樊夜穿著整齊的淺藍色立領襯衫和高檔深灰色西裝坎肩。漂亮到令人尖叫的臉毫無防備的被拍個正著,削尖的下巴白皙的肌膚,完美的五官好看到能令畫面周操的事物全部黯然失色,令人們的目光只關注他一個焦點。而他身邊成為*背景的正是桓熙,穿著淺粉色休閑到不能再休閑的連帽衫的他頂著一頭略微亂遭的黑髮,大大的眼睛盯著屏幕,燦爛的笑容露出雪白的牙齒。一隻鼻子里還塞著一團大大的紙團,讓人想忽視都忽視不掉……

要說最不協調而且滑稽的一點恐怕就是他鼻子里塞著的紙團了……

桓熙懊惱的撓了撓頭:「媽蛋,早知道把紙扔掉拍了。」但是心中更多的還是興奮,這可是他和偶像的第一張合影啊……

樊夜不由輕聲笑道:「這麼重要的照片一定記得備份。」

桓熙頭也不抬道:「這還用你說。」選中,設置,桌面設置成功!桓熙高興的合上手機蓋,在看到一直盯著自己的樊夜時迅速收斂笑容,坐回到他對面板著臉道:「直入正題吧,Seven這個角色我了解的不多,只知道是個殺手,劇本也還一點沒看,對如何演好這個角色毫無頭緒。」桓熙在樊夜面前大有一副「我啥都不懂啥都不知道,你看著辦吧」的姿態。

樊夜將桌上的一本厚厚的劇本推到桓熙面前:「這是《時空旅行的戀人》的劇本,前面有劇情大綱和人物設定,你可以先看看。」

桓熙翻開劇本看著,首先是演職員表。女主角由內地新四小花旦之一,最具古典美女氣質的一線女星於韻詩擔當。男主角是出演古裝大劇《英雄詩》的備受矚目冉冉升起的新星何岳岩,男二號不用看就知道是內地當紅偶像信和雲。一想到上天這麼快就安排他和信和雲合作,桓熙就有些汗顏。

樊夜彎了彎唇角道:「《時空旅行的戀人》的故事背景頗有神幻色彩,又本是暢銷小說改編,導演是憑藉《月劍傳奇》獲得上一屆最佳影視效果獎的知名導演陳啟勝。」

桓熙點點頭,大致看了劇本前面的介紹。劇本講述的是一段段尋找愛情的旅程。明初時期擁有旅行時空能力的富家小姐因戀人英年早逝,所以為尋找戀人而遊走在不同時空。但是許是命中注定,每一次與戀人轉世的相遇都會以戀人被害身亡而告終。機緣巧合下遇見了活在21世紀的有天生見鬼能力並且以盜墓為生的男主角。為了得到女主角的傳家寶玉,男主角欺騙她自己能幫她找到她戀人的轉世。男二號是女主角的青梅竹馬,也是當朝精通神算的年輕國師,靠自己的神算之力幫助女主角找到她戀人轉世的時間線索。一直暗戀女主角並且不求回報竭力付出的讓人心疼到哭的角色。

時空旅行所經歷過的空間有很多,但是主要路線是以日本江戶時代初期,18世紀中期的英國,繁華富昌的清中時期到21世紀的現代中國為主。

劇情不乏輕鬆搞笑,虐點也不少。女主角每在一個新的時空中見到思戀多年的戀人的轉世時都是對其情感戲的一次考驗。弔兒郎當秉承著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的男主角對女主角的感情轉變和男二號對感情的壓抑都是本劇的賣點。總結起來用一個知名編劇的話來說就是:「男一是拿來愛的。男二就是拿來虐的。」

桓熙合上劇本道:「遊走時空尋找戀人是比較新穎的構思,除了原著本身的龐大讀者群,應該會吸引更多大眾。但是這個盜墓題材…原著可沒這麼複雜,而且原著里的每一個文字和畫面都唯美極了,讓人回味無窮。」

「所以我特意選擇陳啟勝拍攝此劇,曾經拍攝由遊戲改編的電影,並且完美還原遊戲場景的導演這次也一定不會令觀眾失望。」

桓熙點點頭然後道:「最近真的很多熱題材的劇上映,又是見鬼又是盜墓,影視劇界跟風跟的太厲害了。」

「韓國最近熱映完一部見鬼題材的愛情劇。收視率和民眾反響極高,堅持熱元素是影視界無法改變的規則。你連讓觀眾選來看的敲門磚都沒有,何談收視和人氣。」

桓熙有些無奈的點點頭,突然他愣住,他發現他們剛剛竟然像普通聊天一樣聊了那麼多,他也是第一次聽到天王說這麼多話。原來他可以像話家常一樣和自己的偶像相處聊天,桓熙獃獃的望著樊夜的臉。

作者有話要說:不留言畫圈圈!哼╭(╯^╰)╮ 樊夜輕挑長眉:「我臉上有金子?」

桓熙微微睜大眼睛,搖搖頭。

樊夜修長的食指指了指劇本:「那看著我做什麼?這個才是你賺錢的工具,我可沒那麼多閑工夫陪你耗在這裡。」說完按下辦公桌左側固定在桌沿的某個隱形按鍵,幾秒鐘后就進來一名身穿套裝的助理恭敬的來給樊夜換杯咖啡。

桓熙不悅的扁扁嘴拿過劇本,真是,好容易升起的好感與和諧氣氛瞬間被這傢伙破壞。好好跟自己說個話多維持一下和諧的氣氛能死嗎?

桓熙找到自己的角色,Seven,肩負著復仇使命的風度翩翩的英格蘭殺手。桓熙往後讀著,對Seven這個角色的大概描述是其基本外形特徵除了會戴著標誌性的白色微笑全臉面具外,還會穿著帶有斗篷以及全副武裝上飛鏢尖刀槍等武器的黑色緊身衣,頭上是英式特有的黑禮帽,每次出場都會騎著心愛的深棕烈馬。

桓熙響指一彈,興奮道:「馬!劇組會給我配馬!我很久以前就期待拍馬戲了!風馳電掣一躍千里,啊~多少男人的夢想!」

哪知樊夜冷笑出聲:「可惜你每次拍都是從下馬開始。」

桓熙的笑臉迅速消失,陰沉的瞪了樊夜一眼後繼續看劇本。

每次作案后,被Seven殺害的死者屍體都會被覆蓋住厚厚的一層Floride紅薔薇,只露出死者的頭和被荊棘緊緊束縛著的雙手。並且在死者的嘴裡塞上盛開最妖艷的一朵紅色。整個場景更像是場儀式,像是為死者準備的一場華麗而浪漫的葬禮。在男主角的指引下被女主角誤認為是苦苦尋找著的戀人的轉世。

桓熙不由喃喃道:「我開始喜歡上這個角色了,唯一的缺點就是戴面具。」

樊夜抿了口熱氣氤氳的咖啡道:「告訴我,你是否有過舞台劇的演出經歷?」

桓熙愣愣地道:「有三四次吧」

「很好,這對出演這個角色有非常大的幫助。」

「哦…」桓熙一瞬不瞬的看著樊夜恢復冷漠的眼睛,心裡多少有些失望。樊夜繼續道:「飾演Seven的話需要佩戴上面具,只靠肢體語言和聲音台詞來演繹出一個鮮活生動的人是難度極高的。鏡頭前需要你賣力的將自己投入肢體表演,後期則需要配音來表達人物性格和感情。」

桓熙想想道:「聽起來也不算難演,實際上角色設定很吸引人,如果下功夫能演好這個角色的話一定能有絕佳效果。」

「但是如果你想在短短三場戲中演繹出角色的獨特魅力則不容易。」樊夜的話像是當頭一擊敲在桓熙頭上。

桓熙大驚,迅速翻著後面的劇本道:「才三場戲?」找到自己劇本的最後一段快速掃了一眼,再次叫道,「最後一場還是死在女主角面前?」

樊夜拿過桓熙的劇本邊翻邊抬眼瞧了桓熙一眼道「所以你退縮了?現在去聯繫《地動天驚》的導演還來得及。」

「不,我是怕如此不被導演和編劇重視的角色會不會隨時可能遭到被導演砍掉的悲劇。」這種悲催事他前世可沒少遇到過。

「我敲定的角色你完全不必擔心,你只要抱著『再差的角色到了我手裡也會變成金子『的自信就可以了。」

桓熙眼前一亮:「這個想法能量正。」

樊夜不由輕笑了一聲道:「你的聲線還算不錯,但是一個人說話的語氣可以表現出他的性格,所以你在後期配音時一定要刻意壓著聲音,沉穩,瀟洒,充滿儒雅的貴族氣質是這個角色的最大特點。要像英國的貴族一般,你要讓人們一聽就能感受到一種很有教養的紳士味道。」

桓熙認同的點點頭,然後有些小自戀的捋了下劉海道:「這也不難,不就是本色出演嘛,對待女人我自認為還是很紳士的。」

在看到樊夜微挑起唇角繞有興緻的盯著自己,桓熙立刻閉上嘴收斂自己老老實實坐好。

樊夜依舊是十指交叉胳膊支在桌上的姿勢,帶著極淺的笑意道:「如果小瞧了後期配音的話那你就大錯特錯了,配音也是門學問。我已經找了幾部國內知名的配音藝術家的作品,尤其是在為歐洲人配音時的語氣和聲調都有一定特點,這是你最需要學的,一會兒我會讓Benson傳給你。」

桓熙感激的連連點頭。

「那麼…」樊夜翻開劇本翻至某一頁時推給桓熙,指著某一段道:「從這裡開始,你來演一遍。」說著戴上放在桌邊眼鏡盒裡的無框眼鏡,雙手抱胸長腿交疊的看桓熙表演,頓時整個人都覆上了一層文雅嚴謹而清冷的氣質。

桓熙接過劇本,這是Seven和女主角第二次相遇的場景。第一次穿上裙體被撐起來的華麗藍色洋裙的女主角在混入宴會廳后與男主角走散,不經意間發現了第一次見面時救了自己的Seven,並且跟蹤他一直到宴會酒店的頂層。而樊夜要桓熙演的部分正是兩人相遇的一場。

桓熙大致記下了台詞便準備開始演。

「等一下,把這個戴上。」樊夜從桌子下面提上來一個紙袋,桓熙狐疑的打開,竟發現是只水泥倒模的白色面具和一隻黑色禮帽。雪白面具的眼洞部分從裡面墊了層黑紗。唇形鼻線生動如生,尤其是唇角那抹微微勾起的笑,充滿了玩味與戲謔。

桓熙訝異道:「這是…Seven的面具和禮帽?你連道具都準備好了?」

樊夜道:「當然,不戴面具怎麼看得出效果。」

桓熙拿出面具翻來覆去的看,無論是手感還是外形都極好。他不禁懷疑,現在的劇組專業到連僅出場三次的龍套的道具製作得都這麼精良了?

「你站過來,我飾演女主角碧映和你對戲,開始吧。」樊夜坐著轉椅轉到辦公桌側面道。


桓熙微微睜大眼睛,樊夜和他對戲他心裡頓時興奮起來,但是…

桓熙繞過辦公桌站在樊夜面前,這一幕應該是面容嬌俏的碧映滿面春風的向自己款步走來,而面前長腿交疊表情冷淡的人雖然相貌極致的漂亮,…可實在讓他有種齣戲的感覺…



好吧,確切的說應該是他自己更緊張的緣故。 桓熙深吸一口氣,將面具的隱形鬆緊帶套在腦後,又戴上了禮帽。他慢慢側過頭,樊夜的辦公室與第一次來時大不一樣,原本掛著大幅的名畫,兩邊有著兩扇歐式雕花窗框的大窗的一面現在變成了一整片的玻璃幕牆。

透過玻璃牆,從這個角度可以完全將外面車水馬龍的街道、霓虹繁華的建築群以及星輝閃耀的夜幕盡收眼底,有種俯瞰一切,萬物踩在腳下的優越感。而此時這面被擦得晶透得一塵不染的玻璃幕牆上正映著桓熙的影子,戴上面具一動不動的他就像一個白臉的木偶,毫無特色,整個人都沒有生氣。

果然靠生動的肢體動作是非常重要的,動作可以多一點,但是不能太繁瑣,讓人覺得不自然。桓熙站在樊夜面前靜靜等待著樊夜說出台詞,這一段的第一句台詞由碧映開始。但是樊夜雙腿交疊泰然自若的神情,怎麼看怎麼像是在等著自己開頭。

看來天王是沒想由他開頭,說是對戲,自己卻不認真投入,桓熙在心中翻了無數個白眼,但是也懶於和他爭論,反正結果橫豎都是自己不對。

桓熙在心裡嘀咕著,於是輕咳一聲開始入戲。手上加了幅度不大的動作,微微偏頭,語氣中充滿了驚喜並且適當控制著語速道:「竟然是上次的美麗的東方小姐,難道是我在做夢嗎?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樊夜不溫不火的淡淡道:「我一直在找你,我收集了很多關於你的信息,就是希望能再一次見到你。」

桓熙汗顏,這裡女主角明明已經開始懷疑Seven就是自己已故戀人的轉世而迫切想要見到他,所以語氣羞澀的表達出迫切緊張的心情的台詞。但是由表情冷漠的樊天王嘴裡說出來是那麼的違和,而且絲毫沒有感情投入,讓桓熙忍不住齣戲。再加上桓熙本來面對樊天王就容易緊張,這下表現得更加不在狀態。

桓熙頓了頓,剛開口道:「能.再次見到…小姐你…」

「停。」冷不丁被樊夜打斷,桓熙不解的望著樊夜。

只見樊夜右胳膊支在椅子扶手上。手指扶額長眉緊鎖,表情極為不滿道:「你演別的戲也是這種狀態嗎?」

桓熙不禁皺眉:「什麼意思?」

「你這樣完全不行,聲音後期這方面可以通過後天的不斷努力所彌補。但是演技是天生的,這個角色被你表現的十分單薄空洞,你的表現完全不在狀態。和大多數讓我覺得在浪費我時間的新人一樣,表演得簡直像一個什麼都不會的新人。」



過於直白的評價令桓熙心中一沉,頓感不悅道:「是啊,我是不在狀態。我哪裡能和天王你比啊?長得漂亮演技又好,秒入戲是輕而易舉的事,事業永遠巔峰從來不用為劇本通告發愁。」他雙眼一眯語氣一變,憤然道,「可是人品卻不敢讓人恭維,對粉絲態度極差不說,還冷酷直接的打擊著迷戀你的粉絲。你有考慮過其他人的感受嗎,你真的有重視過我們這群粉絲嗎?」

樊夜冷笑一聲:「呵,看不出你哪裡像粉絲了。」

「但是即使是你的粉絲,我的忍耐力也是有限的。你是天王又怎麼了?天王就可以隨心所欲一副『我就是大爺『的高高在上把別人踩在腳下的樣子嗎?天王就可以因為沒有鏡頭和導演而不好好對戲嗎?你知不知道自己的狀態會影響到他人,你的表情總是令我忍不住想齣戲?」所謂沒理也要狡三分說的就是桓熙現在,但是他又沒有別的辦法,只能賭氣的硬是要將自己發揮不在狀態的過錯推到樊夜身上。

樊夜不禁好笑道:「發揮不好那是你個人演技的問題,而你居然覺得是我的問題…」他站起身,優雅的拍了拍褲子上的褶皺道:「那好,既然你這麼認為,那我們就重來一次吧。」

桓熙微愣,他沒有想到樊夜會提出重來一次。但是既然樊夜主動提出來的,那他也不想拒絕,順勢理直氣壯道:「既然重來那就認真來一遍,你跟人對戲,要做就得做到位對吧?劇本上說碧映是由天台入口處懷著激動的心情小跑到我面前,激動心情我就不為難你了。」他抬起下巴沖門邊的歐式矮櫃揚了揚道,「你就從那裡開始跑過來就可以,然後念出台詞。」無視樊夜冷冷眯起的眸子,桓熙理直氣壯的直視回去:「開始吧。」

樊夜督了桓熙兩眼,走到矮櫃邊,長腿邁起,沒幾步就走到了桓熙跟前。眼睛緊緊盯著桓熙,表情依舊不溫不火道:「原來真的是你。」

桓熙也沒有求樊夜能百分百配合,冷冰冰的天王能這樣已經很不錯了。桓熙清了清嗓子,語速緩而沉穩,透著一絲驚喜道:「竟然是上次的美麗的東方小姐,難道是我在做夢嗎?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樊夜長如羽扇的睫毛輕輕顫動,狹長深邃的眸子染上一層深情。那雙溫潤彷彿透著水汽的美麗眼睛彷彿是世間最美的幽潭,讓人的魂都跟著陷進去。肌膚白的透明,近距離看,五官的每個細節都極為精製好看。優美紅潤的唇一張一合,聲音低沉磁性:「我一直在找你,我收集過很多關於你的信息……就是希望能再一次見到你。」

桓熙感覺自己呼吸一窒,心頓時漏跳了一拍,整個人都呆了。他感覺從脖子到臉全部熱了起來,但是還好有面具遮著,否則他能想象自己的臉有多紅,被樊夜看到的話不知道有多囧。他不禁後退了半步,很快調整著心理。瞟了一眼笑意漸收長眉微蹙的樊夜,調整了呼吸。接著欣慰的低笑出聲,摘下禮帽微微傾身,舉止優雅的伸出右手禮貌的主動握手以示友好:「能再見到小姐實在是我的榮幸,我……嗷!」手被冷不丁拍向一邊,桓熙很沒形象的叫了一聲,抽回手揉著被拍疼的手背,一把摘下面具不敢置信的瞪著樊夜道:「你幹嘛打我??」

樊夜漠然道:「男士的風度應不僅流於表面,更多的體現在無數細枝末節的禮儀上。如果是某位女士主動向你走來,除非她主動向你伸出手,否則你不能主動與她握手。否則就是不禮貌的行為,那樣只會讓人覺得你輕浮,何況是在那個年代,男女之間更並不像現代這樣開放。英國的禮儀無論是從著裝還是舉止都很繁雜,看來你還有很多地方需要熟悉。」

桓熙瞪大眼睛:「還有這麼一說?你這也太考究了吧?」

「導演會還原那個年代的情景,作為一名演員,尤其是拍與歷史相關的劇本,哪怕是很細微的東西,歷史相關的背景等資料都是必須要做了解的。而你作為一個龍套演員,導演更不會在這方面注重培養你,需要注意的地方只能靠你自己去學習。」樊夜靜靜看著桓熙道,黑亮的眼眸深沉如墨。

「似乎也很有道理……」桓熙嘀咕著,樊夜淡然道:「那麼我們重新開始。」

「哦哦……」

不知過了多久,桓熙終於忍不住要爆發了。桓熙覺得自己表現的已經很到位了,可是樊夜就是一變態!同樣的一段反反覆復要求桓熙演了N遍,細緻到就連說話的音量也要糾正!不愧是處女座的男人,事事要求完美,一丁點兒做不到位了就不滿,對什麼都挑剔、吹毛求疵,嘴巴還毒舌的要命。自己怎麼努力對方都沒個好臉色,一副挑剔的表情彷彿在說:怎麼會有這麼沒水準的演員。桓熙N次想尥蹶子罵道:看不慣我你就別看啊,要不你自己演啊!可是這特么根本就沒用好么!

但是桓熙也終究忍著沒有爆發,額頭出了層薄汗,他摘下面具往桌上一扔道:「讓我休息一下。」然後伸手扇著風,向雪白色的軟包沙發走去。樊夜卻在他身後冷冷道:「還剩最後一段,只有兩段對話。」低頭看了眼腕錶,再練半個多小時可以順便一起去吃頓晚餐。

桓熙停住,回過身氣鼓鼓的瞪著樊夜。大大的眼睛里又憤又恨,眼睛要是能殺人的話恐怕樊夜已經被千刀萬剮了。

樊夜的唇角難得的微微上揚,正欲說什麼,門口傳來幾聲敲門聲,一名助理夾著一份文件走進來與樊夜交談了幾句,最後道:「車子已經備好了,您去赴Aaron先生的商業晚會前是否需要換套更為正式的禮服?」

樊夜看著劇本頭也不抬道:「電聯Aaron先生我今晚有事去不了,讓律凡代我去。」

助理微微一愣,樊夜抬頭,有些不悅道:「有什麼問題么?」

「呃,沒有,沒有。」助理使勁搖搖頭,心裡卻在好奇像這樣極為重要的商業宴會天王從來都不可能讓別人代去,而今天卻一反常態……

樊夜此時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反常,他想了想,下一秒改口道:「去叫Benson到東皇區的Lonarbvao那裡拿西服,十五分鐘內送到公司來。」

助理鞠了鞠躬:「是。」

樊夜走到桓熙面前道:「我出去一下,你在這裡等我,我很快就回來有什麼需要儘管跟Dorna說。」他示意桓熙看向身後站在門邊的的女助理道。

正在用矮几上的雜質扇風的桓熙應聲點點頭。

一個人百無聊賴的坐在沙發上看手機,不知不覺肚子有點餓了,桓熙看了眼時間,樊夜已經出去兩個小時了到現在都沒有回來,真是有夠不守時。桓熙在心中吐著槽,突然屏幕一變,一通電話打了進來。桓熙皺眉,居然是信和雲。

他接通電話低聲道:「喂?」

電話那頭傳來信和雲溫柔的聲音:「你現在在哪?」

「公司呢,沒什麼事的話就掛了吧,我現在很忙。」

「我已經在餐廳訂好了位子,晚上有時間嗎?」

「大概會忙到很晚吧,晚餐也在公司就和了。」桓熙道。

「那我等到你下班。」信和雲堅持道,然後掛斷手機。

桓熙眉頭皺的更緊:「你在哪裡等我?」結果電話那邊只剩下了忙音。桓熙頓時有些緊張起來,信和雲不會是在公司下面等他吧?他一股腦站起來跑到玻璃幕牆向下看,結果因為樓層太高,完全看不清樓底的情形。

信和雲收起手機,倚著黑色跑車的他穿著黑藍格子的呢子大衣。周圍不時有路過的人頻頻側目,他俊美的臉上戴著大框墨鏡,抬眼看向面前破舊的公寓樓,唇角露出一絲笑意。

桓熙俯瞰著外面繁華的夜景,算了,管他在哪裡等我呢,回身發現助理Dorna對著耳朵里的無線電連連說是。磨砂雕花玻璃門外似乎走來一個身影,桓熙眼睛一亮,這是樊夜要回來的節奏?他快步走向門,Dorna禮貌的推開玻璃門。下一秒,一個女人出現在他面前,兩人同時愣住。 女人愣了幾秒,打量著眼前穿著粉色的連帽衫,寬鬆的休閑褲,大大的眼睛長相可以說的上「萌」的男孩道:「我不知道這裡還有客人…」然後她看了看房間裡面道,「如果夜現在不方便的話,我晚點再過來也行。」

桓熙立刻擺擺手道:「樊夜現在不在這裡,他離開很久了,估計很快就會回來,你……不如進來坐?」

女人會意的點點頭向里走,並且對向自己笑容燦爛的男孩回以禮貌的淡笑。

淡淡的香水味從鼻間飄過,看到她的笑容,桓熙微微一呆。

這個女人的長相既不似天後喬嘉莉般妖艷嫵媚,也不似女神蔣萱般優美動人,更不是清純教主秦薇薇般甜美嬌俏。雖然她沒有這些女星各有的獨特風采,但不輸給這些頂級女星的美貌與氣質同樣帶著吸引人眼球的魅力。

大而美麗的眼睛化著淡淡的眼妝,雪膚吹彈可破。薄唇上染著引人慾一親芳澤的玫粉色,柔順的冰棕色直長發服貼的垂在胸前。簡單大方的淺駝色開襟呢子外套和連衣裙包裹著她模特般傲人的好身材,十一公分的Bendle新款玫紅色亮面高跟鞋在高檔理石地面上踩出有節奏的聲。

桓熙的視線從那雙靜姐天天對著雜誌流口水,再期盼也不可能買得起的高跟鞋開始由下向上移。時尚、優雅,如果真的要選女神的話,這個女人絕對有力壓群雄的潛力。精緻美麗的大眼睛,嬌媚的巴掌大的小臉絕對能勾動所有男人的心弦。

能自由進出樊夜辦公室的女人怕是和樊夜關係匪淺,怪不得樊夜喜歡女人,就連桓熙自己都覺得眼睛要看直了。有這等嬌嬈的美女在身邊,哪個男人還會喜歡硬邦邦的男人…

他跟樊夜簡直是絕配啊……不過他還是覺得樊夜更好看。




Leave a Comment.